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童力 - 2009 悍圖社聯展
日期:2009|04.11 - 05.12
酒會:2009|04.1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北京
「惡童力 - 2009悍圖社聯展」早年的悍圖社,有點像是少年們原本在祕密基地裡想像著一個可能實現的未來,這個未來太強壯了,以至於膨脹成集體的精神圖像,但如今他們的狀態有點像是少年們漸漸發現自己只是單純地喜歡「躲在秘密基地裡發想」這件事而已。
 
藝術家擺盪在硬派少年與惡童之間,應該說,他們越來越不吝於暴露自己的惡童傾向。惡童愛搞怪,不按常理出牌,但卻不真的邪惡,真的壞。悍圖社這幾年來的展覽名稱,從嚴肅的「藝術游牧」到有如丁丁附身陰魂不散的「金剛摸芭比」系列,或許可視為這種惡童本質逐漸活化的癥候。
 
昔日硬派少年的堅持如今何以成為一種老派純情?是現在的悍圖社吸引我的主題,因為它透露了很真切的當代性─就像它早年奠基於藝術形式鬥爭而成立所透露的當代性一樣。事實很明顯,組團體、搖旗吶喊、義氣相挺、每年相約辦聯展,還不吝於在同伴作品裡化身主角(如陸先銘的「悍圖八仙」系列),這些事情已很難稱得上多激進。以前聚在一起為的是革命,現在則更像是同袍情誼的延續,悍圖社的轉變不斷提醒著我們一件事:某種曾經存在於九○年代的精神狀態,不可避免地已成為文化遺產。從前熱血又激進的,現在變成樂趣與抒情。
 
節錄自游崴 後少年硬派:悍圖社14一文
惡童力 - 2009 悍圖社聯展
日期:2009|04.11 - 05.12
酒會:2009|04.1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北京
「惡童力 - 2009悍圖社聯展」早年的悍圖社,有點像是少年們原本在祕密基地裡想像著一個可能實現的未來,這個未來太強壯了,以至於膨脹成集體的精神圖像,但如今他們的狀態有點像是少年們漸漸發現自己只是單純地喜歡「躲在秘密基地裡發想」這件事而已。
 
藝術家擺盪在硬派少年與惡童之間,應該說,他們越來越不吝於暴露自己的惡童傾向。惡童愛搞怪,不按常理出牌,但卻不真的邪惡,真的壞。悍圖社這幾年來的展覽名稱,從嚴肅的「藝術游牧」到有如丁丁附身陰魂不散的「金剛摸芭比」系列,或許可視為這種惡童本質逐漸活化的癥候。
 
昔日硬派少年的堅持如今何以成為一種老派純情?是現在的悍圖社吸引我的主題,因為它透露了很真切的當代性─就像它早年奠基於藝術形式鬥爭而成立所透露的當代性一樣。事實很明顯,組團體、搖旗吶喊、義氣相挺、每年相約辦聯展,還不吝於在同伴作品裡化身主角(如陸先銘的「悍圖八仙」系列),這些事情已很難稱得上多激進。以前聚在一起為的是革命,現在則更像是同袍情誼的延續,悍圖社的轉變不斷提醒著我們一件事:某種曾經存在於九○年代的精神狀態,不可避免地已成為文化遺產。從前熱血又激進的,現在變成樂趣與抒情。
 
節錄自游崴 後少年硬派:悍圖社14一文
惡童力 - 2009 悍圖社聯展
日期:2009|04.11 - 05.12
酒會:2009|04.1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北京
「惡童力 - 2009悍圖社聯展」早年的悍圖社,有點像是少年們原本在祕密基地裡想像著一個可能實現的未來,這個未來太強壯了,以至於膨脹成集體的精神圖像,但如今他們的狀態有點像是少年們漸漸發現自己只是單純地喜歡「躲在秘密基地裡發想」這件事而已。
 
藝術家擺盪在硬派少年與惡童之間,應該說,他們越來越不吝於暴露自己的惡童傾向。惡童愛搞怪,不按常理出牌,但卻不真的邪惡,真的壞。悍圖社這幾年來的展覽名稱,從嚴肅的「藝術游牧」到有如丁丁附身陰魂不散的「金剛摸芭比」系列,或許可視為這種惡童本質逐漸活化的癥候。
 
昔日硬派少年的堅持如今何以成為一種老派純情?是現在的悍圖社吸引我的主題,因為它透露了很真切的當代性─就像它早年奠基於藝術形式鬥爭而成立所透露的當代性一樣。事實很明顯,組團體、搖旗吶喊、義氣相挺、每年相約辦聯展,還不吝於在同伴作品裡化身主角(如陸先銘的「悍圖八仙」系列),這些事情已很難稱得上多激進。以前聚在一起為的是革命,現在則更像是同袍情誼的延續,悍圖社的轉變不斷提醒著我們一件事:某種曾經存在於九○年代的精神狀態,不可避免地已成為文化遺產。從前熱血又激進的,現在變成樂趣與抒情。
 
節錄自游崴 後少年硬派:悍圖社14一文
惡童力 - 2009 悍圖社聯展
日期:2009|04.11 - 05.12
酒會:2009|04.1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北京
「惡童力 - 2009悍圖社聯展」早年的悍圖社,有點像是少年們原本在祕密基地裡想像著一個可能實現的未來,這個未來太強壯了,以至於膨脹成集體的精神圖像,但如今他們的狀態有點像是少年們漸漸發現自己只是單純地喜歡「躲在秘密基地裡發想」這件事而已。
 
藝術家擺盪在硬派少年與惡童之間,應該說,他們越來越不吝於暴露自己的惡童傾向。惡童愛搞怪,不按常理出牌,但卻不真的邪惡,真的壞。悍圖社這幾年來的展覽名稱,從嚴肅的「藝術游牧」到有如丁丁附身陰魂不散的「金剛摸芭比」系列,或許可視為這種惡童本質逐漸活化的癥候。
 
昔日硬派少年的堅持如今何以成為一種老派純情?是現在的悍圖社吸引我的主題,因為它透露了很真切的當代性─就像它早年奠基於藝術形式鬥爭而成立所透露的當代性一樣。事實很明顯,組團體、搖旗吶喊、義氣相挺、每年相約辦聯展,還不吝於在同伴作品裡化身主角(如陸先銘的「悍圖八仙」系列),這些事情已很難稱得上多激進。以前聚在一起為的是革命,現在則更像是同袍情誼的延續,悍圖社的轉變不斷提醒著我們一件事:某種曾經存在於九○年代的精神狀態,不可避免地已成為文化遺產。從前熱血又激進的,現在變成樂趣與抒情。
 
節錄自游崴 後少年硬派:悍圖社14一文
惡童力 - 2009 悍圖社聯展
日期:2009|04.11 - 05.12
酒會:2009|04.1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北京
「惡童力 - 2009悍圖社聯展」早年的悍圖社,有點像是少年們原本在祕密基地裡想像著一個可能實現的未來,這個未來太強壯了,以至於膨脹成集體的精神圖像,但如今他們的狀態有點像是少年們漸漸發現自己只是單純地喜歡「躲在秘密基地裡發想」這件事而已。
 
藝術家擺盪在硬派少年與惡童之間,應該說,他們越來越不吝於暴露自己的惡童傾向。惡童愛搞怪,不按常理出牌,但卻不真的邪惡,真的壞。悍圖社這幾年來的展覽名稱,從嚴肅的「藝術游牧」到有如丁丁附身陰魂不散的「金剛摸芭比」系列,或許可視為這種惡童本質逐漸活化的癥候。
 
昔日硬派少年的堅持如今何以成為一種老派純情?是現在的悍圖社吸引我的主題,因為它透露了很真切的當代性─就像它早年奠基於藝術形式鬥爭而成立所透露的當代性一樣。事實很明顯,組團體、搖旗吶喊、義氣相挺、每年相約辦聯展,還不吝於在同伴作品裡化身主角(如陸先銘的「悍圖八仙」系列),這些事情已很難稱得上多激進。以前聚在一起為的是革命,現在則更像是同袍情誼的延續,悍圖社的轉變不斷提醒著我們一件事:某種曾經存在於九○年代的精神狀態,不可避免地已成為文化遺產。從前熱血又激進的,現在變成樂趣與抒情。
 
節錄自游崴 後少年硬派:悍圖社14一文
惡童力 - 2009 悍圖社聯展
日期:2009|04.11 - 05.12
酒會:2009|04.1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北京
「惡童力 - 2009悍圖社聯展」早年的悍圖社,有點像是少年們原本在祕密基地裡想像著一個可能實現的未來,這個未來太強壯了,以至於膨脹成集體的精神圖像,但如今他們的狀態有點像是少年們漸漸發現自己只是單純地喜歡「躲在秘密基地裡發想」這件事而已。
 
藝術家擺盪在硬派少年與惡童之間,應該說,他們越來越不吝於暴露自己的惡童傾向。惡童愛搞怪,不按常理出牌,但卻不真的邪惡,真的壞。悍圖社這幾年來的展覽名稱,從嚴肅的「藝術游牧」到有如丁丁附身陰魂不散的「金剛摸芭比」系列,或許可視為這種惡童本質逐漸活化的癥候。
 
昔日硬派少年的堅持如今何以成為一種老派純情?是現在的悍圖社吸引我的主題,因為它透露了很真切的當代性─就像它早年奠基於藝術形式鬥爭而成立所透露的當代性一樣。事實很明顯,組團體、搖旗吶喊、義氣相挺、每年相約辦聯展,還不吝於在同伴作品裡化身主角(如陸先銘的「悍圖八仙」系列),這些事情已很難稱得上多激進。以前聚在一起為的是革命,現在則更像是同袍情誼的延續,悍圖社的轉變不斷提醒著我們一件事:某種曾經存在於九○年代的精神狀態,不可避免地已成為文化遺產。從前熱血又激進的,現在變成樂趣與抒情。
 
節錄自游崴 後少年硬派:悍圖社14一文
1
1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