洞穴作為一種思想上的隱喻,總是離不開柏拉圖的「洞穴喻」。對於柏拉圖而言,洞穴是充斥著混沌感官知覺的幽暗場域,而理性則是照亮人類蒙昧的光。也因此智慧誕生於,走出充斥感官蒙昧的洞穴,朝向理性的抽象思維世界中。沿著柏拉圖的理論以及其後的思想追隨者,西方文明從而建構出了所謂的「知識論」(Epistemology),亦即「證明真信」的哲學,由此而建構起西方科學的知識大樓,而博物館觀念的核心正是這個延續了柏拉圖理性論知識的空間展現。

 有別於柏拉圖及其追隨者對於洞穴的觀點,當代女性主義哲學以反男性沙文的姿態,提出了「洞穴成為了孕育文明的原初子宮,官能知覺則餵養了人類想像與表達。」而洞穴藝術恰是女性主義論述的最佳例證。然而,這個女性版本的洞穴比喻,其所構成的依舊是一種人本主義中心的「知識論」(Epistemology),人依舊處於主宰的位置上。

 然而洞穴蘊含的幽深、玄秘遠遠超過西方哲學家已然訴說和披露的。
石匱夜航__華人的藝術博物學
策展項目
NT$ 150
2016.09
15x21cm│48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