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先銘、郭維國 - 台北當代藝術館「雙城記」
2015-01-07
2015.01.07-2015.03.15
雙城記-陸先銘、郭維國雙個展
A Tale of Two Cities – Solo Exhibitions by Lu Hsien-ming and Kuo Wei-kuo
主辦單位:台北當代藝術館 MOCA Taipei
策展人:崔燦燦 Cui Cancan
狄更斯在《雙城記》中敘述了他所處的那個矛盾的、鮮活的時代。在那個時代中,人們遭遇著前所未有的困境,它既來自於它自身的歷史沿襲,也不斷的接受著當下不斷發生的改變。「雙城記」作為此次陸先銘和郭維國雙個展的歷史隱喻,所指涉的正是在今天我們所面對的現實以及存在的可能。
每一個人心中都會有一個理想的社會或者家園,這種理想往往是對一種積極模式的尋求。在此次展覽中,陸先銘和郭維國的共同展出,正是對人的生存語境和現實遭遇的探討,兩位藝術家從上世紀80年代始終從臺灣本土的現實社會所發生的變遷出發,以審視的態度將社會問題轉為藝術語言的表達動力。或者說,陸先銘和郭維國在通過藝術的方式對現實的回應過程中,都涉及到社會空間、歷史空間、文化空間對個體的擠壓,以及這種擠壓所導致的變異。
在藝術手法上,兩位藝術家的作品都具有極強的象徵性,對形象、空間、符號的錯置與混合,通過戲劇化和場景化的方式將現實中的事物進行再次編排,從而使得現實問題集中化,物與物之間構成了一種新的張力關係,這種關係既構成了一種藝術風格的獨特性,也將對現實問題的思考再次深入。
無論是陸先銘還是郭維國,此次展覽都試圖勾勒出一個關於臺灣社會發展的線索,在城市化和現代化的進程之中,臺灣本土所映射出的關於人的困境、生存的困境。他們都指向在現實之外的理想家園,關於這個時代的種種切片,人與社會的沉浮、個體與群體的失落和幻想,那些發生和正在發生的改變。
陸先銘和郭維國用這個展覽演繹了一個雙城記,這兩座個體之城相互重疊,它是彼此的矛盾,也是彼此的寄託。在臺北當代藝術館的建築之中,我們既能看到這座城市經歷的歷史,也能看到兩位藝術家心中的城池,他們都共同指向關於這個時代在這座城市中生活的人們,所遭遇的發生,那些無聲無息的浮城過影與萬園有靈。(摘自崔燦燦策展論述)
2015.01.07-2015.03.15
雙城記-陸先銘、郭維國雙個展
A Tale of Two Cities – Solo Exhibitions by Lu Hsien-ming and Kuo Wei-kuo
主辦單位:台北當代藝術館 MOCA Taipei
策展人:崔燦燦 Cui Cancan
狄更斯在《雙城記》中敘述了他所處的那個矛盾的、鮮活的時代。在那個時代中,人們遭遇著前所未有的困境,它既來自於它自身的歷史沿襲,也不斷的接受著當下不斷發生的改變。「雙城記」作為此次陸先銘和郭維國雙個展的歷史隱喻,所指涉的正是在今天我們所面對的現實以及存在的可能。
每一個人心中都會有一個理想的社會或者家園,這種理想往往是對一種積極模式的尋求。在此次展覽中,陸先銘和郭維國的共同展出,正是對人的生存語境和現實遭遇的探討,兩位藝術家從上世紀80年代始終從臺灣本土的現實社會所發生的變遷出發,以審視的態度將社會問題轉為藝術語言的表達動力。或者說,陸先銘和郭維國在通過藝術的方式對現實的回應過程中,都涉及到社會空間、歷史空間、文化空間對個體的擠壓,以及這種擠壓所導致的變異。
在藝術手法上,兩位藝術家的作品都具有極強的象徵性,對形象、空間、符號的錯置與混合,通過戲劇化和場景化的方式將現實中的事物進行再次編排,從而使得現實問題集中化,物與物之間構成了一種新的張力關係,這種關係既構成了一種藝術風格的獨特性,也將對現實問題的思考再次深入。
無論是陸先銘還是郭維國,此次展覽都試圖勾勒出一個關於臺灣社會發展的線索,在城市化和現代化的進程之中,臺灣本土所映射出的關於人的困境、生存的困境。他們都指向在現實之外的理想家園,關於這個時代的種種切片,人與社會的沉浮、個體與群體的失落和幻想,那些發生和正在發生的改變。
陸先銘和郭維國用這個展覽演繹了一個雙城記,這兩座個體之城相互重疊,它是彼此的矛盾,也是彼此的寄託。在臺北當代藝術館的建築之中,我們既能看到這座城市經歷的歷史,也能看到兩位藝術家心中的城池,他們都共同指向關於這個時代在這座城市中生活的人們,所遭遇的發生,那些無聲無息的浮城過影與萬園有靈。(摘自崔燦燦策展論述)
雙城記-陸先銘、郭維國雙個展
 

時間:2015.01.07-03.15
地點:台北當代藝術館
 
策展人:崔燦燦
 
狄更斯在《雙城記》中敘述了他所處的那個矛盾的、鮮活的時代。在那個時代中,人們遭遇著前所未有的困境,它既來自於它自身的歷史沿襲,也不斷的接受著當下不斷發生的改變。「雙城記」作為此次陸先銘和郭維國雙個展的歷史隱喻,所指涉的正是在今天我們所面對的現實以及存在的可能。
每一個人心中都會有一個理想的社會或者家園,這種理想往往是對一種積極模式的尋求。在此次展覽中,陸先銘和郭維國的共同展出,正是對人的生存語境和現實遭遇的探討,兩位藝術家從上世紀80年代始終從臺灣本土的現實社會所發生的變遷出發,以審視的態度將社會問題轉為藝術語言的表達動力。或者說,陸先銘和郭維國在通過藝術的方式對現實的回應過程中,都涉及到社會空間、歷史空間、文化空間對個體的擠壓,以及這種擠壓所導致的變異。
在藝術手法上,兩位藝術家的作品都具有極強的象徵性,對形象、空間、符號的錯置與混合,通過戲劇化和場景化的方式將現實中的事物進行再次編排,從而使得現實問題集中化,物與物之間構成了一種新的張力關係,這種關係既構成了一種藝術風格的獨特性,也將對現實問題的思考再次深入。
無論是陸先銘還是郭維國,此次展覽都試圖勾勒出一個關於臺灣社會發展的線索,在城市化和現代化的進程之中,臺灣本土所映射出的關於人的困境、生存的困境。他們都指向在現實之外的理想家園,關於這個時代的種種切片,人與社會的沉浮、個體與群體的失落和幻想,那些發生和正在發生的改變。
陸先銘和郭維國用這個展覽演繹了一個雙城記,這兩座個體之城相互重疊,它是彼此的矛盾,也是彼此的寄託。在臺北當代藝術館的建築之中,我們既能看到這座城市經歷的歷史,也能看到兩位藝術家心中的城池,他們都共同指向關於這個時代在這座城市中生活的人們,所遭遇的發生,那些無聲無息的浮城過影與萬園有靈。

(摘自崔燦燦策展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