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香港巴塞爾藝術展 │ 吳大羽
日期:2019|03.29 - 03.31
酒會:
地點:香港會議展覽中心 Booth 3D20
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2019 Art Basel HK帶來華人現代抽象繪畫的引領者—吳大羽個展。展覽以多角度呈現吳大羽創作的各種嘗試及研究。媒材方面包含油畫、漫畫、水墨、彩墨、蠟彩、色粉、水彩、鋼筆畫、鉛筆畫等,並結合多種風格的研究,如印象派、立體派、野獸派,乃至於東方線條及構圖的實驗。呈現其多彩並豐富的油畫與紙上文獻作品,使觀者一同體會一代大師藝術創作的脈絡與思維。

「人類文化是一種才智和德行交融的力,它無時無刻不在要求前躍,要求飛展,要求昇華自己的人格,要求突破陳舊黑暗;要求光明,要求生之美,要求無限止的美善。學藝術的人在這崗位上要能執守著美化人類的一種信念,堅守著它,久持住它。」吳大羽《致畢業同學書》

吳大羽於1920年代中期留學法國,為第一批參與中國政府「勤工儉學」運動的藝術家之一,返國任教後,與林風眠、潘天壽等致力於現代中國藝術的改革與發展,林風眠稱譽他為「非凡的色彩畫家,宏偉的創造力」。他的畫作不拘於對象的形似,用筆瀟灑奔放,色彩鮮明而抒情,畫面頗具抽象性。吳大羽除了創作在藝術史上所佔有的重要地位外,亦培育出吳冠中、趙無極、朱德群等第二代兼融中西藝術的畫壇翹楚。吳大羽自旅法時即推崇塞尚(Paul Cézanne),又曾經在雕塑家布岱爾(Antoine Bourdelle)及立體主義鼻祖勃拉克(Georges Braque)工作室學習,其對於造型、構圖之基礎,均深受後期印象主義及早期現代主義影響。40年代後即投入東方哲學、老莊的研究思考,以其早年旅法之見聞結合中國哲學、詩學、書法與繪畫觀念,創建體大思精的「勢象」理論。吳大羽曾道:「......示露到人眼目的,祇能限於隱晦的勢象,這勢象之美,冰清月潔,含著不具形質的重感......」。其繪畫可與傳統東方繪畫精神有所銜接,東方抽象是為”意象”,介於具象和非具象之間。而所謂”勢”,也就是具體形象間的聯繫,這是中國人哲學所謂”自然”,即是吳大羽所提的”勢象”。吳大羽的學生在「勢象」中各自體會出自己定義的部分,影響著華人抽象繪畫的整個起源、啟蒙。
香港巴塞爾藝術展 │ 吳大羽
日期:2019|03.29 - 03.31
酒會:
地點:香港會議展覽中心 Booth 3D20
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2019 Art Basel HK帶來華人現代抽象繪畫的引領者—吳大羽個展。展覽以多角度呈現吳大羽創作的各種嘗試及研究。媒材方面包含油畫、漫畫、水墨、彩墨、蠟彩、色粉、水彩、鋼筆畫、鉛筆畫等,並結合多種風格的研究,如印象派、立體派、野獸派,乃至於東方線條及構圖的實驗。呈現其多彩並豐富的油畫與紙上文獻作品,使觀者一同體會一代大師藝術創作的脈絡與思維。

「人類文化是一種才智和德行交融的力,它無時無刻不在要求前躍,要求飛展,要求昇華自己的人格,要求突破陳舊黑暗;要求光明,要求生之美,要求無限止的美善。學藝術的人在這崗位上要能執守著美化人類的一種信念,堅守著它,久持住它。」吳大羽《致畢業同學書》

吳大羽於1920年代中期留學法國,為第一批參與中國政府「勤工儉學」運動的藝術家之一,返國任教後,與林風眠、潘天壽等致力於現代中國藝術的改革與發展,林風眠稱譽他為「非凡的色彩畫家,宏偉的創造力」。他的畫作不拘於對象的形似,用筆瀟灑奔放,色彩鮮明而抒情,畫面頗具抽象性。吳大羽除了創作在藝術史上所佔有的重要地位外,亦培育出吳冠中、趙無極、朱德群等第二代兼融中西藝術的畫壇翹楚。吳大羽自旅法時即推崇塞尚(Paul Cézanne),又曾經在雕塑家布岱爾(Antoine Bourdelle)及立體主義鼻祖勃拉克(Georges Braque)工作室學習,其對於造型、構圖之基礎,均深受後期印象主義及早期現代主義影響。40年代後即投入東方哲學、老莊的研究思考,以其早年旅法之見聞結合中國哲學、詩學、書法與繪畫觀念,創建體大思精的「勢象」理論。吳大羽曾道:「......示露到人眼目的,祇能限於隱晦的勢象,這勢象之美,冰清月潔,含著不具形質的重感......」。其繪畫可與傳統東方繪畫精神有所銜接,東方抽象是為”意象”,介於具象和非具象之間。而所謂”勢”,也就是具體形象間的聯繫,這是中國人哲學所謂”自然”,即是吳大羽所提的”勢象”。吳大羽的學生在「勢象」中各自體會出自己定義的部分,影響著華人抽象繪畫的整個起源、啟蒙。
香港巴塞爾藝術展 │ 吳大羽
日期:2019|03.29 - 03.31
酒會:
地點:香港會議展覽中心 Booth 3D20
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2019 Art Basel HK帶來華人現代抽象繪畫的引領者—吳大羽個展。展覽以多角度呈現吳大羽創作的各種嘗試及研究。媒材方面包含油畫、漫畫、水墨、彩墨、蠟彩、色粉、水彩、鋼筆畫、鉛筆畫等,並結合多種風格的研究,如印象派、立體派、野獸派,乃至於東方線條及構圖的實驗。呈現其多彩並豐富的油畫與紙上文獻作品,使觀者一同體會一代大師藝術創作的脈絡與思維。

「人類文化是一種才智和德行交融的力,它無時無刻不在要求前躍,要求飛展,要求昇華自己的人格,要求突破陳舊黑暗;要求光明,要求生之美,要求無限止的美善。學藝術的人在這崗位上要能執守著美化人類的一種信念,堅守著它,久持住它。」吳大羽《致畢業同學書》

吳大羽於1920年代中期留學法國,為第一批參與中國政府「勤工儉學」運動的藝術家之一,返國任教後,與林風眠、潘天壽等致力於現代中國藝術的改革與發展,林風眠稱譽他為「非凡的色彩畫家,宏偉的創造力」。他的畫作不拘於對象的形似,用筆瀟灑奔放,色彩鮮明而抒情,畫面頗具抽象性。吳大羽除了創作在藝術史上所佔有的重要地位外,亦培育出吳冠中、趙無極、朱德群等第二代兼融中西藝術的畫壇翹楚。吳大羽自旅法時即推崇塞尚(Paul Cézanne),又曾經在雕塑家布岱爾(Antoine Bourdelle)及立體主義鼻祖勃拉克(Georges Braque)工作室學習,其對於造型、構圖之基礎,均深受後期印象主義及早期現代主義影響。40年代後即投入東方哲學、老莊的研究思考,以其早年旅法之見聞結合中國哲學、詩學、書法與繪畫觀念,創建體大思精的「勢象」理論。吳大羽曾道:「......示露到人眼目的,祇能限於隱晦的勢象,這勢象之美,冰清月潔,含著不具形質的重感......」。其繪畫可與傳統東方繪畫精神有所銜接,東方抽象是為”意象”,介於具象和非具象之間。而所謂”勢”,也就是具體形象間的聯繫,這是中國人哲學所謂”自然”,即是吳大羽所提的”勢象”。吳大羽的學生在「勢象」中各自體會出自己定義的部分,影響著華人抽象繪畫的整個起源、啟蒙。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