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于棟|牽扯
日期:2008|08.09 - 09.08
酒會:2008|08.09 3:30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牽扯 - 周于棟個展」,生活中各種材料,是周于棟的顏料。集結的結果,是周于棟的筆觸。虛空是周于棟隨手可以取得的畫布。不論周于棟的作品化整為零或聚零為整,都反應氣能的交織與發生。氣能的交織與發生,又會引導觀者深入去探索更多可能的生命中的交織與發生。這是從「生死如一、萬物齊觀」的深層領會而來。生死是能量形態的幻化,萬物是能量形態的牽扯流轉。周于棟作為一個筆觸的執行者,只是無限虛空中新生命的接生者,與時空訪遊的嚮導。
 
周于棟的創作脫離了前人所認知的視覺藝術的界定。他讓作品或可從各個角度觀看,或可隨意使它們散聚。觀者的目光點可游動在任何距離,作品的安置形態可以隨意更動。人與作品間,可以相對,可以親近,可以把玩,可以溶入。

(藝術家創作自述節錄)
周于棟|牽扯
日期:2008|08.09 - 09.08
酒會:2008|08.09 3:30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牽扯 - 周于棟個展」,生活中各種材料,是周于棟的顏料。集結的結果,是周于棟的筆觸。虛空是周于棟隨手可以取得的畫布。不論周于棟的作品化整為零或聚零為整,都反應氣能的交織與發生。氣能的交織與發生,又會引導觀者深入去探索更多可能的生命中的交織與發生。這是從「生死如一、萬物齊觀」的深層領會而來。生死是能量形態的幻化,萬物是能量形態的牽扯流轉。周于棟作為一個筆觸的執行者,只是無限虛空中新生命的接生者,與時空訪遊的嚮導。
 
周于棟的創作脫離了前人所認知的視覺藝術的界定。他讓作品或可從各個角度觀看,或可隨意使它們散聚。觀者的目光點可游動在任何距離,作品的安置形態可以隨意更動。人與作品間,可以相對,可以親近,可以把玩,可以溶入。

(藝術家創作自述節錄)
周于棟|牽扯
日期:2008|08.09 - 09.08
酒會:2008|08.09 3:30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牽扯 - 周于棟個展」,生活中各種材料,是周于棟的顏料。集結的結果,是周于棟的筆觸。虛空是周于棟隨手可以取得的畫布。不論周于棟的作品化整為零或聚零為整,都反應氣能的交織與發生。氣能的交織與發生,又會引導觀者深入去探索更多可能的生命中的交織與發生。這是從「生死如一、萬物齊觀」的深層領會而來。生死是能量形態的幻化,萬物是能量形態的牽扯流轉。周于棟作為一個筆觸的執行者,只是無限虛空中新生命的接生者,與時空訪遊的嚮導。
 
周于棟的創作脫離了前人所認知的視覺藝術的界定。他讓作品或可從各個角度觀看,或可隨意使它們散聚。觀者的目光點可游動在任何距離,作品的安置形態可以隨意更動。人與作品間,可以相對,可以親近,可以把玩,可以溶入。

(藝術家創作自述節錄)
周于棟|牽扯
日期:2008|08.09 - 09.08
酒會:2008|08.09 3:30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牽扯 - 周于棟個展」,生活中各種材料,是周于棟的顏料。集結的結果,是周于棟的筆觸。虛空是周于棟隨手可以取得的畫布。不論周于棟的作品化整為零或聚零為整,都反應氣能的交織與發生。氣能的交織與發生,又會引導觀者深入去探索更多可能的生命中的交織與發生。這是從「生死如一、萬物齊觀」的深層領會而來。生死是能量形態的幻化,萬物是能量形態的牽扯流轉。周于棟作為一個筆觸的執行者,只是無限虛空中新生命的接生者,與時空訪遊的嚮導。
 
周于棟的創作脫離了前人所認知的視覺藝術的界定。他讓作品或可從各個角度觀看,或可隨意使它們散聚。觀者的目光點可游動在任何距離,作品的安置形態可以隨意更動。人與作品間,可以相對,可以親近,可以把玩,可以溶入。

(藝術家創作自述節錄)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