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018 West Bund 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
日期:2018 │11.07 - 11.11
酒會:
地點:西岸藝術中心 Booth N202

大未來林舍畫廊將參加2018年西岸藝術博覽會,帶來藝術家——陳界仁、趙趙。兩位藝術家皆呈現面對創作時的不斷反思精神,藉此,折射社會表層現象下,更內在的複雜性。

陳界仁將展出以圍繞著名的「樂生療養院」與「樂生保留運動」,所創作的《殘響世界》系列創作計畫(2014-2017)的平面記錄影像,以及他在田野研究階段,為捕捉現場某種難以用語言、文字紀錄的氛圍,而以具偶然性的隨機手繪墨跡圖,作為另一種紀錄與記憶方法。今年他將當時隨機手繪的墨跡圖,重新整理、拼貼成《墨跡觀想圖》,作為《殘響世界》系列創作計畫的關鍵性補充文件,以及該計畫的後延性創作。
 
趙趙延續著去年個展的《自畫像》系列,展出全新《自畫像》系列「父與子」與《惡人》系列,通過作品的自我對照,關注更深層更敏感的內在世界。繼「父與子」的形象後,此次更將畫面主題關注到「子」本身。趙趙將其不安的對象物指射到不同的《惡人》形象,反射出藝術家所處時代的不安、多變。藝術家持續的與生命的不定性、歷史的重量及多重的自我展開對決。

2018 West Bund 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
日期:2018 │11.07 - 11.11
酒會:
地點:西岸藝術中心 Booth N202

大未來林舍畫廊將參加2018年西岸藝術博覽會,帶來藝術家——陳界仁、趙趙。兩位藝術家皆呈現面對創作時的不斷反思精神,藉此,折射社會表層現象下,更內在的複雜性。

陳界仁將展出以圍繞著名的「樂生療養院」與「樂生保留運動」,所創作的《殘響世界》系列創作計畫(2014-2017)的平面記錄影像,以及他在田野研究階段,為捕捉現場某種難以用語言、文字紀錄的氛圍,而以具偶然性的隨機手繪墨跡圖,作為另一種紀錄與記憶方法。今年他將當時隨機手繪的墨跡圖,重新整理、拼貼成《墨跡觀想圖》,作為《殘響世界》系列創作計畫的關鍵性補充文件,以及該計畫的後延性創作。
 
趙趙延續著去年個展的《自畫像》系列,展出全新《自畫像》系列「父與子」與《惡人》系列,通過作品的自我對照,關注更深層更敏感的內在世界。繼「父與子」的形象後,此次更將畫面主題關注到「子」本身。趙趙將其不安的對象物指射到不同的《惡人》形象,反射出藝術家所處時代的不安、多變。藝術家持續的與生命的不定性、歷史的重量及多重的自我展開對決。

2018 West Bund 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
日期:2018 │11.07 - 11.11
酒會:
地點:西岸藝術中心 Booth N202

大未來林舍畫廊將參加2018年西岸藝術博覽會,帶來藝術家——陳界仁、趙趙。兩位藝術家皆呈現面對創作時的不斷反思精神,藉此,折射社會表層現象下,更內在的複雜性。

陳界仁將展出以圍繞著名的「樂生療養院」與「樂生保留運動」,所創作的《殘響世界》系列創作計畫(2014-2017)的平面記錄影像,以及他在田野研究階段,為捕捉現場某種難以用語言、文字紀錄的氛圍,而以具偶然性的隨機手繪墨跡圖,作為另一種紀錄與記憶方法。今年他將當時隨機手繪的墨跡圖,重新整理、拼貼成《墨跡觀想圖》,作為《殘響世界》系列創作計畫的關鍵性補充文件,以及該計畫的後延性創作。
 
趙趙延續著去年個展的《自畫像》系列,展出全新《自畫像》系列「父與子」與《惡人》系列,通過作品的自我對照,關注更深層更敏感的內在世界。繼「父與子」的形象後,此次更將畫面主題關注到「子」本身。趙趙將其不安的對象物指射到不同的《惡人》形象,反射出藝術家所處時代的不安、多變。藝術家持續的與生命的不定性、歷史的重量及多重的自我展開對決。

2018 West Bund 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
日期:2018 │11.07 - 11.11
酒會:
地點:西岸藝術中心 Booth N202

大未來林舍畫廊將參加2018年西岸藝術博覽會,帶來藝術家——陳界仁、趙趙。兩位藝術家皆呈現面對創作時的不斷反思精神,藉此,折射社會表層現象下,更內在的複雜性。

陳界仁將展出以圍繞著名的「樂生療養院」與「樂生保留運動」,所創作的《殘響世界》系列創作計畫(2014-2017)的平面記錄影像,以及他在田野研究階段,為捕捉現場某種難以用語言、文字紀錄的氛圍,而以具偶然性的隨機手繪墨跡圖,作為另一種紀錄與記憶方法。今年他將當時隨機手繪的墨跡圖,重新整理、拼貼成《墨跡觀想圖》,作為《殘響世界》系列創作計畫的關鍵性補充文件,以及該計畫的後延性創作。
 
趙趙延續著去年個展的《自畫像》系列,展出全新《自畫像》系列「父與子」與《惡人》系列,通過作品的自我對照,關注更深層更敏感的內在世界。繼「父與子」的形象後,此次更將畫面主題關注到「子」本身。趙趙將其不安的對象物指射到不同的《惡人》形象,反射出藝術家所處時代的不安、多變。藝術家持續的與生命的不定性、歷史的重量及多重的自我展開對決。

2018 West Bund 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
日期:2018 │11.07 - 11.11
酒會:
地點:西岸藝術中心 Booth N202

大未來林舍畫廊將參加2018年西岸藝術博覽會,帶來藝術家——陳界仁、趙趙。兩位藝術家皆呈現面對創作時的不斷反思精神,藉此,折射社會表層現象下,更內在的複雜性。

陳界仁將展出以圍繞著名的「樂生療養院」與「樂生保留運動」,所創作的《殘響世界》系列創作計畫(2014-2017)的平面記錄影像,以及他在田野研究階段,為捕捉現場某種難以用語言、文字紀錄的氛圍,而以具偶然性的隨機手繪墨跡圖,作為另一種紀錄與記憶方法。今年他將當時隨機手繪的墨跡圖,重新整理、拼貼成《墨跡觀想圖》,作為《殘響世界》系列創作計畫的關鍵性補充文件,以及該計畫的後延性創作。
 
趙趙延續著去年個展的《自畫像》系列,展出全新《自畫像》系列「父與子」與《惡人》系列,通過作品的自我對照,關注更深層更敏感的內在世界。繼「父與子」的形象後,此次更將畫面主題關注到「子」本身。趙趙將其不安的對象物指射到不同的《惡人》形象,反射出藝術家所處時代的不安、多變。藝術家持續的與生命的不定性、歷史的重量及多重的自我展開對決。

2018 West Bund 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
日期:2018 │11.07 - 11.11
酒會:
地點:西岸藝術中心 Booth N202

大未來林舍畫廊將參加2018年西岸藝術博覽會,帶來藝術家——陳界仁、趙趙。兩位藝術家皆呈現面對創作時的不斷反思精神,藉此,折射社會表層現象下,更內在的複雜性。

陳界仁將展出以圍繞著名的「樂生療養院」與「樂生保留運動」,所創作的《殘響世界》系列創作計畫(2014-2017)的平面記錄影像,以及他在田野研究階段,為捕捉現場某種難以用語言、文字紀錄的氛圍,而以具偶然性的隨機手繪墨跡圖,作為另一種紀錄與記憶方法。今年他將當時隨機手繪的墨跡圖,重新整理、拼貼成《墨跡觀想圖》,作為《殘響世界》系列創作計畫的關鍵性補充文件,以及該計畫的後延性創作。
 
趙趙延續著去年個展的《自畫像》系列,展出全新《自畫像》系列「父與子」與《惡人》系列,通過作品的自我對照,關注更深層更敏感的內在世界。繼「父與子」的形象後,此次更將畫面主題關注到「子」本身。趙趙將其不安的對象物指射到不同的《惡人》形象,反射出藝術家所處時代的不安、多變。藝術家持續的與生命的不定性、歷史的重量及多重的自我展開對決。

2018 West Bund 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
日期:2018 │11.07 - 11.11
酒會:
地點:西岸藝術中心 Booth N202

大未來林舍畫廊將參加2018年西岸藝術博覽會,帶來藝術家——陳界仁、趙趙。兩位藝術家皆呈現面對創作時的不斷反思精神,藉此,折射社會表層現象下,更內在的複雜性。

陳界仁將展出以圍繞著名的「樂生療養院」與「樂生保留運動」,所創作的《殘響世界》系列創作計畫(2014-2017)的平面記錄影像,以及他在田野研究階段,為捕捉現場某種難以用語言、文字紀錄的氛圍,而以具偶然性的隨機手繪墨跡圖,作為另一種紀錄與記憶方法。今年他將當時隨機手繪的墨跡圖,重新整理、拼貼成《墨跡觀想圖》,作為《殘響世界》系列創作計畫的關鍵性補充文件,以及該計畫的後延性創作。
 
趙趙延續著去年個展的《自畫像》系列,展出全新《自畫像》系列「父與子」與《惡人》系列,通過作品的自我對照,關注更深層更敏感的內在世界。繼「父與子」的形象後,此次更將畫面主題關注到「子」本身。趙趙將其不安的對象物指射到不同的《惡人》形象,反射出藝術家所處時代的不安、多變。藝術家持續的與生命的不定性、歷史的重量及多重的自我展開對決。

2018 West Bund 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
日期:2018 │11.07 - 11.11
酒會:
地點:西岸藝術中心 Booth N202

大未來林舍畫廊將參加2018年西岸藝術博覽會,帶來藝術家——陳界仁、趙趙。兩位藝術家皆呈現面對創作時的不斷反思精神,藉此,折射社會表層現象下,更內在的複雜性。

陳界仁將展出以圍繞著名的「樂生療養院」與「樂生保留運動」,所創作的《殘響世界》系列創作計畫(2014-2017)的平面記錄影像,以及他在田野研究階段,為捕捉現場某種難以用語言、文字紀錄的氛圍,而以具偶然性的隨機手繪墨跡圖,作為另一種紀錄與記憶方法。今年他將當時隨機手繪的墨跡圖,重新整理、拼貼成《墨跡觀想圖》,作為《殘響世界》系列創作計畫的關鍵性補充文件,以及該計畫的後延性創作。
 
趙趙延續著去年個展的《自畫像》系列,展出全新《自畫像》系列「父與子」與《惡人》系列,通過作品的自我對照,關注更深層更敏感的內在世界。繼「父與子」的形象後,此次更將畫面主題關注到「子」本身。趙趙將其不安的對象物指射到不同的《惡人》形象,反射出藝術家所處時代的不安、多變。藝術家持續的與生命的不定性、歷史的重量及多重的自我展開對決。

2018 West Bund 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
日期:2018 │11.07 - 11.11
酒會:
地點:西岸藝術中心 Booth N202

大未來林舍畫廊將參加2018年西岸藝術博覽會,帶來藝術家——陳界仁、趙趙。兩位藝術家皆呈現面對創作時的不斷反思精神,藉此,折射社會表層現象下,更內在的複雜性。

陳界仁將展出以圍繞著名的「樂生療養院」與「樂生保留運動」,所創作的《殘響世界》系列創作計畫(2014-2017)的平面記錄影像,以及他在田野研究階段,為捕捉現場某種難以用語言、文字紀錄的氛圍,而以具偶然性的隨機手繪墨跡圖,作為另一種紀錄與記憶方法。今年他將當時隨機手繪的墨跡圖,重新整理、拼貼成《墨跡觀想圖》,作為《殘響世界》系列創作計畫的關鍵性補充文件,以及該計畫的後延性創作。
 
趙趙延續著去年個展的《自畫像》系列,展出全新《自畫像》系列「父與子」與《惡人》系列,通過作品的自我對照,關注更深層更敏感的內在世界。繼「父與子」的形象後,此次更將畫面主題關注到「子」本身。趙趙將其不安的對象物指射到不同的《惡人》形象,反射出藝術家所處時代的不安、多變。藝術家持續的與生命的不定性、歷史的重量及多重的自我展開對決。

2018 West Bund 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
日期:2018 │11.07 - 11.11
酒會:
地點:西岸藝術中心 Booth N202

大未來林舍畫廊將參加2018年西岸藝術博覽會,帶來藝術家——陳界仁、趙趙。兩位藝術家皆呈現面對創作時的不斷反思精神,藉此,折射社會表層現象下,更內在的複雜性。

陳界仁將展出以圍繞著名的「樂生療養院」與「樂生保留運動」,所創作的《殘響世界》系列創作計畫(2014-2017)的平面記錄影像,以及他在田野研究階段,為捕捉現場某種難以用語言、文字紀錄的氛圍,而以具偶然性的隨機手繪墨跡圖,作為另一種紀錄與記憶方法。今年他將當時隨機手繪的墨跡圖,重新整理、拼貼成《墨跡觀想圖》,作為《殘響世界》系列創作計畫的關鍵性補充文件,以及該計畫的後延性創作。
 
趙趙延續著去年個展的《自畫像》系列,展出全新《自畫像》系列「父與子」與《惡人》系列,通過作品的自我對照,關注更深層更敏感的內在世界。繼「父與子」的形象後,此次更將畫面主題關注到「子」本身。趙趙將其不安的對象物指射到不同的《惡人》形象,反射出藝術家所處時代的不安、多變。藝術家持續的與生命的不定性、歷史的重量及多重的自我展開對決。

1
1
1
1
1
1
1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