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鵬|我的齊天大聖
日期:2008|07.12 - 08.08
酒會:2008|07.12 3:30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遲鵬作品展 - 我的齊天大聖」,藝術家遲鵬利用了中國傳統民間小說-《西遊記》故事,又與他個人兒時的記憶和成長中的喜怒哀樂之經驗,還與他對現實的思考、觀察相結合,並較為充分、熟練地利用新媒體 —— 數碼攝影的方式,將自身的處境和困惑切片式地給予呈現,從而構成了他這一系列作品有意味的形式魅惑。
 
遲鵬新作,如《長城》、《又蟠桃》、《拍賣》、《火焰山》、《女兒國》等的魔法不是來自於敘述的眩奇,而是來自于現實場景與孫悟空的疊加置換出的另一種藝術上的真實,表達了他對現實的諷喻和批判深度。這使得遲鵬的作品具有了與90年代以來中國當代前衛藝術顯流中,醜化或自嘲式的反諷樣式完全不同的意味,即通過中國傳統文化的魔幻資源,將具有諷喻意味的《西遊記》故事情節,以天馬行空獨往獨來的想像力網羅了天、地、人三界種種神奇怪異,藉此來鞭撻現實社會的種種惡疾;而對唯美的創作也因之在玄奇的意義上成為他的人文精神上的自我寫照。

遲鵬|我的齊天大聖
日期:2008|07.12 - 08.08
酒會:2008|07.12 3:30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遲鵬作品展 - 我的齊天大聖」,藝術家遲鵬利用了中國傳統民間小說-《西遊記》故事,又與他個人兒時的記憶和成長中的喜怒哀樂之經驗,還與他對現實的思考、觀察相結合,並較為充分、熟練地利用新媒體 —— 數碼攝影的方式,將自身的處境和困惑切片式地給予呈現,從而構成了他這一系列作品有意味的形式魅惑。
 
遲鵬新作,如《長城》、《又蟠桃》、《拍賣》、《火焰山》、《女兒國》等的魔法不是來自於敘述的眩奇,而是來自于現實場景與孫悟空的疊加置換出的另一種藝術上的真實,表達了他對現實的諷喻和批判深度。這使得遲鵬的作品具有了與90年代以來中國當代前衛藝術顯流中,醜化或自嘲式的反諷樣式完全不同的意味,即通過中國傳統文化的魔幻資源,將具有諷喻意味的《西遊記》故事情節,以天馬行空獨往獨來的想像力網羅了天、地、人三界種種神奇怪異,藉此來鞭撻現實社會的種種惡疾;而對唯美的創作也因之在玄奇的意義上成為他的人文精神上的自我寫照。

遲鵬|我的齊天大聖
日期:2008|07.12 - 08.08
酒會:2008|07.12 3:30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遲鵬作品展 - 我的齊天大聖」,藝術家遲鵬利用了中國傳統民間小說-《西遊記》故事,又與他個人兒時的記憶和成長中的喜怒哀樂之經驗,還與他對現實的思考、觀察相結合,並較為充分、熟練地利用新媒體 —— 數碼攝影的方式,將自身的處境和困惑切片式地給予呈現,從而構成了他這一系列作品有意味的形式魅惑。
 
遲鵬新作,如《長城》、《又蟠桃》、《拍賣》、《火焰山》、《女兒國》等的魔法不是來自於敘述的眩奇,而是來自于現實場景與孫悟空的疊加置換出的另一種藝術上的真實,表達了他對現實的諷喻和批判深度。這使得遲鵬的作品具有了與90年代以來中國當代前衛藝術顯流中,醜化或自嘲式的反諷樣式完全不同的意味,即通過中國傳統文化的魔幻資源,將具有諷喻意味的《西遊記》故事情節,以天馬行空獨往獨來的想像力網羅了天、地、人三界種種神奇怪異,藉此來鞭撻現實社會的種種惡疾;而對唯美的創作也因之在玄奇的意義上成為他的人文精神上的自我寫照。

遲鵬|我的齊天大聖
日期:2008|07.12 - 08.08
酒會:2008|07.12 3:30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遲鵬作品展 - 我的齊天大聖」,藝術家遲鵬利用了中國傳統民間小說-《西遊記》故事,又與他個人兒時的記憶和成長中的喜怒哀樂之經驗,還與他對現實的思考、觀察相結合,並較為充分、熟練地利用新媒體 —— 數碼攝影的方式,將自身的處境和困惑切片式地給予呈現,從而構成了他這一系列作品有意味的形式魅惑。
 
遲鵬新作,如《長城》、《又蟠桃》、《拍賣》、《火焰山》、《女兒國》等的魔法不是來自於敘述的眩奇,而是來自于現實場景與孫悟空的疊加置換出的另一種藝術上的真實,表達了他對現實的諷喻和批判深度。這使得遲鵬的作品具有了與90年代以來中國當代前衛藝術顯流中,醜化或自嘲式的反諷樣式完全不同的意味,即通過中國傳統文化的魔幻資源,將具有諷喻意味的《西遊記》故事情節,以天馬行空獨往獨來的想像力網羅了天、地、人三界種種神奇怪異,藉此來鞭撻現實社會的種種惡疾;而對唯美的創作也因之在玄奇的意義上成為他的人文精神上的自我寫照。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