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冰川,曾以刀痕繁複綺艷的黑白墨刻作品聞名於東西各界,旅歐十數載的他,如候鳥般旅渡西班牙與中國,跨度於東西文化斷層之間,近年轉焦架上繪畫,以綜合媒材的再造與新用,開拓出一個發源於傳統根柢,醇厚華滋的新中華美學意象。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4月推出其首次在台北個展-「至素樸」,發表藝術家近年精華之作與最新系列作品。
 
入繁就簡,至於素樸,是內在反覆深究精研而析出的精華氣息,至所謂大象無形。
 
如同使用一種全新的語言,冷冰川以極富東方詩意的自然媒材,如枯荷、茶葉、麻絲,藥材等,調和油彩顏料,畫布之上層巒疊嶂,形塑成一個個淵穆幽深的文人意境。細看各色媒材交會成峰,所產生的特殊肌理,構築出誘人深探的立體空間,更改變了油彩精緻而鮮艷的媒材特性,轉化為質樸而沉靜的山水氣韻。神靜如山的畫布底層,則是採自宋畫技法,經過無數次茶湯與淡墨交替浸漬,並反覆打磨,終凝聚為內斂而深邃的濃厚色調,變化於可見與不可見之間游移。積累,成為藝術家最深層的靈性表現,精深而極致。
 
體用一源,綜合媒材的實驗,以及長時的積染工夫,不僅展示藝術家對於物質的敏銳感知與技藝的精熟運籌,更是在在自然地體現出藝術家個人深層內化的文化歷程,以及紮根於骨的傳統追求。惚兮恍兮,其中有象。冷冰川爬梳於中國傳統,形山水園林,形花果琴瑟。在虛實有無的形象描繪之上,文化相得圓融,有著強烈鮮明的本我記號。絲麻纏繞,悠悠轉轉,如同冷冰川自言,「創作於我就是返鄉」,以藝術為載體,映射出一個源於中華傳統精神和道趣,革命化新的宏觀美學。
��;mso�Q es�� p[�ont:minor-fareast; mso-hansi-font-family:Calibri;mso-hansi-theme-font:minor-latin'>年代後逐漸走向新格局。大量流行文化的視覺符號及語彙,充斥在人們的生活中。然而「消費化」,甚至「卡通化」已不能貼切的說明這代藝術家的特質。像是劉時棟的作品,便借用、轉譯、解構及再詮釋平面媒體的符號,讓畫面訴說著屬於藝術家個人的當代思維。而賴九岑以玩具作為創作靈感的來源,擷取大家熟悉的視覺印象,藉由壓克力顏料的多次堆疊,為卡漫平面化的刻板印象,注入多層次的厚度。
 
中國「70後」的藝術家也是回歸自我的一代,由於中國社會的變遷太大,面對未來的不確定感,讓這群藝術家轉而回歸到對自我內在的挖掘。仇曉飛面對生活的快速擠壓,作品大程度地關心記憶、歷史與物質材料之間的關係,將童年的片段回憶轉化成畫布上模糊不清的影像。才在台北當代藝術館舉辦大型個展的李暉,將以雷射光裝置作品創造出似真似幻的奇異空間。韋嘉如詩歌般抽象的畫面提供給觀眾更多思考的餘地,更多闡釋的可能性。應邀Vouge雜誌之托,陳可的GUCCI系列作品,從女孩的角度詮釋經典品牌的歷史與堅持。今年春天剛結束奧地利Belvedere美術館展覽的歐陽春,將童年場景入畫,讓人感受孩童的純真時刻。黃宇興則藉由明亮的螢光色調,思索自然與人心間的哲學命題。宋琨從自我的角度描繪自己生活或者觀察到瞬間,呈現最隱秘、短暫的感受。吉磊的遊樂園,看似歡樂的場景中,卻透著濃濃的回憶與淡淡的憂愁。



至素樸:冷冰川
冷冰川
NT$1200
2012.04
28 x 24 cm │ 104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