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維國個展
日期:2009|10.10 - 11.01
酒會:2009|10.10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郭維國個展」中,郭維國的「暴喜圖」系列反映出中年男子的執念—畫作裡大方裸裎的,雖然不是外界垂涎的青春肉體,卻迫使觀者直視「這就是中年男人的真實身體!」,在這一步步走向老化的軀殼當中,隱藏了諸多不足為外人道的蠢動慾妄,和對逝去時光的追悼與殘念。
 
郭維國從不避諱談及他的作品透露出「中年危機」。「暴喜圖」系列是從一九九八年開始發展,我們在這批作品當中,看到貫穿郭維國四十年紀的生命歷程,或許我們可以把「暴喜圖」視為「中年症狀」個案,看他如何在畫布裡搭建情境劇場,在裡頭自剖、自嘲、自虐,他是如何追憶人事滄桑,又如何在一幕幕的扮裝排演中獲得慾望的填補與滿足。

節錄自2009年吳垠慧
蒼白郎君殘念的青春飄浪夢-郭維國的One Man Show一文
郭維國個展
日期:2009|10.10 - 11.01
酒會:2009|10.10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郭維國個展」中,郭維國的「暴喜圖」系列反映出中年男子的執念—畫作裡大方裸裎的,雖然不是外界垂涎的青春肉體,卻迫使觀者直視「這就是中年男人的真實身體!」,在這一步步走向老化的軀殼當中,隱藏了諸多不足為外人道的蠢動慾妄,和對逝去時光的追悼與殘念。
 
郭維國從不避諱談及他的作品透露出「中年危機」。「暴喜圖」系列是從一九九八年開始發展,我們在這批作品當中,看到貫穿郭維國四十年紀的生命歷程,或許我們可以把「暴喜圖」視為「中年症狀」個案,看他如何在畫布裡搭建情境劇場,在裡頭自剖、自嘲、自虐,他是如何追憶人事滄桑,又如何在一幕幕的扮裝排演中獲得慾望的填補與滿足。

節錄自2009年吳垠慧
蒼白郎君殘念的青春飄浪夢-郭維國的One Man Show一文
郭維國個展
日期:2009|10.10 - 11.01
酒會:2009|10.10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郭維國個展」中,郭維國的「暴喜圖」系列反映出中年男子的執念—畫作裡大方裸裎的,雖然不是外界垂涎的青春肉體,卻迫使觀者直視「這就是中年男人的真實身體!」,在這一步步走向老化的軀殼當中,隱藏了諸多不足為外人道的蠢動慾妄,和對逝去時光的追悼與殘念。
 
郭維國從不避諱談及他的作品透露出「中年危機」。「暴喜圖」系列是從一九九八年開始發展,我們在這批作品當中,看到貫穿郭維國四十年紀的生命歷程,或許我們可以把「暴喜圖」視為「中年症狀」個案,看他如何在畫布裡搭建情境劇場,在裡頭自剖、自嘲、自虐,他是如何追憶人事滄桑,又如何在一幕幕的扮裝排演中獲得慾望的填補與滿足。

節錄自2009年吳垠慧
蒼白郎君殘念的青春飄浪夢-郭維國的One Man Show一文
郭維國個展
日期:2009|10.10 - 11.01
酒會:2009|10.10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郭維國個展」中,郭維國的「暴喜圖」系列反映出中年男子的執念—畫作裡大方裸裎的,雖然不是外界垂涎的青春肉體,卻迫使觀者直視「這就是中年男人的真實身體!」,在這一步步走向老化的軀殼當中,隱藏了諸多不足為外人道的蠢動慾妄,和對逝去時光的追悼與殘念。
 
郭維國從不避諱談及他的作品透露出「中年危機」。「暴喜圖」系列是從一九九八年開始發展,我們在這批作品當中,看到貫穿郭維國四十年紀的生命歷程,或許我們可以把「暴喜圖」視為「中年症狀」個案,看他如何在畫布裡搭建情境劇場,在裡頭自剖、自嘲、自虐,他是如何追憶人事滄桑,又如何在一幕幕的扮裝排演中獲得慾望的填補與滿足。

節錄自2009年吳垠慧
蒼白郎君殘念的青春飄浪夢-郭維國的One Man Show一文
郭維國個展
日期:2009|10.10 - 11.01
酒會:2009|10.10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郭維國個展」中,郭維國的「暴喜圖」系列反映出中年男子的執念—畫作裡大方裸裎的,雖然不是外界垂涎的青春肉體,卻迫使觀者直視「這就是中年男人的真實身體!」,在這一步步走向老化的軀殼當中,隱藏了諸多不足為外人道的蠢動慾妄,和對逝去時光的追悼與殘念。
 
郭維國從不避諱談及他的作品透露出「中年危機」。「暴喜圖」系列是從一九九八年開始發展,我們在這批作品當中,看到貫穿郭維國四十年紀的生命歷程,或許我們可以把「暴喜圖」視為「中年症狀」個案,看他如何在畫布裡搭建情境劇場,在裡頭自剖、自嘲、自虐,他是如何追憶人事滄桑,又如何在一幕幕的扮裝排演中獲得慾望的填補與滿足。

節錄自2009年吳垠慧
蒼白郎君殘念的青春飄浪夢-郭維國的One Man Show一文
郭維國個展
日期:2009|10.10 - 11.01
酒會:2009|10.10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郭維國個展」中,郭維國的「暴喜圖」系列反映出中年男子的執念—畫作裡大方裸裎的,雖然不是外界垂涎的青春肉體,卻迫使觀者直視「這就是中年男人的真實身體!」,在這一步步走向老化的軀殼當中,隱藏了諸多不足為外人道的蠢動慾妄,和對逝去時光的追悼與殘念。
 
郭維國從不避諱談及他的作品透露出「中年危機」。「暴喜圖」系列是從一九九八年開始發展,我們在這批作品當中,看到貫穿郭維國四十年紀的生命歷程,或許我們可以把「暴喜圖」視為「中年症狀」個案,看他如何在畫布裡搭建情境劇場,在裡頭自剖、自嘲、自虐,他是如何追憶人事滄桑,又如何在一幕幕的扮裝排演中獲得慾望的填補與滿足。

節錄自2009年吳垠慧
蒼白郎君殘念的青春飄浪夢-郭維國的One Man Show一文
1
1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