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維國 | 慾圖.吉祥
日期:2013|06.01 - 06.30
酒會:2013|06.0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臺北
時隔四年,潛心創作,繼2009年個展後,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6月1日再次呈獻郭維國全新個展《慾圖.吉祥》。一如展名所預告,這是前階段的延伸,新階段的誕生。沉淺後的蛻變、年過半百後的人生體悟,郭維國將之所有訴諸於畫布上,與觀者分享。
 
在過往自畫像系列作品中,郭維國將自我形象設為畫面主體,赤裸且直白的將自身擺放於觀眾眼前,以一種近乎挑釁的方式,自我剖析,正視內心最為私密的想望;然而,在其新系列創作中,自我主體退至次要位置,隱身於畫面的各個角落。過往的直白也許收斂了,但不變的是,對慾望的闡述,正如展名所指“慾圖”依舊。新作畫面中,各式傳統中國吉祥物件取代了原有的自畫像,帶有吉祥意味的傳統如意、花鳥、果物等⋯,巧妙的被安置於畫面裡,延續其慣有手法­­­-劇場式的道具擺弄。縱然堆疊在畫面上的是吉祥物件,但藝術家的破壞性依舊,吉祥物件被拆解,以另一種語彙被詮釋。
 
傳統吉祥物件的運用,象徵著人們長遠以來對吉祥喜慶的追求。「歲歲平安」、「大吉大利」、「報喜圖」,未見其原作品之人,易被其畫作名稱誤導,假想所繪的是平和喜樂之景。然則畫面裡,破碎的花瓶,雙雙墜落的麻雀,血淋漓的喜鵲,無不揭示著殘缺破碎的假完美。藝術家此次以不同的語彙,再次挑釁觀者,人類皆渴望生命永恆的美好,勢必也伴隨著相異程度上的痛楚。慾望本質來自於長期的空缺與匱乏,郭維國將透過此次個展,再次帶領觀者一同正視那些人生最不願被揭露的真實。
 
1960年生於台北。1984年畢業於文化大學美術系,1985年加入台北畫派,積極參與台灣現代藝術運動並於1994、1996年參加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行之雙年展。1998 年組「悍圖社」,並任首屆社長。2000年獲美國Freeman基金會亞洲藝術獎首獎。2004年獲頒李仲生基金會現代繪畫獎,同年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碩士班畢業。2006年獲第五屆廖繼春油畫創作獎,並獲邀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個展。其作品經常受邀參與台灣各美術館的展覽及多次獲邀提供作品於各國藝術機構參加展出。
郭維國 | 慾圖.吉祥
日期:2013|06.01 - 06.30
酒會:2013|06.0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臺北
時隔四年,潛心創作,繼2009年個展後,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6月1日再次呈獻郭維國全新個展《慾圖.吉祥》。一如展名所預告,這是前階段的延伸,新階段的誕生。沉淺後的蛻變、年過半百後的人生體悟,郭維國將之所有訴諸於畫布上,與觀者分享。
 
在過往自畫像系列作品中,郭維國將自我形象設為畫面主體,赤裸且直白的將自身擺放於觀眾眼前,以一種近乎挑釁的方式,自我剖析,正視內心最為私密的想望;然而,在其新系列創作中,自我主體退至次要位置,隱身於畫面的各個角落。過往的直白也許收斂了,但不變的是,對慾望的闡述,正如展名所指“慾圖”依舊。新作畫面中,各式傳統中國吉祥物件取代了原有的自畫像,帶有吉祥意味的傳統如意、花鳥、果物等⋯,巧妙的被安置於畫面裡,延續其慣有手法­­­-劇場式的道具擺弄。縱然堆疊在畫面上的是吉祥物件,但藝術家的破壞性依舊,吉祥物件被拆解,以另一種語彙被詮釋。
 
傳統吉祥物件的運用,象徵著人們長遠以來對吉祥喜慶的追求。「歲歲平安」、「大吉大利」、「報喜圖」,未見其原作品之人,易被其畫作名稱誤導,假想所繪的是平和喜樂之景。然則畫面裡,破碎的花瓶,雙雙墜落的麻雀,血淋漓的喜鵲,無不揭示著殘缺破碎的假完美。藝術家此次以不同的語彙,再次挑釁觀者,人類皆渴望生命永恆的美好,勢必也伴隨著相異程度上的痛楚。慾望本質來自於長期的空缺與匱乏,郭維國將透過此次個展,再次帶領觀者一同正視那些人生最不願被揭露的真實。
 
1960年生於台北。1984年畢業於文化大學美術系,1985年加入台北畫派,積極參與台灣現代藝術運動並於1994、1996年參加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行之雙年展。1998 年組「悍圖社」,並任首屆社長。2000年獲美國Freeman基金會亞洲藝術獎首獎。2004年獲頒李仲生基金會現代繪畫獎,同年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碩士班畢業。2006年獲第五屆廖繼春油畫創作獎,並獲邀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個展。其作品經常受邀參與台灣各美術館的展覽及多次獲邀提供作品於各國藝術機構參加展出。
郭維國 | 慾圖.吉祥
日期:2013|06.01 - 06.30
酒會:2013|06.0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臺北
時隔四年,潛心創作,繼2009年個展後,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6月1日再次呈獻郭維國全新個展《慾圖.吉祥》。一如展名所預告,這是前階段的延伸,新階段的誕生。沉淺後的蛻變、年過半百後的人生體悟,郭維國將之所有訴諸於畫布上,與觀者分享。
 
在過往自畫像系列作品中,郭維國將自我形象設為畫面主體,赤裸且直白的將自身擺放於觀眾眼前,以一種近乎挑釁的方式,自我剖析,正視內心最為私密的想望;然而,在其新系列創作中,自我主體退至次要位置,隱身於畫面的各個角落。過往的直白也許收斂了,但不變的是,對慾望的闡述,正如展名所指“慾圖”依舊。新作畫面中,各式傳統中國吉祥物件取代了原有的自畫像,帶有吉祥意味的傳統如意、花鳥、果物等⋯,巧妙的被安置於畫面裡,延續其慣有手法­­­-劇場式的道具擺弄。縱然堆疊在畫面上的是吉祥物件,但藝術家的破壞性依舊,吉祥物件被拆解,以另一種語彙被詮釋。
 
傳統吉祥物件的運用,象徵著人們長遠以來對吉祥喜慶的追求。「歲歲平安」、「大吉大利」、「報喜圖」,未見其原作品之人,易被其畫作名稱誤導,假想所繪的是平和喜樂之景。然則畫面裡,破碎的花瓶,雙雙墜落的麻雀,血淋漓的喜鵲,無不揭示著殘缺破碎的假完美。藝術家此次以不同的語彙,再次挑釁觀者,人類皆渴望生命永恆的美好,勢必也伴隨著相異程度上的痛楚。慾望本質來自於長期的空缺與匱乏,郭維國將透過此次個展,再次帶領觀者一同正視那些人生最不願被揭露的真實。
 
1960年生於台北。1984年畢業於文化大學美術系,1985年加入台北畫派,積極參與台灣現代藝術運動並於1994、1996年參加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行之雙年展。1998 年組「悍圖社」,並任首屆社長。2000年獲美國Freeman基金會亞洲藝術獎首獎。2004年獲頒李仲生基金會現代繪畫獎,同年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碩士班畢業。2006年獲第五屆廖繼春油畫創作獎,並獲邀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個展。其作品經常受邀參與台灣各美術館的展覽及多次獲邀提供作品於各國藝術機構參加展出。
郭維國 | 慾圖.吉祥
日期:2013|06.01 - 06.30
酒會:2013|06.0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臺北
時隔四年,潛心創作,繼2009年個展後,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6月1日再次呈獻郭維國全新個展《慾圖.吉祥》。一如展名所預告,這是前階段的延伸,新階段的誕生。沉淺後的蛻變、年過半百後的人生體悟,郭維國將之所有訴諸於畫布上,與觀者分享。
 
在過往自畫像系列作品中,郭維國將自我形象設為畫面主體,赤裸且直白的將自身擺放於觀眾眼前,以一種近乎挑釁的方式,自我剖析,正視內心最為私密的想望;然而,在其新系列創作中,自我主體退至次要位置,隱身於畫面的各個角落。過往的直白也許收斂了,但不變的是,對慾望的闡述,正如展名所指“慾圖”依舊。新作畫面中,各式傳統中國吉祥物件取代了原有的自畫像,帶有吉祥意味的傳統如意、花鳥、果物等⋯,巧妙的被安置於畫面裡,延續其慣有手法­­­-劇場式的道具擺弄。縱然堆疊在畫面上的是吉祥物件,但藝術家的破壞性依舊,吉祥物件被拆解,以另一種語彙被詮釋。
 
傳統吉祥物件的運用,象徵著人們長遠以來對吉祥喜慶的追求。「歲歲平安」、「大吉大利」、「報喜圖」,未見其原作品之人,易被其畫作名稱誤導,假想所繪的是平和喜樂之景。然則畫面裡,破碎的花瓶,雙雙墜落的麻雀,血淋漓的喜鵲,無不揭示著殘缺破碎的假完美。藝術家此次以不同的語彙,再次挑釁觀者,人類皆渴望生命永恆的美好,勢必也伴隨著相異程度上的痛楚。慾望本質來自於長期的空缺與匱乏,郭維國將透過此次個展,再次帶領觀者一同正視那些人生最不願被揭露的真實。
 
1960年生於台北。1984年畢業於文化大學美術系,1985年加入台北畫派,積極參與台灣現代藝術運動並於1994、1996年參加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行之雙年展。1998 年組「悍圖社」,並任首屆社長。2000年獲美國Freeman基金會亞洲藝術獎首獎。2004年獲頒李仲生基金會現代繪畫獎,同年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碩士班畢業。2006年獲第五屆廖繼春油畫創作獎,並獲邀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個展。其作品經常受邀參與台灣各美術館的展覽及多次獲邀提供作品於各國藝術機構參加展出。
郭維國 | 慾圖.吉祥
日期:2013|06.01 - 06.30
酒會:2013|06.0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臺北
時隔四年,潛心創作,繼2009年個展後,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6月1日再次呈獻郭維國全新個展《慾圖.吉祥》。一如展名所預告,這是前階段的延伸,新階段的誕生。沉淺後的蛻變、年過半百後的人生體悟,郭維國將之所有訴諸於畫布上,與觀者分享。
 
在過往自畫像系列作品中,郭維國將自我形象設為畫面主體,赤裸且直白的將自身擺放於觀眾眼前,以一種近乎挑釁的方式,自我剖析,正視內心最為私密的想望;然而,在其新系列創作中,自我主體退至次要位置,隱身於畫面的各個角落。過往的直白也許收斂了,但不變的是,對慾望的闡述,正如展名所指“慾圖”依舊。新作畫面中,各式傳統中國吉祥物件取代了原有的自畫像,帶有吉祥意味的傳統如意、花鳥、果物等⋯,巧妙的被安置於畫面裡,延續其慣有手法­­­-劇場式的道具擺弄。縱然堆疊在畫面上的是吉祥物件,但藝術家的破壞性依舊,吉祥物件被拆解,以另一種語彙被詮釋。
 
傳統吉祥物件的運用,象徵著人們長遠以來對吉祥喜慶的追求。「歲歲平安」、「大吉大利」、「報喜圖」,未見其原作品之人,易被其畫作名稱誤導,假想所繪的是平和喜樂之景。然則畫面裡,破碎的花瓶,雙雙墜落的麻雀,血淋漓的喜鵲,無不揭示著殘缺破碎的假完美。藝術家此次以不同的語彙,再次挑釁觀者,人類皆渴望生命永恆的美好,勢必也伴隨著相異程度上的痛楚。慾望本質來自於長期的空缺與匱乏,郭維國將透過此次個展,再次帶領觀者一同正視那些人生最不願被揭露的真實。
 
1960年生於台北。1984年畢業於文化大學美術系,1985年加入台北畫派,積極參與台灣現代藝術運動並於1994、1996年參加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行之雙年展。1998 年組「悍圖社」,並任首屆社長。2000年獲美國Freeman基金會亞洲藝術獎首獎。2004年獲頒李仲生基金會現代繪畫獎,同年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碩士班畢業。2006年獲第五屆廖繼春油畫創作獎,並獲邀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個展。其作品經常受邀參與台灣各美術館的展覽及多次獲邀提供作品於各國藝術機構參加展出。
郭維國 | 慾圖.吉祥
日期:2013|06.01 - 06.30
酒會:2013|06.0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臺北
時隔四年,潛心創作,繼2009年個展後,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6月1日再次呈獻郭維國全新個展《慾圖.吉祥》。一如展名所預告,這是前階段的延伸,新階段的誕生。沉淺後的蛻變、年過半百後的人生體悟,郭維國將之所有訴諸於畫布上,與觀者分享。
 
在過往自畫像系列作品中,郭維國將自我形象設為畫面主體,赤裸且直白的將自身擺放於觀眾眼前,以一種近乎挑釁的方式,自我剖析,正視內心最為私密的想望;然而,在其新系列創作中,自我主體退至次要位置,隱身於畫面的各個角落。過往的直白也許收斂了,但不變的是,對慾望的闡述,正如展名所指“慾圖”依舊。新作畫面中,各式傳統中國吉祥物件取代了原有的自畫像,帶有吉祥意味的傳統如意、花鳥、果物等⋯,巧妙的被安置於畫面裡,延續其慣有手法­­­-劇場式的道具擺弄。縱然堆疊在畫面上的是吉祥物件,但藝術家的破壞性依舊,吉祥物件被拆解,以另一種語彙被詮釋。
 
傳統吉祥物件的運用,象徵著人們長遠以來對吉祥喜慶的追求。「歲歲平安」、「大吉大利」、「報喜圖」,未見其原作品之人,易被其畫作名稱誤導,假想所繪的是平和喜樂之景。然則畫面裡,破碎的花瓶,雙雙墜落的麻雀,血淋漓的喜鵲,無不揭示著殘缺破碎的假完美。藝術家此次以不同的語彙,再次挑釁觀者,人類皆渴望生命永恆的美好,勢必也伴隨著相異程度上的痛楚。慾望本質來自於長期的空缺與匱乏,郭維國將透過此次個展,再次帶領觀者一同正視那些人生最不願被揭露的真實。
 
1960年生於台北。1984年畢業於文化大學美術系,1985年加入台北畫派,積極參與台灣現代藝術運動並於1994、1996年參加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行之雙年展。1998 年組「悍圖社」,並任首屆社長。2000年獲美國Freeman基金會亞洲藝術獎首獎。2004年獲頒李仲生基金會現代繪畫獎,同年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碩士班畢業。2006年獲第五屆廖繼春油畫創作獎,並獲邀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個展。其作品經常受邀參與台灣各美術館的展覽及多次獲邀提供作品於各國藝術機構參加展出。
郭維國 | 慾圖.吉祥
日期:2013|06.01 - 06.30
酒會:2013|06.0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臺北
時隔四年,潛心創作,繼2009年個展後,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6月1日再次呈獻郭維國全新個展《慾圖.吉祥》。一如展名所預告,這是前階段的延伸,新階段的誕生。沉淺後的蛻變、年過半百後的人生體悟,郭維國將之所有訴諸於畫布上,與觀者分享。
 
在過往自畫像系列作品中,郭維國將自我形象設為畫面主體,赤裸且直白的將自身擺放於觀眾眼前,以一種近乎挑釁的方式,自我剖析,正視內心最為私密的想望;然而,在其新系列創作中,自我主體退至次要位置,隱身於畫面的各個角落。過往的直白也許收斂了,但不變的是,對慾望的闡述,正如展名所指“慾圖”依舊。新作畫面中,各式傳統中國吉祥物件取代了原有的自畫像,帶有吉祥意味的傳統如意、花鳥、果物等⋯,巧妙的被安置於畫面裡,延續其慣有手法­­­-劇場式的道具擺弄。縱然堆疊在畫面上的是吉祥物件,但藝術家的破壞性依舊,吉祥物件被拆解,以另一種語彙被詮釋。
 
傳統吉祥物件的運用,象徵著人們長遠以來對吉祥喜慶的追求。「歲歲平安」、「大吉大利」、「報喜圖」,未見其原作品之人,易被其畫作名稱誤導,假想所繪的是平和喜樂之景。然則畫面裡,破碎的花瓶,雙雙墜落的麻雀,血淋漓的喜鵲,無不揭示著殘缺破碎的假完美。藝術家此次以不同的語彙,再次挑釁觀者,人類皆渴望生命永恆的美好,勢必也伴隨著相異程度上的痛楚。慾望本質來自於長期的空缺與匱乏,郭維國將透過此次個展,再次帶領觀者一同正視那些人生最不願被揭露的真實。
 
1960年生於台北。1984年畢業於文化大學美術系,1985年加入台北畫派,積極參與台灣現代藝術運動並於1994、1996年參加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行之雙年展。1998 年組「悍圖社」,並任首屆社長。2000年獲美國Freeman基金會亞洲藝術獎首獎。2004年獲頒李仲生基金會現代繪畫獎,同年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碩士班畢業。2006年獲第五屆廖繼春油畫創作獎,並獲邀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個展。其作品經常受邀參與台灣各美術館的展覽及多次獲邀提供作品於各國藝術機構參加展出。
郭維國 | 慾圖.吉祥
日期:2013|06.01 - 06.30
酒會:2013|06.0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臺北
時隔四年,潛心創作,繼2009年個展後,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6月1日再次呈獻郭維國全新個展《慾圖.吉祥》。一如展名所預告,這是前階段的延伸,新階段的誕生。沉淺後的蛻變、年過半百後的人生體悟,郭維國將之所有訴諸於畫布上,與觀者分享。
 
在過往自畫像系列作品中,郭維國將自我形象設為畫面主體,赤裸且直白的將自身擺放於觀眾眼前,以一種近乎挑釁的方式,自我剖析,正視內心最為私密的想望;然而,在其新系列創作中,自我主體退至次要位置,隱身於畫面的各個角落。過往的直白也許收斂了,但不變的是,對慾望的闡述,正如展名所指“慾圖”依舊。新作畫面中,各式傳統中國吉祥物件取代了原有的自畫像,帶有吉祥意味的傳統如意、花鳥、果物等⋯,巧妙的被安置於畫面裡,延續其慣有手法­­­-劇場式的道具擺弄。縱然堆疊在畫面上的是吉祥物件,但藝術家的破壞性依舊,吉祥物件被拆解,以另一種語彙被詮釋。
 
傳統吉祥物件的運用,象徵著人們長遠以來對吉祥喜慶的追求。「歲歲平安」、「大吉大利」、「報喜圖」,未見其原作品之人,易被其畫作名稱誤導,假想所繪的是平和喜樂之景。然則畫面裡,破碎的花瓶,雙雙墜落的麻雀,血淋漓的喜鵲,無不揭示著殘缺破碎的假完美。藝術家此次以不同的語彙,再次挑釁觀者,人類皆渴望生命永恆的美好,勢必也伴隨著相異程度上的痛楚。慾望本質來自於長期的空缺與匱乏,郭維國將透過此次個展,再次帶領觀者一同正視那些人生最不願被揭露的真實。
 
1960年生於台北。1984年畢業於文化大學美術系,1985年加入台北畫派,積極參與台灣現代藝術運動並於1994、1996年參加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行之雙年展。1998 年組「悍圖社」,並任首屆社長。2000年獲美國Freeman基金會亞洲藝術獎首獎。2004年獲頒李仲生基金會現代繪畫獎,同年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碩士班畢業。2006年獲第五屆廖繼春油畫創作獎,並獲邀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個展。其作品經常受邀參與台灣各美術館的展覽及多次獲邀提供作品於各國藝術機構參加展出。
郭維國 | 慾圖.吉祥
日期:2013|06.01 - 06.30
酒會:2013|06.0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臺北
時隔四年,潛心創作,繼2009年個展後,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6月1日再次呈獻郭維國全新個展《慾圖.吉祥》。一如展名所預告,這是前階段的延伸,新階段的誕生。沉淺後的蛻變、年過半百後的人生體悟,郭維國將之所有訴諸於畫布上,與觀者分享。
 
在過往自畫像系列作品中,郭維國將自我形象設為畫面主體,赤裸且直白的將自身擺放於觀眾眼前,以一種近乎挑釁的方式,自我剖析,正視內心最為私密的想望;然而,在其新系列創作中,自我主體退至次要位置,隱身於畫面的各個角落。過往的直白也許收斂了,但不變的是,對慾望的闡述,正如展名所指“慾圖”依舊。新作畫面中,各式傳統中國吉祥物件取代了原有的自畫像,帶有吉祥意味的傳統如意、花鳥、果物等⋯,巧妙的被安置於畫面裡,延續其慣有手法­­­-劇場式的道具擺弄。縱然堆疊在畫面上的是吉祥物件,但藝術家的破壞性依舊,吉祥物件被拆解,以另一種語彙被詮釋。
 
傳統吉祥物件的運用,象徵著人們長遠以來對吉祥喜慶的追求。「歲歲平安」、「大吉大利」、「報喜圖」,未見其原作品之人,易被其畫作名稱誤導,假想所繪的是平和喜樂之景。然則畫面裡,破碎的花瓶,雙雙墜落的麻雀,血淋漓的喜鵲,無不揭示著殘缺破碎的假完美。藝術家此次以不同的語彙,再次挑釁觀者,人類皆渴望生命永恆的美好,勢必也伴隨著相異程度上的痛楚。慾望本質來自於長期的空缺與匱乏,郭維國將透過此次個展,再次帶領觀者一同正視那些人生最不願被揭露的真實。
 
1960年生於台北。1984年畢業於文化大學美術系,1985年加入台北畫派,積極參與台灣現代藝術運動並於1994、1996年參加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行之雙年展。1998 年組「悍圖社」,並任首屆社長。2000年獲美國Freeman基金會亞洲藝術獎首獎。2004年獲頒李仲生基金會現代繪畫獎,同年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碩士班畢業。2006年獲第五屆廖繼春油畫創作獎,並獲邀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個展。其作品經常受邀參與台灣各美術館的展覽及多次獲邀提供作品於各國藝術機構參加展出。
郭維國 | 慾圖.吉祥
日期:2013|06.01 - 06.30
酒會:2013|06.0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臺北
時隔四年,潛心創作,繼2009年個展後,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6月1日再次呈獻郭維國全新個展《慾圖.吉祥》。一如展名所預告,這是前階段的延伸,新階段的誕生。沉淺後的蛻變、年過半百後的人生體悟,郭維國將之所有訴諸於畫布上,與觀者分享。
 
在過往自畫像系列作品中,郭維國將自我形象設為畫面主體,赤裸且直白的將自身擺放於觀眾眼前,以一種近乎挑釁的方式,自我剖析,正視內心最為私密的想望;然而,在其新系列創作中,自我主體退至次要位置,隱身於畫面的各個角落。過往的直白也許收斂了,但不變的是,對慾望的闡述,正如展名所指“慾圖”依舊。新作畫面中,各式傳統中國吉祥物件取代了原有的自畫像,帶有吉祥意味的傳統如意、花鳥、果物等⋯,巧妙的被安置於畫面裡,延續其慣有手法­­­-劇場式的道具擺弄。縱然堆疊在畫面上的是吉祥物件,但藝術家的破壞性依舊,吉祥物件被拆解,以另一種語彙被詮釋。
 
傳統吉祥物件的運用,象徵著人們長遠以來對吉祥喜慶的追求。「歲歲平安」、「大吉大利」、「報喜圖」,未見其原作品之人,易被其畫作名稱誤導,假想所繪的是平和喜樂之景。然則畫面裡,破碎的花瓶,雙雙墜落的麻雀,血淋漓的喜鵲,無不揭示著殘缺破碎的假完美。藝術家此次以不同的語彙,再次挑釁觀者,人類皆渴望生命永恆的美好,勢必也伴隨著相異程度上的痛楚。慾望本質來自於長期的空缺與匱乏,郭維國將透過此次個展,再次帶領觀者一同正視那些人生最不願被揭露的真實。
 
1960年生於台北。1984年畢業於文化大學美術系,1985年加入台北畫派,積極參與台灣現代藝術運動並於1994、1996年參加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行之雙年展。1998 年組「悍圖社」,並任首屆社長。2000年獲美國Freeman基金會亞洲藝術獎首獎。2004年獲頒李仲生基金會現代繪畫獎,同年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碩士班畢業。2006年獲第五屆廖繼春油畫創作獎,並獲邀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個展。其作品經常受邀參與台灣各美術館的展覽及多次獲邀提供作品於各國藝術機構參加展出。
郭維國 | 慾圖.吉祥
日期:2013|06.01 - 06.30
酒會:2013|06.0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臺北
時隔四年,潛心創作,繼2009年個展後,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6月1日再次呈獻郭維國全新個展《慾圖.吉祥》。一如展名所預告,這是前階段的延伸,新階段的誕生。沉淺後的蛻變、年過半百後的人生體悟,郭維國將之所有訴諸於畫布上,與觀者分享。
 
在過往自畫像系列作品中,郭維國將自我形象設為畫面主體,赤裸且直白的將自身擺放於觀眾眼前,以一種近乎挑釁的方式,自我剖析,正視內心最為私密的想望;然而,在其新系列創作中,自我主體退至次要位置,隱身於畫面的各個角落。過往的直白也許收斂了,但不變的是,對慾望的闡述,正如展名所指“慾圖”依舊。新作畫面中,各式傳統中國吉祥物件取代了原有的自畫像,帶有吉祥意味的傳統如意、花鳥、果物等⋯,巧妙的被安置於畫面裡,延續其慣有手法­­­-劇場式的道具擺弄。縱然堆疊在畫面上的是吉祥物件,但藝術家的破壞性依舊,吉祥物件被拆解,以另一種語彙被詮釋。
 
傳統吉祥物件的運用,象徵著人們長遠以來對吉祥喜慶的追求。「歲歲平安」、「大吉大利」、「報喜圖」,未見其原作品之人,易被其畫作名稱誤導,假想所繪的是平和喜樂之景。然則畫面裡,破碎的花瓶,雙雙墜落的麻雀,血淋漓的喜鵲,無不揭示著殘缺破碎的假完美。藝術家此次以不同的語彙,再次挑釁觀者,人類皆渴望生命永恆的美好,勢必也伴隨著相異程度上的痛楚。慾望本質來自於長期的空缺與匱乏,郭維國將透過此次個展,再次帶領觀者一同正視那些人生最不願被揭露的真實。
 
1960年生於台北。1984年畢業於文化大學美術系,1985年加入台北畫派,積極參與台灣現代藝術運動並於1994、1996年參加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行之雙年展。1998 年組「悍圖社」,並任首屆社長。2000年獲美國Freeman基金會亞洲藝術獎首獎。2004年獲頒李仲生基金會現代繪畫獎,同年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碩士班畢業。2006年獲第五屆廖繼春油畫創作獎,並獲邀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個展。其作品經常受邀參與台灣各美術館的展覽及多次獲邀提供作品於各國藝術機構參加展出。
郭維國 | 慾圖.吉祥
日期:2013|06.01 - 06.30
酒會:2013|06.0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臺北
時隔四年,潛心創作,繼2009年個展後,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6月1日再次呈獻郭維國全新個展《慾圖.吉祥》。一如展名所預告,這是前階段的延伸,新階段的誕生。沉淺後的蛻變、年過半百後的人生體悟,郭維國將之所有訴諸於畫布上,與觀者分享。
 
在過往自畫像系列作品中,郭維國將自我形象設為畫面主體,赤裸且直白的將自身擺放於觀眾眼前,以一種近乎挑釁的方式,自我剖析,正視內心最為私密的想望;然而,在其新系列創作中,自我主體退至次要位置,隱身於畫面的各個角落。過往的直白也許收斂了,但不變的是,對慾望的闡述,正如展名所指“慾圖”依舊。新作畫面中,各式傳統中國吉祥物件取代了原有的自畫像,帶有吉祥意味的傳統如意、花鳥、果物等⋯,巧妙的被安置於畫面裡,延續其慣有手法­­­-劇場式的道具擺弄。縱然堆疊在畫面上的是吉祥物件,但藝術家的破壞性依舊,吉祥物件被拆解,以另一種語彙被詮釋。
 
傳統吉祥物件的運用,象徵著人們長遠以來對吉祥喜慶的追求。「歲歲平安」、「大吉大利」、「報喜圖」,未見其原作品之人,易被其畫作名稱誤導,假想所繪的是平和喜樂之景。然則畫面裡,破碎的花瓶,雙雙墜落的麻雀,血淋漓的喜鵲,無不揭示著殘缺破碎的假完美。藝術家此次以不同的語彙,再次挑釁觀者,人類皆渴望生命永恆的美好,勢必也伴隨著相異程度上的痛楚。慾望本質來自於長期的空缺與匱乏,郭維國將透過此次個展,再次帶領觀者一同正視那些人生最不願被揭露的真實。
 
1960年生於台北。1984年畢業於文化大學美術系,1985年加入台北畫派,積極參與台灣現代藝術運動並於1994、1996年參加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行之雙年展。1998 年組「悍圖社」,並任首屆社長。2000年獲美國Freeman基金會亞洲藝術獎首獎。2004年獲頒李仲生基金會現代繪畫獎,同年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碩士班畢業。2006年獲第五屆廖繼春油畫創作獎,並獲邀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個展。其作品經常受邀參與台灣各美術館的展覽及多次獲邀提供作品於各國藝術機構參加展出。
郭維國 | 慾圖.吉祥
日期:2013|06.01 - 06.30
酒會:2013|06.0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臺北
時隔四年,潛心創作,繼2009年個展後,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6月1日再次呈獻郭維國全新個展《慾圖.吉祥》。一如展名所預告,這是前階段的延伸,新階段的誕生。沉淺後的蛻變、年過半百後的人生體悟,郭維國將之所有訴諸於畫布上,與觀者分享。
 
在過往自畫像系列作品中,郭維國將自我形象設為畫面主體,赤裸且直白的將自身擺放於觀眾眼前,以一種近乎挑釁的方式,自我剖析,正視內心最為私密的想望;然而,在其新系列創作中,自我主體退至次要位置,隱身於畫面的各個角落。過往的直白也許收斂了,但不變的是,對慾望的闡述,正如展名所指“慾圖”依舊。新作畫面中,各式傳統中國吉祥物件取代了原有的自畫像,帶有吉祥意味的傳統如意、花鳥、果物等⋯,巧妙的被安置於畫面裡,延續其慣有手法­­­-劇場式的道具擺弄。縱然堆疊在畫面上的是吉祥物件,但藝術家的破壞性依舊,吉祥物件被拆解,以另一種語彙被詮釋。
 
傳統吉祥物件的運用,象徵著人們長遠以來對吉祥喜慶的追求。「歲歲平安」、「大吉大利」、「報喜圖」,未見其原作品之人,易被其畫作名稱誤導,假想所繪的是平和喜樂之景。然則畫面裡,破碎的花瓶,雙雙墜落的麻雀,血淋漓的喜鵲,無不揭示著殘缺破碎的假完美。藝術家此次以不同的語彙,再次挑釁觀者,人類皆渴望生命永恆的美好,勢必也伴隨著相異程度上的痛楚。慾望本質來自於長期的空缺與匱乏,郭維國將透過此次個展,再次帶領觀者一同正視那些人生最不願被揭露的真實。
 
1960年生於台北。1984年畢業於文化大學美術系,1985年加入台北畫派,積極參與台灣現代藝術運動並於1994、1996年參加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行之雙年展。1998 年組「悍圖社」,並任首屆社長。2000年獲美國Freeman基金會亞洲藝術獎首獎。2004年獲頒李仲生基金會現代繪畫獎,同年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碩士班畢業。2006年獲第五屆廖繼春油畫創作獎,並獲邀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個展。其作品經常受邀參與台灣各美術館的展覽及多次獲邀提供作品於各國藝術機構參加展出。
郭維國 | 慾圖.吉祥
日期:2013|06.01 - 06.30
酒會:2013|06.0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臺北
時隔四年,潛心創作,繼2009年個展後,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6月1日再次呈獻郭維國全新個展《慾圖.吉祥》。一如展名所預告,這是前階段的延伸,新階段的誕生。沉淺後的蛻變、年過半百後的人生體悟,郭維國將之所有訴諸於畫布上,與觀者分享。
 
在過往自畫像系列作品中,郭維國將自我形象設為畫面主體,赤裸且直白的將自身擺放於觀眾眼前,以一種近乎挑釁的方式,自我剖析,正視內心最為私密的想望;然而,在其新系列創作中,自我主體退至次要位置,隱身於畫面的各個角落。過往的直白也許收斂了,但不變的是,對慾望的闡述,正如展名所指“慾圖”依舊。新作畫面中,各式傳統中國吉祥物件取代了原有的自畫像,帶有吉祥意味的傳統如意、花鳥、果物等⋯,巧妙的被安置於畫面裡,延續其慣有手法­­­-劇場式的道具擺弄。縱然堆疊在畫面上的是吉祥物件,但藝術家的破壞性依舊,吉祥物件被拆解,以另一種語彙被詮釋。
 
傳統吉祥物件的運用,象徵著人們長遠以來對吉祥喜慶的追求。「歲歲平安」、「大吉大利」、「報喜圖」,未見其原作品之人,易被其畫作名稱誤導,假想所繪的是平和喜樂之景。然則畫面裡,破碎的花瓶,雙雙墜落的麻雀,血淋漓的喜鵲,無不揭示著殘缺破碎的假完美。藝術家此次以不同的語彙,再次挑釁觀者,人類皆渴望生命永恆的美好,勢必也伴隨著相異程度上的痛楚。慾望本質來自於長期的空缺與匱乏,郭維國將透過此次個展,再次帶領觀者一同正視那些人生最不願被揭露的真實。
 
1960年生於台北。1984年畢業於文化大學美術系,1985年加入台北畫派,積極參與台灣現代藝術運動並於1994、1996年參加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行之雙年展。1998 年組「悍圖社」,並任首屆社長。2000年獲美國Freeman基金會亞洲藝術獎首獎。2004年獲頒李仲生基金會現代繪畫獎,同年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碩士班畢業。2006年獲第五屆廖繼春油畫創作獎,並獲邀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個展。其作品經常受邀參與台灣各美術館的展覽及多次獲邀提供作品於各國藝術機構參加展出。
郭維國 | 慾圖.吉祥
日期:2013|06.01 - 06.30
酒會:2013|06.0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臺北
時隔四年,潛心創作,繼2009年個展後,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6月1日再次呈獻郭維國全新個展《慾圖.吉祥》。一如展名所預告,這是前階段的延伸,新階段的誕生。沉淺後的蛻變、年過半百後的人生體悟,郭維國將之所有訴諸於畫布上,與觀者分享。
 
在過往自畫像系列作品中,郭維國將自我形象設為畫面主體,赤裸且直白的將自身擺放於觀眾眼前,以一種近乎挑釁的方式,自我剖析,正視內心最為私密的想望;然而,在其新系列創作中,自我主體退至次要位置,隱身於畫面的各個角落。過往的直白也許收斂了,但不變的是,對慾望的闡述,正如展名所指“慾圖”依舊。新作畫面中,各式傳統中國吉祥物件取代了原有的自畫像,帶有吉祥意味的傳統如意、花鳥、果物等⋯,巧妙的被安置於畫面裡,延續其慣有手法­­­-劇場式的道具擺弄。縱然堆疊在畫面上的是吉祥物件,但藝術家的破壞性依舊,吉祥物件被拆解,以另一種語彙被詮釋。
 
傳統吉祥物件的運用,象徵著人們長遠以來對吉祥喜慶的追求。「歲歲平安」、「大吉大利」、「報喜圖」,未見其原作品之人,易被其畫作名稱誤導,假想所繪的是平和喜樂之景。然則畫面裡,破碎的花瓶,雙雙墜落的麻雀,血淋漓的喜鵲,無不揭示著殘缺破碎的假完美。藝術家此次以不同的語彙,再次挑釁觀者,人類皆渴望生命永恆的美好,勢必也伴隨著相異程度上的痛楚。慾望本質來自於長期的空缺與匱乏,郭維國將透過此次個展,再次帶領觀者一同正視那些人生最不願被揭露的真實。
 
1960年生於台北。1984年畢業於文化大學美術系,1985年加入台北畫派,積極參與台灣現代藝術運動並於1994、1996年參加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行之雙年展。1998 年組「悍圖社」,並任首屆社長。2000年獲美國Freeman基金會亞洲藝術獎首獎。2004年獲頒李仲生基金會現代繪畫獎,同年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碩士班畢業。2006年獲第五屆廖繼春油畫創作獎,並獲邀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個展。其作品經常受邀參與台灣各美術館的展覽及多次獲邀提供作品於各國藝術機構參加展出。
郭維國 | 慾圖.吉祥
日期:2013|06.01 - 06.30
酒會:2013|06.0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臺北
時隔四年,潛心創作,繼2009年個展後,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6月1日再次呈獻郭維國全新個展《慾圖.吉祥》。一如展名所預告,這是前階段的延伸,新階段的誕生。沉淺後的蛻變、年過半百後的人生體悟,郭維國將之所有訴諸於畫布上,與觀者分享。
 
在過往自畫像系列作品中,郭維國將自我形象設為畫面主體,赤裸且直白的將自身擺放於觀眾眼前,以一種近乎挑釁的方式,自我剖析,正視內心最為私密的想望;然而,在其新系列創作中,自我主體退至次要位置,隱身於畫面的各個角落。過往的直白也許收斂了,但不變的是,對慾望的闡述,正如展名所指“慾圖”依舊。新作畫面中,各式傳統中國吉祥物件取代了原有的自畫像,帶有吉祥意味的傳統如意、花鳥、果物等⋯,巧妙的被安置於畫面裡,延續其慣有手法­­­-劇場式的道具擺弄。縱然堆疊在畫面上的是吉祥物件,但藝術家的破壞性依舊,吉祥物件被拆解,以另一種語彙被詮釋。
 
傳統吉祥物件的運用,象徵著人們長遠以來對吉祥喜慶的追求。「歲歲平安」、「大吉大利」、「報喜圖」,未見其原作品之人,易被其畫作名稱誤導,假想所繪的是平和喜樂之景。然則畫面裡,破碎的花瓶,雙雙墜落的麻雀,血淋漓的喜鵲,無不揭示著殘缺破碎的假完美。藝術家此次以不同的語彙,再次挑釁觀者,人類皆渴望生命永恆的美好,勢必也伴隨著相異程度上的痛楚。慾望本質來自於長期的空缺與匱乏,郭維國將透過此次個展,再次帶領觀者一同正視那些人生最不願被揭露的真實。
 
1960年生於台北。1984年畢業於文化大學美術系,1985年加入台北畫派,積極參與台灣現代藝術運動並於1994、1996年參加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行之雙年展。1998 年組「悍圖社」,並任首屆社長。2000年獲美國Freeman基金會亞洲藝術獎首獎。2004年獲頒李仲生基金會現代繪畫獎,同年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碩士班畢業。2006年獲第五屆廖繼春油畫創作獎,並獲邀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個展。其作品經常受邀參與台灣各美術館的展覽及多次獲邀提供作品於各國藝術機構參加展出。
郭維國 | 慾圖.吉祥
日期:2013|06.01 - 06.30
酒會:2013|06.0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臺北
時隔四年,潛心創作,繼2009年個展後,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6月1日再次呈獻郭維國全新個展《慾圖.吉祥》。一如展名所預告,這是前階段的延伸,新階段的誕生。沉淺後的蛻變、年過半百後的人生體悟,郭維國將之所有訴諸於畫布上,與觀者分享。
 
在過往自畫像系列作品中,郭維國將自我形象設為畫面主體,赤裸且直白的將自身擺放於觀眾眼前,以一種近乎挑釁的方式,自我剖析,正視內心最為私密的想望;然而,在其新系列創作中,自我主體退至次要位置,隱身於畫面的各個角落。過往的直白也許收斂了,但不變的是,對慾望的闡述,正如展名所指“慾圖”依舊。新作畫面中,各式傳統中國吉祥物件取代了原有的自畫像,帶有吉祥意味的傳統如意、花鳥、果物等⋯,巧妙的被安置於畫面裡,延續其慣有手法­­­-劇場式的道具擺弄。縱然堆疊在畫面上的是吉祥物件,但藝術家的破壞性依舊,吉祥物件被拆解,以另一種語彙被詮釋。
 
傳統吉祥物件的運用,象徵著人們長遠以來對吉祥喜慶的追求。「歲歲平安」、「大吉大利」、「報喜圖」,未見其原作品之人,易被其畫作名稱誤導,假想所繪的是平和喜樂之景。然則畫面裡,破碎的花瓶,雙雙墜落的麻雀,血淋漓的喜鵲,無不揭示著殘缺破碎的假完美。藝術家此次以不同的語彙,再次挑釁觀者,人類皆渴望生命永恆的美好,勢必也伴隨著相異程度上的痛楚。慾望本質來自於長期的空缺與匱乏,郭維國將透過此次個展,再次帶領觀者一同正視那些人生最不願被揭露的真實。
 
1960年生於台北。1984年畢業於文化大學美術系,1985年加入台北畫派,積極參與台灣現代藝術運動並於1994、1996年參加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行之雙年展。1998 年組「悍圖社」,並任首屆社長。2000年獲美國Freeman基金會亞洲藝術獎首獎。2004年獲頒李仲生基金會現代繪畫獎,同年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碩士班畢業。2006年獲第五屆廖繼春油畫創作獎,並獲邀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個展。其作品經常受邀參與台灣各美術館的展覽及多次獲邀提供作品於各國藝術機構參加展出。
郭維國 | 慾圖.吉祥
日期:2013|06.01 - 06.30
酒會:2013|06.0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臺北
時隔四年,潛心創作,繼2009年個展後,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6月1日再次呈獻郭維國全新個展《慾圖.吉祥》。一如展名所預告,這是前階段的延伸,新階段的誕生。沉淺後的蛻變、年過半百後的人生體悟,郭維國將之所有訴諸於畫布上,與觀者分享。
 
在過往自畫像系列作品中,郭維國將自我形象設為畫面主體,赤裸且直白的將自身擺放於觀眾眼前,以一種近乎挑釁的方式,自我剖析,正視內心最為私密的想望;然而,在其新系列創作中,自我主體退至次要位置,隱身於畫面的各個角落。過往的直白也許收斂了,但不變的是,對慾望的闡述,正如展名所指“慾圖”依舊。新作畫面中,各式傳統中國吉祥物件取代了原有的自畫像,帶有吉祥意味的傳統如意、花鳥、果物等⋯,巧妙的被安置於畫面裡,延續其慣有手法­­­-劇場式的道具擺弄。縱然堆疊在畫面上的是吉祥物件,但藝術家的破壞性依舊,吉祥物件被拆解,以另一種語彙被詮釋。
 
傳統吉祥物件的運用,象徵著人們長遠以來對吉祥喜慶的追求。「歲歲平安」、「大吉大利」、「報喜圖」,未見其原作品之人,易被其畫作名稱誤導,假想所繪的是平和喜樂之景。然則畫面裡,破碎的花瓶,雙雙墜落的麻雀,血淋漓的喜鵲,無不揭示著殘缺破碎的假完美。藝術家此次以不同的語彙,再次挑釁觀者,人類皆渴望生命永恆的美好,勢必也伴隨著相異程度上的痛楚。慾望本質來自於長期的空缺與匱乏,郭維國將透過此次個展,再次帶領觀者一同正視那些人生最不願被揭露的真實。
 
1960年生於台北。1984年畢業於文化大學美術系,1985年加入台北畫派,積極參與台灣現代藝術運動並於1994、1996年參加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行之雙年展。1998 年組「悍圖社」,並任首屆社長。2000年獲美國Freeman基金會亞洲藝術獎首獎。2004年獲頒李仲生基金會現代繪畫獎,同年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碩士班畢業。2006年獲第五屆廖繼春油畫創作獎,並獲邀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個展。其作品經常受邀參與台灣各美術館的展覽及多次獲邀提供作品於各國藝術機構參加展出。
郭維國 | 慾圖.吉祥
日期:2013|06.01 - 06.30
酒會:2013|06.0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臺北
時隔四年,潛心創作,繼2009年個展後,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6月1日再次呈獻郭維國全新個展《慾圖.吉祥》。一如展名所預告,這是前階段的延伸,新階段的誕生。沉淺後的蛻變、年過半百後的人生體悟,郭維國將之所有訴諸於畫布上,與觀者分享。
 
在過往自畫像系列作品中,郭維國將自我形象設為畫面主體,赤裸且直白的將自身擺放於觀眾眼前,以一種近乎挑釁的方式,自我剖析,正視內心最為私密的想望;然而,在其新系列創作中,自我主體退至次要位置,隱身於畫面的各個角落。過往的直白也許收斂了,但不變的是,對慾望的闡述,正如展名所指“慾圖”依舊。新作畫面中,各式傳統中國吉祥物件取代了原有的自畫像,帶有吉祥意味的傳統如意、花鳥、果物等⋯,巧妙的被安置於畫面裡,延續其慣有手法­­­-劇場式的道具擺弄。縱然堆疊在畫面上的是吉祥物件,但藝術家的破壞性依舊,吉祥物件被拆解,以另一種語彙被詮釋。
 
傳統吉祥物件的運用,象徵著人們長遠以來對吉祥喜慶的追求。「歲歲平安」、「大吉大利」、「報喜圖」,未見其原作品之人,易被其畫作名稱誤導,假想所繪的是平和喜樂之景。然則畫面裡,破碎的花瓶,雙雙墜落的麻雀,血淋漓的喜鵲,無不揭示著殘缺破碎的假完美。藝術家此次以不同的語彙,再次挑釁觀者,人類皆渴望生命永恆的美好,勢必也伴隨著相異程度上的痛楚。慾望本質來自於長期的空缺與匱乏,郭維國將透過此次個展,再次帶領觀者一同正視那些人生最不願被揭露的真實。
 
1960年生於台北。1984年畢業於文化大學美術系,1985年加入台北畫派,積極參與台灣現代藝術運動並於1994、1996年參加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行之雙年展。1998 年組「悍圖社」,並任首屆社長。2000年獲美國Freeman基金會亞洲藝術獎首獎。2004年獲頒李仲生基金會現代繪畫獎,同年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碩士班畢業。2006年獲第五屆廖繼春油畫創作獎,並獲邀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個展。其作品經常受邀參與台灣各美術館的展覽及多次獲邀提供作品於各國藝術機構參加展出。
郭維國 | 慾圖.吉祥
日期:2013|06.01 - 06.30
酒會:2013|06.0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臺北
時隔四年,潛心創作,繼2009年個展後,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6月1日再次呈獻郭維國全新個展《慾圖.吉祥》。一如展名所預告,這是前階段的延伸,新階段的誕生。沉淺後的蛻變、年過半百後的人生體悟,郭維國將之所有訴諸於畫布上,與觀者分享。
 
在過往自畫像系列作品中,郭維國將自我形象設為畫面主體,赤裸且直白的將自身擺放於觀眾眼前,以一種近乎挑釁的方式,自我剖析,正視內心最為私密的想望;然而,在其新系列創作中,自我主體退至次要位置,隱身於畫面的各個角落。過往的直白也許收斂了,但不變的是,對慾望的闡述,正如展名所指“慾圖”依舊。新作畫面中,各式傳統中國吉祥物件取代了原有的自畫像,帶有吉祥意味的傳統如意、花鳥、果物等⋯,巧妙的被安置於畫面裡,延續其慣有手法­­­-劇場式的道具擺弄。縱然堆疊在畫面上的是吉祥物件,但藝術家的破壞性依舊,吉祥物件被拆解,以另一種語彙被詮釋。
 
傳統吉祥物件的運用,象徵著人們長遠以來對吉祥喜慶的追求。「歲歲平安」、「大吉大利」、「報喜圖」,未見其原作品之人,易被其畫作名稱誤導,假想所繪的是平和喜樂之景。然則畫面裡,破碎的花瓶,雙雙墜落的麻雀,血淋漓的喜鵲,無不揭示著殘缺破碎的假完美。藝術家此次以不同的語彙,再次挑釁觀者,人類皆渴望生命永恆的美好,勢必也伴隨著相異程度上的痛楚。慾望本質來自於長期的空缺與匱乏,郭維國將透過此次個展,再次帶領觀者一同正視那些人生最不願被揭露的真實。
 
1960年生於台北。1984年畢業於文化大學美術系,1985年加入台北畫派,積極參與台灣現代藝術運動並於1994、1996年參加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行之雙年展。1998 年組「悍圖社」,並任首屆社長。2000年獲美國Freeman基金會亞洲藝術獎首獎。2004年獲頒李仲生基金會現代繪畫獎,同年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碩士班畢業。2006年獲第五屆廖繼春油畫創作獎,並獲邀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個展。其作品經常受邀參與台灣各美術館的展覽及多次獲邀提供作品於各國藝術機構參加展出。
郭維國 | 慾圖.吉祥
日期:2013|06.01 - 06.30
酒會:2013|06.0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臺北
時隔四年,潛心創作,繼2009年個展後,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6月1日再次呈獻郭維國全新個展《慾圖.吉祥》。一如展名所預告,這是前階段的延伸,新階段的誕生。沉淺後的蛻變、年過半百後的人生體悟,郭維國將之所有訴諸於畫布上,與觀者分享。
 
在過往自畫像系列作品中,郭維國將自我形象設為畫面主體,赤裸且直白的將自身擺放於觀眾眼前,以一種近乎挑釁的方式,自我剖析,正視內心最為私密的想望;然而,在其新系列創作中,自我主體退至次要位置,隱身於畫面的各個角落。過往的直白也許收斂了,但不變的是,對慾望的闡述,正如展名所指“慾圖”依舊。新作畫面中,各式傳統中國吉祥物件取代了原有的自畫像,帶有吉祥意味的傳統如意、花鳥、果物等⋯,巧妙的被安置於畫面裡,延續其慣有手法­­­-劇場式的道具擺弄。縱然堆疊在畫面上的是吉祥物件,但藝術家的破壞性依舊,吉祥物件被拆解,以另一種語彙被詮釋。
 
傳統吉祥物件的運用,象徵著人們長遠以來對吉祥喜慶的追求。「歲歲平安」、「大吉大利」、「報喜圖」,未見其原作品之人,易被其畫作名稱誤導,假想所繪的是平和喜樂之景。然則畫面裡,破碎的花瓶,雙雙墜落的麻雀,血淋漓的喜鵲,無不揭示著殘缺破碎的假完美。藝術家此次以不同的語彙,再次挑釁觀者,人類皆渴望生命永恆的美好,勢必也伴隨著相異程度上的痛楚。慾望本質來自於長期的空缺與匱乏,郭維國將透過此次個展,再次帶領觀者一同正視那些人生最不願被揭露的真實。
 
1960年生於台北。1984年畢業於文化大學美術系,1985年加入台北畫派,積極參與台灣現代藝術運動並於1994、1996年參加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行之雙年展。1998 年組「悍圖社」,並任首屆社長。2000年獲美國Freeman基金會亞洲藝術獎首獎。2004年獲頒李仲生基金會現代繪畫獎,同年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碩士班畢業。2006年獲第五屆廖繼春油畫創作獎,並獲邀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個展。其作品經常受邀參與台灣各美術館的展覽及多次獲邀提供作品於各國藝術機構參加展出。
郭維國 | 慾圖.吉祥
日期:2013|06.01 - 06.30
酒會:2013|06.0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臺北
時隔四年,潛心創作,繼2009年個展後,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6月1日再次呈獻郭維國全新個展《慾圖.吉祥》。一如展名所預告,這是前階段的延伸,新階段的誕生。沉淺後的蛻變、年過半百後的人生體悟,郭維國將之所有訴諸於畫布上,與觀者分享。
 
在過往自畫像系列作品中,郭維國將自我形象設為畫面主體,赤裸且直白的將自身擺放於觀眾眼前,以一種近乎挑釁的方式,自我剖析,正視內心最為私密的想望;然而,在其新系列創作中,自我主體退至次要位置,隱身於畫面的各個角落。過往的直白也許收斂了,但不變的是,對慾望的闡述,正如展名所指“慾圖”依舊。新作畫面中,各式傳統中國吉祥物件取代了原有的自畫像,帶有吉祥意味的傳統如意、花鳥、果物等⋯,巧妙的被安置於畫面裡,延續其慣有手法­­­-劇場式的道具擺弄。縱然堆疊在畫面上的是吉祥物件,但藝術家的破壞性依舊,吉祥物件被拆解,以另一種語彙被詮釋。
 
傳統吉祥物件的運用,象徵著人們長遠以來對吉祥喜慶的追求。「歲歲平安」、「大吉大利」、「報喜圖」,未見其原作品之人,易被其畫作名稱誤導,假想所繪的是平和喜樂之景。然則畫面裡,破碎的花瓶,雙雙墜落的麻雀,血淋漓的喜鵲,無不揭示著殘缺破碎的假完美。藝術家此次以不同的語彙,再次挑釁觀者,人類皆渴望生命永恆的美好,勢必也伴隨著相異程度上的痛楚。慾望本質來自於長期的空缺與匱乏,郭維國將透過此次個展,再次帶領觀者一同正視那些人生最不願被揭露的真實。
 
1960年生於台北。1984年畢業於文化大學美術系,1985年加入台北畫派,積極參與台灣現代藝術運動並於1994、1996年參加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行之雙年展。1998 年組「悍圖社」,並任首屆社長。2000年獲美國Freeman基金會亞洲藝術獎首獎。2004年獲頒李仲生基金會現代繪畫獎,同年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碩士班畢業。2006年獲第五屆廖繼春油畫創作獎,並獲邀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個展。其作品經常受邀參與台灣各美術館的展覽及多次獲邀提供作品於各國藝術機構參加展出。
郭維國 | 慾圖.吉祥
日期:2013|06.01 - 06.30
酒會:2013|06.0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臺北
時隔四年,潛心創作,繼2009年個展後,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6月1日再次呈獻郭維國全新個展《慾圖.吉祥》。一如展名所預告,這是前階段的延伸,新階段的誕生。沉淺後的蛻變、年過半百後的人生體悟,郭維國將之所有訴諸於畫布上,與觀者分享。
 
在過往自畫像系列作品中,郭維國將自我形象設為畫面主體,赤裸且直白的將自身擺放於觀眾眼前,以一種近乎挑釁的方式,自我剖析,正視內心最為私密的想望;然而,在其新系列創作中,自我主體退至次要位置,隱身於畫面的各個角落。過往的直白也許收斂了,但不變的是,對慾望的闡述,正如展名所指“慾圖”依舊。新作畫面中,各式傳統中國吉祥物件取代了原有的自畫像,帶有吉祥意味的傳統如意、花鳥、果物等⋯,巧妙的被安置於畫面裡,延續其慣有手法­­­-劇場式的道具擺弄。縱然堆疊在畫面上的是吉祥物件,但藝術家的破壞性依舊,吉祥物件被拆解,以另一種語彙被詮釋。
 
傳統吉祥物件的運用,象徵著人們長遠以來對吉祥喜慶的追求。「歲歲平安」、「大吉大利」、「報喜圖」,未見其原作品之人,易被其畫作名稱誤導,假想所繪的是平和喜樂之景。然則畫面裡,破碎的花瓶,雙雙墜落的麻雀,血淋漓的喜鵲,無不揭示著殘缺破碎的假完美。藝術家此次以不同的語彙,再次挑釁觀者,人類皆渴望生命永恆的美好,勢必也伴隨著相異程度上的痛楚。慾望本質來自於長期的空缺與匱乏,郭維國將透過此次個展,再次帶領觀者一同正視那些人生最不願被揭露的真實。
 
1960年生於台北。1984年畢業於文化大學美術系,1985年加入台北畫派,積極參與台灣現代藝術運動並於1994、1996年參加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行之雙年展。1998 年組「悍圖社」,並任首屆社長。2000年獲美國Freeman基金會亞洲藝術獎首獎。2004年獲頒李仲生基金會現代繪畫獎,同年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碩士班畢業。2006年獲第五屆廖繼春油畫創作獎,並獲邀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個展。其作品經常受邀參與台灣各美術館的展覽及多次獲邀提供作品於各國藝術機構參加展出。
郭維國 | 慾圖.吉祥
日期:2013|06.01 - 06.30
酒會:2013|06.0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臺北
時隔四年,潛心創作,繼2009年個展後,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6月1日再次呈獻郭維國全新個展《慾圖.吉祥》。一如展名所預告,這是前階段的延伸,新階段的誕生。沉淺後的蛻變、年過半百後的人生體悟,郭維國將之所有訴諸於畫布上,與觀者分享。
 
在過往自畫像系列作品中,郭維國將自我形象設為畫面主體,赤裸且直白的將自身擺放於觀眾眼前,以一種近乎挑釁的方式,自我剖析,正視內心最為私密的想望;然而,在其新系列創作中,自我主體退至次要位置,隱身於畫面的各個角落。過往的直白也許收斂了,但不變的是,對慾望的闡述,正如展名所指“慾圖”依舊。新作畫面中,各式傳統中國吉祥物件取代了原有的自畫像,帶有吉祥意味的傳統如意、花鳥、果物等⋯,巧妙的被安置於畫面裡,延續其慣有手法­­­-劇場式的道具擺弄。縱然堆疊在畫面上的是吉祥物件,但藝術家的破壞性依舊,吉祥物件被拆解,以另一種語彙被詮釋。
 
傳統吉祥物件的運用,象徵著人們長遠以來對吉祥喜慶的追求。「歲歲平安」、「大吉大利」、「報喜圖」,未見其原作品之人,易被其畫作名稱誤導,假想所繪的是平和喜樂之景。然則畫面裡,破碎的花瓶,雙雙墜落的麻雀,血淋漓的喜鵲,無不揭示著殘缺破碎的假完美。藝術家此次以不同的語彙,再次挑釁觀者,人類皆渴望生命永恆的美好,勢必也伴隨著相異程度上的痛楚。慾望本質來自於長期的空缺與匱乏,郭維國將透過此次個展,再次帶領觀者一同正視那些人生最不願被揭露的真實。
 
1960年生於台北。1984年畢業於文化大學美術系,1985年加入台北畫派,積極參與台灣現代藝術運動並於1994、1996年參加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行之雙年展。1998 年組「悍圖社」,並任首屆社長。2000年獲美國Freeman基金會亞洲藝術獎首獎。2004年獲頒李仲生基金會現代繪畫獎,同年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碩士班畢業。2006年獲第五屆廖繼春油畫創作獎,並獲邀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個展。其作品經常受邀參與台灣各美術館的展覽及多次獲邀提供作品於各國藝術機構參加展出。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