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趙|綠色—松美術館
2019-12-21


綠色

策展人|崔灿灿

展期|2019.12.21 - 2020.02.09
地點|松美術館




此次展覽是趙趙首次在北京舉辦的美術館級別個展,也是藝術家近年來最為集中的一次作品呈現。展覽由和藝術家持續共同工作的崔燦燦,擔任策展人。作為新藝術代表,趙趙的身份和實踐極其豐富和廣闊。他既是一位活躍且備受矚目的藝術家,又是紀錄片導演,古美術研究者,潮牌創立者。他所涉及的話題從中國傳統文化的再造,到現實時空的想像,以及對藝術潮流的回應。

松美術館悠然的景色中,“綠色”成為生命力的象徵,多方位地展示趙趙對時間、歷史以及人類關係的深刻理解,形成一個錯落有致、意味悠長的藝術故事。




《綠色》
 文/ 崔灿灿

 
綠色是序曲,也是趙趙全新的開篇。綠色同樣寓意過去的發生,趙趙幾年來蓬勃旺盛的創造力和遼闊的視野,亦如一片枝繁葉茂的森林,萬物生長於此,也興盛於此,孕育著生命力的無限持續,以及一切可能。
 
作為新藝術的代表,趙趙的身份和實踐極其豐富和多元。他既是一位活躍且備受矚目的藝術家,又是紀錄片導演,古美術研究者,潮牌創立者。他所涉及的話題從中國傳統文化的再造,到現實時空的挪移與想像,自我意識和感知的捕捉,形成對藝術潮流的獨特回應。
 
展覽聚焦于趙趙2016——2019年間的作品,呈現藝術家創作歷程中最為精彩的時段。三年間,現實和歷史中的肥沃土壤和充足的光芒、雨水,為趙趙的創作提供了不同的生長路徑。像是雨林中多向的植被,有些向著天空的方向,努力迎向陽光;有些在樹木間盤根錯節,橫向蔓延;有些只是努力向下,在土地的深處積蓄能量。
 
“綠色”多方位的展示了趙趙對時間、歷史以及人類關係的深刻理解,形成一個錯落有致、意味深長的藝術故事。故事分為三個篇章,由不同的視角和時空組成,它們短暫交匯,又彼此注視,形成獨一無二的線索與目光。
 
在第一篇章中,展示了趙趙創作中的自我意識和生命感知。繪畫成為探究趙趙自我隱喻的金鑰。不同的題材和物件,仿佛一面鏡子,折射出生命中各異的情形。自畫像是無數自我和瞬間的開始,父與子、桃子、竹筍、惡人與壽星暗示著藝術家生命軌跡中的多重境遇;女孩、歌手、敏感者、脫敏者、遲鈍者又將目光引向瞬息萬變的虛像現實,為觀眾再現了一個意識與感知交互流淌的星河。在這個篇章中,一個立體的人,在一瞥間,與永恆背道而馳,忽遠忽近,時而純潔,時而浪漫。
 
第二篇章,呈現了趙趙與歷史、社會之間的豐富關係。兩個盤子作為開篇,一簡一繁,兩種身份,形成歷史的不同結果。兩件西裝又將大的歷史敘述,拉回具體的家庭,兩代人價值觀的對峙和分歧,一封信和兩件西裝成了這段往事的物證。一邊的《中國梯》和展櫃中陳列的文物標本,提示了中國傳統歷史觀在如今的延續,以大見小,一切皆是歷史的必然。另一邊的《一秒》,中止了歷史規律的許諾,以小見大,變幻,即興,不可複製,一切也是歷史的偶然。最後,《控制》作為這一章節的結局,也是寓言,在歷史的大與小,本初和控制之間,個體在歷史和社會的篇章中往復遊蕩,逆水行舟,努力前行,卻總在歷史的回聲中找到答案。
 
第三篇章,展示了趙趙在萬事萬物中傾注的宇宙觀。蒼璧禮天,跨越七千年的時空,成為這段距離的開始。在這段時空裡,星空上槍擊的痕跡,在刺繡的柔軟中逐漸彌合,時間得以被討論。黑色的柏油路中,“微不足道”的生命,成為彌留的花火,言語的岩石,認知不斷轉變。在趙趙的宇宙觀中,幾千年可長可短,萬事萬物皆有其裂縫。一段經驗,會給予另一段經驗啟示;一段歷史,也會因另一個迥然不同的事實的發生,再次鮮活地延續生命。
 
於是,綠色亦是象徵,萬事萬物在歲末與伊始間,在寒雪和立春中,宛如松柏的蒼勁,自然而然,常青常綠。


更多展覽資訊
https://mp.weixin.qq.com/s/Zj6-boRWn05lJySK0AUiMg
https://mp.weixin.qq.com/s/zFQhklhh5CKPZMywXO9j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