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銓居|胸中有丘壑
日期:2009|02.14 - 03.10
酒會:2009|02.14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胸中有丘壑 - 林銓居」,從○二年至○七年為止,在投入六年時間創作「家族故事」之後,林銓居繼續拿起畫筆畫山水。「胸中有丘壑」個展預計將展出自○七年至○八年創作的十六件作品。作品內容形式大致可區分為三個部分:一是從實景寫生轉為山水丘壑;一是以山水丘壑為琴、為書、為月下獨白的寄託;一是假山石樣式的「胸中塊壘」。所有的作品都以虛無飄渺的「雲煙」烘托之、貫穿之,說明了一丘一壑、一山一石,到最後都是內在的、心靈的顯像。
 
山水畫在我們的文化脈絡中存在已久,形式上雖是一個古老的樣式,但它確實有種抽象的寄寓,是一個人的品味、個性與心思的總和。同時山水畫能成為人們超越出日常生活、脫離現實社會的一個手段,成為心靈最終的一處歸依。山水畫不止是一般的風景,而是獨立的內在精神顯現,反應了林銓居現實生活與內心的轉變。
林銓居|胸中有丘壑
日期:2009|02.14 - 03.10
酒會:2009|02.14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胸中有丘壑 - 林銓居」,從○二年至○七年為止,在投入六年時間創作「家族故事」之後,林銓居繼續拿起畫筆畫山水。「胸中有丘壑」個展預計將展出自○七年至○八年創作的十六件作品。作品內容形式大致可區分為三個部分:一是從實景寫生轉為山水丘壑;一是以山水丘壑為琴、為書、為月下獨白的寄託;一是假山石樣式的「胸中塊壘」。所有的作品都以虛無飄渺的「雲煙」烘托之、貫穿之,說明了一丘一壑、一山一石,到最後都是內在的、心靈的顯像。
 
山水畫在我們的文化脈絡中存在已久,形式上雖是一個古老的樣式,但它確實有種抽象的寄寓,是一個人的品味、個性與心思的總和。同時山水畫能成為人們超越出日常生活、脫離現實社會的一個手段,成為心靈最終的一處歸依。山水畫不止是一般的風景,而是獨立的內在精神顯現,反應了林銓居現實生活與內心的轉變。
林銓居|胸中有丘壑
日期:2009|02.14 - 03.10
酒會:2009|02.14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胸中有丘壑 - 林銓居」,從○二年至○七年為止,在投入六年時間創作「家族故事」之後,林銓居繼續拿起畫筆畫山水。「胸中有丘壑」個展預計將展出自○七年至○八年創作的十六件作品。作品內容形式大致可區分為三個部分:一是從實景寫生轉為山水丘壑;一是以山水丘壑為琴、為書、為月下獨白的寄託;一是假山石樣式的「胸中塊壘」。所有的作品都以虛無飄渺的「雲煙」烘托之、貫穿之,說明了一丘一壑、一山一石,到最後都是內在的、心靈的顯像。
 
山水畫在我們的文化脈絡中存在已久,形式上雖是一個古老的樣式,但它確實有種抽象的寄寓,是一個人的品味、個性與心思的總和。同時山水畫能成為人們超越出日常生活、脫離現實社會的一個手段,成為心靈最終的一處歸依。山水畫不止是一般的風景,而是獨立的內在精神顯現,反應了林銓居現實生活與內心的轉變。
林銓居|胸中有丘壑
日期:2009|02.14 - 03.10
酒會:2009|02.14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胸中有丘壑 - 林銓居」,從○二年至○七年為止,在投入六年時間創作「家族故事」之後,林銓居繼續拿起畫筆畫山水。「胸中有丘壑」個展預計將展出自○七年至○八年創作的十六件作品。作品內容形式大致可區分為三個部分:一是從實景寫生轉為山水丘壑;一是以山水丘壑為琴、為書、為月下獨白的寄託;一是假山石樣式的「胸中塊壘」。所有的作品都以虛無飄渺的「雲煙」烘托之、貫穿之,說明了一丘一壑、一山一石,到最後都是內在的、心靈的顯像。
 
山水畫在我們的文化脈絡中存在已久,形式上雖是一個古老的樣式,但它確實有種抽象的寄寓,是一個人的品味、個性與心思的總和。同時山水畫能成為人們超越出日常生活、脫離現實社會的一個手段,成為心靈最終的一處歸依。山水畫不止是一般的風景,而是獨立的內在精神顯現,反應了林銓居現實生活與內心的轉變。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