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頡 | 時間的容量
日期:2015│09.05 - 09.27
酒會:2015│09.05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繼2014年「N12-第六回展」聯展後,中國當代青年藝術家王頡將在初秋宜人的九月於大未來林舍畫廊舉行首度個展「時間的容量」,發表其近三年來最新力作。
 
「薩特在其著名的《存在與虛無》一書中談到,當我們在某個地方專注地尋找某人,在我們預想他出現的地方並沒有發現他,於是他就以一種虛無的形式存在。王頡的繪畫便揭示了一種新的存在類型,即一種充滿矛盾與荒誕意味的存在類型。正是這種矛盾與荒誕,讓我們更深刻地反觀到了自身的存在。人的存在既與自身有關,又與他者相聯。我們在被他者塑造的同時,也參與到他者的塑造之中。」─彭鋒
 
從2002年創作的「少年心氣」,將其成長的記憶與對異化生活的反思融於迷幻的畫面,長年受到學院派教育的洗禮,王頡自然俱足扎實的繪畫基底。王頡從「少年心氣」時期的創作開始,不再拘泥於展現人物寫實的功力,轉而用嫻熟的繪畫技法著力於對時間的理解,生命與複雜的社會現實衝撞下,展開對人的本性於社會中異化的探討。2007年,他開始採取一種獨特的觀念語言符號,企圖顛覆藝術史的視覺傳統。王頡表示,他的作品建立在錯位的時空意象裡,時間不再是一個定格,而是一個可以往返的時空隧道,並希冀在這個時光通道中展現時間的消逝與空間的迴旋及人的存在感。虛空的衣裳,作為人的第二身體,形成一種富有想像空間的意象,並藉以反映出當下政治社會文化對人類命運的影響。而在最新的創作中,胡楊木與山石圖象存在於無邊際的虛無空間中,顯示出環境中地域性失落的狀態,胡楊木的的猙獰與糾結,山石的縹緲與錯置,存在於此地,卻也存在於彼方。王頡對於人類無法擺脫時空流逝的命運的孤寂感,盡顯於創作中。
 
王頡,1978年生於天津,2008年自中央美術學院油畫系獲得碩士學位。從中央美院附中,大學到研究所,一路接受完整嚴謹的學院派訓練。2003年,王頡與一群同樣畢業自中央美院的畢業生共同創立了N12 藝術團體,於北京和台北等地舉辦過數次聯展。其重要展覽包括,北京今日美術館【缺席的在場】個展、【重新定義:「70後」藝術中的質疑精神】;德國柏林曼海姆美術館【酸酸甜甜的一代】。作品更屢次於各大國際藝術博覽會中獲得關注。其作品中獨樹一幟的特色,即為「虛迷」。探討在虛化去除可視肉身後,縹緲時空的存在,空洞衣裳背後靈魂的永恆性,人性,社會異化下人類自身的存在感。
王頡 | 時間的容量
日期:2015│09.05 - 09.27
酒會:2015│09.05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繼2014年「N12-第六回展」聯展後,中國當代青年藝術家王頡將在初秋宜人的九月於大未來林舍畫廊舉行首度個展「時間的容量」,發表其近三年來最新力作。
 
「薩特在其著名的《存在與虛無》一書中談到,當我們在某個地方專注地尋找某人,在我們預想他出現的地方並沒有發現他,於是他就以一種虛無的形式存在。王頡的繪畫便揭示了一種新的存在類型,即一種充滿矛盾與荒誕意味的存在類型。正是這種矛盾與荒誕,讓我們更深刻地反觀到了自身的存在。人的存在既與自身有關,又與他者相聯。我們在被他者塑造的同時,也參與到他者的塑造之中。」─彭鋒
 
從2002年創作的「少年心氣」,將其成長的記憶與對異化生活的反思融於迷幻的畫面,長年受到學院派教育的洗禮,王頡自然俱足扎實的繪畫基底。王頡從「少年心氣」時期的創作開始,不再拘泥於展現人物寫實的功力,轉而用嫻熟的繪畫技法著力於對時間的理解,生命與複雜的社會現實衝撞下,展開對人的本性於社會中異化的探討。2007年,他開始採取一種獨特的觀念語言符號,企圖顛覆藝術史的視覺傳統。王頡表示,他的作品建立在錯位的時空意象裡,時間不再是一個定格,而是一個可以往返的時空隧道,並希冀在這個時光通道中展現時間的消逝與空間的迴旋及人的存在感。虛空的衣裳,作為人的第二身體,形成一種富有想像空間的意象,並藉以反映出當下政治社會文化對人類命運的影響。而在最新的創作中,胡楊木與山石圖象存在於無邊際的虛無空間中,顯示出環境中地域性失落的狀態,胡楊木的的猙獰與糾結,山石的縹緲與錯置,存在於此地,卻也存在於彼方。王頡對於人類無法擺脫時空流逝的命運的孤寂感,盡顯於創作中。
 
王頡,1978年生於天津,2008年自中央美術學院油畫系獲得碩士學位。從中央美院附中,大學到研究所,一路接受完整嚴謹的學院派訓練。2003年,王頡與一群同樣畢業自中央美院的畢業生共同創立了N12 藝術團體,於北京和台北等地舉辦過數次聯展。其重要展覽包括,北京今日美術館【缺席的在場】個展、【重新定義:「70後」藝術中的質疑精神】;德國柏林曼海姆美術館【酸酸甜甜的一代】。作品更屢次於各大國際藝術博覽會中獲得關注。其作品中獨樹一幟的特色,即為「虛迷」。探討在虛化去除可視肉身後,縹緲時空的存在,空洞衣裳背後靈魂的永恆性,人性,社會異化下人類自身的存在感。
王頡 | 時間的容量
日期:2015│09.05 - 09.27
酒會:2015│09.05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繼2014年「N12-第六回展」聯展後,中國當代青年藝術家王頡將在初秋宜人的九月於大未來林舍畫廊舉行首度個展「時間的容量」,發表其近三年來最新力作。
 
「薩特在其著名的《存在與虛無》一書中談到,當我們在某個地方專注地尋找某人,在我們預想他出現的地方並沒有發現他,於是他就以一種虛無的形式存在。王頡的繪畫便揭示了一種新的存在類型,即一種充滿矛盾與荒誕意味的存在類型。正是這種矛盾與荒誕,讓我們更深刻地反觀到了自身的存在。人的存在既與自身有關,又與他者相聯。我們在被他者塑造的同時,也參與到他者的塑造之中。」─彭鋒
 
從2002年創作的「少年心氣」,將其成長的記憶與對異化生活的反思融於迷幻的畫面,長年受到學院派教育的洗禮,王頡自然俱足扎實的繪畫基底。王頡從「少年心氣」時期的創作開始,不再拘泥於展現人物寫實的功力,轉而用嫻熟的繪畫技法著力於對時間的理解,生命與複雜的社會現實衝撞下,展開對人的本性於社會中異化的探討。2007年,他開始採取一種獨特的觀念語言符號,企圖顛覆藝術史的視覺傳統。王頡表示,他的作品建立在錯位的時空意象裡,時間不再是一個定格,而是一個可以往返的時空隧道,並希冀在這個時光通道中展現時間的消逝與空間的迴旋及人的存在感。虛空的衣裳,作為人的第二身體,形成一種富有想像空間的意象,並藉以反映出當下政治社會文化對人類命運的影響。而在最新的創作中,胡楊木與山石圖象存在於無邊際的虛無空間中,顯示出環境中地域性失落的狀態,胡楊木的的猙獰與糾結,山石的縹緲與錯置,存在於此地,卻也存在於彼方。王頡對於人類無法擺脫時空流逝的命運的孤寂感,盡顯於創作中。
 
王頡,1978年生於天津,2008年自中央美術學院油畫系獲得碩士學位。從中央美院附中,大學到研究所,一路接受完整嚴謹的學院派訓練。2003年,王頡與一群同樣畢業自中央美院的畢業生共同創立了N12 藝術團體,於北京和台北等地舉辦過數次聯展。其重要展覽包括,北京今日美術館【缺席的在場】個展、【重新定義:「70後」藝術中的質疑精神】;德國柏林曼海姆美術館【酸酸甜甜的一代】。作品更屢次於各大國際藝術博覽會中獲得關注。其作品中獨樹一幟的特色,即為「虛迷」。探討在虛化去除可視肉身後,縹緲時空的存在,空洞衣裳背後靈魂的永恆性,人性,社會異化下人類自身的存在感。
王頡 | 時間的容量
日期:2015│09.05 - 09.27
酒會:2015│09.05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繼2014年「N12-第六回展」聯展後,中國當代青年藝術家王頡將在初秋宜人的九月於大未來林舍畫廊舉行首度個展「時間的容量」,發表其近三年來最新力作。
 
「薩特在其著名的《存在與虛無》一書中談到,當我們在某個地方專注地尋找某人,在我們預想他出現的地方並沒有發現他,於是他就以一種虛無的形式存在。王頡的繪畫便揭示了一種新的存在類型,即一種充滿矛盾與荒誕意味的存在類型。正是這種矛盾與荒誕,讓我們更深刻地反觀到了自身的存在。人的存在既與自身有關,又與他者相聯。我們在被他者塑造的同時,也參與到他者的塑造之中。」─彭鋒
 
從2002年創作的「少年心氣」,將其成長的記憶與對異化生活的反思融於迷幻的畫面,長年受到學院派教育的洗禮,王頡自然俱足扎實的繪畫基底。王頡從「少年心氣」時期的創作開始,不再拘泥於展現人物寫實的功力,轉而用嫻熟的繪畫技法著力於對時間的理解,生命與複雜的社會現實衝撞下,展開對人的本性於社會中異化的探討。2007年,他開始採取一種獨特的觀念語言符號,企圖顛覆藝術史的視覺傳統。王頡表示,他的作品建立在錯位的時空意象裡,時間不再是一個定格,而是一個可以往返的時空隧道,並希冀在這個時光通道中展現時間的消逝與空間的迴旋及人的存在感。虛空的衣裳,作為人的第二身體,形成一種富有想像空間的意象,並藉以反映出當下政治社會文化對人類命運的影響。而在最新的創作中,胡楊木與山石圖象存在於無邊際的虛無空間中,顯示出環境中地域性失落的狀態,胡楊木的的猙獰與糾結,山石的縹緲與錯置,存在於此地,卻也存在於彼方。王頡對於人類無法擺脫時空流逝的命運的孤寂感,盡顯於創作中。
 
王頡,1978年生於天津,2008年自中央美術學院油畫系獲得碩士學位。從中央美院附中,大學到研究所,一路接受完整嚴謹的學院派訓練。2003年,王頡與一群同樣畢業自中央美院的畢業生共同創立了N12 藝術團體,於北京和台北等地舉辦過數次聯展。其重要展覽包括,北京今日美術館【缺席的在場】個展、【重新定義:「70後」藝術中的質疑精神】;德國柏林曼海姆美術館【酸酸甜甜的一代】。作品更屢次於各大國際藝術博覽會中獲得關注。其作品中獨樹一幟的特色,即為「虛迷」。探討在虛化去除可視肉身後,縹緲時空的存在,空洞衣裳背後靈魂的永恆性,人性,社會異化下人類自身的存在感。
王頡 | 時間的容量
日期:2015│09.05 - 09.27
酒會:2015│09.05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繼2014年「N12-第六回展」聯展後,中國當代青年藝術家王頡將在初秋宜人的九月於大未來林舍畫廊舉行首度個展「時間的容量」,發表其近三年來最新力作。
 
「薩特在其著名的《存在與虛無》一書中談到,當我們在某個地方專注地尋找某人,在我們預想他出現的地方並沒有發現他,於是他就以一種虛無的形式存在。王頡的繪畫便揭示了一種新的存在類型,即一種充滿矛盾與荒誕意味的存在類型。正是這種矛盾與荒誕,讓我們更深刻地反觀到了自身的存在。人的存在既與自身有關,又與他者相聯。我們在被他者塑造的同時,也參與到他者的塑造之中。」─彭鋒
 
從2002年創作的「少年心氣」,將其成長的記憶與對異化生活的反思融於迷幻的畫面,長年受到學院派教育的洗禮,王頡自然俱足扎實的繪畫基底。王頡從「少年心氣」時期的創作開始,不再拘泥於展現人物寫實的功力,轉而用嫻熟的繪畫技法著力於對時間的理解,生命與複雜的社會現實衝撞下,展開對人的本性於社會中異化的探討。2007年,他開始採取一種獨特的觀念語言符號,企圖顛覆藝術史的視覺傳統。王頡表示,他的作品建立在錯位的時空意象裡,時間不再是一個定格,而是一個可以往返的時空隧道,並希冀在這個時光通道中展現時間的消逝與空間的迴旋及人的存在感。虛空的衣裳,作為人的第二身體,形成一種富有想像空間的意象,並藉以反映出當下政治社會文化對人類命運的影響。而在最新的創作中,胡楊木與山石圖象存在於無邊際的虛無空間中,顯示出環境中地域性失落的狀態,胡楊木的的猙獰與糾結,山石的縹緲與錯置,存在於此地,卻也存在於彼方。王頡對於人類無法擺脫時空流逝的命運的孤寂感,盡顯於創作中。
 
王頡,1978年生於天津,2008年自中央美術學院油畫系獲得碩士學位。從中央美院附中,大學到研究所,一路接受完整嚴謹的學院派訓練。2003年,王頡與一群同樣畢業自中央美院的畢業生共同創立了N12 藝術團體,於北京和台北等地舉辦過數次聯展。其重要展覽包括,北京今日美術館【缺席的在場】個展、【重新定義:「70後」藝術中的質疑精神】;德國柏林曼海姆美術館【酸酸甜甜的一代】。作品更屢次於各大國際藝術博覽會中獲得關注。其作品中獨樹一幟的特色,即為「虛迷」。探討在虛化去除可視肉身後,縹緲時空的存在,空洞衣裳背後靈魂的永恆性,人性,社會異化下人類自身的存在感。
王頡 | 時間的容量
日期:2015│09.05 - 09.27
酒會:2015│09.05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繼2014年「N12-第六回展」聯展後,中國當代青年藝術家王頡將在初秋宜人的九月於大未來林舍畫廊舉行首度個展「時間的容量」,發表其近三年來最新力作。
 
「薩特在其著名的《存在與虛無》一書中談到,當我們在某個地方專注地尋找某人,在我們預想他出現的地方並沒有發現他,於是他就以一種虛無的形式存在。王頡的繪畫便揭示了一種新的存在類型,即一種充滿矛盾與荒誕意味的存在類型。正是這種矛盾與荒誕,讓我們更深刻地反觀到了自身的存在。人的存在既與自身有關,又與他者相聯。我們在被他者塑造的同時,也參與到他者的塑造之中。」─彭鋒
 
從2002年創作的「少年心氣」,將其成長的記憶與對異化生活的反思融於迷幻的畫面,長年受到學院派教育的洗禮,王頡自然俱足扎實的繪畫基底。王頡從「少年心氣」時期的創作開始,不再拘泥於展現人物寫實的功力,轉而用嫻熟的繪畫技法著力於對時間的理解,生命與複雜的社會現實衝撞下,展開對人的本性於社會中異化的探討。2007年,他開始採取一種獨特的觀念語言符號,企圖顛覆藝術史的視覺傳統。王頡表示,他的作品建立在錯位的時空意象裡,時間不再是一個定格,而是一個可以往返的時空隧道,並希冀在這個時光通道中展現時間的消逝與空間的迴旋及人的存在感。虛空的衣裳,作為人的第二身體,形成一種富有想像空間的意象,並藉以反映出當下政治社會文化對人類命運的影響。而在最新的創作中,胡楊木與山石圖象存在於無邊際的虛無空間中,顯示出環境中地域性失落的狀態,胡楊木的的猙獰與糾結,山石的縹緲與錯置,存在於此地,卻也存在於彼方。王頡對於人類無法擺脫時空流逝的命運的孤寂感,盡顯於創作中。
 
王頡,1978年生於天津,2008年自中央美術學院油畫系獲得碩士學位。從中央美院附中,大學到研究所,一路接受完整嚴謹的學院派訓練。2003年,王頡與一群同樣畢業自中央美院的畢業生共同創立了N12 藝術團體,於北京和台北等地舉辦過數次聯展。其重要展覽包括,北京今日美術館【缺席的在場】個展、【重新定義:「70後」藝術中的質疑精神】;德國柏林曼海姆美術館【酸酸甜甜的一代】。作品更屢次於各大國際藝術博覽會中獲得關注。其作品中獨樹一幟的特色,即為「虛迷」。探討在虛化去除可視肉身後,縹緲時空的存在,空洞衣裳背後靈魂的永恆性,人性,社會異化下人類自身的存在感。
王頡 | 時間的容量
日期:2015│09.05 - 09.27
酒會:2015│09.05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繼2014年「N12-第六回展」聯展後,中國當代青年藝術家王頡將在初秋宜人的九月於大未來林舍畫廊舉行首度個展「時間的容量」,發表其近三年來最新力作。
 
「薩特在其著名的《存在與虛無》一書中談到,當我們在某個地方專注地尋找某人,在我們預想他出現的地方並沒有發現他,於是他就以一種虛無的形式存在。王頡的繪畫便揭示了一種新的存在類型,即一種充滿矛盾與荒誕意味的存在類型。正是這種矛盾與荒誕,讓我們更深刻地反觀到了自身的存在。人的存在既與自身有關,又與他者相聯。我們在被他者塑造的同時,也參與到他者的塑造之中。」─彭鋒
 
從2002年創作的「少年心氣」,將其成長的記憶與對異化生活的反思融於迷幻的畫面,長年受到學院派教育的洗禮,王頡自然俱足扎實的繪畫基底。王頡從「少年心氣」時期的創作開始,不再拘泥於展現人物寫實的功力,轉而用嫻熟的繪畫技法著力於對時間的理解,生命與複雜的社會現實衝撞下,展開對人的本性於社會中異化的探討。2007年,他開始採取一種獨特的觀念語言符號,企圖顛覆藝術史的視覺傳統。王頡表示,他的作品建立在錯位的時空意象裡,時間不再是一個定格,而是一個可以往返的時空隧道,並希冀在這個時光通道中展現時間的消逝與空間的迴旋及人的存在感。虛空的衣裳,作為人的第二身體,形成一種富有想像空間的意象,並藉以反映出當下政治社會文化對人類命運的影響。而在最新的創作中,胡楊木與山石圖象存在於無邊際的虛無空間中,顯示出環境中地域性失落的狀態,胡楊木的的猙獰與糾結,山石的縹緲與錯置,存在於此地,卻也存在於彼方。王頡對於人類無法擺脫時空流逝的命運的孤寂感,盡顯於創作中。
 
王頡,1978年生於天津,2008年自中央美術學院油畫系獲得碩士學位。從中央美院附中,大學到研究所,一路接受完整嚴謹的學院派訓練。2003年,王頡與一群同樣畢業自中央美院的畢業生共同創立了N12 藝術團體,於北京和台北等地舉辦過數次聯展。其重要展覽包括,北京今日美術館【缺席的在場】個展、【重新定義:「70後」藝術中的質疑精神】;德國柏林曼海姆美術館【酸酸甜甜的一代】。作品更屢次於各大國際藝術博覽會中獲得關注。其作品中獨樹一幟的特色,即為「虛迷」。探討在虛化去除可視肉身後,縹緲時空的存在,空洞衣裳背後靈魂的永恆性,人性,社會異化下人類自身的存在感。
王頡 | 時間的容量
日期:2015│09.05 - 09.27
酒會:2015│09.05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繼2014年「N12-第六回展」聯展後,中國當代青年藝術家王頡將在初秋宜人的九月於大未來林舍畫廊舉行首度個展「時間的容量」,發表其近三年來最新力作。
 
「薩特在其著名的《存在與虛無》一書中談到,當我們在某個地方專注地尋找某人,在我們預想他出現的地方並沒有發現他,於是他就以一種虛無的形式存在。王頡的繪畫便揭示了一種新的存在類型,即一種充滿矛盾與荒誕意味的存在類型。正是這種矛盾與荒誕,讓我們更深刻地反觀到了自身的存在。人的存在既與自身有關,又與他者相聯。我們在被他者塑造的同時,也參與到他者的塑造之中。」─彭鋒
 
從2002年創作的「少年心氣」,將其成長的記憶與對異化生活的反思融於迷幻的畫面,長年受到學院派教育的洗禮,王頡自然俱足扎實的繪畫基底。王頡從「少年心氣」時期的創作開始,不再拘泥於展現人物寫實的功力,轉而用嫻熟的繪畫技法著力於對時間的理解,生命與複雜的社會現實衝撞下,展開對人的本性於社會中異化的探討。2007年,他開始採取一種獨特的觀念語言符號,企圖顛覆藝術史的視覺傳統。王頡表示,他的作品建立在錯位的時空意象裡,時間不再是一個定格,而是一個可以往返的時空隧道,並希冀在這個時光通道中展現時間的消逝與空間的迴旋及人的存在感。虛空的衣裳,作為人的第二身體,形成一種富有想像空間的意象,並藉以反映出當下政治社會文化對人類命運的影響。而在最新的創作中,胡楊木與山石圖象存在於無邊際的虛無空間中,顯示出環境中地域性失落的狀態,胡楊木的的猙獰與糾結,山石的縹緲與錯置,存在於此地,卻也存在於彼方。王頡對於人類無法擺脫時空流逝的命運的孤寂感,盡顯於創作中。
 
王頡,1978年生於天津,2008年自中央美術學院油畫系獲得碩士學位。從中央美院附中,大學到研究所,一路接受完整嚴謹的學院派訓練。2003年,王頡與一群同樣畢業自中央美院的畢業生共同創立了N12 藝術團體,於北京和台北等地舉辦過數次聯展。其重要展覽包括,北京今日美術館【缺席的在場】個展、【重新定義:「70後」藝術中的質疑精神】;德國柏林曼海姆美術館【酸酸甜甜的一代】。作品更屢次於各大國際藝術博覽會中獲得關注。其作品中獨樹一幟的特色,即為「虛迷」。探討在虛化去除可視肉身後,縹緲時空的存在,空洞衣裳背後靈魂的永恆性,人性,社會異化下人類自身的存在感。
1
1
1
1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