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12-第六回展
日期:2014│04.12 - 05.04
酒會:2014│04.12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臺北 
N12 - 王光樂、王頡、仇曉飛、申亮、宋琨、胡曉媛、徐華翎、郝強、馬延紅、梁遠葦、楊靜、溫凌 (按筆畫順序)

「他們觀看自己就在像觀看眾人,他們觀看眾人也就是在觀看自己」
 
4月,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台北空間舉辦中國當代青年藝術家團體「N12」的第六回展覽,此次,將是此12人首度聚首於北京之外,勢將為台灣當代藝術迎來全然N式的文化意識。
 
2003年,12位畢業自中央美院的青年學生,以北京為基地,為了各自在不同創作類型上的熱情與嘗試,為了在已然成形的大環境中探求新機,進而組成12人團體,或以象徵形式無限的N為名,舉行《N12第一回展》。與中國當代藝術短短歷史中屢屢出現的畫會、群體、小組都不同的是,N12最大程度地呈現了「個人」。他們沒有綱領、宣言,沒有統一的藝術主張,沒有也不需要核心人物。他們不是活動家,卻在一次次的聚會與展覽中,根本地實踐個人意識的延展。在社會集體意識的退潮中,成為70後中國改革開放後,社會意識轉向的藝術象徵。
 
自作品中我們便可查覺,藝術本體的自覺性逐漸被他們擺到了首要的位置,甚至被純粹地提取出來:仇曉飛、申亮從對影像的描繪中發展出了對繪畫物質性與內部結構關係的探索;王光樂、梁遠葦、胡曉媛則在各自的母題中發展出了一種近乎偏執地對密度與規則的敏感性;宋琨、楊靜、王頡和郝強在畫面場景調度中,反復演繹著自己建構的造型意象;溫凌與馬延紅以看似截然相反的方式建立著同樣素樸的繪畫風格;徐華翎則始終在把傳統工筆的繪畫語言與觀看可能發揮到她所能想像的地步。
 
12位成員不僅僅各自發展成為獨立中堅的標志角色,在不同的類型領域中發光發熱。更同時保初衷,以N12成員的身分,以創作者本質的純粹意識相互溝通著,如同王頡在第一回展中的自述「有我們一起做展覽、聚會、交流,彼此保持者應有的距離與獨立性愈發重要,他甚至是一種我們合作的基礎。」,以至成為中國當代藝術發展中極為鮮明且重要的一道印記。
 
(部分文字選錄自鮑棟

N12-第六回展
日期:2014│04.12 - 05.04
酒會:2014│04.12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臺北 
N12 - 王光樂、王頡、仇曉飛、申亮、宋琨、胡曉媛、徐華翎、郝強、馬延紅、梁遠葦、楊靜、溫凌 (按筆畫順序)

「他們觀看自己就在像觀看眾人,他們觀看眾人也就是在觀看自己」
 
4月,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台北空間舉辦中國當代青年藝術家團體「N12」的第六回展覽,此次,將是此12人首度聚首於北京之外,勢將為台灣當代藝術迎來全然N式的文化意識。
 
2003年,12位畢業自中央美院的青年學生,以北京為基地,為了各自在不同創作類型上的熱情與嘗試,為了在已然成形的大環境中探求新機,進而組成12人團體,或以象徵形式無限的N為名,舉行《N12第一回展》。與中國當代藝術短短歷史中屢屢出現的畫會、群體、小組都不同的是,N12最大程度地呈現了「個人」。他們沒有綱領、宣言,沒有統一的藝術主張,沒有也不需要核心人物。他們不是活動家,卻在一次次的聚會與展覽中,根本地實踐個人意識的延展。在社會集體意識的退潮中,成為70後中國改革開放後,社會意識轉向的藝術象徵。
 
自作品中我們便可查覺,藝術本體的自覺性逐漸被他們擺到了首要的位置,甚至被純粹地提取出來:仇曉飛、申亮從對影像的描繪中發展出了對繪畫物質性與內部結構關係的探索;王光樂、梁遠葦、胡曉媛則在各自的母題中發展出了一種近乎偏執地對密度與規則的敏感性;宋琨、楊靜、王頡和郝強在畫面場景調度中,反復演繹著自己建構的造型意象;溫凌與馬延紅以看似截然相反的方式建立著同樣素樸的繪畫風格;徐華翎則始終在把傳統工筆的繪畫語言與觀看可能發揮到她所能想像的地步。
 
12位成員不僅僅各自發展成為獨立中堅的標志角色,在不同的類型領域中發光發熱。更同時保初衷,以N12成員的身分,以創作者本質的純粹意識相互溝通著,如同王頡在第一回展中的自述「有我們一起做展覽、聚會、交流,彼此保持者應有的距離與獨立性愈發重要,他甚至是一種我們合作的基礎。」,以至成為中國當代藝術發展中極為鮮明且重要的一道印記。
 
(部分文字選錄自鮑棟

N12-第六回展
日期:2014│04.12 - 05.04
酒會:2014│04.12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臺北 
N12 - 王光樂、王頡、仇曉飛、申亮、宋琨、胡曉媛、徐華翎、郝強、馬延紅、梁遠葦、楊靜、溫凌 (按筆畫順序)

「他們觀看自己就在像觀看眾人,他們觀看眾人也就是在觀看自己」
 
4月,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台北空間舉辦中國當代青年藝術家團體「N12」的第六回展覽,此次,將是此12人首度聚首於北京之外,勢將為台灣當代藝術迎來全然N式的文化意識。
 
2003年,12位畢業自中央美院的青年學生,以北京為基地,為了各自在不同創作類型上的熱情與嘗試,為了在已然成形的大環境中探求新機,進而組成12人團體,或以象徵形式無限的N為名,舉行《N12第一回展》。與中國當代藝術短短歷史中屢屢出現的畫會、群體、小組都不同的是,N12最大程度地呈現了「個人」。他們沒有綱領、宣言,沒有統一的藝術主張,沒有也不需要核心人物。他們不是活動家,卻在一次次的聚會與展覽中,根本地實踐個人意識的延展。在社會集體意識的退潮中,成為70後中國改革開放後,社會意識轉向的藝術象徵。
 
自作品中我們便可查覺,藝術本體的自覺性逐漸被他們擺到了首要的位置,甚至被純粹地提取出來:仇曉飛、申亮從對影像的描繪中發展出了對繪畫物質性與內部結構關係的探索;王光樂、梁遠葦、胡曉媛則在各自的母題中發展出了一種近乎偏執地對密度與規則的敏感性;宋琨、楊靜、王頡和郝強在畫面場景調度中,反復演繹著自己建構的造型意象;溫凌與馬延紅以看似截然相反的方式建立著同樣素樸的繪畫風格;徐華翎則始終在把傳統工筆的繪畫語言與觀看可能發揮到她所能想像的地步。
 
12位成員不僅僅各自發展成為獨立中堅的標志角色,在不同的類型領域中發光發熱。更同時保初衷,以N12成員的身分,以創作者本質的純粹意識相互溝通著,如同王頡在第一回展中的自述「有我們一起做展覽、聚會、交流,彼此保持者應有的距離與獨立性愈發重要,他甚至是一種我們合作的基礎。」,以至成為中國當代藝術發展中極為鮮明且重要的一道印記。
 
(部分文字選錄自鮑棟

N12-第六回展
日期:2014│04.12 - 05.04
酒會:2014│04.12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臺北 
N12 - 王光樂、王頡、仇曉飛、申亮、宋琨、胡曉媛、徐華翎、郝強、馬延紅、梁遠葦、楊靜、溫凌 (按筆畫順序)

「他們觀看自己就在像觀看眾人,他們觀看眾人也就是在觀看自己」
 
4月,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台北空間舉辦中國當代青年藝術家團體「N12」的第六回展覽,此次,將是此12人首度聚首於北京之外,勢將為台灣當代藝術迎來全然N式的文化意識。
 
2003年,12位畢業自中央美院的青年學生,以北京為基地,為了各自在不同創作類型上的熱情與嘗試,為了在已然成形的大環境中探求新機,進而組成12人團體,或以象徵形式無限的N為名,舉行《N12第一回展》。與中國當代藝術短短歷史中屢屢出現的畫會、群體、小組都不同的是,N12最大程度地呈現了「個人」。他們沒有綱領、宣言,沒有統一的藝術主張,沒有也不需要核心人物。他們不是活動家,卻在一次次的聚會與展覽中,根本地實踐個人意識的延展。在社會集體意識的退潮中,成為70後中國改革開放後,社會意識轉向的藝術象徵。
 
自作品中我們便可查覺,藝術本體的自覺性逐漸被他們擺到了首要的位置,甚至被純粹地提取出來:仇曉飛、申亮從對影像的描繪中發展出了對繪畫物質性與內部結構關係的探索;王光樂、梁遠葦、胡曉媛則在各自的母題中發展出了一種近乎偏執地對密度與規則的敏感性;宋琨、楊靜、王頡和郝強在畫面場景調度中,反復演繹著自己建構的造型意象;溫凌與馬延紅以看似截然相反的方式建立著同樣素樸的繪畫風格;徐華翎則始終在把傳統工筆的繪畫語言與觀看可能發揮到她所能想像的地步。
 
12位成員不僅僅各自發展成為獨立中堅的標志角色,在不同的類型領域中發光發熱。更同時保初衷,以N12成員的身分,以創作者本質的純粹意識相互溝通著,如同王頡在第一回展中的自述「有我們一起做展覽、聚會、交流,彼此保持者應有的距離與獨立性愈發重要,他甚至是一種我們合作的基礎。」,以至成為中國當代藝術發展中極為鮮明且重要的一道印記。
 
(部分文字選錄自鮑棟

N12-第六回展
日期:2014│04.12 - 05.04
酒會:2014│04.12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臺北 
N12 - 王光樂、王頡、仇曉飛、申亮、宋琨、胡曉媛、徐華翎、郝強、馬延紅、梁遠葦、楊靜、溫凌 (按筆畫順序)

「他們觀看自己就在像觀看眾人,他們觀看眾人也就是在觀看自己」
 
4月,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台北空間舉辦中國當代青年藝術家團體「N12」的第六回展覽,此次,將是此12人首度聚首於北京之外,勢將為台灣當代藝術迎來全然N式的文化意識。
 
2003年,12位畢業自中央美院的青年學生,以北京為基地,為了各自在不同創作類型上的熱情與嘗試,為了在已然成形的大環境中探求新機,進而組成12人團體,或以象徵形式無限的N為名,舉行《N12第一回展》。與中國當代藝術短短歷史中屢屢出現的畫會、群體、小組都不同的是,N12最大程度地呈現了「個人」。他們沒有綱領、宣言,沒有統一的藝術主張,沒有也不需要核心人物。他們不是活動家,卻在一次次的聚會與展覽中,根本地實踐個人意識的延展。在社會集體意識的退潮中,成為70後中國改革開放後,社會意識轉向的藝術象徵。
 
自作品中我們便可查覺,藝術本體的自覺性逐漸被他們擺到了首要的位置,甚至被純粹地提取出來:仇曉飛、申亮從對影像的描繪中發展出了對繪畫物質性與內部結構關係的探索;王光樂、梁遠葦、胡曉媛則在各自的母題中發展出了一種近乎偏執地對密度與規則的敏感性;宋琨、楊靜、王頡和郝強在畫面場景調度中,反復演繹著自己建構的造型意象;溫凌與馬延紅以看似截然相反的方式建立著同樣素樸的繪畫風格;徐華翎則始終在把傳統工筆的繪畫語言與觀看可能發揮到她所能想像的地步。
 
12位成員不僅僅各自發展成為獨立中堅的標志角色,在不同的類型領域中發光發熱。更同時保初衷,以N12成員的身分,以創作者本質的純粹意識相互溝通著,如同王頡在第一回展中的自述「有我們一起做展覽、聚會、交流,彼此保持者應有的距離與獨立性愈發重要,他甚至是一種我們合作的基礎。」,以至成為中國當代藝術發展中極為鮮明且重要的一道印記。
 
(部分文字選錄自鮑棟

N12-第六回展
日期:2014│04.12 - 05.04
酒會:2014│04.12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臺北 
N12 - 王光樂、王頡、仇曉飛、申亮、宋琨、胡曉媛、徐華翎、郝強、馬延紅、梁遠葦、楊靜、溫凌 (按筆畫順序)

「他們觀看自己就在像觀看眾人,他們觀看眾人也就是在觀看自己」
 
4月,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台北空間舉辦中國當代青年藝術家團體「N12」的第六回展覽,此次,將是此12人首度聚首於北京之外,勢將為台灣當代藝術迎來全然N式的文化意識。
 
2003年,12位畢業自中央美院的青年學生,以北京為基地,為了各自在不同創作類型上的熱情與嘗試,為了在已然成形的大環境中探求新機,進而組成12人團體,或以象徵形式無限的N為名,舉行《N12第一回展》。與中國當代藝術短短歷史中屢屢出現的畫會、群體、小組都不同的是,N12最大程度地呈現了「個人」。他們沒有綱領、宣言,沒有統一的藝術主張,沒有也不需要核心人物。他們不是活動家,卻在一次次的聚會與展覽中,根本地實踐個人意識的延展。在社會集體意識的退潮中,成為70後中國改革開放後,社會意識轉向的藝術象徵。
 
自作品中我們便可查覺,藝術本體的自覺性逐漸被他們擺到了首要的位置,甚至被純粹地提取出來:仇曉飛、申亮從對影像的描繪中發展出了對繪畫物質性與內部結構關係的探索;王光樂、梁遠葦、胡曉媛則在各自的母題中發展出了一種近乎偏執地對密度與規則的敏感性;宋琨、楊靜、王頡和郝強在畫面場景調度中,反復演繹著自己建構的造型意象;溫凌與馬延紅以看似截然相反的方式建立著同樣素樸的繪畫風格;徐華翎則始終在把傳統工筆的繪畫語言與觀看可能發揮到她所能想像的地步。
 
12位成員不僅僅各自發展成為獨立中堅的標志角色,在不同的類型領域中發光發熱。更同時保初衷,以N12成員的身分,以創作者本質的純粹意識相互溝通著,如同王頡在第一回展中的自述「有我們一起做展覽、聚會、交流,彼此保持者應有的距離與獨立性愈發重要,他甚至是一種我們合作的基礎。」,以至成為中國當代藝術發展中極為鮮明且重要的一道印記。
 
(部分文字選錄自鮑棟

N12-第六回展
日期:2014│04.12 - 05.04
酒會:2014│04.12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臺北 
N12 - 王光樂、王頡、仇曉飛、申亮、宋琨、胡曉媛、徐華翎、郝強、馬延紅、梁遠葦、楊靜、溫凌 (按筆畫順序)

「他們觀看自己就在像觀看眾人,他們觀看眾人也就是在觀看自己」
 
4月,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台北空間舉辦中國當代青年藝術家團體「N12」的第六回展覽,此次,將是此12人首度聚首於北京之外,勢將為台灣當代藝術迎來全然N式的文化意識。
 
2003年,12位畢業自中央美院的青年學生,以北京為基地,為了各自在不同創作類型上的熱情與嘗試,為了在已然成形的大環境中探求新機,進而組成12人團體,或以象徵形式無限的N為名,舉行《N12第一回展》。與中國當代藝術短短歷史中屢屢出現的畫會、群體、小組都不同的是,N12最大程度地呈現了「個人」。他們沒有綱領、宣言,沒有統一的藝術主張,沒有也不需要核心人物。他們不是活動家,卻在一次次的聚會與展覽中,根本地實踐個人意識的延展。在社會集體意識的退潮中,成為70後中國改革開放後,社會意識轉向的藝術象徵。
 
自作品中我們便可查覺,藝術本體的自覺性逐漸被他們擺到了首要的位置,甚至被純粹地提取出來:仇曉飛、申亮從對影像的描繪中發展出了對繪畫物質性與內部結構關係的探索;王光樂、梁遠葦、胡曉媛則在各自的母題中發展出了一種近乎偏執地對密度與規則的敏感性;宋琨、楊靜、王頡和郝強在畫面場景調度中,反復演繹著自己建構的造型意象;溫凌與馬延紅以看似截然相反的方式建立著同樣素樸的繪畫風格;徐華翎則始終在把傳統工筆的繪畫語言與觀看可能發揮到她所能想像的地步。
 
12位成員不僅僅各自發展成為獨立中堅的標志角色,在不同的類型領域中發光發熱。更同時保初衷,以N12成員的身分,以創作者本質的純粹意識相互溝通著,如同王頡在第一回展中的自述「有我們一起做展覽、聚會、交流,彼此保持者應有的距離與獨立性愈發重要,他甚至是一種我們合作的基礎。」,以至成為中國當代藝術發展中極為鮮明且重要的一道印記。
 
(部分文字選錄自鮑棟

1
1
1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