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旅生涯 - 朱沅芷與朱禮銀之繪畫
日期:2008|11.05 - 12.16
酒會:2008|11.05 3:30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北京
「行旅生涯 - 朱沅芷與朱禮銀之繪畫」朱沅芷與朱禮銀這對父女,提供了從兩種非常不同的文化歷史情境之下,研究「跨國主義」這個議題的機會。朱沅芷,就他所處的時代而言,是不尋常的。不只是因為他選擇了居遊於海外,更因為他的求知欲,願意了解接納多國文化,繼而融入他的繪畫創作,他以創新的手法,吸收立體派和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巴黎學派之種種知識,完成許多重要的作品。這些作品應該在現代主義歷史的研究中獲得定評。而朱禮銀,或許可以說她天生就居遊於國外,她生為兩種族的後代混血,有位自詡為世界公民的父親朱沅芷。那幾乎是早在尚未有所謂的跨國生活方式之前,她即有充分的準備,要在全球化的世界,探索屬於自己的歷史性片刻。
 
這兩位藝術家皆力求跳脫國家藩離之限制,自由地生活創作,敞開心胸接受不同文化薰陶,與之交流共鳴。這並不是順應藝術圈潮流之結果,卻是與他們本身的生命歷程密不可分,所有的一切都彰顯於他們的繪畫之中。

節錄自喬伊思‧波德斯基,《行旅生涯:朱沅芷與朱禮銀之繪畫》序言
行旅生涯 - 朱沅芷與朱禮銀之繪畫
日期:2008|11.05 - 12.16
酒會:2008|11.05 3:30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北京
「行旅生涯 - 朱沅芷與朱禮銀之繪畫」朱沅芷與朱禮銀這對父女,提供了從兩種非常不同的文化歷史情境之下,研究「跨國主義」這個議題的機會。朱沅芷,就他所處的時代而言,是不尋常的。不只是因為他選擇了居遊於海外,更因為他的求知欲,願意了解接納多國文化,繼而融入他的繪畫創作,他以創新的手法,吸收立體派和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巴黎學派之種種知識,完成許多重要的作品。這些作品應該在現代主義歷史的研究中獲得定評。而朱禮銀,或許可以說她天生就居遊於國外,她生為兩種族的後代混血,有位自詡為世界公民的父親朱沅芷。那幾乎是早在尚未有所謂的跨國生活方式之前,她即有充分的準備,要在全球化的世界,探索屬於自己的歷史性片刻。
 
這兩位藝術家皆力求跳脫國家藩離之限制,自由地生活創作,敞開心胸接受不同文化薰陶,與之交流共鳴。這並不是順應藝術圈潮流之結果,卻是與他們本身的生命歷程密不可分,所有的一切都彰顯於他們的繪畫之中。

節錄自喬伊思‧波德斯基,《行旅生涯:朱沅芷與朱禮銀之繪畫》序言
行旅生涯 - 朱沅芷與朱禮銀之繪畫
日期:2008|11.05 - 12.16
酒會:2008|11.05 3:30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北京
「行旅生涯 - 朱沅芷與朱禮銀之繪畫」朱沅芷與朱禮銀這對父女,提供了從兩種非常不同的文化歷史情境之下,研究「跨國主義」這個議題的機會。朱沅芷,就他所處的時代而言,是不尋常的。不只是因為他選擇了居遊於海外,更因為他的求知欲,願意了解接納多國文化,繼而融入他的繪畫創作,他以創新的手法,吸收立體派和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巴黎學派之種種知識,完成許多重要的作品。這些作品應該在現代主義歷史的研究中獲得定評。而朱禮銀,或許可以說她天生就居遊於國外,她生為兩種族的後代混血,有位自詡為世界公民的父親朱沅芷。那幾乎是早在尚未有所謂的跨國生活方式之前,她即有充分的準備,要在全球化的世界,探索屬於自己的歷史性片刻。
 
這兩位藝術家皆力求跳脫國家藩離之限制,自由地生活創作,敞開心胸接受不同文化薰陶,與之交流共鳴。這並不是順應藝術圈潮流之結果,卻是與他們本身的生命歷程密不可分,所有的一切都彰顯於他們的繪畫之中。

節錄自喬伊思‧波德斯基,《行旅生涯:朱沅芷與朱禮銀之繪畫》序言
行旅生涯 - 朱沅芷與朱禮銀之繪畫
日期:2008|11.05 - 12.16
酒會:2008|11.05 3:30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北京
「行旅生涯 - 朱沅芷與朱禮銀之繪畫」朱沅芷與朱禮銀這對父女,提供了從兩種非常不同的文化歷史情境之下,研究「跨國主義」這個議題的機會。朱沅芷,就他所處的時代而言,是不尋常的。不只是因為他選擇了居遊於海外,更因為他的求知欲,願意了解接納多國文化,繼而融入他的繪畫創作,他以創新的手法,吸收立體派和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巴黎學派之種種知識,完成許多重要的作品。這些作品應該在現代主義歷史的研究中獲得定評。而朱禮銀,或許可以說她天生就居遊於國外,她生為兩種族的後代混血,有位自詡為世界公民的父親朱沅芷。那幾乎是早在尚未有所謂的跨國生活方式之前,她即有充分的準備,要在全球化的世界,探索屬於自己的歷史性片刻。
 
這兩位藝術家皆力求跳脫國家藩離之限制,自由地生活創作,敞開心胸接受不同文化薰陶,與之交流共鳴。這並不是順應藝術圈潮流之結果,卻是與他們本身的生命歷程密不可分,所有的一切都彰顯於他們的繪畫之中。

節錄自喬伊思‧波德斯基,《行旅生涯:朱沅芷與朱禮銀之繪畫》序言
行旅生涯 - 朱沅芷與朱禮銀之繪畫
日期:2008|11.05 - 12.16
酒會:2008|11.05 3:30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北京
「行旅生涯 - 朱沅芷與朱禮銀之繪畫」朱沅芷與朱禮銀這對父女,提供了從兩種非常不同的文化歷史情境之下,研究「跨國主義」這個議題的機會。朱沅芷,就他所處的時代而言,是不尋常的。不只是因為他選擇了居遊於海外,更因為他的求知欲,願意了解接納多國文化,繼而融入他的繪畫創作,他以創新的手法,吸收立體派和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巴黎學派之種種知識,完成許多重要的作品。這些作品應該在現代主義歷史的研究中獲得定評。而朱禮銀,或許可以說她天生就居遊於國外,她生為兩種族的後代混血,有位自詡為世界公民的父親朱沅芷。那幾乎是早在尚未有所謂的跨國生活方式之前,她即有充分的準備,要在全球化的世界,探索屬於自己的歷史性片刻。
 
這兩位藝術家皆力求跳脫國家藩離之限制,自由地生活創作,敞開心胸接受不同文化薰陶,與之交流共鳴。這並不是順應藝術圈潮流之結果,卻是與他們本身的生命歷程密不可分,所有的一切都彰顯於他們的繪畫之中。

節錄自喬伊思‧波德斯基,《行旅生涯:朱沅芷與朱禮銀之繪畫》序言
1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