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界仁 - 受邀參與「2014印度第二屆科欽-穆吉里斯雙年展」
2014-12-12


陳界仁2014年錄像新作《殘響世界》,繼受邀參加:深圳雕塑雙年展、北京紅磚美術館開幕展「太平廣記」、林茲電子藝術節、曼徹斯特亞洲三年展、雪梨SCAF藝術基金會主題展「家」與上海雙年展後,正展出於印度第二屆科欽-穆吉里斯雙年展。


關於《殘響世界》
 
1930年,日本殖民政府於新莊設立「台灣總督府癩病療養所樂生院」,以強制收容、強制隔離與禁婚絕育政策,將漢生病患逮捕、隔離在院區內,並圍上鐵絲網防止院民逃跑。國民黨政府遷台後,初期仍延續日殖時期管理政策,之後陸續放寬管制規定,直至1961年才正式廢除隔離政策。然因漢生病已被長期汙名化,使得院民難以再重回社會生活。
 
1994年,在官僚與地方政治勢力的共謀下,台北市政府捷運局決定將新莊捷運機廠用地轉移到「樂生療養院」,並強制遷移樂生院院民,使得因病被迫「以院為家」的院民,為「保衛家園」開始反迫遷運動。2002年,捷運局進行第一波拆除院區房舍行動,此舉引發漢生病患與台灣各界的強烈異議,一場漫長的「樂生保留運動」至此全面展開,除院民自組的「樂生保留自救會」、由學生組成的「青年樂生聯盟」外,眾多的學者、律師、工程師、文化工作者亦紛紛投入此運動。2008年底,在警察強制驅離反迫遷之院民、聲援的學生與群眾後,捷運局立即架設施工圍籬,展開大規模的開挖工程,樂生療養院至今被拆除百分之七十以上……。
 
在樂生院區被拆除5年多後,殘餘院區與捷運機廠的巨大工地,既像是兩個並置的傷口,也像是創傷與「發展欲望」相互交疊的場址。《殘響世界》從陪伴院民至今的年輕女性(陪伴散記)、年邁的院民(種樹的人)、來自大陸的看護工(被懸置的房間),以及虛構的女性政治犯(之後與之前)等不同視點,討論在事件似乎已成「定局」下,「定局」是否即是「終局」?亦或可以是再反思與進行另種想像的接續點。
 
關於「樂生療養院」與「樂生保留運動」,更詳細介紹,可參閱:
中文維基百科:http://zh.wikipedia.org/wiki/衛生福利部樂生療養院


贊助單位:國藝會


相關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