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煒 | Works on paper
日期:2015│04.11 - 2015.05.03
酒會:2015│04.1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青春的另類輓歌──劉煒紙上作品之所見
 
王嘉驥
 
中國策展人栗憲庭於1991年提出「玩世現實主義」,年輕藝術家劉煒(1965年生)的聲名因此不脛而走,繼而見聞於海外藝壇。圖像格式鮮明,視覺辨識度高,「玩世現實主義」很快演變成一種圖式化的風格,許多中國藝術家趨之若騖。1995年之後,儘管「政治波普」蔚為中國當代藝術新浪潮,劉煒卻已默默拋開領袖肖像一類的題材。
 
反圖式/反美學是劉煒長期慣見的創作態度。強調「我以我手畫我心」,他把個人對時間的敏感意識,透過繪畫的手感及筆觸,具現為刻意有所不同,甚至無懼於冒犯觀者視覺的「拙」與「醜」的形式叛逆。此次展出的劉煒十餘幅紙上近作,媒材為紙本水墨,意象涵括人物、山水、花鳥,不少作品引發中國水墨繪畫的聯想,實則難以從藝術史的筆墨系譜予以理解。重要的還在於,這批作品似乎暗寓畫家個人近期的生命境遇與感受。
 
顛覆傳統審美範式的意趣,劉煒也藉著這些畫作表露心思。一幅幅繁花似錦的單色水墨畫面,宛若謳歌青春正盛的生命,但又瀰漫荒誕怪謬的瀕死氣息。天使以骷髏的姿形現身,甚至吊掛樹頭。性徵誇大的男女軀體,毫不靦腆地裸對觀者,直接而豪邁地宣示生命本能的存在及其慾望。值得一提的是,一幅以茂盛花海為背景,樹上掛著兩副天使骷髏的畫面裡,劉煒似隱猶顯地鉤寫「就作不死」四個中文字;同時,耐人尋味地與「Too Young To Die」(意即:年輕早夭之憾)英文語詞形成曖昧的並置關係,更讓觀者心中充滿問號。
 
劉煒這十餘幅紙上作品描繪的並非驚世駭俗之景,反倒流露了死亡潛入心頭之後的種種忐忑與憂懼之情。據此而論,這批近作或許可以看成劉煒不改個人調侃語調,富含黑色幽默的另類輓歌,尤其觸及了人性難以迴避的青春、慾望、死亡等生命課題。
劉煒 | Works on paper
日期:2015│04.11 - 2015.05.03
酒會:2015│04.1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青春的另類輓歌──劉煒紙上作品之所見
 
王嘉驥
 
中國策展人栗憲庭於1991年提出「玩世現實主義」,年輕藝術家劉煒(1965年生)的聲名因此不脛而走,繼而見聞於海外藝壇。圖像格式鮮明,視覺辨識度高,「玩世現實主義」很快演變成一種圖式化的風格,許多中國藝術家趨之若騖。1995年之後,儘管「政治波普」蔚為中國當代藝術新浪潮,劉煒卻已默默拋開領袖肖像一類的題材。
 
反圖式/反美學是劉煒長期慣見的創作態度。強調「我以我手畫我心」,他把個人對時間的敏感意識,透過繪畫的手感及筆觸,具現為刻意有所不同,甚至無懼於冒犯觀者視覺的「拙」與「醜」的形式叛逆。此次展出的劉煒十餘幅紙上近作,媒材為紙本水墨,意象涵括人物、山水、花鳥,不少作品引發中國水墨繪畫的聯想,實則難以從藝術史的筆墨系譜予以理解。重要的還在於,這批作品似乎暗寓畫家個人近期的生命境遇與感受。
 
顛覆傳統審美範式的意趣,劉煒也藉著這些畫作表露心思。一幅幅繁花似錦的單色水墨畫面,宛若謳歌青春正盛的生命,但又瀰漫荒誕怪謬的瀕死氣息。天使以骷髏的姿形現身,甚至吊掛樹頭。性徵誇大的男女軀體,毫不靦腆地裸對觀者,直接而豪邁地宣示生命本能的存在及其慾望。值得一提的是,一幅以茂盛花海為背景,樹上掛著兩副天使骷髏的畫面裡,劉煒似隱猶顯地鉤寫「就作不死」四個中文字;同時,耐人尋味地與「Too Young To Die」(意即:年輕早夭之憾)英文語詞形成曖昧的並置關係,更讓觀者心中充滿問號。
 
劉煒這十餘幅紙上作品描繪的並非驚世駭俗之景,反倒流露了死亡潛入心頭之後的種種忐忑與憂懼之情。據此而論,這批近作或許可以看成劉煒不改個人調侃語調,富含黑色幽默的另類輓歌,尤其觸及了人性難以迴避的青春、慾望、死亡等生命課題。
劉煒 | Works on paper
日期:2015│04.11 - 2015.05.03
酒會:2015│04.1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青春的另類輓歌──劉煒紙上作品之所見
 
王嘉驥
 
中國策展人栗憲庭於1991年提出「玩世現實主義」,年輕藝術家劉煒(1965年生)的聲名因此不脛而走,繼而見聞於海外藝壇。圖像格式鮮明,視覺辨識度高,「玩世現實主義」很快演變成一種圖式化的風格,許多中國藝術家趨之若騖。1995年之後,儘管「政治波普」蔚為中國當代藝術新浪潮,劉煒卻已默默拋開領袖肖像一類的題材。
 
反圖式/反美學是劉煒長期慣見的創作態度。強調「我以我手畫我心」,他把個人對時間的敏感意識,透過繪畫的手感及筆觸,具現為刻意有所不同,甚至無懼於冒犯觀者視覺的「拙」與「醜」的形式叛逆。此次展出的劉煒十餘幅紙上近作,媒材為紙本水墨,意象涵括人物、山水、花鳥,不少作品引發中國水墨繪畫的聯想,實則難以從藝術史的筆墨系譜予以理解。重要的還在於,這批作品似乎暗寓畫家個人近期的生命境遇與感受。
 
顛覆傳統審美範式的意趣,劉煒也藉著這些畫作表露心思。一幅幅繁花似錦的單色水墨畫面,宛若謳歌青春正盛的生命,但又瀰漫荒誕怪謬的瀕死氣息。天使以骷髏的姿形現身,甚至吊掛樹頭。性徵誇大的男女軀體,毫不靦腆地裸對觀者,直接而豪邁地宣示生命本能的存在及其慾望。值得一提的是,一幅以茂盛花海為背景,樹上掛著兩副天使骷髏的畫面裡,劉煒似隱猶顯地鉤寫「就作不死」四個中文字;同時,耐人尋味地與「Too Young To Die」(意即:年輕早夭之憾)英文語詞形成曖昧的並置關係,更讓觀者心中充滿問號。
 
劉煒這十餘幅紙上作品描繪的並非驚世駭俗之景,反倒流露了死亡潛入心頭之後的種種忐忑與憂懼之情。據此而論,這批近作或許可以看成劉煒不改個人調侃語調,富含黑色幽默的另類輓歌,尤其觸及了人性難以迴避的青春、慾望、死亡等生命課題。
劉煒 | Works on paper
日期:2015│04.11 - 2015.05.03
酒會:2015│04.1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青春的另類輓歌──劉煒紙上作品之所見
 
王嘉驥
 
中國策展人栗憲庭於1991年提出「玩世現實主義」,年輕藝術家劉煒(1965年生)的聲名因此不脛而走,繼而見聞於海外藝壇。圖像格式鮮明,視覺辨識度高,「玩世現實主義」很快演變成一種圖式化的風格,許多中國藝術家趨之若騖。1995年之後,儘管「政治波普」蔚為中國當代藝術新浪潮,劉煒卻已默默拋開領袖肖像一類的題材。
 
反圖式/反美學是劉煒長期慣見的創作態度。強調「我以我手畫我心」,他把個人對時間的敏感意識,透過繪畫的手感及筆觸,具現為刻意有所不同,甚至無懼於冒犯觀者視覺的「拙」與「醜」的形式叛逆。此次展出的劉煒十餘幅紙上近作,媒材為紙本水墨,意象涵括人物、山水、花鳥,不少作品引發中國水墨繪畫的聯想,實則難以從藝術史的筆墨系譜予以理解。重要的還在於,這批作品似乎暗寓畫家個人近期的生命境遇與感受。
 
顛覆傳統審美範式的意趣,劉煒也藉著這些畫作表露心思。一幅幅繁花似錦的單色水墨畫面,宛若謳歌青春正盛的生命,但又瀰漫荒誕怪謬的瀕死氣息。天使以骷髏的姿形現身,甚至吊掛樹頭。性徵誇大的男女軀體,毫不靦腆地裸對觀者,直接而豪邁地宣示生命本能的存在及其慾望。值得一提的是,一幅以茂盛花海為背景,樹上掛著兩副天使骷髏的畫面裡,劉煒似隱猶顯地鉤寫「就作不死」四個中文字;同時,耐人尋味地與「Too Young To Die」(意即:年輕早夭之憾)英文語詞形成曖昧的並置關係,更讓觀者心中充滿問號。
 
劉煒這十餘幅紙上作品描繪的並非驚世駭俗之景,反倒流露了死亡潛入心頭之後的種種忐忑與憂懼之情。據此而論,這批近作或許可以看成劉煒不改個人調侃語調,富含黑色幽默的另類輓歌,尤其觸及了人性難以迴避的青春、慾望、死亡等生命課題。
劉煒 | Works on paper
日期:2015│04.11 - 2015.05.03
酒會:2015│04.1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青春的另類輓歌──劉煒紙上作品之所見
 
王嘉驥
 
中國策展人栗憲庭於1991年提出「玩世現實主義」,年輕藝術家劉煒(1965年生)的聲名因此不脛而走,繼而見聞於海外藝壇。圖像格式鮮明,視覺辨識度高,「玩世現實主義」很快演變成一種圖式化的風格,許多中國藝術家趨之若騖。1995年之後,儘管「政治波普」蔚為中國當代藝術新浪潮,劉煒卻已默默拋開領袖肖像一類的題材。
 
反圖式/反美學是劉煒長期慣見的創作態度。強調「我以我手畫我心」,他把個人對時間的敏感意識,透過繪畫的手感及筆觸,具現為刻意有所不同,甚至無懼於冒犯觀者視覺的「拙」與「醜」的形式叛逆。此次展出的劉煒十餘幅紙上近作,媒材為紙本水墨,意象涵括人物、山水、花鳥,不少作品引發中國水墨繪畫的聯想,實則難以從藝術史的筆墨系譜予以理解。重要的還在於,這批作品似乎暗寓畫家個人近期的生命境遇與感受。
 
顛覆傳統審美範式的意趣,劉煒也藉著這些畫作表露心思。一幅幅繁花似錦的單色水墨畫面,宛若謳歌青春正盛的生命,但又瀰漫荒誕怪謬的瀕死氣息。天使以骷髏的姿形現身,甚至吊掛樹頭。性徵誇大的男女軀體,毫不靦腆地裸對觀者,直接而豪邁地宣示生命本能的存在及其慾望。值得一提的是,一幅以茂盛花海為背景,樹上掛著兩副天使骷髏的畫面裡,劉煒似隱猶顯地鉤寫「就作不死」四個中文字;同時,耐人尋味地與「Too Young To Die」(意即:年輕早夭之憾)英文語詞形成曖昧的並置關係,更讓觀者心中充滿問號。
 
劉煒這十餘幅紙上作品描繪的並非驚世駭俗之景,反倒流露了死亡潛入心頭之後的種種忐忑與憂懼之情。據此而論,這批近作或許可以看成劉煒不改個人調侃語調,富含黑色幽默的另類輓歌,尤其觸及了人性難以迴避的青春、慾望、死亡等生命課題。
劉煒 | Works on paper
日期:2015│04.11 - 2015.05.03
酒會:2015│04.1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青春的另類輓歌──劉煒紙上作品之所見
 
王嘉驥
 
中國策展人栗憲庭於1991年提出「玩世現實主義」,年輕藝術家劉煒(1965年生)的聲名因此不脛而走,繼而見聞於海外藝壇。圖像格式鮮明,視覺辨識度高,「玩世現實主義」很快演變成一種圖式化的風格,許多中國藝術家趨之若騖。1995年之後,儘管「政治波普」蔚為中國當代藝術新浪潮,劉煒卻已默默拋開領袖肖像一類的題材。
 
反圖式/反美學是劉煒長期慣見的創作態度。強調「我以我手畫我心」,他把個人對時間的敏感意識,透過繪畫的手感及筆觸,具現為刻意有所不同,甚至無懼於冒犯觀者視覺的「拙」與「醜」的形式叛逆。此次展出的劉煒十餘幅紙上近作,媒材為紙本水墨,意象涵括人物、山水、花鳥,不少作品引發中國水墨繪畫的聯想,實則難以從藝術史的筆墨系譜予以理解。重要的還在於,這批作品似乎暗寓畫家個人近期的生命境遇與感受。
 
顛覆傳統審美範式的意趣,劉煒也藉著這些畫作表露心思。一幅幅繁花似錦的單色水墨畫面,宛若謳歌青春正盛的生命,但又瀰漫荒誕怪謬的瀕死氣息。天使以骷髏的姿形現身,甚至吊掛樹頭。性徵誇大的男女軀體,毫不靦腆地裸對觀者,直接而豪邁地宣示生命本能的存在及其慾望。值得一提的是,一幅以茂盛花海為背景,樹上掛著兩副天使骷髏的畫面裡,劉煒似隱猶顯地鉤寫「就作不死」四個中文字;同時,耐人尋味地與「Too Young To Die」(意即:年輕早夭之憾)英文語詞形成曖昧的並置關係,更讓觀者心中充滿問號。
 
劉煒這十餘幅紙上作品描繪的並非驚世駭俗之景,反倒流露了死亡潛入心頭之後的種種忐忑與憂懼之情。據此而論,這批近作或許可以看成劉煒不改個人調侃語調,富含黑色幽默的另類輓歌,尤其觸及了人性難以迴避的青春、慾望、死亡等生命課題。
劉煒 | Works on paper
日期:2015│04.11 - 2015.05.03
酒會:2015│04.1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青春的另類輓歌──劉煒紙上作品之所見
 
王嘉驥
 
中國策展人栗憲庭於1991年提出「玩世現實主義」,年輕藝術家劉煒(1965年生)的聲名因此不脛而走,繼而見聞於海外藝壇。圖像格式鮮明,視覺辨識度高,「玩世現實主義」很快演變成一種圖式化的風格,許多中國藝術家趨之若騖。1995年之後,儘管「政治波普」蔚為中國當代藝術新浪潮,劉煒卻已默默拋開領袖肖像一類的題材。
 
反圖式/反美學是劉煒長期慣見的創作態度。強調「我以我手畫我心」,他把個人對時間的敏感意識,透過繪畫的手感及筆觸,具現為刻意有所不同,甚至無懼於冒犯觀者視覺的「拙」與「醜」的形式叛逆。此次展出的劉煒十餘幅紙上近作,媒材為紙本水墨,意象涵括人物、山水、花鳥,不少作品引發中國水墨繪畫的聯想,實則難以從藝術史的筆墨系譜予以理解。重要的還在於,這批作品似乎暗寓畫家個人近期的生命境遇與感受。
 
顛覆傳統審美範式的意趣,劉煒也藉著這些畫作表露心思。一幅幅繁花似錦的單色水墨畫面,宛若謳歌青春正盛的生命,但又瀰漫荒誕怪謬的瀕死氣息。天使以骷髏的姿形現身,甚至吊掛樹頭。性徵誇大的男女軀體,毫不靦腆地裸對觀者,直接而豪邁地宣示生命本能的存在及其慾望。值得一提的是,一幅以茂盛花海為背景,樹上掛著兩副天使骷髏的畫面裡,劉煒似隱猶顯地鉤寫「就作不死」四個中文字;同時,耐人尋味地與「Too Young To Die」(意即:年輕早夭之憾)英文語詞形成曖昧的並置關係,更讓觀者心中充滿問號。
 
劉煒這十餘幅紙上作品描繪的並非驚世駭俗之景,反倒流露了死亡潛入心頭之後的種種忐忑與憂懼之情。據此而論,這批近作或許可以看成劉煒不改個人調侃語調,富含黑色幽默的另類輓歌,尤其觸及了人性難以迴避的青春、慾望、死亡等生命課題。
劉煒 | Works on paper
日期:2015│04.11 - 2015.05.03
酒會:2015│04.1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青春的另類輓歌──劉煒紙上作品之所見
 
王嘉驥
 
中國策展人栗憲庭於1991年提出「玩世現實主義」,年輕藝術家劉煒(1965年生)的聲名因此不脛而走,繼而見聞於海外藝壇。圖像格式鮮明,視覺辨識度高,「玩世現實主義」很快演變成一種圖式化的風格,許多中國藝術家趨之若騖。1995年之後,儘管「政治波普」蔚為中國當代藝術新浪潮,劉煒卻已默默拋開領袖肖像一類的題材。
 
反圖式/反美學是劉煒長期慣見的創作態度。強調「我以我手畫我心」,他把個人對時間的敏感意識,透過繪畫的手感及筆觸,具現為刻意有所不同,甚至無懼於冒犯觀者視覺的「拙」與「醜」的形式叛逆。此次展出的劉煒十餘幅紙上近作,媒材為紙本水墨,意象涵括人物、山水、花鳥,不少作品引發中國水墨繪畫的聯想,實則難以從藝術史的筆墨系譜予以理解。重要的還在於,這批作品似乎暗寓畫家個人近期的生命境遇與感受。
 
顛覆傳統審美範式的意趣,劉煒也藉著這些畫作表露心思。一幅幅繁花似錦的單色水墨畫面,宛若謳歌青春正盛的生命,但又瀰漫荒誕怪謬的瀕死氣息。天使以骷髏的姿形現身,甚至吊掛樹頭。性徵誇大的男女軀體,毫不靦腆地裸對觀者,直接而豪邁地宣示生命本能的存在及其慾望。值得一提的是,一幅以茂盛花海為背景,樹上掛著兩副天使骷髏的畫面裡,劉煒似隱猶顯地鉤寫「就作不死」四個中文字;同時,耐人尋味地與「Too Young To Die」(意即:年輕早夭之憾)英文語詞形成曖昧的並置關係,更讓觀者心中充滿問號。
 
劉煒這十餘幅紙上作品描繪的並非驚世駭俗之景,反倒流露了死亡潛入心頭之後的種種忐忑與憂懼之情。據此而論,這批近作或許可以看成劉煒不改個人調侃語調,富含黑色幽默的另類輓歌,尤其觸及了人性難以迴避的青春、慾望、死亡等生命課題。
劉煒 | Works on paper
日期:2015│04.11 - 2015.05.03
酒會:2015│04.1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青春的另類輓歌──劉煒紙上作品之所見
 
王嘉驥
 
中國策展人栗憲庭於1991年提出「玩世現實主義」,年輕藝術家劉煒(1965年生)的聲名因此不脛而走,繼而見聞於海外藝壇。圖像格式鮮明,視覺辨識度高,「玩世現實主義」很快演變成一種圖式化的風格,許多中國藝術家趨之若騖。1995年之後,儘管「政治波普」蔚為中國當代藝術新浪潮,劉煒卻已默默拋開領袖肖像一類的題材。
 
反圖式/反美學是劉煒長期慣見的創作態度。強調「我以我手畫我心」,他把個人對時間的敏感意識,透過繪畫的手感及筆觸,具現為刻意有所不同,甚至無懼於冒犯觀者視覺的「拙」與「醜」的形式叛逆。此次展出的劉煒十餘幅紙上近作,媒材為紙本水墨,意象涵括人物、山水、花鳥,不少作品引發中國水墨繪畫的聯想,實則難以從藝術史的筆墨系譜予以理解。重要的還在於,這批作品似乎暗寓畫家個人近期的生命境遇與感受。
 
顛覆傳統審美範式的意趣,劉煒也藉著這些畫作表露心思。一幅幅繁花似錦的單色水墨畫面,宛若謳歌青春正盛的生命,但又瀰漫荒誕怪謬的瀕死氣息。天使以骷髏的姿形現身,甚至吊掛樹頭。性徵誇大的男女軀體,毫不靦腆地裸對觀者,直接而豪邁地宣示生命本能的存在及其慾望。值得一提的是,一幅以茂盛花海為背景,樹上掛著兩副天使骷髏的畫面裡,劉煒似隱猶顯地鉤寫「就作不死」四個中文字;同時,耐人尋味地與「Too Young To Die」(意即:年輕早夭之憾)英文語詞形成曖昧的並置關係,更讓觀者心中充滿問號。
 
劉煒這十餘幅紙上作品描繪的並非驚世駭俗之景,反倒流露了死亡潛入心頭之後的種種忐忑與憂懼之情。據此而論,這批近作或許可以看成劉煒不改個人調侃語調,富含黑色幽默的另類輓歌,尤其觸及了人性難以迴避的青春、慾望、死亡等生命課題。
1
1
1
1
1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