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巴塞爾藝術展 │ 吳大羽、夏陽、劉煒、劉時棟
日期:2017 | 03.21 - 03.25
酒會:
地點:香港會展中心 藝廊薈萃 Booth 3E13
同文之變-窺見華人當代藝術的未來世界

二十世紀中葉後,華人地區崛起而為世界新興資本市場與文化中心,隨著西方當代思潮不斷地湧入,中西融合的課題亦與之相伴而來,舉凡對藝術表現形式之揀選、或對傳統文化題材的關懷,皆為華人藝術家所潛心深究,從而使華人藝術美學生起一波波遞變浪潮。然而與其陷入傳統議題的窠臼,大未來林舍畫廊以一貫「在地文化美學」觀點切入,提出華人藝術家對媒材的揀選、議題的關注,乃至對中國傳統文化題材的掌握與演繹,實純粹導因於深植其背後的時間脈絡與文化情境,透過在其中不停的實踐、一次次顛覆挑戰傳統美學價值,最終得以塑造出具濃烈個人色彩的藝術美學。
 
2017年,林舍以「同文之變」為策展主體,透過於文化脈絡中脈脈相連,具時間性而變幻出獨立美學觀的華人核心藝術家-前輩大家吳大羽、夏陽,當代巨擘劉煒以及劉時棟獨具特色的複合媒材作品,帶領觀者一窺華人當代美學力量,看他們如何在西方潮流與華人歷史文化匯合處構建自己的美學觀點,並嘗試指引、構建出華人藝術之未來世界。
 
堪稱華人第一代抽象繪畫代表、油畫開拓大師的吳大羽,1922年留法後,與林風眠等人共創杭州國立藝術院(杭州藝專前身),啟迪無數華人前輩藝術家,包括吳冠中、趙無極、朱德群等人均受其指導。吳大羽的作品多描繪日常生活所見的浮光掠影,他巧妙的將理性的形象轉換取捨,帶進中國筆墨勢的運動中,融合抽象形式與華人文化韻致而使畫面上的色塊線條或重疊或隱藏,作品帶有音樂節律感、炫麗的色彩與鮮明強烈的個性。
 
生於1932年的夏陽,早期創作影響台灣戰後藝術史走向的「東方畫會」。作為華人早期重要的前輩畫家,他以壓克力顏料操作具精神凝聚力的中國書寫性線條,筆下人物奔放靈動,並結合拓印、剪紙藝術、宮廷文人畫以及對文化物件的歷史考察,揉合文人詩畫融合的趣味,勾勒現代生活題材以及腦中的童年生活回憶,結合傳統文人長軸式風景,重塑出恬淡的新文人式理想風景。
 
身為玩世現實主義原創的重要旗手,劉煒不斷挑戰繪畫形式、媒材之可能,他以挑動觀者神經的細膩顫動筆觸,人形身體裡湧出的潰瘍、畫布上脫落的敗絮,描繪極具渲染力的山水作品,戲謔般地挑釁、挑逗著受眾的感知,將敘事主題消解純化至無限低微,並以「醜怪」的叛逆形式凸顯對歷史、體制及價值系統的質疑。在中國當代藝術開始走向國際學術與市場的時期,他選擇無視時代潮流,盡情描繪潰爛流淌的人、物與風景,展示出另闢蹊徑的藝術表現,亦從另一角度回歸以中國歷史為脈絡的美學。
 
處於九零年代消費文化、圖像傳播轟炸時代的劉時棟,以獨特的藝術觀點採擷大量的印刷品現成物,將流行文化透過己身的轉換,以交錯繁複的圖拼綿密拼貼、堆疊成具完美視覺平衡,予人特殊的視覺體驗的一幅幅花鳥山水作品。「山水」對他來說除了是一種題材外,更可說是一種文人的精神反應、人與世界互動的鏡射。在面對畫布的時刻,他透過無數既有圖像的擷取、化整為零,以自我的內在邏輯轉化重組,其對於複合媒材的探索與掌握可說是一種傳統文人精神在當代的延續與變化。
香港巴塞爾藝術展 │ 吳大羽、夏陽、劉煒、劉時棟
日期:2017 | 03.21 - 03.25
酒會:
地點:香港會展中心 藝廊薈萃 Booth 3E13
同文之變-窺見華人當代藝術的未來世界

二十世紀中葉後,華人地區崛起而為世界新興資本市場與文化中心,隨著西方當代思潮不斷地湧入,中西融合的課題亦與之相伴而來,舉凡對藝術表現形式之揀選、或對傳統文化題材的關懷,皆為華人藝術家所潛心深究,從而使華人藝術美學生起一波波遞變浪潮。然而與其陷入傳統議題的窠臼,大未來林舍畫廊以一貫「在地文化美學」觀點切入,提出華人藝術家對媒材的揀選、議題的關注,乃至對中國傳統文化題材的掌握與演繹,實純粹導因於深植其背後的時間脈絡與文化情境,透過在其中不停的實踐、一次次顛覆挑戰傳統美學價值,最終得以塑造出具濃烈個人色彩的藝術美學。
 
2017年,林舍以「同文之變」為策展主體,透過於文化脈絡中脈脈相連,具時間性而變幻出獨立美學觀的華人核心藝術家-前輩大家吳大羽、夏陽,當代巨擘劉煒以及劉時棟獨具特色的複合媒材作品,帶領觀者一窺華人當代美學力量,看他們如何在西方潮流與華人歷史文化匯合處構建自己的美學觀點,並嘗試指引、構建出華人藝術之未來世界。
 
堪稱華人第一代抽象繪畫代表、油畫開拓大師的吳大羽,1922年留法後,與林風眠等人共創杭州國立藝術院(杭州藝專前身),啟迪無數華人前輩藝術家,包括吳冠中、趙無極、朱德群等人均受其指導。吳大羽的作品多描繪日常生活所見的浮光掠影,他巧妙的將理性的形象轉換取捨,帶進中國筆墨勢的運動中,融合抽象形式與華人文化韻致而使畫面上的色塊線條或重疊或隱藏,作品帶有音樂節律感、炫麗的色彩與鮮明強烈的個性。
 
生於1932年的夏陽,早期創作影響台灣戰後藝術史走向的「東方畫會」。作為華人早期重要的前輩畫家,他以壓克力顏料操作具精神凝聚力的中國書寫性線條,筆下人物奔放靈動,並結合拓印、剪紙藝術、宮廷文人畫以及對文化物件的歷史考察,揉合文人詩畫融合的趣味,勾勒現代生活題材以及腦中的童年生活回憶,結合傳統文人長軸式風景,重塑出恬淡的新文人式理想風景。
 
身為玩世現實主義原創的重要旗手,劉煒不斷挑戰繪畫形式、媒材之可能,他以挑動觀者神經的細膩顫動筆觸,人形身體裡湧出的潰瘍、畫布上脫落的敗絮,描繪極具渲染力的山水作品,戲謔般地挑釁、挑逗著受眾的感知,將敘事主題消解純化至無限低微,並以「醜怪」的叛逆形式凸顯對歷史、體制及價值系統的質疑。在中國當代藝術開始走向國際學術與市場的時期,他選擇無視時代潮流,盡情描繪潰爛流淌的人、物與風景,展示出另闢蹊徑的藝術表現,亦從另一角度回歸以中國歷史為脈絡的美學。
 
處於九零年代消費文化、圖像傳播轟炸時代的劉時棟,以獨特的藝術觀點採擷大量的印刷品現成物,將流行文化透過己身的轉換,以交錯繁複的圖拼綿密拼貼、堆疊成具完美視覺平衡,予人特殊的視覺體驗的一幅幅花鳥山水作品。「山水」對他來說除了是一種題材外,更可說是一種文人的精神反應、人與世界互動的鏡射。在面對畫布的時刻,他透過無數既有圖像的擷取、化整為零,以自我的內在邏輯轉化重組,其對於複合媒材的探索與掌握可說是一種傳統文人精神在當代的延續與變化。
香港巴塞爾藝術展 │ 吳大羽、夏陽、劉煒、劉時棟
日期:2017 | 03.21 - 03.25
酒會:
地點:香港會展中心 藝廊薈萃 Booth 3E13
同文之變-窺見華人當代藝術的未來世界

二十世紀中葉後,華人地區崛起而為世界新興資本市場與文化中心,隨著西方當代思潮不斷地湧入,中西融合的課題亦與之相伴而來,舉凡對藝術表現形式之揀選、或對傳統文化題材的關懷,皆為華人藝術家所潛心深究,從而使華人藝術美學生起一波波遞變浪潮。然而與其陷入傳統議題的窠臼,大未來林舍畫廊以一貫「在地文化美學」觀點切入,提出華人藝術家對媒材的揀選、議題的關注,乃至對中國傳統文化題材的掌握與演繹,實純粹導因於深植其背後的時間脈絡與文化情境,透過在其中不停的實踐、一次次顛覆挑戰傳統美學價值,最終得以塑造出具濃烈個人色彩的藝術美學。
 
2017年,林舍以「同文之變」為策展主體,透過於文化脈絡中脈脈相連,具時間性而變幻出獨立美學觀的華人核心藝術家-前輩大家吳大羽、夏陽,當代巨擘劉煒以及劉時棟獨具特色的複合媒材作品,帶領觀者一窺華人當代美學力量,看他們如何在西方潮流與華人歷史文化匯合處構建自己的美學觀點,並嘗試指引、構建出華人藝術之未來世界。
 
堪稱華人第一代抽象繪畫代表、油畫開拓大師的吳大羽,1922年留法後,與林風眠等人共創杭州國立藝術院(杭州藝專前身),啟迪無數華人前輩藝術家,包括吳冠中、趙無極、朱德群等人均受其指導。吳大羽的作品多描繪日常生活所見的浮光掠影,他巧妙的將理性的形象轉換取捨,帶進中國筆墨勢的運動中,融合抽象形式與華人文化韻致而使畫面上的色塊線條或重疊或隱藏,作品帶有音樂節律感、炫麗的色彩與鮮明強烈的個性。
 
生於1932年的夏陽,早期創作影響台灣戰後藝術史走向的「東方畫會」。作為華人早期重要的前輩畫家,他以壓克力顏料操作具精神凝聚力的中國書寫性線條,筆下人物奔放靈動,並結合拓印、剪紙藝術、宮廷文人畫以及對文化物件的歷史考察,揉合文人詩畫融合的趣味,勾勒現代生活題材以及腦中的童年生活回憶,結合傳統文人長軸式風景,重塑出恬淡的新文人式理想風景。
 
身為玩世現實主義原創的重要旗手,劉煒不斷挑戰繪畫形式、媒材之可能,他以挑動觀者神經的細膩顫動筆觸,人形身體裡湧出的潰瘍、畫布上脫落的敗絮,描繪極具渲染力的山水作品,戲謔般地挑釁、挑逗著受眾的感知,將敘事主題消解純化至無限低微,並以「醜怪」的叛逆形式凸顯對歷史、體制及價值系統的質疑。在中國當代藝術開始走向國際學術與市場的時期,他選擇無視時代潮流,盡情描繪潰爛流淌的人、物與風景,展示出另闢蹊徑的藝術表現,亦從另一角度回歸以中國歷史為脈絡的美學。
 
處於九零年代消費文化、圖像傳播轟炸時代的劉時棟,以獨特的藝術觀點採擷大量的印刷品現成物,將流行文化透過己身的轉換,以交錯繁複的圖拼綿密拼貼、堆疊成具完美視覺平衡,予人特殊的視覺體驗的一幅幅花鳥山水作品。「山水」對他來說除了是一種題材外,更可說是一種文人的精神反應、人與世界互動的鏡射。在面對畫布的時刻,他透過無數既有圖像的擷取、化整為零,以自我的內在邏輯轉化重組,其對於複合媒材的探索與掌握可說是一種傳統文人精神在當代的延續與變化。
香港巴塞爾藝術展 │ 吳大羽、夏陽、劉煒、劉時棟
日期:2017 | 03.21 - 03.25
酒會:
地點:香港會展中心 藝廊薈萃 Booth 3E13
同文之變-窺見華人當代藝術的未來世界

二十世紀中葉後,華人地區崛起而為世界新興資本市場與文化中心,隨著西方當代思潮不斷地湧入,中西融合的課題亦與之相伴而來,舉凡對藝術表現形式之揀選、或對傳統文化題材的關懷,皆為華人藝術家所潛心深究,從而使華人藝術美學生起一波波遞變浪潮。然而與其陷入傳統議題的窠臼,大未來林舍畫廊以一貫「在地文化美學」觀點切入,提出華人藝術家對媒材的揀選、議題的關注,乃至對中國傳統文化題材的掌握與演繹,實純粹導因於深植其背後的時間脈絡與文化情境,透過在其中不停的實踐、一次次顛覆挑戰傳統美學價值,最終得以塑造出具濃烈個人色彩的藝術美學。
 
2017年,林舍以「同文之變」為策展主體,透過於文化脈絡中脈脈相連,具時間性而變幻出獨立美學觀的華人核心藝術家-前輩大家吳大羽、夏陽,當代巨擘劉煒以及劉時棟獨具特色的複合媒材作品,帶領觀者一窺華人當代美學力量,看他們如何在西方潮流與華人歷史文化匯合處構建自己的美學觀點,並嘗試指引、構建出華人藝術之未來世界。
 
堪稱華人第一代抽象繪畫代表、油畫開拓大師的吳大羽,1922年留法後,與林風眠等人共創杭州國立藝術院(杭州藝專前身),啟迪無數華人前輩藝術家,包括吳冠中、趙無極、朱德群等人均受其指導。吳大羽的作品多描繪日常生活所見的浮光掠影,他巧妙的將理性的形象轉換取捨,帶進中國筆墨勢的運動中,融合抽象形式與華人文化韻致而使畫面上的色塊線條或重疊或隱藏,作品帶有音樂節律感、炫麗的色彩與鮮明強烈的個性。
 
生於1932年的夏陽,早期創作影響台灣戰後藝術史走向的「東方畫會」。作為華人早期重要的前輩畫家,他以壓克力顏料操作具精神凝聚力的中國書寫性線條,筆下人物奔放靈動,並結合拓印、剪紙藝術、宮廷文人畫以及對文化物件的歷史考察,揉合文人詩畫融合的趣味,勾勒現代生活題材以及腦中的童年生活回憶,結合傳統文人長軸式風景,重塑出恬淡的新文人式理想風景。
 
身為玩世現實主義原創的重要旗手,劉煒不斷挑戰繪畫形式、媒材之可能,他以挑動觀者神經的細膩顫動筆觸,人形身體裡湧出的潰瘍、畫布上脫落的敗絮,描繪極具渲染力的山水作品,戲謔般地挑釁、挑逗著受眾的感知,將敘事主題消解純化至無限低微,並以「醜怪」的叛逆形式凸顯對歷史、體制及價值系統的質疑。在中國當代藝術開始走向國際學術與市場的時期,他選擇無視時代潮流,盡情描繪潰爛流淌的人、物與風景,展示出另闢蹊徑的藝術表現,亦從另一角度回歸以中國歷史為脈絡的美學。
 
處於九零年代消費文化、圖像傳播轟炸時代的劉時棟,以獨特的藝術觀點採擷大量的印刷品現成物,將流行文化透過己身的轉換,以交錯繁複的圖拼綿密拼貼、堆疊成具完美視覺平衡,予人特殊的視覺體驗的一幅幅花鳥山水作品。「山水」對他來說除了是一種題材外,更可說是一種文人的精神反應、人與世界互動的鏡射。在面對畫布的時刻,他透過無數既有圖像的擷取、化整為零,以自我的內在邏輯轉化重組,其對於複合媒材的探索與掌握可說是一種傳統文人精神在當代的延續與變化。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