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鉅|體內, 一個倖存者的烏托邦
日期:2008|04.19 - 05.07
酒會:2008|04.19 3:30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體內,一個倖存者的烏托邦.林鉅個展」,呈現當現實世界的災難,無法被思想所承載;生存,變成一種挑戰。林鉅以倖存者自居於這渾沌之境,憑藉其過人敏銳的洞察力,旁觀生命的苦難,在殘缺不全、受到創傷的肉身中,如夢似真的世界裡,成就他個人視野中所見、所想像的烏托邦。「烏托邦」一詞源自於希臘文,意謂不存在於現實的虛擬之地,或可謂「無地」;近代社會主義中的「烏托邦」,則更突顯出其中的理想特質,儘管虛幻,卻帶有完美的色彩。
 
林鉅非學院派的出身,使其創作直接訴諸直覺,與乩童般的神經質才華與癲狂。他心中的烏托邦,不一定完美,也不盡理想,卻帶有濃厚的超現實意味。這夢境氛圍中的意象,帶著殘缺的肉身或聖母子的母題,時而隱喻著自身的生命史,時而幻化成慾望的變形。支離破碎的形體人痛楚,狂暴的表現之中卻也充滿戲劇張力與宗教式的迷狂。在此,我們看到了充滿生命與死亡,亦生亦死,亦人亦鬼,毀滅與重生錯綜糾結的詭魅異境。
林鉅|體內, 一個倖存者的烏托邦
日期:2008|04.19 - 05.07
酒會:2008|04.19 3:30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體內,一個倖存者的烏托邦.林鉅個展」,呈現當現實世界的災難,無法被思想所承載;生存,變成一種挑戰。林鉅以倖存者自居於這渾沌之境,憑藉其過人敏銳的洞察力,旁觀生命的苦難,在殘缺不全、受到創傷的肉身中,如夢似真的世界裡,成就他個人視野中所見、所想像的烏托邦。「烏托邦」一詞源自於希臘文,意謂不存在於現實的虛擬之地,或可謂「無地」;近代社會主義中的「烏托邦」,則更突顯出其中的理想特質,儘管虛幻,卻帶有完美的色彩。
 
林鉅非學院派的出身,使其創作直接訴諸直覺,與乩童般的神經質才華與癲狂。他心中的烏托邦,不一定完美,也不盡理想,卻帶有濃厚的超現實意味。這夢境氛圍中的意象,帶著殘缺的肉身或聖母子的母題,時而隱喻著自身的生命史,時而幻化成慾望的變形。支離破碎的形體人痛楚,狂暴的表現之中卻也充滿戲劇張力與宗教式的迷狂。在此,我們看到了充滿生命與死亡,亦生亦死,亦人亦鬼,毀滅與重生錯綜糾結的詭魅異境。
林鉅|體內, 一個倖存者的烏托邦
日期:2008|04.19 - 05.07
酒會:2008|04.19 3:30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體內,一個倖存者的烏托邦.林鉅個展」,呈現當現實世界的災難,無法被思想所承載;生存,變成一種挑戰。林鉅以倖存者自居於這渾沌之境,憑藉其過人敏銳的洞察力,旁觀生命的苦難,在殘缺不全、受到創傷的肉身中,如夢似真的世界裡,成就他個人視野中所見、所想像的烏托邦。「烏托邦」一詞源自於希臘文,意謂不存在於現實的虛擬之地,或可謂「無地」;近代社會主義中的「烏托邦」,則更突顯出其中的理想特質,儘管虛幻,卻帶有完美的色彩。
 
林鉅非學院派的出身,使其創作直接訴諸直覺,與乩童般的神經質才華與癲狂。他心中的烏托邦,不一定完美,也不盡理想,卻帶有濃厚的超現實意味。這夢境氛圍中的意象,帶著殘缺的肉身或聖母子的母題,時而隱喻著自身的生命史,時而幻化成慾望的變形。支離破碎的形體人痛楚,狂暴的表現之中卻也充滿戲劇張力與宗教式的迷狂。在此,我們看到了充滿生命與死亡,亦生亦死,亦人亦鬼,毀滅與重生錯綜糾結的詭魅異境。
林鉅|體內, 一個倖存者的烏托邦
日期:2008|04.19 - 05.07
酒會:2008|04.19 3:30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體內,一個倖存者的烏托邦.林鉅個展」,呈現當現實世界的災難,無法被思想所承載;生存,變成一種挑戰。林鉅以倖存者自居於這渾沌之境,憑藉其過人敏銳的洞察力,旁觀生命的苦難,在殘缺不全、受到創傷的肉身中,如夢似真的世界裡,成就他個人視野中所見、所想像的烏托邦。「烏托邦」一詞源自於希臘文,意謂不存在於現實的虛擬之地,或可謂「無地」;近代社會主義中的「烏托邦」,則更突顯出其中的理想特質,儘管虛幻,卻帶有完美的色彩。
 
林鉅非學院派的出身,使其創作直接訴諸直覺,與乩童般的神經質才華與癲狂。他心中的烏托邦,不一定完美,也不盡理想,卻帶有濃厚的超現實意味。這夢境氛圍中的意象,帶著殘缺的肉身或聖母子的母題,時而隱喻著自身的生命史,時而幻化成慾望的變形。支離破碎的形體人痛楚,狂暴的表現之中卻也充滿戲劇張力與宗教式的迷狂。在此,我們看到了充滿生命與死亡,亦生亦死,亦人亦鬼,毀滅與重生錯綜糾結的詭魅異境。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