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倘佯.倪再沁 1955~2015
日期:2015│07.11 - 08.02
酒會:2015│07.1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七月推出台灣當代藝術巨擘倪再沁老師逝世後唯一畫廊個展,展出老師自2000年後歸返水墨的系列之作追思詠懷。倪再沁作為藝術創作者、藝評家、教育家,曾任國立台灣美術館館長、東海大學文學院院長、東海大學創意設計暨藝術學院院長、臺灣流行音樂博物館館長等,更廣著執筆美術史及理論專書,甚至是辦報、參選。不僅為台灣當代藝術激引出跨時代的激辯與反思,更是台灣當代藝術中極少數能夠在不同身份間交叉轉化的重要藝術推手。跨越論述與創作的行動實踐,則大幅度擴張了台灣當代藝術家的身份定義與行動範疇,深刻影響台灣當代發展。
 
倪再沁(1955~2015),生於台北縣中和的外省第二代,在九○年代末期憑著一枝文壇健筆,從高雄隻身砲打台灣當代藝術生態,一夕之間所形成的震盪,幾乎是藝壇自六○年代以來不曾有過的狂潮。此後,從藝術史、台灣美術評論、藝術行政以至公共文化論述,從社運人士、藝評家到學者,更歷經美術館館長、學院院長與基金會執行長、董事長,因為同時擁有的多重身份與涉獵,倪再沁與當代藝術互動的深度與廣度,使得需要沈澱經營的水墨創作,常常成為他文藝筆耕之外的餘事。然而肇發於本身對於藝術的自覺,即使表面上他傾向當代議題的思考——在2010年台北當代館「媒體大哼」特展中,在當眾揮毫的行為表演、笑謔當代藝術自爽的怪談與超‧超扁平的複製嘲諷之外,同時還夾雜著社會批判的環境互動與媒體亂象的選舉表演,洞穿心念的光電互動與回歸虛幻泡影的微塵痕跡……;但如果真正瞭解他冷眉橫對當代文化霸權的碰撞之後,現場那一件件漆黑深沈的水墨作品,終會明白他所輕嘆的初衷:「水墨是我情感上割捨不了的鄉愁,不管跑多遠,最後總會回到它的懷抱。」
 
倪再沁先生水墨的兩道主軸:就正統而論,從早年行旅山林間的層巒疊墨,到美濃田園的荒寂大地,從都市叢林的沈重苦悶,到喧囂繁鬧的車水馬龍,從深刻凝結的文明污染,到窗外靜物的反璞歸真,說明他自身對天地物我的信仰與文人底蘊的實踐;然而岔出另一路線的,卻是他性情另一面的顛覆特質,此間穿插失樂園中的豬狗競逐,藍色大海的逐鯊嬉鬧,或是拼貼搞笑與燈紅酒綠的世間浮生,與他自己深邃、沈著的山水畫相較,卻激越出越形荒謬的自嘲與無奈。他的水墨,拉開中原渡台畫家與台灣風物的距離,劃開了中原懷鄉山水與縱身本土深趣的品味,也奠定下水墨南渡後質樸本我的田野性格。
 
在與肝癌抗爭的後半生涯,倪再沁只是盡興的讀書、評論、旅遊與創作,也是三十餘年間的最大寄託。這盛年到中歲的旅程,令人遺憾他沒能享受到自己晚年渴慕處居的歸返,但這一路,倪再沁已然奮力撥開山水畫史碑嶺上的層層大山,邁向自身晦澀淒楚的水墨荒原,然後縱身躍入藍藍大海,讓自己迴盪在海闊天空任倘佯。
任倘佯.倪再沁 1955~2015
日期:2015│07.11 - 08.02
酒會:2015│07.1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七月推出台灣當代藝術巨擘倪再沁老師逝世後唯一畫廊個展,展出老師自2000年後歸返水墨的系列之作追思詠懷。倪再沁作為藝術創作者、藝評家、教育家,曾任國立台灣美術館館長、東海大學文學院院長、東海大學創意設計暨藝術學院院長、臺灣流行音樂博物館館長等,更廣著執筆美術史及理論專書,甚至是辦報、參選。不僅為台灣當代藝術激引出跨時代的激辯與反思,更是台灣當代藝術中極少數能夠在不同身份間交叉轉化的重要藝術推手。跨越論述與創作的行動實踐,則大幅度擴張了台灣當代藝術家的身份定義與行動範疇,深刻影響台灣當代發展。
 
倪再沁(1955~2015),生於台北縣中和的外省第二代,在九○年代末期憑著一枝文壇健筆,從高雄隻身砲打台灣當代藝術生態,一夕之間所形成的震盪,幾乎是藝壇自六○年代以來不曾有過的狂潮。此後,從藝術史、台灣美術評論、藝術行政以至公共文化論述,從社運人士、藝評家到學者,更歷經美術館館長、學院院長與基金會執行長、董事長,因為同時擁有的多重身份與涉獵,倪再沁與當代藝術互動的深度與廣度,使得需要沈澱經營的水墨創作,常常成為他文藝筆耕之外的餘事。然而肇發於本身對於藝術的自覺,即使表面上他傾向當代議題的思考——在2010年台北當代館「媒體大哼」特展中,在當眾揮毫的行為表演、笑謔當代藝術自爽的怪談與超‧超扁平的複製嘲諷之外,同時還夾雜著社會批判的環境互動與媒體亂象的選舉表演,洞穿心念的光電互動與回歸虛幻泡影的微塵痕跡……;但如果真正瞭解他冷眉橫對當代文化霸權的碰撞之後,現場那一件件漆黑深沈的水墨作品,終會明白他所輕嘆的初衷:「水墨是我情感上割捨不了的鄉愁,不管跑多遠,最後總會回到它的懷抱。」
 
倪再沁先生水墨的兩道主軸:就正統而論,從早年行旅山林間的層巒疊墨,到美濃田園的荒寂大地,從都市叢林的沈重苦悶,到喧囂繁鬧的車水馬龍,從深刻凝結的文明污染,到窗外靜物的反璞歸真,說明他自身對天地物我的信仰與文人底蘊的實踐;然而岔出另一路線的,卻是他性情另一面的顛覆特質,此間穿插失樂園中的豬狗競逐,藍色大海的逐鯊嬉鬧,或是拼貼搞笑與燈紅酒綠的世間浮生,與他自己深邃、沈著的山水畫相較,卻激越出越形荒謬的自嘲與無奈。他的水墨,拉開中原渡台畫家與台灣風物的距離,劃開了中原懷鄉山水與縱身本土深趣的品味,也奠定下水墨南渡後質樸本我的田野性格。
 
在與肝癌抗爭的後半生涯,倪再沁只是盡興的讀書、評論、旅遊與創作,也是三十餘年間的最大寄託。這盛年到中歲的旅程,令人遺憾他沒能享受到自己晚年渴慕處居的歸返,但這一路,倪再沁已然奮力撥開山水畫史碑嶺上的層層大山,邁向自身晦澀淒楚的水墨荒原,然後縱身躍入藍藍大海,讓自己迴盪在海闊天空任倘佯。
任倘佯.倪再沁 1955~2015
日期:2015│07.11 - 08.02
酒會:2015│07.1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七月推出台灣當代藝術巨擘倪再沁老師逝世後唯一畫廊個展,展出老師自2000年後歸返水墨的系列之作追思詠懷。倪再沁作為藝術創作者、藝評家、教育家,曾任國立台灣美術館館長、東海大學文學院院長、東海大學創意設計暨藝術學院院長、臺灣流行音樂博物館館長等,更廣著執筆美術史及理論專書,甚至是辦報、參選。不僅為台灣當代藝術激引出跨時代的激辯與反思,更是台灣當代藝術中極少數能夠在不同身份間交叉轉化的重要藝術推手。跨越論述與創作的行動實踐,則大幅度擴張了台灣當代藝術家的身份定義與行動範疇,深刻影響台灣當代發展。
 
倪再沁(1955~2015),生於台北縣中和的外省第二代,在九○年代末期憑著一枝文壇健筆,從高雄隻身砲打台灣當代藝術生態,一夕之間所形成的震盪,幾乎是藝壇自六○年代以來不曾有過的狂潮。此後,從藝術史、台灣美術評論、藝術行政以至公共文化論述,從社運人士、藝評家到學者,更歷經美術館館長、學院院長與基金會執行長、董事長,因為同時擁有的多重身份與涉獵,倪再沁與當代藝術互動的深度與廣度,使得需要沈澱經營的水墨創作,常常成為他文藝筆耕之外的餘事。然而肇發於本身對於藝術的自覺,即使表面上他傾向當代議題的思考——在2010年台北當代館「媒體大哼」特展中,在當眾揮毫的行為表演、笑謔當代藝術自爽的怪談與超‧超扁平的複製嘲諷之外,同時還夾雜著社會批判的環境互動與媒體亂象的選舉表演,洞穿心念的光電互動與回歸虛幻泡影的微塵痕跡……;但如果真正瞭解他冷眉橫對當代文化霸權的碰撞之後,現場那一件件漆黑深沈的水墨作品,終會明白他所輕嘆的初衷:「水墨是我情感上割捨不了的鄉愁,不管跑多遠,最後總會回到它的懷抱。」
 
倪再沁先生水墨的兩道主軸:就正統而論,從早年行旅山林間的層巒疊墨,到美濃田園的荒寂大地,從都市叢林的沈重苦悶,到喧囂繁鬧的車水馬龍,從深刻凝結的文明污染,到窗外靜物的反璞歸真,說明他自身對天地物我的信仰與文人底蘊的實踐;然而岔出另一路線的,卻是他性情另一面的顛覆特質,此間穿插失樂園中的豬狗競逐,藍色大海的逐鯊嬉鬧,或是拼貼搞笑與燈紅酒綠的世間浮生,與他自己深邃、沈著的山水畫相較,卻激越出越形荒謬的自嘲與無奈。他的水墨,拉開中原渡台畫家與台灣風物的距離,劃開了中原懷鄉山水與縱身本土深趣的品味,也奠定下水墨南渡後質樸本我的田野性格。
 
在與肝癌抗爭的後半生涯,倪再沁只是盡興的讀書、評論、旅遊與創作,也是三十餘年間的最大寄託。這盛年到中歲的旅程,令人遺憾他沒能享受到自己晚年渴慕處居的歸返,但這一路,倪再沁已然奮力撥開山水畫史碑嶺上的層層大山,邁向自身晦澀淒楚的水墨荒原,然後縱身躍入藍藍大海,讓自己迴盪在海闊天空任倘佯。
任倘佯.倪再沁 1955~2015
日期:2015│07.11 - 08.02
酒會:2015│07.1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七月推出台灣當代藝術巨擘倪再沁老師逝世後唯一畫廊個展,展出老師自2000年後歸返水墨的系列之作追思詠懷。倪再沁作為藝術創作者、藝評家、教育家,曾任國立台灣美術館館長、東海大學文學院院長、東海大學創意設計暨藝術學院院長、臺灣流行音樂博物館館長等,更廣著執筆美術史及理論專書,甚至是辦報、參選。不僅為台灣當代藝術激引出跨時代的激辯與反思,更是台灣當代藝術中極少數能夠在不同身份間交叉轉化的重要藝術推手。跨越論述與創作的行動實踐,則大幅度擴張了台灣當代藝術家的身份定義與行動範疇,深刻影響台灣當代發展。
 
倪再沁(1955~2015),生於台北縣中和的外省第二代,在九○年代末期憑著一枝文壇健筆,從高雄隻身砲打台灣當代藝術生態,一夕之間所形成的震盪,幾乎是藝壇自六○年代以來不曾有過的狂潮。此後,從藝術史、台灣美術評論、藝術行政以至公共文化論述,從社運人士、藝評家到學者,更歷經美術館館長、學院院長與基金會執行長、董事長,因為同時擁有的多重身份與涉獵,倪再沁與當代藝術互動的深度與廣度,使得需要沈澱經營的水墨創作,常常成為他文藝筆耕之外的餘事。然而肇發於本身對於藝術的自覺,即使表面上他傾向當代議題的思考——在2010年台北當代館「媒體大哼」特展中,在當眾揮毫的行為表演、笑謔當代藝術自爽的怪談與超‧超扁平的複製嘲諷之外,同時還夾雜著社會批判的環境互動與媒體亂象的選舉表演,洞穿心念的光電互動與回歸虛幻泡影的微塵痕跡……;但如果真正瞭解他冷眉橫對當代文化霸權的碰撞之後,現場那一件件漆黑深沈的水墨作品,終會明白他所輕嘆的初衷:「水墨是我情感上割捨不了的鄉愁,不管跑多遠,最後總會回到它的懷抱。」
 
倪再沁先生水墨的兩道主軸:就正統而論,從早年行旅山林間的層巒疊墨,到美濃田園的荒寂大地,從都市叢林的沈重苦悶,到喧囂繁鬧的車水馬龍,從深刻凝結的文明污染,到窗外靜物的反璞歸真,說明他自身對天地物我的信仰與文人底蘊的實踐;然而岔出另一路線的,卻是他性情另一面的顛覆特質,此間穿插失樂園中的豬狗競逐,藍色大海的逐鯊嬉鬧,或是拼貼搞笑與燈紅酒綠的世間浮生,與他自己深邃、沈著的山水畫相較,卻激越出越形荒謬的自嘲與無奈。他的水墨,拉開中原渡台畫家與台灣風物的距離,劃開了中原懷鄉山水與縱身本土深趣的品味,也奠定下水墨南渡後質樸本我的田野性格。
 
在與肝癌抗爭的後半生涯,倪再沁只是盡興的讀書、評論、旅遊與創作,也是三十餘年間的最大寄託。這盛年到中歲的旅程,令人遺憾他沒能享受到自己晚年渴慕處居的歸返,但這一路,倪再沁已然奮力撥開山水畫史碑嶺上的層層大山,邁向自身晦澀淒楚的水墨荒原,然後縱身躍入藍藍大海,讓自己迴盪在海闊天空任倘佯。
任倘佯.倪再沁 1955~2015
日期:2015│07.11 - 08.02
酒會:2015│07.1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七月推出台灣當代藝術巨擘倪再沁老師逝世後唯一畫廊個展,展出老師自2000年後歸返水墨的系列之作追思詠懷。倪再沁作為藝術創作者、藝評家、教育家,曾任國立台灣美術館館長、東海大學文學院院長、東海大學創意設計暨藝術學院院長、臺灣流行音樂博物館館長等,更廣著執筆美術史及理論專書,甚至是辦報、參選。不僅為台灣當代藝術激引出跨時代的激辯與反思,更是台灣當代藝術中極少數能夠在不同身份間交叉轉化的重要藝術推手。跨越論述與創作的行動實踐,則大幅度擴張了台灣當代藝術家的身份定義與行動範疇,深刻影響台灣當代發展。
 
倪再沁(1955~2015),生於台北縣中和的外省第二代,在九○年代末期憑著一枝文壇健筆,從高雄隻身砲打台灣當代藝術生態,一夕之間所形成的震盪,幾乎是藝壇自六○年代以來不曾有過的狂潮。此後,從藝術史、台灣美術評論、藝術行政以至公共文化論述,從社運人士、藝評家到學者,更歷經美術館館長、學院院長與基金會執行長、董事長,因為同時擁有的多重身份與涉獵,倪再沁與當代藝術互動的深度與廣度,使得需要沈澱經營的水墨創作,常常成為他文藝筆耕之外的餘事。然而肇發於本身對於藝術的自覺,即使表面上他傾向當代議題的思考——在2010年台北當代館「媒體大哼」特展中,在當眾揮毫的行為表演、笑謔當代藝術自爽的怪談與超‧超扁平的複製嘲諷之外,同時還夾雜著社會批判的環境互動與媒體亂象的選舉表演,洞穿心念的光電互動與回歸虛幻泡影的微塵痕跡……;但如果真正瞭解他冷眉橫對當代文化霸權的碰撞之後,現場那一件件漆黑深沈的水墨作品,終會明白他所輕嘆的初衷:「水墨是我情感上割捨不了的鄉愁,不管跑多遠,最後總會回到它的懷抱。」
 
倪再沁先生水墨的兩道主軸:就正統而論,從早年行旅山林間的層巒疊墨,到美濃田園的荒寂大地,從都市叢林的沈重苦悶,到喧囂繁鬧的車水馬龍,從深刻凝結的文明污染,到窗外靜物的反璞歸真,說明他自身對天地物我的信仰與文人底蘊的實踐;然而岔出另一路線的,卻是他性情另一面的顛覆特質,此間穿插失樂園中的豬狗競逐,藍色大海的逐鯊嬉鬧,或是拼貼搞笑與燈紅酒綠的世間浮生,與他自己深邃、沈著的山水畫相較,卻激越出越形荒謬的自嘲與無奈。他的水墨,拉開中原渡台畫家與台灣風物的距離,劃開了中原懷鄉山水與縱身本土深趣的品味,也奠定下水墨南渡後質樸本我的田野性格。
 
在與肝癌抗爭的後半生涯,倪再沁只是盡興的讀書、評論、旅遊與創作,也是三十餘年間的最大寄託。這盛年到中歲的旅程,令人遺憾他沒能享受到自己晚年渴慕處居的歸返,但這一路,倪再沁已然奮力撥開山水畫史碑嶺上的層層大山,邁向自身晦澀淒楚的水墨荒原,然後縱身躍入藍藍大海,讓自己迴盪在海闊天空任倘佯。
任倘佯.倪再沁 1955~2015
日期:2015│07.11 - 08.02
酒會:2015│07.1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七月推出台灣當代藝術巨擘倪再沁老師逝世後唯一畫廊個展,展出老師自2000年後歸返水墨的系列之作追思詠懷。倪再沁作為藝術創作者、藝評家、教育家,曾任國立台灣美術館館長、東海大學文學院院長、東海大學創意設計暨藝術學院院長、臺灣流行音樂博物館館長等,更廣著執筆美術史及理論專書,甚至是辦報、參選。不僅為台灣當代藝術激引出跨時代的激辯與反思,更是台灣當代藝術中極少數能夠在不同身份間交叉轉化的重要藝術推手。跨越論述與創作的行動實踐,則大幅度擴張了台灣當代藝術家的身份定義與行動範疇,深刻影響台灣當代發展。
 
倪再沁(1955~2015),生於台北縣中和的外省第二代,在九○年代末期憑著一枝文壇健筆,從高雄隻身砲打台灣當代藝術生態,一夕之間所形成的震盪,幾乎是藝壇自六○年代以來不曾有過的狂潮。此後,從藝術史、台灣美術評論、藝術行政以至公共文化論述,從社運人士、藝評家到學者,更歷經美術館館長、學院院長與基金會執行長、董事長,因為同時擁有的多重身份與涉獵,倪再沁與當代藝術互動的深度與廣度,使得需要沈澱經營的水墨創作,常常成為他文藝筆耕之外的餘事。然而肇發於本身對於藝術的自覺,即使表面上他傾向當代議題的思考——在2010年台北當代館「媒體大哼」特展中,在當眾揮毫的行為表演、笑謔當代藝術自爽的怪談與超‧超扁平的複製嘲諷之外,同時還夾雜著社會批判的環境互動與媒體亂象的選舉表演,洞穿心念的光電互動與回歸虛幻泡影的微塵痕跡……;但如果真正瞭解他冷眉橫對當代文化霸權的碰撞之後,現場那一件件漆黑深沈的水墨作品,終會明白他所輕嘆的初衷:「水墨是我情感上割捨不了的鄉愁,不管跑多遠,最後總會回到它的懷抱。」
 
倪再沁先生水墨的兩道主軸:就正統而論,從早年行旅山林間的層巒疊墨,到美濃田園的荒寂大地,從都市叢林的沈重苦悶,到喧囂繁鬧的車水馬龍,從深刻凝結的文明污染,到窗外靜物的反璞歸真,說明他自身對天地物我的信仰與文人底蘊的實踐;然而岔出另一路線的,卻是他性情另一面的顛覆特質,此間穿插失樂園中的豬狗競逐,藍色大海的逐鯊嬉鬧,或是拼貼搞笑與燈紅酒綠的世間浮生,與他自己深邃、沈著的山水畫相較,卻激越出越形荒謬的自嘲與無奈。他的水墨,拉開中原渡台畫家與台灣風物的距離,劃開了中原懷鄉山水與縱身本土深趣的品味,也奠定下水墨南渡後質樸本我的田野性格。
 
在與肝癌抗爭的後半生涯,倪再沁只是盡興的讀書、評論、旅遊與創作,也是三十餘年間的最大寄託。這盛年到中歲的旅程,令人遺憾他沒能享受到自己晚年渴慕處居的歸返,但這一路,倪再沁已然奮力撥開山水畫史碑嶺上的層層大山,邁向自身晦澀淒楚的水墨荒原,然後縱身躍入藍藍大海,讓自己迴盪在海闊天空任倘佯。
任倘佯.倪再沁 1955~2015
日期:2015│07.11 - 08.02
酒會:2015│07.1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七月推出台灣當代藝術巨擘倪再沁老師逝世後唯一畫廊個展,展出老師自2000年後歸返水墨的系列之作追思詠懷。倪再沁作為藝術創作者、藝評家、教育家,曾任國立台灣美術館館長、東海大學文學院院長、東海大學創意設計暨藝術學院院長、臺灣流行音樂博物館館長等,更廣著執筆美術史及理論專書,甚至是辦報、參選。不僅為台灣當代藝術激引出跨時代的激辯與反思,更是台灣當代藝術中極少數能夠在不同身份間交叉轉化的重要藝術推手。跨越論述與創作的行動實踐,則大幅度擴張了台灣當代藝術家的身份定義與行動範疇,深刻影響台灣當代發展。
 
倪再沁(1955~2015),生於台北縣中和的外省第二代,在九○年代末期憑著一枝文壇健筆,從高雄隻身砲打台灣當代藝術生態,一夕之間所形成的震盪,幾乎是藝壇自六○年代以來不曾有過的狂潮。此後,從藝術史、台灣美術評論、藝術行政以至公共文化論述,從社運人士、藝評家到學者,更歷經美術館館長、學院院長與基金會執行長、董事長,因為同時擁有的多重身份與涉獵,倪再沁與當代藝術互動的深度與廣度,使得需要沈澱經營的水墨創作,常常成為他文藝筆耕之外的餘事。然而肇發於本身對於藝術的自覺,即使表面上他傾向當代議題的思考——在2010年台北當代館「媒體大哼」特展中,在當眾揮毫的行為表演、笑謔當代藝術自爽的怪談與超‧超扁平的複製嘲諷之外,同時還夾雜著社會批判的環境互動與媒體亂象的選舉表演,洞穿心念的光電互動與回歸虛幻泡影的微塵痕跡……;但如果真正瞭解他冷眉橫對當代文化霸權的碰撞之後,現場那一件件漆黑深沈的水墨作品,終會明白他所輕嘆的初衷:「水墨是我情感上割捨不了的鄉愁,不管跑多遠,最後總會回到它的懷抱。」
 
倪再沁先生水墨的兩道主軸:就正統而論,從早年行旅山林間的層巒疊墨,到美濃田園的荒寂大地,從都市叢林的沈重苦悶,到喧囂繁鬧的車水馬龍,從深刻凝結的文明污染,到窗外靜物的反璞歸真,說明他自身對天地物我的信仰與文人底蘊的實踐;然而岔出另一路線的,卻是他性情另一面的顛覆特質,此間穿插失樂園中的豬狗競逐,藍色大海的逐鯊嬉鬧,或是拼貼搞笑與燈紅酒綠的世間浮生,與他自己深邃、沈著的山水畫相較,卻激越出越形荒謬的自嘲與無奈。他的水墨,拉開中原渡台畫家與台灣風物的距離,劃開了中原懷鄉山水與縱身本土深趣的品味,也奠定下水墨南渡後質樸本我的田野性格。
 
在與肝癌抗爭的後半生涯,倪再沁只是盡興的讀書、評論、旅遊與創作,也是三十餘年間的最大寄託。這盛年到中歲的旅程,令人遺憾他沒能享受到自己晚年渴慕處居的歸返,但這一路,倪再沁已然奮力撥開山水畫史碑嶺上的層層大山,邁向自身晦澀淒楚的水墨荒原,然後縱身躍入藍藍大海,讓自己迴盪在海闊天空任倘佯。
任倘佯.倪再沁 1955~2015
日期:2015│07.11 - 08.02
酒會:2015│07.1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七月推出台灣當代藝術巨擘倪再沁老師逝世後唯一畫廊個展,展出老師自2000年後歸返水墨的系列之作追思詠懷。倪再沁作為藝術創作者、藝評家、教育家,曾任國立台灣美術館館長、東海大學文學院院長、東海大學創意設計暨藝術學院院長、臺灣流行音樂博物館館長等,更廣著執筆美術史及理論專書,甚至是辦報、參選。不僅為台灣當代藝術激引出跨時代的激辯與反思,更是台灣當代藝術中極少數能夠在不同身份間交叉轉化的重要藝術推手。跨越論述與創作的行動實踐,則大幅度擴張了台灣當代藝術家的身份定義與行動範疇,深刻影響台灣當代發展。
 
倪再沁(1955~2015),生於台北縣中和的外省第二代,在九○年代末期憑著一枝文壇健筆,從高雄隻身砲打台灣當代藝術生態,一夕之間所形成的震盪,幾乎是藝壇自六○年代以來不曾有過的狂潮。此後,從藝術史、台灣美術評論、藝術行政以至公共文化論述,從社運人士、藝評家到學者,更歷經美術館館長、學院院長與基金會執行長、董事長,因為同時擁有的多重身份與涉獵,倪再沁與當代藝術互動的深度與廣度,使得需要沈澱經營的水墨創作,常常成為他文藝筆耕之外的餘事。然而肇發於本身對於藝術的自覺,即使表面上他傾向當代議題的思考——在2010年台北當代館「媒體大哼」特展中,在當眾揮毫的行為表演、笑謔當代藝術自爽的怪談與超‧超扁平的複製嘲諷之外,同時還夾雜著社會批判的環境互動與媒體亂象的選舉表演,洞穿心念的光電互動與回歸虛幻泡影的微塵痕跡……;但如果真正瞭解他冷眉橫對當代文化霸權的碰撞之後,現場那一件件漆黑深沈的水墨作品,終會明白他所輕嘆的初衷:「水墨是我情感上割捨不了的鄉愁,不管跑多遠,最後總會回到它的懷抱。」
 
倪再沁先生水墨的兩道主軸:就正統而論,從早年行旅山林間的層巒疊墨,到美濃田園的荒寂大地,從都市叢林的沈重苦悶,到喧囂繁鬧的車水馬龍,從深刻凝結的文明污染,到窗外靜物的反璞歸真,說明他自身對天地物我的信仰與文人底蘊的實踐;然而岔出另一路線的,卻是他性情另一面的顛覆特質,此間穿插失樂園中的豬狗競逐,藍色大海的逐鯊嬉鬧,或是拼貼搞笑與燈紅酒綠的世間浮生,與他自己深邃、沈著的山水畫相較,卻激越出越形荒謬的自嘲與無奈。他的水墨,拉開中原渡台畫家與台灣風物的距離,劃開了中原懷鄉山水與縱身本土深趣的品味,也奠定下水墨南渡後質樸本我的田野性格。
 
在與肝癌抗爭的後半生涯,倪再沁只是盡興的讀書、評論、旅遊與創作,也是三十餘年間的最大寄託。這盛年到中歲的旅程,令人遺憾他沒能享受到自己晚年渴慕處居的歸返,但這一路,倪再沁已然奮力撥開山水畫史碑嶺上的層層大山,邁向自身晦澀淒楚的水墨荒原,然後縱身躍入藍藍大海,讓自己迴盪在海闊天空任倘佯。
任倘佯.倪再沁 1955~2015
日期:2015│07.11 - 08.02
酒會:2015│07.1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七月推出台灣當代藝術巨擘倪再沁老師逝世後唯一畫廊個展,展出老師自2000年後歸返水墨的系列之作追思詠懷。倪再沁作為藝術創作者、藝評家、教育家,曾任國立台灣美術館館長、東海大學文學院院長、東海大學創意設計暨藝術學院院長、臺灣流行音樂博物館館長等,更廣著執筆美術史及理論專書,甚至是辦報、參選。不僅為台灣當代藝術激引出跨時代的激辯與反思,更是台灣當代藝術中極少數能夠在不同身份間交叉轉化的重要藝術推手。跨越論述與創作的行動實踐,則大幅度擴張了台灣當代藝術家的身份定義與行動範疇,深刻影響台灣當代發展。
 
倪再沁(1955~2015),生於台北縣中和的外省第二代,在九○年代末期憑著一枝文壇健筆,從高雄隻身砲打台灣當代藝術生態,一夕之間所形成的震盪,幾乎是藝壇自六○年代以來不曾有過的狂潮。此後,從藝術史、台灣美術評論、藝術行政以至公共文化論述,從社運人士、藝評家到學者,更歷經美術館館長、學院院長與基金會執行長、董事長,因為同時擁有的多重身份與涉獵,倪再沁與當代藝術互動的深度與廣度,使得需要沈澱經營的水墨創作,常常成為他文藝筆耕之外的餘事。然而肇發於本身對於藝術的自覺,即使表面上他傾向當代議題的思考——在2010年台北當代館「媒體大哼」特展中,在當眾揮毫的行為表演、笑謔當代藝術自爽的怪談與超‧超扁平的複製嘲諷之外,同時還夾雜著社會批判的環境互動與媒體亂象的選舉表演,洞穿心念的光電互動與回歸虛幻泡影的微塵痕跡……;但如果真正瞭解他冷眉橫對當代文化霸權的碰撞之後,現場那一件件漆黑深沈的水墨作品,終會明白他所輕嘆的初衷:「水墨是我情感上割捨不了的鄉愁,不管跑多遠,最後總會回到它的懷抱。」
 
倪再沁先生水墨的兩道主軸:就正統而論,從早年行旅山林間的層巒疊墨,到美濃田園的荒寂大地,從都市叢林的沈重苦悶,到喧囂繁鬧的車水馬龍,從深刻凝結的文明污染,到窗外靜物的反璞歸真,說明他自身對天地物我的信仰與文人底蘊的實踐;然而岔出另一路線的,卻是他性情另一面的顛覆特質,此間穿插失樂園中的豬狗競逐,藍色大海的逐鯊嬉鬧,或是拼貼搞笑與燈紅酒綠的世間浮生,與他自己深邃、沈著的山水畫相較,卻激越出越形荒謬的自嘲與無奈。他的水墨,拉開中原渡台畫家與台灣風物的距離,劃開了中原懷鄉山水與縱身本土深趣的品味,也奠定下水墨南渡後質樸本我的田野性格。
 
在與肝癌抗爭的後半生涯,倪再沁只是盡興的讀書、評論、旅遊與創作,也是三十餘年間的最大寄託。這盛年到中歲的旅程,令人遺憾他沒能享受到自己晚年渴慕處居的歸返,但這一路,倪再沁已然奮力撥開山水畫史碑嶺上的層層大山,邁向自身晦澀淒楚的水墨荒原,然後縱身躍入藍藍大海,讓自己迴盪在海闊天空任倘佯。
任倘佯.倪再沁 1955~2015
日期:2015│07.11 - 08.02
酒會:2015│07.1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七月推出台灣當代藝術巨擘倪再沁老師逝世後唯一畫廊個展,展出老師自2000年後歸返水墨的系列之作追思詠懷。倪再沁作為藝術創作者、藝評家、教育家,曾任國立台灣美術館館長、東海大學文學院院長、東海大學創意設計暨藝術學院院長、臺灣流行音樂博物館館長等,更廣著執筆美術史及理論專書,甚至是辦報、參選。不僅為台灣當代藝術激引出跨時代的激辯與反思,更是台灣當代藝術中極少數能夠在不同身份間交叉轉化的重要藝術推手。跨越論述與創作的行動實踐,則大幅度擴張了台灣當代藝術家的身份定義與行動範疇,深刻影響台灣當代發展。
 
倪再沁(1955~2015),生於台北縣中和的外省第二代,在九○年代末期憑著一枝文壇健筆,從高雄隻身砲打台灣當代藝術生態,一夕之間所形成的震盪,幾乎是藝壇自六○年代以來不曾有過的狂潮。此後,從藝術史、台灣美術評論、藝術行政以至公共文化論述,從社運人士、藝評家到學者,更歷經美術館館長、學院院長與基金會執行長、董事長,因為同時擁有的多重身份與涉獵,倪再沁與當代藝術互動的深度與廣度,使得需要沈澱經營的水墨創作,常常成為他文藝筆耕之外的餘事。然而肇發於本身對於藝術的自覺,即使表面上他傾向當代議題的思考——在2010年台北當代館「媒體大哼」特展中,在當眾揮毫的行為表演、笑謔當代藝術自爽的怪談與超‧超扁平的複製嘲諷之外,同時還夾雜著社會批判的環境互動與媒體亂象的選舉表演,洞穿心念的光電互動與回歸虛幻泡影的微塵痕跡……;但如果真正瞭解他冷眉橫對當代文化霸權的碰撞之後,現場那一件件漆黑深沈的水墨作品,終會明白他所輕嘆的初衷:「水墨是我情感上割捨不了的鄉愁,不管跑多遠,最後總會回到它的懷抱。」
 
倪再沁先生水墨的兩道主軸:就正統而論,從早年行旅山林間的層巒疊墨,到美濃田園的荒寂大地,從都市叢林的沈重苦悶,到喧囂繁鬧的車水馬龍,從深刻凝結的文明污染,到窗外靜物的反璞歸真,說明他自身對天地物我的信仰與文人底蘊的實踐;然而岔出另一路線的,卻是他性情另一面的顛覆特質,此間穿插失樂園中的豬狗競逐,藍色大海的逐鯊嬉鬧,或是拼貼搞笑與燈紅酒綠的世間浮生,與他自己深邃、沈著的山水畫相較,卻激越出越形荒謬的自嘲與無奈。他的水墨,拉開中原渡台畫家與台灣風物的距離,劃開了中原懷鄉山水與縱身本土深趣的品味,也奠定下水墨南渡後質樸本我的田野性格。
 
在與肝癌抗爭的後半生涯,倪再沁只是盡興的讀書、評論、旅遊與創作,也是三十餘年間的最大寄託。這盛年到中歲的旅程,令人遺憾他沒能享受到自己晚年渴慕處居的歸返,但這一路,倪再沁已然奮力撥開山水畫史碑嶺上的層層大山,邁向自身晦澀淒楚的水墨荒原,然後縱身躍入藍藍大海,讓自己迴盪在海闊天空任倘佯。
任倘佯.倪再沁 1955~2015
日期:2015│07.11 - 08.02
酒會:2015│07.1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七月推出台灣當代藝術巨擘倪再沁老師逝世後唯一畫廊個展,展出老師自2000年後歸返水墨的系列之作追思詠懷。倪再沁作為藝術創作者、藝評家、教育家,曾任國立台灣美術館館長、東海大學文學院院長、東海大學創意設計暨藝術學院院長、臺灣流行音樂博物館館長等,更廣著執筆美術史及理論專書,甚至是辦報、參選。不僅為台灣當代藝術激引出跨時代的激辯與反思,更是台灣當代藝術中極少數能夠在不同身份間交叉轉化的重要藝術推手。跨越論述與創作的行動實踐,則大幅度擴張了台灣當代藝術家的身份定義與行動範疇,深刻影響台灣當代發展。
 
倪再沁(1955~2015),生於台北縣中和的外省第二代,在九○年代末期憑著一枝文壇健筆,從高雄隻身砲打台灣當代藝術生態,一夕之間所形成的震盪,幾乎是藝壇自六○年代以來不曾有過的狂潮。此後,從藝術史、台灣美術評論、藝術行政以至公共文化論述,從社運人士、藝評家到學者,更歷經美術館館長、學院院長與基金會執行長、董事長,因為同時擁有的多重身份與涉獵,倪再沁與當代藝術互動的深度與廣度,使得需要沈澱經營的水墨創作,常常成為他文藝筆耕之外的餘事。然而肇發於本身對於藝術的自覺,即使表面上他傾向當代議題的思考——在2010年台北當代館「媒體大哼」特展中,在當眾揮毫的行為表演、笑謔當代藝術自爽的怪談與超‧超扁平的複製嘲諷之外,同時還夾雜著社會批判的環境互動與媒體亂象的選舉表演,洞穿心念的光電互動與回歸虛幻泡影的微塵痕跡……;但如果真正瞭解他冷眉橫對當代文化霸權的碰撞之後,現場那一件件漆黑深沈的水墨作品,終會明白他所輕嘆的初衷:「水墨是我情感上割捨不了的鄉愁,不管跑多遠,最後總會回到它的懷抱。」
 
倪再沁先生水墨的兩道主軸:就正統而論,從早年行旅山林間的層巒疊墨,到美濃田園的荒寂大地,從都市叢林的沈重苦悶,到喧囂繁鬧的車水馬龍,從深刻凝結的文明污染,到窗外靜物的反璞歸真,說明他自身對天地物我的信仰與文人底蘊的實踐;然而岔出另一路線的,卻是他性情另一面的顛覆特質,此間穿插失樂園中的豬狗競逐,藍色大海的逐鯊嬉鬧,或是拼貼搞笑與燈紅酒綠的世間浮生,與他自己深邃、沈著的山水畫相較,卻激越出越形荒謬的自嘲與無奈。他的水墨,拉開中原渡台畫家與台灣風物的距離,劃開了中原懷鄉山水與縱身本土深趣的品味,也奠定下水墨南渡後質樸本我的田野性格。
 
在與肝癌抗爭的後半生涯,倪再沁只是盡興的讀書、評論、旅遊與創作,也是三十餘年間的最大寄託。這盛年到中歲的旅程,令人遺憾他沒能享受到自己晚年渴慕處居的歸返,但這一路,倪再沁已然奮力撥開山水畫史碑嶺上的層層大山,邁向自身晦澀淒楚的水墨荒原,然後縱身躍入藍藍大海,讓自己迴盪在海闊天空任倘佯。
任倘佯.倪再沁 1955~2015
日期:2015│07.11 - 08.02
酒會:2015│07.1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七月推出台灣當代藝術巨擘倪再沁老師逝世後唯一畫廊個展,展出老師自2000年後歸返水墨的系列之作追思詠懷。倪再沁作為藝術創作者、藝評家、教育家,曾任國立台灣美術館館長、東海大學文學院院長、東海大學創意設計暨藝術學院院長、臺灣流行音樂博物館館長等,更廣著執筆美術史及理論專書,甚至是辦報、參選。不僅為台灣當代藝術激引出跨時代的激辯與反思,更是台灣當代藝術中極少數能夠在不同身份間交叉轉化的重要藝術推手。跨越論述與創作的行動實踐,則大幅度擴張了台灣當代藝術家的身份定義與行動範疇,深刻影響台灣當代發展。
 
倪再沁(1955~2015),生於台北縣中和的外省第二代,在九○年代末期憑著一枝文壇健筆,從高雄隻身砲打台灣當代藝術生態,一夕之間所形成的震盪,幾乎是藝壇自六○年代以來不曾有過的狂潮。此後,從藝術史、台灣美術評論、藝術行政以至公共文化論述,從社運人士、藝評家到學者,更歷經美術館館長、學院院長與基金會執行長、董事長,因為同時擁有的多重身份與涉獵,倪再沁與當代藝術互動的深度與廣度,使得需要沈澱經營的水墨創作,常常成為他文藝筆耕之外的餘事。然而肇發於本身對於藝術的自覺,即使表面上他傾向當代議題的思考——在2010年台北當代館「媒體大哼」特展中,在當眾揮毫的行為表演、笑謔當代藝術自爽的怪談與超‧超扁平的複製嘲諷之外,同時還夾雜著社會批判的環境互動與媒體亂象的選舉表演,洞穿心念的光電互動與回歸虛幻泡影的微塵痕跡……;但如果真正瞭解他冷眉橫對當代文化霸權的碰撞之後,現場那一件件漆黑深沈的水墨作品,終會明白他所輕嘆的初衷:「水墨是我情感上割捨不了的鄉愁,不管跑多遠,最後總會回到它的懷抱。」
 
倪再沁先生水墨的兩道主軸:就正統而論,從早年行旅山林間的層巒疊墨,到美濃田園的荒寂大地,從都市叢林的沈重苦悶,到喧囂繁鬧的車水馬龍,從深刻凝結的文明污染,到窗外靜物的反璞歸真,說明他自身對天地物我的信仰與文人底蘊的實踐;然而岔出另一路線的,卻是他性情另一面的顛覆特質,此間穿插失樂園中的豬狗競逐,藍色大海的逐鯊嬉鬧,或是拼貼搞笑與燈紅酒綠的世間浮生,與他自己深邃、沈著的山水畫相較,卻激越出越形荒謬的自嘲與無奈。他的水墨,拉開中原渡台畫家與台灣風物的距離,劃開了中原懷鄉山水與縱身本土深趣的品味,也奠定下水墨南渡後質樸本我的田野性格。
 
在與肝癌抗爭的後半生涯,倪再沁只是盡興的讀書、評論、旅遊與創作,也是三十餘年間的最大寄託。這盛年到中歲的旅程,令人遺憾他沒能享受到自己晚年渴慕處居的歸返,但這一路,倪再沁已然奮力撥開山水畫史碑嶺上的層層大山,邁向自身晦澀淒楚的水墨荒原,然後縱身躍入藍藍大海,讓自己迴盪在海闊天空任倘佯。
任倘佯.倪再沁 1955~2015
日期:2015│07.11 - 08.02
酒會:2015│07.1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七月推出台灣當代藝術巨擘倪再沁老師逝世後唯一畫廊個展,展出老師自2000年後歸返水墨的系列之作追思詠懷。倪再沁作為藝術創作者、藝評家、教育家,曾任國立台灣美術館館長、東海大學文學院院長、東海大學創意設計暨藝術學院院長、臺灣流行音樂博物館館長等,更廣著執筆美術史及理論專書,甚至是辦報、參選。不僅為台灣當代藝術激引出跨時代的激辯與反思,更是台灣當代藝術中極少數能夠在不同身份間交叉轉化的重要藝術推手。跨越論述與創作的行動實踐,則大幅度擴張了台灣當代藝術家的身份定義與行動範疇,深刻影響台灣當代發展。
 
倪再沁(1955~2015),生於台北縣中和的外省第二代,在九○年代末期憑著一枝文壇健筆,從高雄隻身砲打台灣當代藝術生態,一夕之間所形成的震盪,幾乎是藝壇自六○年代以來不曾有過的狂潮。此後,從藝術史、台灣美術評論、藝術行政以至公共文化論述,從社運人士、藝評家到學者,更歷經美術館館長、學院院長與基金會執行長、董事長,因為同時擁有的多重身份與涉獵,倪再沁與當代藝術互動的深度與廣度,使得需要沈澱經營的水墨創作,常常成為他文藝筆耕之外的餘事。然而肇發於本身對於藝術的自覺,即使表面上他傾向當代議題的思考——在2010年台北當代館「媒體大哼」特展中,在當眾揮毫的行為表演、笑謔當代藝術自爽的怪談與超‧超扁平的複製嘲諷之外,同時還夾雜著社會批判的環境互動與媒體亂象的選舉表演,洞穿心念的光電互動與回歸虛幻泡影的微塵痕跡……;但如果真正瞭解他冷眉橫對當代文化霸權的碰撞之後,現場那一件件漆黑深沈的水墨作品,終會明白他所輕嘆的初衷:「水墨是我情感上割捨不了的鄉愁,不管跑多遠,最後總會回到它的懷抱。」
 
倪再沁先生水墨的兩道主軸:就正統而論,從早年行旅山林間的層巒疊墨,到美濃田園的荒寂大地,從都市叢林的沈重苦悶,到喧囂繁鬧的車水馬龍,從深刻凝結的文明污染,到窗外靜物的反璞歸真,說明他自身對天地物我的信仰與文人底蘊的實踐;然而岔出另一路線的,卻是他性情另一面的顛覆特質,此間穿插失樂園中的豬狗競逐,藍色大海的逐鯊嬉鬧,或是拼貼搞笑與燈紅酒綠的世間浮生,與他自己深邃、沈著的山水畫相較,卻激越出越形荒謬的自嘲與無奈。他的水墨,拉開中原渡台畫家與台灣風物的距離,劃開了中原懷鄉山水與縱身本土深趣的品味,也奠定下水墨南渡後質樸本我的田野性格。
 
在與肝癌抗爭的後半生涯,倪再沁只是盡興的讀書、評論、旅遊與創作,也是三十餘年間的最大寄託。這盛年到中歲的旅程,令人遺憾他沒能享受到自己晚年渴慕處居的歸返,但這一路,倪再沁已然奮力撥開山水畫史碑嶺上的層層大山,邁向自身晦澀淒楚的水墨荒原,然後縱身躍入藍藍大海,讓自己迴盪在海闊天空任倘佯。
任倘佯.倪再沁 1955~2015
日期:2015│07.11 - 08.02
酒會:2015│07.1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七月推出台灣當代藝術巨擘倪再沁老師逝世後唯一畫廊個展,展出老師自2000年後歸返水墨的系列之作追思詠懷。倪再沁作為藝術創作者、藝評家、教育家,曾任國立台灣美術館館長、東海大學文學院院長、東海大學創意設計暨藝術學院院長、臺灣流行音樂博物館館長等,更廣著執筆美術史及理論專書,甚至是辦報、參選。不僅為台灣當代藝術激引出跨時代的激辯與反思,更是台灣當代藝術中極少數能夠在不同身份間交叉轉化的重要藝術推手。跨越論述與創作的行動實踐,則大幅度擴張了台灣當代藝術家的身份定義與行動範疇,深刻影響台灣當代發展。
 
倪再沁(1955~2015),生於台北縣中和的外省第二代,在九○年代末期憑著一枝文壇健筆,從高雄隻身砲打台灣當代藝術生態,一夕之間所形成的震盪,幾乎是藝壇自六○年代以來不曾有過的狂潮。此後,從藝術史、台灣美術評論、藝術行政以至公共文化論述,從社運人士、藝評家到學者,更歷經美術館館長、學院院長與基金會執行長、董事長,因為同時擁有的多重身份與涉獵,倪再沁與當代藝術互動的深度與廣度,使得需要沈澱經營的水墨創作,常常成為他文藝筆耕之外的餘事。然而肇發於本身對於藝術的自覺,即使表面上他傾向當代議題的思考——在2010年台北當代館「媒體大哼」特展中,在當眾揮毫的行為表演、笑謔當代藝術自爽的怪談與超‧超扁平的複製嘲諷之外,同時還夾雜著社會批判的環境互動與媒體亂象的選舉表演,洞穿心念的光電互動與回歸虛幻泡影的微塵痕跡……;但如果真正瞭解他冷眉橫對當代文化霸權的碰撞之後,現場那一件件漆黑深沈的水墨作品,終會明白他所輕嘆的初衷:「水墨是我情感上割捨不了的鄉愁,不管跑多遠,最後總會回到它的懷抱。」
 
倪再沁先生水墨的兩道主軸:就正統而論,從早年行旅山林間的層巒疊墨,到美濃田園的荒寂大地,從都市叢林的沈重苦悶,到喧囂繁鬧的車水馬龍,從深刻凝結的文明污染,到窗外靜物的反璞歸真,說明他自身對天地物我的信仰與文人底蘊的實踐;然而岔出另一路線的,卻是他性情另一面的顛覆特質,此間穿插失樂園中的豬狗競逐,藍色大海的逐鯊嬉鬧,或是拼貼搞笑與燈紅酒綠的世間浮生,與他自己深邃、沈著的山水畫相較,卻激越出越形荒謬的自嘲與無奈。他的水墨,拉開中原渡台畫家與台灣風物的距離,劃開了中原懷鄉山水與縱身本土深趣的品味,也奠定下水墨南渡後質樸本我的田野性格。
 
在與肝癌抗爭的後半生涯,倪再沁只是盡興的讀書、評論、旅遊與創作,也是三十餘年間的最大寄託。這盛年到中歲的旅程,令人遺憾他沒能享受到自己晚年渴慕處居的歸返,但這一路,倪再沁已然奮力撥開山水畫史碑嶺上的層層大山,邁向自身晦澀淒楚的水墨荒原,然後縱身躍入藍藍大海,讓自己迴盪在海闊天空任倘佯。
任倘佯.倪再沁 1955~2015
日期:2015│07.11 - 08.02
酒會:2015│07.1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七月推出台灣當代藝術巨擘倪再沁老師逝世後唯一畫廊個展,展出老師自2000年後歸返水墨的系列之作追思詠懷。倪再沁作為藝術創作者、藝評家、教育家,曾任國立台灣美術館館長、東海大學文學院院長、東海大學創意設計暨藝術學院院長、臺灣流行音樂博物館館長等,更廣著執筆美術史及理論專書,甚至是辦報、參選。不僅為台灣當代藝術激引出跨時代的激辯與反思,更是台灣當代藝術中極少數能夠在不同身份間交叉轉化的重要藝術推手。跨越論述與創作的行動實踐,則大幅度擴張了台灣當代藝術家的身份定義與行動範疇,深刻影響台灣當代發展。
 
倪再沁(1955~2015),生於台北縣中和的外省第二代,在九○年代末期憑著一枝文壇健筆,從高雄隻身砲打台灣當代藝術生態,一夕之間所形成的震盪,幾乎是藝壇自六○年代以來不曾有過的狂潮。此後,從藝術史、台灣美術評論、藝術行政以至公共文化論述,從社運人士、藝評家到學者,更歷經美術館館長、學院院長與基金會執行長、董事長,因為同時擁有的多重身份與涉獵,倪再沁與當代藝術互動的深度與廣度,使得需要沈澱經營的水墨創作,常常成為他文藝筆耕之外的餘事。然而肇發於本身對於藝術的自覺,即使表面上他傾向當代議題的思考——在2010年台北當代館「媒體大哼」特展中,在當眾揮毫的行為表演、笑謔當代藝術自爽的怪談與超‧超扁平的複製嘲諷之外,同時還夾雜著社會批判的環境互動與媒體亂象的選舉表演,洞穿心念的光電互動與回歸虛幻泡影的微塵痕跡……;但如果真正瞭解他冷眉橫對當代文化霸權的碰撞之後,現場那一件件漆黑深沈的水墨作品,終會明白他所輕嘆的初衷:「水墨是我情感上割捨不了的鄉愁,不管跑多遠,最後總會回到它的懷抱。」
 
倪再沁先生水墨的兩道主軸:就正統而論,從早年行旅山林間的層巒疊墨,到美濃田園的荒寂大地,從都市叢林的沈重苦悶,到喧囂繁鬧的車水馬龍,從深刻凝結的文明污染,到窗外靜物的反璞歸真,說明他自身對天地物我的信仰與文人底蘊的實踐;然而岔出另一路線的,卻是他性情另一面的顛覆特質,此間穿插失樂園中的豬狗競逐,藍色大海的逐鯊嬉鬧,或是拼貼搞笑與燈紅酒綠的世間浮生,與他自己深邃、沈著的山水畫相較,卻激越出越形荒謬的自嘲與無奈。他的水墨,拉開中原渡台畫家與台灣風物的距離,劃開了中原懷鄉山水與縱身本土深趣的品味,也奠定下水墨南渡後質樸本我的田野性格。
 
在與肝癌抗爭的後半生涯,倪再沁只是盡興的讀書、評論、旅遊與創作,也是三十餘年間的最大寄託。這盛年到中歲的旅程,令人遺憾他沒能享受到自己晚年渴慕處居的歸返,但這一路,倪再沁已然奮力撥開山水畫史碑嶺上的層層大山,邁向自身晦澀淒楚的水墨荒原,然後縱身躍入藍藍大海,讓自己迴盪在海闊天空任倘佯。
任倘佯.倪再沁 1955~2015
日期:2015│07.11 - 08.02
酒會:2015│07.1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七月推出台灣當代藝術巨擘倪再沁老師逝世後唯一畫廊個展,展出老師自2000年後歸返水墨的系列之作追思詠懷。倪再沁作為藝術創作者、藝評家、教育家,曾任國立台灣美術館館長、東海大學文學院院長、東海大學創意設計暨藝術學院院長、臺灣流行音樂博物館館長等,更廣著執筆美術史及理論專書,甚至是辦報、參選。不僅為台灣當代藝術激引出跨時代的激辯與反思,更是台灣當代藝術中極少數能夠在不同身份間交叉轉化的重要藝術推手。跨越論述與創作的行動實踐,則大幅度擴張了台灣當代藝術家的身份定義與行動範疇,深刻影響台灣當代發展。
 
倪再沁(1955~2015),生於台北縣中和的外省第二代,在九○年代末期憑著一枝文壇健筆,從高雄隻身砲打台灣當代藝術生態,一夕之間所形成的震盪,幾乎是藝壇自六○年代以來不曾有過的狂潮。此後,從藝術史、台灣美術評論、藝術行政以至公共文化論述,從社運人士、藝評家到學者,更歷經美術館館長、學院院長與基金會執行長、董事長,因為同時擁有的多重身份與涉獵,倪再沁與當代藝術互動的深度與廣度,使得需要沈澱經營的水墨創作,常常成為他文藝筆耕之外的餘事。然而肇發於本身對於藝術的自覺,即使表面上他傾向當代議題的思考——在2010年台北當代館「媒體大哼」特展中,在當眾揮毫的行為表演、笑謔當代藝術自爽的怪談與超‧超扁平的複製嘲諷之外,同時還夾雜著社會批判的環境互動與媒體亂象的選舉表演,洞穿心念的光電互動與回歸虛幻泡影的微塵痕跡……;但如果真正瞭解他冷眉橫對當代文化霸權的碰撞之後,現場那一件件漆黑深沈的水墨作品,終會明白他所輕嘆的初衷:「水墨是我情感上割捨不了的鄉愁,不管跑多遠,最後總會回到它的懷抱。」
 
倪再沁先生水墨的兩道主軸:就正統而論,從早年行旅山林間的層巒疊墨,到美濃田園的荒寂大地,從都市叢林的沈重苦悶,到喧囂繁鬧的車水馬龍,從深刻凝結的文明污染,到窗外靜物的反璞歸真,說明他自身對天地物我的信仰與文人底蘊的實踐;然而岔出另一路線的,卻是他性情另一面的顛覆特質,此間穿插失樂園中的豬狗競逐,藍色大海的逐鯊嬉鬧,或是拼貼搞笑與燈紅酒綠的世間浮生,與他自己深邃、沈著的山水畫相較,卻激越出越形荒謬的自嘲與無奈。他的水墨,拉開中原渡台畫家與台灣風物的距離,劃開了中原懷鄉山水與縱身本土深趣的品味,也奠定下水墨南渡後質樸本我的田野性格。
 
在與肝癌抗爭的後半生涯,倪再沁只是盡興的讀書、評論、旅遊與創作,也是三十餘年間的最大寄託。這盛年到中歲的旅程,令人遺憾他沒能享受到自己晚年渴慕處居的歸返,但這一路,倪再沁已然奮力撥開山水畫史碑嶺上的層層大山,邁向自身晦澀淒楚的水墨荒原,然後縱身躍入藍藍大海,讓自己迴盪在海闊天空任倘佯。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