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
日期:2020|01.17 - 01.19
酒會:
地點:台北南港展覽館 Booth B06
大未來林舍畫廊受邀參與第二屆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Taipei Dangdai 2020),帶來畫廊長期合作推廣的華人中堅輩藝術家陳界仁、劉煒、郭維國、賴九岑、劉時棟、申亮、趙趙、黃嘉寧、王亮尹。藝術家將帶來全新創作,一同呈現華人當代藝術家們在藝術創作上的多元模樣,勾勒出藝術在繼承過去美學足跡的同時,如何與歷史進行不同角度的對話,乃至跨越的當代美學面貌。畫廊以「歷史」為文本,以「美學」為基礎,堅信華人美學核心價值的建立,需透過歷史文本書寫藝術家的時代脈絡,進而建立藝術家的價值認同。
 
陳界仁的最新創作計畫,延續《星辰圖》、《中空之地》中所探討的「空性」、「流變」,陳界仁在此創作計畫中,想像在生產一個圖像的同時,也在等待、觀看它將會如何不斷地「流變」,而這些注定會成為殘像的圖像,可能在不斷「流變」中的某些時刻,因著某些部分無法預知的變化、殘缺等因素,而浮現出它最「美麗」的樣貌,也或許圖像中的某些部分會頑強地持續存在,並存在至藝術家也不可見與無法想像的遙遠未來……。但無論它會「流變」成何種圖像,在這「以幻解幻」的觀想過程中,或許它能幫助我們趨近那難以言說的「空性」。
 
郭維國將帶來有別於以往的展覽方式,以項目計畫呈現其全新創作,2019年個展開始,藝術家嘗試以「疏離」的手法來處理空間屬性,隱喻著畫中圖像之間曖昧且「藕斷絲連」的情緒詮釋可能。郭維國如同煉金師一般,更加熟練地操作各個圖像符號,將其生命中的物質記憶、情感片段,或現實中情緒經驗轉化的意象,使性質各異的圖像元素在其畫裡流竄、撞擊、重組,最終使這些或完整、或具象、或抽象、或寫實的,大大小小的斷裂、傷痕、抑鬱的圖像元素透過「煉金術」淬煉出虛幻奇異的圖像幻境。
 
台北當代畫廊之夜1月15日,畫廊將隆重呈現中國八零後最具代表藝術家趙趙個展「惡人與詩」,並再度邀請崔灿灿擔任其策展人。繼2017年「自畫像」系列,趙趙延續其獨特的繪畫語彙,創作出五個看似迥異的主題:「父與子」、「惡人」、「笋」、「爺爺給妳講個故事」、「桃子」,緊扣著相同的敘事邏輯,使各方互為因果動機,彼此糾纏,同時也相互嚮往,以此向觀者勾勒出生命中那些矛盾猙獰,卻也甜蜜曖昧、深具哲思的辯證路徑。畫家生命中有多少種情形,形象便有多少種樣貌。有時,它是在漫漫長夜中,火焰般生長的竹筍;有時,它是一個欲望不斷湧動的桃子,有著動物般的兇猛;有時,他是個會講故事的壽星,寓意著經驗的多面性;有時,他只是為了威懾,變成惡人的樣子,如金剛、如護法、如天王。在感知,繼而妄想之後,趙趙的繪畫,比詩歌嚴謹,比繪畫自由,在詩與畫的縫隙中,成為另一種詩畫的寓言。
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
日期:2020|01.17 - 01.19
酒會:
地點:台北南港展覽館 Booth B06
大未來林舍畫廊受邀參與第二屆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Taipei Dangdai 2020),帶來畫廊長期合作推廣的華人中堅輩藝術家陳界仁、劉煒、郭維國、賴九岑、劉時棟、申亮、趙趙、黃嘉寧、王亮尹。藝術家將帶來全新創作,一同呈現華人當代藝術家們在藝術創作上的多元模樣,勾勒出藝術在繼承過去美學足跡的同時,如何與歷史進行不同角度的對話,乃至跨越的當代美學面貌。畫廊以「歷史」為文本,以「美學」為基礎,堅信華人美學核心價值的建立,需透過歷史文本書寫藝術家的時代脈絡,進而建立藝術家的價值認同。
 
陳界仁的最新創作計畫,延續《星辰圖》、《中空之地》中所探討的「空性」、「流變」,陳界仁在此創作計畫中,想像在生產一個圖像的同時,也在等待、觀看它將會如何不斷地「流變」,而這些注定會成為殘像的圖像,可能在不斷「流變」中的某些時刻,因著某些部分無法預知的變化、殘缺等因素,而浮現出它最「美麗」的樣貌,也或許圖像中的某些部分會頑強地持續存在,並存在至藝術家也不可見與無法想像的遙遠未來……。但無論它會「流變」成何種圖像,在這「以幻解幻」的觀想過程中,或許它能幫助我們趨近那難以言說的「空性」。
 
郭維國將帶來有別於以往的展覽方式,以項目計畫呈現其全新創作,2019年個展開始,藝術家嘗試以「疏離」的手法來處理空間屬性,隱喻著畫中圖像之間曖昧且「藕斷絲連」的情緒詮釋可能。郭維國如同煉金師一般,更加熟練地操作各個圖像符號,將其生命中的物質記憶、情感片段,或現實中情緒經驗轉化的意象,使性質各異的圖像元素在其畫裡流竄、撞擊、重組,最終使這些或完整、或具象、或抽象、或寫實的,大大小小的斷裂、傷痕、抑鬱的圖像元素透過「煉金術」淬煉出虛幻奇異的圖像幻境。
 
台北當代畫廊之夜1月15日,畫廊將隆重呈現中國八零後最具代表藝術家趙趙個展「惡人與詩」,並再度邀請崔灿灿擔任其策展人。繼2017年「自畫像」系列,趙趙延續其獨特的繪畫語彙,創作出五個看似迥異的主題:「父與子」、「惡人」、「笋」、「爺爺給妳講個故事」、「桃子」,緊扣著相同的敘事邏輯,使各方互為因果動機,彼此糾纏,同時也相互嚮往,以此向觀者勾勒出生命中那些矛盾猙獰,卻也甜蜜曖昧、深具哲思的辯證路徑。畫家生命中有多少種情形,形象便有多少種樣貌。有時,它是在漫漫長夜中,火焰般生長的竹筍;有時,它是一個欲望不斷湧動的桃子,有著動物般的兇猛;有時,他是個會講故事的壽星,寓意著經驗的多面性;有時,他只是為了威懾,變成惡人的樣子,如金剛、如護法、如天王。在感知,繼而妄想之後,趙趙的繪畫,比詩歌嚴謹,比繪畫自由,在詩與畫的縫隙中,成為另一種詩畫的寓言。
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
日期:2020|01.17 - 01.19
酒會:
地點:台北南港展覽館 Booth B06
大未來林舍畫廊受邀參與第二屆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Taipei Dangdai 2020),帶來畫廊長期合作推廣的華人中堅輩藝術家陳界仁、劉煒、郭維國、賴九岑、劉時棟、申亮、趙趙、黃嘉寧、王亮尹。藝術家將帶來全新創作,一同呈現華人當代藝術家們在藝術創作上的多元模樣,勾勒出藝術在繼承過去美學足跡的同時,如何與歷史進行不同角度的對話,乃至跨越的當代美學面貌。畫廊以「歷史」為文本,以「美學」為基礎,堅信華人美學核心價值的建立,需透過歷史文本書寫藝術家的時代脈絡,進而建立藝術家的價值認同。
 
陳界仁的最新創作計畫,延續《星辰圖》、《中空之地》中所探討的「空性」、「流變」,陳界仁在此創作計畫中,想像在生產一個圖像的同時,也在等待、觀看它將會如何不斷地「流變」,而這些注定會成為殘像的圖像,可能在不斷「流變」中的某些時刻,因著某些部分無法預知的變化、殘缺等因素,而浮現出它最「美麗」的樣貌,也或許圖像中的某些部分會頑強地持續存在,並存在至藝術家也不可見與無法想像的遙遠未來……。但無論它會「流變」成何種圖像,在這「以幻解幻」的觀想過程中,或許它能幫助我們趨近那難以言說的「空性」。
 
郭維國將帶來有別於以往的展覽方式,以項目計畫呈現其全新創作,2019年個展開始,藝術家嘗試以「疏離」的手法來處理空間屬性,隱喻著畫中圖像之間曖昧且「藕斷絲連」的情緒詮釋可能。郭維國如同煉金師一般,更加熟練地操作各個圖像符號,將其生命中的物質記憶、情感片段,或現實中情緒經驗轉化的意象,使性質各異的圖像元素在其畫裡流竄、撞擊、重組,最終使這些或完整、或具象、或抽象、或寫實的,大大小小的斷裂、傷痕、抑鬱的圖像元素透過「煉金術」淬煉出虛幻奇異的圖像幻境。
 
台北當代畫廊之夜1月15日,畫廊將隆重呈現中國八零後最具代表藝術家趙趙個展「惡人與詩」,並再度邀請崔灿灿擔任其策展人。繼2017年「自畫像」系列,趙趙延續其獨特的繪畫語彙,創作出五個看似迥異的主題:「父與子」、「惡人」、「笋」、「爺爺給妳講個故事」、「桃子」,緊扣著相同的敘事邏輯,使各方互為因果動機,彼此糾纏,同時也相互嚮往,以此向觀者勾勒出生命中那些矛盾猙獰,卻也甜蜜曖昧、深具哲思的辯證路徑。畫家生命中有多少種情形,形象便有多少種樣貌。有時,它是在漫漫長夜中,火焰般生長的竹筍;有時,它是一個欲望不斷湧動的桃子,有著動物般的兇猛;有時,他是個會講故事的壽星,寓意著經驗的多面性;有時,他只是為了威懾,變成惡人的樣子,如金剛、如護法、如天王。在感知,繼而妄想之後,趙趙的繪畫,比詩歌嚴謹,比繪畫自由,在詩與畫的縫隙中,成為另一種詩畫的寓言。
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
日期:2020|01.17 - 01.19
酒會:
地點:台北南港展覽館 Booth B06
大未來林舍畫廊受邀參與第二屆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Taipei Dangdai 2020),帶來畫廊長期合作推廣的華人中堅輩藝術家陳界仁、劉煒、郭維國、賴九岑、劉時棟、申亮、趙趙、黃嘉寧、王亮尹。藝術家將帶來全新創作,一同呈現華人當代藝術家們在藝術創作上的多元模樣,勾勒出藝術在繼承過去美學足跡的同時,如何與歷史進行不同角度的對話,乃至跨越的當代美學面貌。畫廊以「歷史」為文本,以「美學」為基礎,堅信華人美學核心價值的建立,需透過歷史文本書寫藝術家的時代脈絡,進而建立藝術家的價值認同。
 
陳界仁的最新創作計畫,延續《星辰圖》、《中空之地》中所探討的「空性」、「流變」,陳界仁在此創作計畫中,想像在生產一個圖像的同時,也在等待、觀看它將會如何不斷地「流變」,而這些注定會成為殘像的圖像,可能在不斷「流變」中的某些時刻,因著某些部分無法預知的變化、殘缺等因素,而浮現出它最「美麗」的樣貌,也或許圖像中的某些部分會頑強地持續存在,並存在至藝術家也不可見與無法想像的遙遠未來……。但無論它會「流變」成何種圖像,在這「以幻解幻」的觀想過程中,或許它能幫助我們趨近那難以言說的「空性」。
 
郭維國將帶來有別於以往的展覽方式,以項目計畫呈現其全新創作,2019年個展開始,藝術家嘗試以「疏離」的手法來處理空間屬性,隱喻著畫中圖像之間曖昧且「藕斷絲連」的情緒詮釋可能。郭維國如同煉金師一般,更加熟練地操作各個圖像符號,將其生命中的物質記憶、情感片段,或現實中情緒經驗轉化的意象,使性質各異的圖像元素在其畫裡流竄、撞擊、重組,最終使這些或完整、或具象、或抽象、或寫實的,大大小小的斷裂、傷痕、抑鬱的圖像元素透過「煉金術」淬煉出虛幻奇異的圖像幻境。
 
台北當代畫廊之夜1月15日,畫廊將隆重呈現中國八零後最具代表藝術家趙趙個展「惡人與詩」,並再度邀請崔灿灿擔任其策展人。繼2017年「自畫像」系列,趙趙延續其獨特的繪畫語彙,創作出五個看似迥異的主題:「父與子」、「惡人」、「笋」、「爺爺給妳講個故事」、「桃子」,緊扣著相同的敘事邏輯,使各方互為因果動機,彼此糾纏,同時也相互嚮往,以此向觀者勾勒出生命中那些矛盾猙獰,卻也甜蜜曖昧、深具哲思的辯證路徑。畫家生命中有多少種情形,形象便有多少種樣貌。有時,它是在漫漫長夜中,火焰般生長的竹筍;有時,它是一個欲望不斷湧動的桃子,有著動物般的兇猛;有時,他是個會講故事的壽星,寓意著經驗的多面性;有時,他只是為了威懾,變成惡人的樣子,如金剛、如護法、如天王。在感知,繼而妄想之後,趙趙的繪畫,比詩歌嚴謹,比繪畫自由,在詩與畫的縫隙中,成為另一種詩畫的寓言。
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
日期:2020|01.17 - 01.19
酒會:
地點:台北南港展覽館 Booth B06
大未來林舍畫廊受邀參與第二屆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Taipei Dangdai 2020),帶來畫廊長期合作推廣的華人中堅輩藝術家陳界仁、劉煒、郭維國、賴九岑、劉時棟、申亮、趙趙、黃嘉寧、王亮尹。藝術家將帶來全新創作,一同呈現華人當代藝術家們在藝術創作上的多元模樣,勾勒出藝術在繼承過去美學足跡的同時,如何與歷史進行不同角度的對話,乃至跨越的當代美學面貌。畫廊以「歷史」為文本,以「美學」為基礎,堅信華人美學核心價值的建立,需透過歷史文本書寫藝術家的時代脈絡,進而建立藝術家的價值認同。
 
陳界仁的最新創作計畫,延續《星辰圖》、《中空之地》中所探討的「空性」、「流變」,陳界仁在此創作計畫中,想像在生產一個圖像的同時,也在等待、觀看它將會如何不斷地「流變」,而這些注定會成為殘像的圖像,可能在不斷「流變」中的某些時刻,因著某些部分無法預知的變化、殘缺等因素,而浮現出它最「美麗」的樣貌,也或許圖像中的某些部分會頑強地持續存在,並存在至藝術家也不可見與無法想像的遙遠未來……。但無論它會「流變」成何種圖像,在這「以幻解幻」的觀想過程中,或許它能幫助我們趨近那難以言說的「空性」。
 
郭維國將帶來有別於以往的展覽方式,以項目計畫呈現其全新創作,2019年個展開始,藝術家嘗試以「疏離」的手法來處理空間屬性,隱喻著畫中圖像之間曖昧且「藕斷絲連」的情緒詮釋可能。郭維國如同煉金師一般,更加熟練地操作各個圖像符號,將其生命中的物質記憶、情感片段,或現實中情緒經驗轉化的意象,使性質各異的圖像元素在其畫裡流竄、撞擊、重組,最終使這些或完整、或具象、或抽象、或寫實的,大大小小的斷裂、傷痕、抑鬱的圖像元素透過「煉金術」淬煉出虛幻奇異的圖像幻境。
 
台北當代畫廊之夜1月15日,畫廊將隆重呈現中國八零後最具代表藝術家趙趙個展「惡人與詩」,並再度邀請崔灿灿擔任其策展人。繼2017年「自畫像」系列,趙趙延續其獨特的繪畫語彙,創作出五個看似迥異的主題:「父與子」、「惡人」、「笋」、「爺爺給妳講個故事」、「桃子」,緊扣著相同的敘事邏輯,使各方互為因果動機,彼此糾纏,同時也相互嚮往,以此向觀者勾勒出生命中那些矛盾猙獰,卻也甜蜜曖昧、深具哲思的辯證路徑。畫家生命中有多少種情形,形象便有多少種樣貌。有時,它是在漫漫長夜中,火焰般生長的竹筍;有時,它是一個欲望不斷湧動的桃子,有著動物般的兇猛;有時,他是個會講故事的壽星,寓意著經驗的多面性;有時,他只是為了威懾,變成惡人的樣子,如金剛、如護法、如天王。在感知,繼而妄想之後,趙趙的繪畫,比詩歌嚴謹,比繪畫自由,在詩與畫的縫隙中,成為另一種詩畫的寓言。
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
日期:2020|01.17 - 01.19
酒會:
地點:台北南港展覽館 Booth B06
大未來林舍畫廊受邀參與第二屆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Taipei Dangdai 2020),帶來畫廊長期合作推廣的華人中堅輩藝術家陳界仁、劉煒、郭維國、賴九岑、劉時棟、申亮、趙趙、黃嘉寧、王亮尹。藝術家將帶來全新創作,一同呈現華人當代藝術家們在藝術創作上的多元模樣,勾勒出藝術在繼承過去美學足跡的同時,如何與歷史進行不同角度的對話,乃至跨越的當代美學面貌。畫廊以「歷史」為文本,以「美學」為基礎,堅信華人美學核心價值的建立,需透過歷史文本書寫藝術家的時代脈絡,進而建立藝術家的價值認同。
 
陳界仁的最新創作計畫,延續《星辰圖》、《中空之地》中所探討的「空性」、「流變」,陳界仁在此創作計畫中,想像在生產一個圖像的同時,也在等待、觀看它將會如何不斷地「流變」,而這些注定會成為殘像的圖像,可能在不斷「流變」中的某些時刻,因著某些部分無法預知的變化、殘缺等因素,而浮現出它最「美麗」的樣貌,也或許圖像中的某些部分會頑強地持續存在,並存在至藝術家也不可見與無法想像的遙遠未來……。但無論它會「流變」成何種圖像,在這「以幻解幻」的觀想過程中,或許它能幫助我們趨近那難以言說的「空性」。
 
郭維國將帶來有別於以往的展覽方式,以項目計畫呈現其全新創作,2019年個展開始,藝術家嘗試以「疏離」的手法來處理空間屬性,隱喻著畫中圖像之間曖昧且「藕斷絲連」的情緒詮釋可能。郭維國如同煉金師一般,更加熟練地操作各個圖像符號,將其生命中的物質記憶、情感片段,或現實中情緒經驗轉化的意象,使性質各異的圖像元素在其畫裡流竄、撞擊、重組,最終使這些或完整、或具象、或抽象、或寫實的,大大小小的斷裂、傷痕、抑鬱的圖像元素透過「煉金術」淬煉出虛幻奇異的圖像幻境。
 
台北當代畫廊之夜1月15日,畫廊將隆重呈現中國八零後最具代表藝術家趙趙個展「惡人與詩」,並再度邀請崔灿灿擔任其策展人。繼2017年「自畫像」系列,趙趙延續其獨特的繪畫語彙,創作出五個看似迥異的主題:「父與子」、「惡人」、「笋」、「爺爺給妳講個故事」、「桃子」,緊扣著相同的敘事邏輯,使各方互為因果動機,彼此糾纏,同時也相互嚮往,以此向觀者勾勒出生命中那些矛盾猙獰,卻也甜蜜曖昧、深具哲思的辯證路徑。畫家生命中有多少種情形,形象便有多少種樣貌。有時,它是在漫漫長夜中,火焰般生長的竹筍;有時,它是一個欲望不斷湧動的桃子,有著動物般的兇猛;有時,他是個會講故事的壽星,寓意著經驗的多面性;有時,他只是為了威懾,變成惡人的樣子,如金剛、如護法、如天王。在感知,繼而妄想之後,趙趙的繪畫,比詩歌嚴謹,比繪畫自由,在詩與畫的縫隙中,成為另一種詩畫的寓言。
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
日期:2020|01.17 - 01.19
酒會:
地點:台北南港展覽館 Booth B06
大未來林舍畫廊受邀參與第二屆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Taipei Dangdai 2020),帶來畫廊長期合作推廣的華人中堅輩藝術家陳界仁、劉煒、郭維國、賴九岑、劉時棟、申亮、趙趙、黃嘉寧、王亮尹。藝術家將帶來全新創作,一同呈現華人當代藝術家們在藝術創作上的多元模樣,勾勒出藝術在繼承過去美學足跡的同時,如何與歷史進行不同角度的對話,乃至跨越的當代美學面貌。畫廊以「歷史」為文本,以「美學」為基礎,堅信華人美學核心價值的建立,需透過歷史文本書寫藝術家的時代脈絡,進而建立藝術家的價值認同。
 
陳界仁的最新創作計畫,延續《星辰圖》、《中空之地》中所探討的「空性」、「流變」,陳界仁在此創作計畫中,想像在生產一個圖像的同時,也在等待、觀看它將會如何不斷地「流變」,而這些注定會成為殘像的圖像,可能在不斷「流變」中的某些時刻,因著某些部分無法預知的變化、殘缺等因素,而浮現出它最「美麗」的樣貌,也或許圖像中的某些部分會頑強地持續存在,並存在至藝術家也不可見與無法想像的遙遠未來……。但無論它會「流變」成何種圖像,在這「以幻解幻」的觀想過程中,或許它能幫助我們趨近那難以言說的「空性」。
 
郭維國將帶來有別於以往的展覽方式,以項目計畫呈現其全新創作,2019年個展開始,藝術家嘗試以「疏離」的手法來處理空間屬性,隱喻著畫中圖像之間曖昧且「藕斷絲連」的情緒詮釋可能。郭維國如同煉金師一般,更加熟練地操作各個圖像符號,將其生命中的物質記憶、情感片段,或現實中情緒經驗轉化的意象,使性質各異的圖像元素在其畫裡流竄、撞擊、重組,最終使這些或完整、或具象、或抽象、或寫實的,大大小小的斷裂、傷痕、抑鬱的圖像元素透過「煉金術」淬煉出虛幻奇異的圖像幻境。
 
台北當代畫廊之夜1月15日,畫廊將隆重呈現中國八零後最具代表藝術家趙趙個展「惡人與詩」,並再度邀請崔灿灿擔任其策展人。繼2017年「自畫像」系列,趙趙延續其獨特的繪畫語彙,創作出五個看似迥異的主題:「父與子」、「惡人」、「笋」、「爺爺給妳講個故事」、「桃子」,緊扣著相同的敘事邏輯,使各方互為因果動機,彼此糾纏,同時也相互嚮往,以此向觀者勾勒出生命中那些矛盾猙獰,卻也甜蜜曖昧、深具哲思的辯證路徑。畫家生命中有多少種情形,形象便有多少種樣貌。有時,它是在漫漫長夜中,火焰般生長的竹筍;有時,它是一個欲望不斷湧動的桃子,有著動物般的兇猛;有時,他是個會講故事的壽星,寓意著經驗的多面性;有時,他只是為了威懾,變成惡人的樣子,如金剛、如護法、如天王。在感知,繼而妄想之後,趙趙的繪畫,比詩歌嚴謹,比繪畫自由,在詩與畫的縫隙中,成為另一種詩畫的寓言。
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
日期:2020|01.17 - 01.19
酒會:
地點:台北南港展覽館 Booth B06
大未來林舍畫廊受邀參與第二屆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Taipei Dangdai 2020),帶來畫廊長期合作推廣的華人中堅輩藝術家陳界仁、劉煒、郭維國、賴九岑、劉時棟、申亮、趙趙、黃嘉寧、王亮尹。藝術家將帶來全新創作,一同呈現華人當代藝術家們在藝術創作上的多元模樣,勾勒出藝術在繼承過去美學足跡的同時,如何與歷史進行不同角度的對話,乃至跨越的當代美學面貌。畫廊以「歷史」為文本,以「美學」為基礎,堅信華人美學核心價值的建立,需透過歷史文本書寫藝術家的時代脈絡,進而建立藝術家的價值認同。
 
陳界仁的最新創作計畫,延續《星辰圖》、《中空之地》中所探討的「空性」、「流變」,陳界仁在此創作計畫中,想像在生產一個圖像的同時,也在等待、觀看它將會如何不斷地「流變」,而這些注定會成為殘像的圖像,可能在不斷「流變」中的某些時刻,因著某些部分無法預知的變化、殘缺等因素,而浮現出它最「美麗」的樣貌,也或許圖像中的某些部分會頑強地持續存在,並存在至藝術家也不可見與無法想像的遙遠未來……。但無論它會「流變」成何種圖像,在這「以幻解幻」的觀想過程中,或許它能幫助我們趨近那難以言說的「空性」。
 
郭維國將帶來有別於以往的展覽方式,以項目計畫呈現其全新創作,2019年個展開始,藝術家嘗試以「疏離」的手法來處理空間屬性,隱喻著畫中圖像之間曖昧且「藕斷絲連」的情緒詮釋可能。郭維國如同煉金師一般,更加熟練地操作各個圖像符號,將其生命中的物質記憶、情感片段,或現實中情緒經驗轉化的意象,使性質各異的圖像元素在其畫裡流竄、撞擊、重組,最終使這些或完整、或具象、或抽象、或寫實的,大大小小的斷裂、傷痕、抑鬱的圖像元素透過「煉金術」淬煉出虛幻奇異的圖像幻境。
 
台北當代畫廊之夜1月15日,畫廊將隆重呈現中國八零後最具代表藝術家趙趙個展「惡人與詩」,並再度邀請崔灿灿擔任其策展人。繼2017年「自畫像」系列,趙趙延續其獨特的繪畫語彙,創作出五個看似迥異的主題:「父與子」、「惡人」、「笋」、「爺爺給妳講個故事」、「桃子」,緊扣著相同的敘事邏輯,使各方互為因果動機,彼此糾纏,同時也相互嚮往,以此向觀者勾勒出生命中那些矛盾猙獰,卻也甜蜜曖昧、深具哲思的辯證路徑。畫家生命中有多少種情形,形象便有多少種樣貌。有時,它是在漫漫長夜中,火焰般生長的竹筍;有時,它是一個欲望不斷湧動的桃子,有著動物般的兇猛;有時,他是個會講故事的壽星,寓意著經驗的多面性;有時,他只是為了威懾,變成惡人的樣子,如金剛、如護法、如天王。在感知,繼而妄想之後,趙趙的繪畫,比詩歌嚴謹,比繪畫自由,在詩與畫的縫隙中,成為另一種詩畫的寓言。
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
日期:2020|01.17 - 01.19
酒會:
地點:台北南港展覽館 Booth B06
大未來林舍畫廊受邀參與第二屆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Taipei Dangdai 2020),帶來畫廊長期合作推廣的華人中堅輩藝術家陳界仁、劉煒、郭維國、賴九岑、劉時棟、申亮、趙趙、黃嘉寧、王亮尹。藝術家將帶來全新創作,一同呈現華人當代藝術家們在藝術創作上的多元模樣,勾勒出藝術在繼承過去美學足跡的同時,如何與歷史進行不同角度的對話,乃至跨越的當代美學面貌。畫廊以「歷史」為文本,以「美學」為基礎,堅信華人美學核心價值的建立,需透過歷史文本書寫藝術家的時代脈絡,進而建立藝術家的價值認同。
 
陳界仁的最新創作計畫,延續《星辰圖》、《中空之地》中所探討的「空性」、「流變」,陳界仁在此創作計畫中,想像在生產一個圖像的同時,也在等待、觀看它將會如何不斷地「流變」,而這些注定會成為殘像的圖像,可能在不斷「流變」中的某些時刻,因著某些部分無法預知的變化、殘缺等因素,而浮現出它最「美麗」的樣貌,也或許圖像中的某些部分會頑強地持續存在,並存在至藝術家也不可見與無法想像的遙遠未來……。但無論它會「流變」成何種圖像,在這「以幻解幻」的觀想過程中,或許它能幫助我們趨近那難以言說的「空性」。
 
郭維國將帶來有別於以往的展覽方式,以項目計畫呈現其全新創作,2019年個展開始,藝術家嘗試以「疏離」的手法來處理空間屬性,隱喻著畫中圖像之間曖昧且「藕斷絲連」的情緒詮釋可能。郭維國如同煉金師一般,更加熟練地操作各個圖像符號,將其生命中的物質記憶、情感片段,或現實中情緒經驗轉化的意象,使性質各異的圖像元素在其畫裡流竄、撞擊、重組,最終使這些或完整、或具象、或抽象、或寫實的,大大小小的斷裂、傷痕、抑鬱的圖像元素透過「煉金術」淬煉出虛幻奇異的圖像幻境。
 
台北當代畫廊之夜1月15日,畫廊將隆重呈現中國八零後最具代表藝術家趙趙個展「惡人與詩」,並再度邀請崔灿灿擔任其策展人。繼2017年「自畫像」系列,趙趙延續其獨特的繪畫語彙,創作出五個看似迥異的主題:「父與子」、「惡人」、「笋」、「爺爺給妳講個故事」、「桃子」,緊扣著相同的敘事邏輯,使各方互為因果動機,彼此糾纏,同時也相互嚮往,以此向觀者勾勒出生命中那些矛盾猙獰,卻也甜蜜曖昧、深具哲思的辯證路徑。畫家生命中有多少種情形,形象便有多少種樣貌。有時,它是在漫漫長夜中,火焰般生長的竹筍;有時,它是一個欲望不斷湧動的桃子,有著動物般的兇猛;有時,他是個會講故事的壽星,寓意著經驗的多面性;有時,他只是為了威懾,變成惡人的樣子,如金剛、如護法、如天王。在感知,繼而妄想之後,趙趙的繪畫,比詩歌嚴謹,比繪畫自由,在詩與畫的縫隙中,成為另一種詩畫的寓言。
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
日期:2020|01.17 - 01.19
酒會:
地點:台北南港展覽館 Booth B06
大未來林舍畫廊受邀參與第二屆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Taipei Dangdai 2020),帶來畫廊長期合作推廣的華人中堅輩藝術家陳界仁、劉煒、郭維國、賴九岑、劉時棟、申亮、趙趙、黃嘉寧、王亮尹。藝術家將帶來全新創作,一同呈現華人當代藝術家們在藝術創作上的多元模樣,勾勒出藝術在繼承過去美學足跡的同時,如何與歷史進行不同角度的對話,乃至跨越的當代美學面貌。畫廊以「歷史」為文本,以「美學」為基礎,堅信華人美學核心價值的建立,需透過歷史文本書寫藝術家的時代脈絡,進而建立藝術家的價值認同。
 
陳界仁的最新創作計畫,延續《星辰圖》、《中空之地》中所探討的「空性」、「流變」,陳界仁在此創作計畫中,想像在生產一個圖像的同時,也在等待、觀看它將會如何不斷地「流變」,而這些注定會成為殘像的圖像,可能在不斷「流變」中的某些時刻,因著某些部分無法預知的變化、殘缺等因素,而浮現出它最「美麗」的樣貌,也或許圖像中的某些部分會頑強地持續存在,並存在至藝術家也不可見與無法想像的遙遠未來……。但無論它會「流變」成何種圖像,在這「以幻解幻」的觀想過程中,或許它能幫助我們趨近那難以言說的「空性」。
 
郭維國將帶來有別於以往的展覽方式,以項目計畫呈現其全新創作,2019年個展開始,藝術家嘗試以「疏離」的手法來處理空間屬性,隱喻著畫中圖像之間曖昧且「藕斷絲連」的情緒詮釋可能。郭維國如同煉金師一般,更加熟練地操作各個圖像符號,將其生命中的物質記憶、情感片段,或現實中情緒經驗轉化的意象,使性質各異的圖像元素在其畫裡流竄、撞擊、重組,最終使這些或完整、或具象、或抽象、或寫實的,大大小小的斷裂、傷痕、抑鬱的圖像元素透過「煉金術」淬煉出虛幻奇異的圖像幻境。
 
台北當代畫廊之夜1月15日,畫廊將隆重呈現中國八零後最具代表藝術家趙趙個展「惡人與詩」,並再度邀請崔灿灿擔任其策展人。繼2017年「自畫像」系列,趙趙延續其獨特的繪畫語彙,創作出五個看似迥異的主題:「父與子」、「惡人」、「笋」、「爺爺給妳講個故事」、「桃子」,緊扣著相同的敘事邏輯,使各方互為因果動機,彼此糾纏,同時也相互嚮往,以此向觀者勾勒出生命中那些矛盾猙獰,卻也甜蜜曖昧、深具哲思的辯證路徑。畫家生命中有多少種情形,形象便有多少種樣貌。有時,它是在漫漫長夜中,火焰般生長的竹筍;有時,它是一個欲望不斷湧動的桃子,有著動物般的兇猛;有時,他是個會講故事的壽星,寓意著經驗的多面性;有時,他只是為了威懾,變成惡人的樣子,如金剛、如護法、如天王。在感知,繼而妄想之後,趙趙的繪畫,比詩歌嚴謹,比繪畫自由,在詩與畫的縫隙中,成為另一種詩畫的寓言。
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
日期:2020|01.17 - 01.19
酒會:
地點:台北南港展覽館 Booth B06
大未來林舍畫廊受邀參與第二屆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Taipei Dangdai 2020),帶來畫廊長期合作推廣的華人中堅輩藝術家陳界仁、劉煒、郭維國、賴九岑、劉時棟、申亮、趙趙、黃嘉寧、王亮尹。藝術家將帶來全新創作,一同呈現華人當代藝術家們在藝術創作上的多元模樣,勾勒出藝術在繼承過去美學足跡的同時,如何與歷史進行不同角度的對話,乃至跨越的當代美學面貌。畫廊以「歷史」為文本,以「美學」為基礎,堅信華人美學核心價值的建立,需透過歷史文本書寫藝術家的時代脈絡,進而建立藝術家的價值認同。
 
陳界仁的最新創作計畫,延續《星辰圖》、《中空之地》中所探討的「空性」、「流變」,陳界仁在此創作計畫中,想像在生產一個圖像的同時,也在等待、觀看它將會如何不斷地「流變」,而這些注定會成為殘像的圖像,可能在不斷「流變」中的某些時刻,因著某些部分無法預知的變化、殘缺等因素,而浮現出它最「美麗」的樣貌,也或許圖像中的某些部分會頑強地持續存在,並存在至藝術家也不可見與無法想像的遙遠未來……。但無論它會「流變」成何種圖像,在這「以幻解幻」的觀想過程中,或許它能幫助我們趨近那難以言說的「空性」。
 
郭維國將帶來有別於以往的展覽方式,以項目計畫呈現其全新創作,2019年個展開始,藝術家嘗試以「疏離」的手法來處理空間屬性,隱喻著畫中圖像之間曖昧且「藕斷絲連」的情緒詮釋可能。郭維國如同煉金師一般,更加熟練地操作各個圖像符號,將其生命中的物質記憶、情感片段,或現實中情緒經驗轉化的意象,使性質各異的圖像元素在其畫裡流竄、撞擊、重組,最終使這些或完整、或具象、或抽象、或寫實的,大大小小的斷裂、傷痕、抑鬱的圖像元素透過「煉金術」淬煉出虛幻奇異的圖像幻境。
 
台北當代畫廊之夜1月15日,畫廊將隆重呈現中國八零後最具代表藝術家趙趙個展「惡人與詩」,並再度邀請崔灿灿擔任其策展人。繼2017年「自畫像」系列,趙趙延續其獨特的繪畫語彙,創作出五個看似迥異的主題:「父與子」、「惡人」、「笋」、「爺爺給妳講個故事」、「桃子」,緊扣著相同的敘事邏輯,使各方互為因果動機,彼此糾纏,同時也相互嚮往,以此向觀者勾勒出生命中那些矛盾猙獰,卻也甜蜜曖昧、深具哲思的辯證路徑。畫家生命中有多少種情形,形象便有多少種樣貌。有時,它是在漫漫長夜中,火焰般生長的竹筍;有時,它是一個欲望不斷湧動的桃子,有著動物般的兇猛;有時,他是個會講故事的壽星,寓意著經驗的多面性;有時,他只是為了威懾,變成惡人的樣子,如金剛、如護法、如天王。在感知,繼而妄想之後,趙趙的繪畫,比詩歌嚴謹,比繪畫自由,在詩與畫的縫隙中,成為另一種詩畫的寓言。
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
日期:2020|01.17 - 01.19
酒會:
地點:台北南港展覽館 Booth B06
大未來林舍畫廊受邀參與第二屆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Taipei Dangdai 2020),帶來畫廊長期合作推廣的華人中堅輩藝術家陳界仁、劉煒、郭維國、賴九岑、劉時棟、申亮、趙趙、黃嘉寧、王亮尹。藝術家將帶來全新創作,一同呈現華人當代藝術家們在藝術創作上的多元模樣,勾勒出藝術在繼承過去美學足跡的同時,如何與歷史進行不同角度的對話,乃至跨越的當代美學面貌。畫廊以「歷史」為文本,以「美學」為基礎,堅信華人美學核心價值的建立,需透過歷史文本書寫藝術家的時代脈絡,進而建立藝術家的價值認同。
 
陳界仁的最新創作計畫,延續《星辰圖》、《中空之地》中所探討的「空性」、「流變」,陳界仁在此創作計畫中,想像在生產一個圖像的同時,也在等待、觀看它將會如何不斷地「流變」,而這些注定會成為殘像的圖像,可能在不斷「流變」中的某些時刻,因著某些部分無法預知的變化、殘缺等因素,而浮現出它最「美麗」的樣貌,也或許圖像中的某些部分會頑強地持續存在,並存在至藝術家也不可見與無法想像的遙遠未來……。但無論它會「流變」成何種圖像,在這「以幻解幻」的觀想過程中,或許它能幫助我們趨近那難以言說的「空性」。
 
郭維國將帶來有別於以往的展覽方式,以項目計畫呈現其全新創作,2019年個展開始,藝術家嘗試以「疏離」的手法來處理空間屬性,隱喻著畫中圖像之間曖昧且「藕斷絲連」的情緒詮釋可能。郭維國如同煉金師一般,更加熟練地操作各個圖像符號,將其生命中的物質記憶、情感片段,或現實中情緒經驗轉化的意象,使性質各異的圖像元素在其畫裡流竄、撞擊、重組,最終使這些或完整、或具象、或抽象、或寫實的,大大小小的斷裂、傷痕、抑鬱的圖像元素透過「煉金術」淬煉出虛幻奇異的圖像幻境。
 
台北當代畫廊之夜1月15日,畫廊將隆重呈現中國八零後最具代表藝術家趙趙個展「惡人與詩」,並再度邀請崔灿灿擔任其策展人。繼2017年「自畫像」系列,趙趙延續其獨特的繪畫語彙,創作出五個看似迥異的主題:「父與子」、「惡人」、「笋」、「爺爺給妳講個故事」、「桃子」,緊扣著相同的敘事邏輯,使各方互為因果動機,彼此糾纏,同時也相互嚮往,以此向觀者勾勒出生命中那些矛盾猙獰,卻也甜蜜曖昧、深具哲思的辯證路徑。畫家生命中有多少種情形,形象便有多少種樣貌。有時,它是在漫漫長夜中,火焰般生長的竹筍;有時,它是一個欲望不斷湧動的桃子,有著動物般的兇猛;有時,他是個會講故事的壽星,寓意著經驗的多面性;有時,他只是為了威懾,變成惡人的樣子,如金剛、如護法、如天王。在感知,繼而妄想之後,趙趙的繪畫,比詩歌嚴謹,比繪畫自由,在詩與畫的縫隙中,成為另一種詩畫的寓言。
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
日期:2020|01.17 - 01.19
酒會:
地點:台北南港展覽館 Booth B06
大未來林舍畫廊受邀參與第二屆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Taipei Dangdai 2020),帶來畫廊長期合作推廣的華人中堅輩藝術家陳界仁、劉煒、郭維國、賴九岑、劉時棟、申亮、趙趙、黃嘉寧、王亮尹。藝術家將帶來全新創作,一同呈現華人當代藝術家們在藝術創作上的多元模樣,勾勒出藝術在繼承過去美學足跡的同時,如何與歷史進行不同角度的對話,乃至跨越的當代美學面貌。畫廊以「歷史」為文本,以「美學」為基礎,堅信華人美學核心價值的建立,需透過歷史文本書寫藝術家的時代脈絡,進而建立藝術家的價值認同。
 
陳界仁的最新創作計畫,延續《星辰圖》、《中空之地》中所探討的「空性」、「流變」,陳界仁在此創作計畫中,想像在生產一個圖像的同時,也在等待、觀看它將會如何不斷地「流變」,而這些注定會成為殘像的圖像,可能在不斷「流變」中的某些時刻,因著某些部分無法預知的變化、殘缺等因素,而浮現出它最「美麗」的樣貌,也或許圖像中的某些部分會頑強地持續存在,並存在至藝術家也不可見與無法想像的遙遠未來……。但無論它會「流變」成何種圖像,在這「以幻解幻」的觀想過程中,或許它能幫助我們趨近那難以言說的「空性」。
 
郭維國將帶來有別於以往的展覽方式,以項目計畫呈現其全新創作,2019年個展開始,藝術家嘗試以「疏離」的手法來處理空間屬性,隱喻著畫中圖像之間曖昧且「藕斷絲連」的情緒詮釋可能。郭維國如同煉金師一般,更加熟練地操作各個圖像符號,將其生命中的物質記憶、情感片段,或現實中情緒經驗轉化的意象,使性質各異的圖像元素在其畫裡流竄、撞擊、重組,最終使這些或完整、或具象、或抽象、或寫實的,大大小小的斷裂、傷痕、抑鬱的圖像元素透過「煉金術」淬煉出虛幻奇異的圖像幻境。
 
台北當代畫廊之夜1月15日,畫廊將隆重呈現中國八零後最具代表藝術家趙趙個展「惡人與詩」,並再度邀請崔灿灿擔任其策展人。繼2017年「自畫像」系列,趙趙延續其獨特的繪畫語彙,創作出五個看似迥異的主題:「父與子」、「惡人」、「笋」、「爺爺給妳講個故事」、「桃子」,緊扣著相同的敘事邏輯,使各方互為因果動機,彼此糾纏,同時也相互嚮往,以此向觀者勾勒出生命中那些矛盾猙獰,卻也甜蜜曖昧、深具哲思的辯證路徑。畫家生命中有多少種情形,形象便有多少種樣貌。有時,它是在漫漫長夜中,火焰般生長的竹筍;有時,它是一個欲望不斷湧動的桃子,有著動物般的兇猛;有時,他是個會講故事的壽星,寓意著經驗的多面性;有時,他只是為了威懾,變成惡人的樣子,如金剛、如護法、如天王。在感知,繼而妄想之後,趙趙的繪畫,比詩歌嚴謹,比繪畫自由,在詩與畫的縫隙中,成為另一種詩畫的寓言。
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
日期:2020|01.17 - 01.19
酒會:
地點:台北南港展覽館 Booth B06
大未來林舍畫廊受邀參與第二屆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Taipei Dangdai 2020),帶來畫廊長期合作推廣的華人中堅輩藝術家陳界仁、劉煒、郭維國、賴九岑、劉時棟、申亮、趙趙、黃嘉寧、王亮尹。藝術家將帶來全新創作,一同呈現華人當代藝術家們在藝術創作上的多元模樣,勾勒出藝術在繼承過去美學足跡的同時,如何與歷史進行不同角度的對話,乃至跨越的當代美學面貌。畫廊以「歷史」為文本,以「美學」為基礎,堅信華人美學核心價值的建立,需透過歷史文本書寫藝術家的時代脈絡,進而建立藝術家的價值認同。
 
陳界仁的最新創作計畫,延續《星辰圖》、《中空之地》中所探討的「空性」、「流變」,陳界仁在此創作計畫中,想像在生產一個圖像的同時,也在等待、觀看它將會如何不斷地「流變」,而這些注定會成為殘像的圖像,可能在不斷「流變」中的某些時刻,因著某些部分無法預知的變化、殘缺等因素,而浮現出它最「美麗」的樣貌,也或許圖像中的某些部分會頑強地持續存在,並存在至藝術家也不可見與無法想像的遙遠未來……。但無論它會「流變」成何種圖像,在這「以幻解幻」的觀想過程中,或許它能幫助我們趨近那難以言說的「空性」。
 
郭維國將帶來有別於以往的展覽方式,以項目計畫呈現其全新創作,2019年個展開始,藝術家嘗試以「疏離」的手法來處理空間屬性,隱喻著畫中圖像之間曖昧且「藕斷絲連」的情緒詮釋可能。郭維國如同煉金師一般,更加熟練地操作各個圖像符號,將其生命中的物質記憶、情感片段,或現實中情緒經驗轉化的意象,使性質各異的圖像元素在其畫裡流竄、撞擊、重組,最終使這些或完整、或具象、或抽象、或寫實的,大大小小的斷裂、傷痕、抑鬱的圖像元素透過「煉金術」淬煉出虛幻奇異的圖像幻境。
 
台北當代畫廊之夜1月15日,畫廊將隆重呈現中國八零後最具代表藝術家趙趙個展「惡人與詩」,並再度邀請崔灿灿擔任其策展人。繼2017年「自畫像」系列,趙趙延續其獨特的繪畫語彙,創作出五個看似迥異的主題:「父與子」、「惡人」、「笋」、「爺爺給妳講個故事」、「桃子」,緊扣著相同的敘事邏輯,使各方互為因果動機,彼此糾纏,同時也相互嚮往,以此向觀者勾勒出生命中那些矛盾猙獰,卻也甜蜜曖昧、深具哲思的辯證路徑。畫家生命中有多少種情形,形象便有多少種樣貌。有時,它是在漫漫長夜中,火焰般生長的竹筍;有時,它是一個欲望不斷湧動的桃子,有著動物般的兇猛;有時,他是個會講故事的壽星,寓意著經驗的多面性;有時,他只是為了威懾,變成惡人的樣子,如金剛、如護法、如天王。在感知,繼而妄想之後,趙趙的繪畫,比詩歌嚴謹,比繪畫自由,在詩與畫的縫隙中,成為另一種詩畫的寓言。
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
日期:2020|01.17 - 01.19
酒會:
地點:台北南港展覽館 Booth B06
大未來林舍畫廊受邀參與第二屆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Taipei Dangdai 2020),帶來畫廊長期合作推廣的華人中堅輩藝術家陳界仁、劉煒、郭維國、賴九岑、劉時棟、申亮、趙趙、黃嘉寧、王亮尹。藝術家將帶來全新創作,一同呈現華人當代藝術家們在藝術創作上的多元模樣,勾勒出藝術在繼承過去美學足跡的同時,如何與歷史進行不同角度的對話,乃至跨越的當代美學面貌。畫廊以「歷史」為文本,以「美學」為基礎,堅信華人美學核心價值的建立,需透過歷史文本書寫藝術家的時代脈絡,進而建立藝術家的價值認同。
 
陳界仁的最新創作計畫,延續《星辰圖》、《中空之地》中所探討的「空性」、「流變」,陳界仁在此創作計畫中,想像在生產一個圖像的同時,也在等待、觀看它將會如何不斷地「流變」,而這些注定會成為殘像的圖像,可能在不斷「流變」中的某些時刻,因著某些部分無法預知的變化、殘缺等因素,而浮現出它最「美麗」的樣貌,也或許圖像中的某些部分會頑強地持續存在,並存在至藝術家也不可見與無法想像的遙遠未來……。但無論它會「流變」成何種圖像,在這「以幻解幻」的觀想過程中,或許它能幫助我們趨近那難以言說的「空性」。
 
郭維國將帶來有別於以往的展覽方式,以項目計畫呈現其全新創作,2019年個展開始,藝術家嘗試以「疏離」的手法來處理空間屬性,隱喻著畫中圖像之間曖昧且「藕斷絲連」的情緒詮釋可能。郭維國如同煉金師一般,更加熟練地操作各個圖像符號,將其生命中的物質記憶、情感片段,或現實中情緒經驗轉化的意象,使性質各異的圖像元素在其畫裡流竄、撞擊、重組,最終使這些或完整、或具象、或抽象、或寫實的,大大小小的斷裂、傷痕、抑鬱的圖像元素透過「煉金術」淬煉出虛幻奇異的圖像幻境。
 
台北當代畫廊之夜1月15日,畫廊將隆重呈現中國八零後最具代表藝術家趙趙個展「惡人與詩」,並再度邀請崔灿灿擔任其策展人。繼2017年「自畫像」系列,趙趙延續其獨特的繪畫語彙,創作出五個看似迥異的主題:「父與子」、「惡人」、「笋」、「爺爺給妳講個故事」、「桃子」,緊扣著相同的敘事邏輯,使各方互為因果動機,彼此糾纏,同時也相互嚮往,以此向觀者勾勒出生命中那些矛盾猙獰,卻也甜蜜曖昧、深具哲思的辯證路徑。畫家生命中有多少種情形,形象便有多少種樣貌。有時,它是在漫漫長夜中,火焰般生長的竹筍;有時,它是一個欲望不斷湧動的桃子,有著動物般的兇猛;有時,他是個會講故事的壽星,寓意著經驗的多面性;有時,他只是為了威懾,變成惡人的樣子,如金剛、如護法、如天王。在感知,繼而妄想之後,趙趙的繪畫,比詩歌嚴謹,比繪畫自由,在詩與畫的縫隙中,成為另一種詩畫的寓言。
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
日期:2020|01.17 - 01.19
酒會:
地點:台北南港展覽館 Booth B06
大未來林舍畫廊受邀參與第二屆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Taipei Dangdai 2020),帶來畫廊長期合作推廣的華人中堅輩藝術家陳界仁、劉煒、郭維國、賴九岑、劉時棟、申亮、趙趙、黃嘉寧、王亮尹。藝術家將帶來全新創作,一同呈現華人當代藝術家們在藝術創作上的多元模樣,勾勒出藝術在繼承過去美學足跡的同時,如何與歷史進行不同角度的對話,乃至跨越的當代美學面貌。畫廊以「歷史」為文本,以「美學」為基礎,堅信華人美學核心價值的建立,需透過歷史文本書寫藝術家的時代脈絡,進而建立藝術家的價值認同。
 
陳界仁的最新創作計畫,延續《星辰圖》、《中空之地》中所探討的「空性」、「流變」,陳界仁在此創作計畫中,想像在生產一個圖像的同時,也在等待、觀看它將會如何不斷地「流變」,而這些注定會成為殘像的圖像,可能在不斷「流變」中的某些時刻,因著某些部分無法預知的變化、殘缺等因素,而浮現出它最「美麗」的樣貌,也或許圖像中的某些部分會頑強地持續存在,並存在至藝術家也不可見與無法想像的遙遠未來……。但無論它會「流變」成何種圖像,在這「以幻解幻」的觀想過程中,或許它能幫助我們趨近那難以言說的「空性」。
 
郭維國將帶來有別於以往的展覽方式,以項目計畫呈現其全新創作,2019年個展開始,藝術家嘗試以「疏離」的手法來處理空間屬性,隱喻著畫中圖像之間曖昧且「藕斷絲連」的情緒詮釋可能。郭維國如同煉金師一般,更加熟練地操作各個圖像符號,將其生命中的物質記憶、情感片段,或現實中情緒經驗轉化的意象,使性質各異的圖像元素在其畫裡流竄、撞擊、重組,最終使這些或完整、或具象、或抽象、或寫實的,大大小小的斷裂、傷痕、抑鬱的圖像元素透過「煉金術」淬煉出虛幻奇異的圖像幻境。
 
台北當代畫廊之夜1月15日,畫廊將隆重呈現中國八零後最具代表藝術家趙趙個展「惡人與詩」,並再度邀請崔灿灿擔任其策展人。繼2017年「自畫像」系列,趙趙延續其獨特的繪畫語彙,創作出五個看似迥異的主題:「父與子」、「惡人」、「笋」、「爺爺給妳講個故事」、「桃子」,緊扣著相同的敘事邏輯,使各方互為因果動機,彼此糾纏,同時也相互嚮往,以此向觀者勾勒出生命中那些矛盾猙獰,卻也甜蜜曖昧、深具哲思的辯證路徑。畫家生命中有多少種情形,形象便有多少種樣貌。有時,它是在漫漫長夜中,火焰般生長的竹筍;有時,它是一個欲望不斷湧動的桃子,有著動物般的兇猛;有時,他是個會講故事的壽星,寓意著經驗的多面性;有時,他只是為了威懾,變成惡人的樣子,如金剛、如護法、如天王。在感知,繼而妄想之後,趙趙的繪畫,比詩歌嚴謹,比繪畫自由,在詩與畫的縫隙中,成為另一種詩畫的寓言。
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
日期:2020|01.17 - 01.19
酒會:
地點:台北南港展覽館 Booth B06
大未來林舍畫廊受邀參與第二屆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Taipei Dangdai 2020),帶來畫廊長期合作推廣的華人中堅輩藝術家陳界仁、劉煒、郭維國、賴九岑、劉時棟、申亮、趙趙、黃嘉寧、王亮尹。藝術家將帶來全新創作,一同呈現華人當代藝術家們在藝術創作上的多元模樣,勾勒出藝術在繼承過去美學足跡的同時,如何與歷史進行不同角度的對話,乃至跨越的當代美學面貌。畫廊以「歷史」為文本,以「美學」為基礎,堅信華人美學核心價值的建立,需透過歷史文本書寫藝術家的時代脈絡,進而建立藝術家的價值認同。
 
陳界仁的最新創作計畫,延續《星辰圖》、《中空之地》中所探討的「空性」、「流變」,陳界仁在此創作計畫中,想像在生產一個圖像的同時,也在等待、觀看它將會如何不斷地「流變」,而這些注定會成為殘像的圖像,可能在不斷「流變」中的某些時刻,因著某些部分無法預知的變化、殘缺等因素,而浮現出它最「美麗」的樣貌,也或許圖像中的某些部分會頑強地持續存在,並存在至藝術家也不可見與無法想像的遙遠未來……。但無論它會「流變」成何種圖像,在這「以幻解幻」的觀想過程中,或許它能幫助我們趨近那難以言說的「空性」。
 
郭維國將帶來有別於以往的展覽方式,以項目計畫呈現其全新創作,2019年個展開始,藝術家嘗試以「疏離」的手法來處理空間屬性,隱喻著畫中圖像之間曖昧且「藕斷絲連」的情緒詮釋可能。郭維國如同煉金師一般,更加熟練地操作各個圖像符號,將其生命中的物質記憶、情感片段,或現實中情緒經驗轉化的意象,使性質各異的圖像元素在其畫裡流竄、撞擊、重組,最終使這些或完整、或具象、或抽象、或寫實的,大大小小的斷裂、傷痕、抑鬱的圖像元素透過「煉金術」淬煉出虛幻奇異的圖像幻境。
 
台北當代畫廊之夜1月15日,畫廊將隆重呈現中國八零後最具代表藝術家趙趙個展「惡人與詩」,並再度邀請崔灿灿擔任其策展人。繼2017年「自畫像」系列,趙趙延續其獨特的繪畫語彙,創作出五個看似迥異的主題:「父與子」、「惡人」、「笋」、「爺爺給妳講個故事」、「桃子」,緊扣著相同的敘事邏輯,使各方互為因果動機,彼此糾纏,同時也相互嚮往,以此向觀者勾勒出生命中那些矛盾猙獰,卻也甜蜜曖昧、深具哲思的辯證路徑。畫家生命中有多少種情形,形象便有多少種樣貌。有時,它是在漫漫長夜中,火焰般生長的竹筍;有時,它是一個欲望不斷湧動的桃子,有著動物般的兇猛;有時,他是個會講故事的壽星,寓意著經驗的多面性;有時,他只是為了威懾,變成惡人的樣子,如金剛、如護法、如天王。在感知,繼而妄想之後,趙趙的繪畫,比詩歌嚴謹,比繪畫自由,在詩與畫的縫隙中,成為另一種詩畫的寓言。
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
日期:2020|01.17 - 01.19
酒會:
地點:台北南港展覽館 Booth B06
大未來林舍畫廊受邀參與第二屆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Taipei Dangdai 2020),帶來畫廊長期合作推廣的華人中堅輩藝術家陳界仁、劉煒、郭維國、賴九岑、劉時棟、申亮、趙趙、黃嘉寧、王亮尹。藝術家將帶來全新創作,一同呈現華人當代藝術家們在藝術創作上的多元模樣,勾勒出藝術在繼承過去美學足跡的同時,如何與歷史進行不同角度的對話,乃至跨越的當代美學面貌。畫廊以「歷史」為文本,以「美學」為基礎,堅信華人美學核心價值的建立,需透過歷史文本書寫藝術家的時代脈絡,進而建立藝術家的價值認同。
 
陳界仁的最新創作計畫,延續《星辰圖》、《中空之地》中所探討的「空性」、「流變」,陳界仁在此創作計畫中,想像在生產一個圖像的同時,也在等待、觀看它將會如何不斷地「流變」,而這些注定會成為殘像的圖像,可能在不斷「流變」中的某些時刻,因著某些部分無法預知的變化、殘缺等因素,而浮現出它最「美麗」的樣貌,也或許圖像中的某些部分會頑強地持續存在,並存在至藝術家也不可見與無法想像的遙遠未來……。但無論它會「流變」成何種圖像,在這「以幻解幻」的觀想過程中,或許它能幫助我們趨近那難以言說的「空性」。
 
郭維國將帶來有別於以往的展覽方式,以項目計畫呈現其全新創作,2019年個展開始,藝術家嘗試以「疏離」的手法來處理空間屬性,隱喻著畫中圖像之間曖昧且「藕斷絲連」的情緒詮釋可能。郭維國如同煉金師一般,更加熟練地操作各個圖像符號,將其生命中的物質記憶、情感片段,或現實中情緒經驗轉化的意象,使性質各異的圖像元素在其畫裡流竄、撞擊、重組,最終使這些或完整、或具象、或抽象、或寫實的,大大小小的斷裂、傷痕、抑鬱的圖像元素透過「煉金術」淬煉出虛幻奇異的圖像幻境。
 
台北當代畫廊之夜1月15日,畫廊將隆重呈現中國八零後最具代表藝術家趙趙個展「惡人與詩」,並再度邀請崔灿灿擔任其策展人。繼2017年「自畫像」系列,趙趙延續其獨特的繪畫語彙,創作出五個看似迥異的主題:「父與子」、「惡人」、「笋」、「爺爺給妳講個故事」、「桃子」,緊扣著相同的敘事邏輯,使各方互為因果動機,彼此糾纏,同時也相互嚮往,以此向觀者勾勒出生命中那些矛盾猙獰,卻也甜蜜曖昧、深具哲思的辯證路徑。畫家生命中有多少種情形,形象便有多少種樣貌。有時,它是在漫漫長夜中,火焰般生長的竹筍;有時,它是一個欲望不斷湧動的桃子,有著動物般的兇猛;有時,他是個會講故事的壽星,寓意著經驗的多面性;有時,他只是為了威懾,變成惡人的樣子,如金剛、如護法、如天王。在感知,繼而妄想之後,趙趙的繪畫,比詩歌嚴謹,比繪畫自由,在詩與畫的縫隙中,成為另一種詩畫的寓言。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