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界仁|被流放者的臨時集會
日期:2012|12.15 - 01.20
酒會:2012|12.15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臺北
大未來林舍畫廊-「被流放者的臨時集會——關於《幸福大廈I》的文件與紀錄」 

現正於台北雙年展展出的台灣藝術家陳界仁,將自12月15日起於大未來林舍畫廊舉辦個展「被流放者的臨時集會——關於《幸福大廈I》的文件與記錄」,完整呈現錄像作品《幸福大廈Ι》及其創作理念,包括工作關係圖、構想圖以及攝影照片。此次創作計劃更首次開放片場參觀,參觀者置身現場觀看影片的同時,亦成為影片中之個體。
 
《幸福大廈I》探討當代社會中「在地流放」的生命處境;不同於過去國家將罪犯放逐至邊遠地區的流放刑罰,當代的「在地流放」則是國家以每個個體是否符合降低勞動成本、加速資本積累等需要,而被經濟政策決定是否該驅逐於經濟生產體系之外的日常治理狀態。個體被「在地流放」也意謂著人不再有任何可真正依歸的社群、家庭與家族,只是社會原子化後被孤立的在地漂流者。
 
在拍攝《幸福大廈I》之前,陳界仁邀請不同身分背景和無固定工作的年輕朋友,以詩或散文寫下其對個人生命史的片段感想,之後再以虛構的敘事形式,將這些案例串連成映射當代被原子化後的個體處境。影片的製作方法,延續陳界仁一貫與來自不同背景的諸眾合作,並通過集體搭建場景的工作過程,將拍片現場轉換成被原子化後的不同個體可以相互認識與彼此協助的臨時社群,以及完成這部詩學辯證式的影片。
 
《幸福大廈Ι》講述公寓被拆除改建前,居住其中的失業者、無家人的年輕女子、父親因長期失業而自殺的女同志…等人,陸續準備搬離,而同時公寓外則有因長期抗議「派遣法」以致疲憊不堪的單身女性、長期參與「靜默行動」的身障小劇場演員、因不滿學校教育而於退學後從事「樂生療養院史」資料整理工作的女生…等人。這些互不相識的個體,在公寓即將被拆除前的下午,不約而同地聚集在一起至公寓中庭……。影片中以字幕形式出現的無聲獨白皆擷取、改編自當事者的自述,而參與演出者除真實案例中的當事人,其它因不同因素而無法現身者,則由小劇場演員、學生代替演出。
陳界仁|被流放者的臨時集會
日期:2012|12.15 - 01.20
酒會:2012|12.15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臺北
大未來林舍畫廊-「被流放者的臨時集會——關於《幸福大廈I》的文件與紀錄」 

現正於台北雙年展展出的台灣藝術家陳界仁,將自12月15日起於大未來林舍畫廊舉辦個展「被流放者的臨時集會——關於《幸福大廈I》的文件與記錄」,完整呈現錄像作品《幸福大廈Ι》及其創作理念,包括工作關係圖、構想圖以及攝影照片。此次創作計劃更首次開放片場參觀,參觀者置身現場觀看影片的同時,亦成為影片中之個體。
 
《幸福大廈I》探討當代社會中「在地流放」的生命處境;不同於過去國家將罪犯放逐至邊遠地區的流放刑罰,當代的「在地流放」則是國家以每個個體是否符合降低勞動成本、加速資本積累等需要,而被經濟政策決定是否該驅逐於經濟生產體系之外的日常治理狀態。個體被「在地流放」也意謂著人不再有任何可真正依歸的社群、家庭與家族,只是社會原子化後被孤立的在地漂流者。
 
在拍攝《幸福大廈I》之前,陳界仁邀請不同身分背景和無固定工作的年輕朋友,以詩或散文寫下其對個人生命史的片段感想,之後再以虛構的敘事形式,將這些案例串連成映射當代被原子化後的個體處境。影片的製作方法,延續陳界仁一貫與來自不同背景的諸眾合作,並通過集體搭建場景的工作過程,將拍片現場轉換成被原子化後的不同個體可以相互認識與彼此協助的臨時社群,以及完成這部詩學辯證式的影片。
 
《幸福大廈Ι》講述公寓被拆除改建前,居住其中的失業者、無家人的年輕女子、父親因長期失業而自殺的女同志…等人,陸續準備搬離,而同時公寓外則有因長期抗議「派遣法」以致疲憊不堪的單身女性、長期參與「靜默行動」的身障小劇場演員、因不滿學校教育而於退學後從事「樂生療養院史」資料整理工作的女生…等人。這些互不相識的個體,在公寓即將被拆除前的下午,不約而同地聚集在一起至公寓中庭……。影片中以字幕形式出現的無聲獨白皆擷取、改編自當事者的自述,而參與演出者除真實案例中的當事人,其它因不同因素而無法現身者,則由小劇場演員、學生代替演出。
陳界仁|被流放者的臨時集會
日期:2012|12.15 - 01.20
酒會:2012|12.15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臺北
大未來林舍畫廊-「被流放者的臨時集會——關於《幸福大廈I》的文件與紀錄」 

現正於台北雙年展展出的台灣藝術家陳界仁,將自12月15日起於大未來林舍畫廊舉辦個展「被流放者的臨時集會——關於《幸福大廈I》的文件與記錄」,完整呈現錄像作品《幸福大廈Ι》及其創作理念,包括工作關係圖、構想圖以及攝影照片。此次創作計劃更首次開放片場參觀,參觀者置身現場觀看影片的同時,亦成為影片中之個體。
 
《幸福大廈I》探討當代社會中「在地流放」的生命處境;不同於過去國家將罪犯放逐至邊遠地區的流放刑罰,當代的「在地流放」則是國家以每個個體是否符合降低勞動成本、加速資本積累等需要,而被經濟政策決定是否該驅逐於經濟生產體系之外的日常治理狀態。個體被「在地流放」也意謂著人不再有任何可真正依歸的社群、家庭與家族,只是社會原子化後被孤立的在地漂流者。
 
在拍攝《幸福大廈I》之前,陳界仁邀請不同身分背景和無固定工作的年輕朋友,以詩或散文寫下其對個人生命史的片段感想,之後再以虛構的敘事形式,將這些案例串連成映射當代被原子化後的個體處境。影片的製作方法,延續陳界仁一貫與來自不同背景的諸眾合作,並通過集體搭建場景的工作過程,將拍片現場轉換成被原子化後的不同個體可以相互認識與彼此協助的臨時社群,以及完成這部詩學辯證式的影片。
 
《幸福大廈Ι》講述公寓被拆除改建前,居住其中的失業者、無家人的年輕女子、父親因長期失業而自殺的女同志…等人,陸續準備搬離,而同時公寓外則有因長期抗議「派遣法」以致疲憊不堪的單身女性、長期參與「靜默行動」的身障小劇場演員、因不滿學校教育而於退學後從事「樂生療養院史」資料整理工作的女生…等人。這些互不相識的個體,在公寓即將被拆除前的下午,不約而同地聚集在一起至公寓中庭……。影片中以字幕形式出現的無聲獨白皆擷取、改編自當事者的自述,而參與演出者除真實案例中的當事人,其它因不同因素而無法現身者,則由小劇場演員、學生代替演出。
陳界仁|被流放者的臨時集會
日期:2012|12.15 - 01.20
酒會:2012|12.15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臺北
大未來林舍畫廊-「被流放者的臨時集會——關於《幸福大廈I》的文件與紀錄」 

現正於台北雙年展展出的台灣藝術家陳界仁,將自12月15日起於大未來林舍畫廊舉辦個展「被流放者的臨時集會——關於《幸福大廈I》的文件與記錄」,完整呈現錄像作品《幸福大廈Ι》及其創作理念,包括工作關係圖、構想圖以及攝影照片。此次創作計劃更首次開放片場參觀,參觀者置身現場觀看影片的同時,亦成為影片中之個體。
 
《幸福大廈I》探討當代社會中「在地流放」的生命處境;不同於過去國家將罪犯放逐至邊遠地區的流放刑罰,當代的「在地流放」則是國家以每個個體是否符合降低勞動成本、加速資本積累等需要,而被經濟政策決定是否該驅逐於經濟生產體系之外的日常治理狀態。個體被「在地流放」也意謂著人不再有任何可真正依歸的社群、家庭與家族,只是社會原子化後被孤立的在地漂流者。
 
在拍攝《幸福大廈I》之前,陳界仁邀請不同身分背景和無固定工作的年輕朋友,以詩或散文寫下其對個人生命史的片段感想,之後再以虛構的敘事形式,將這些案例串連成映射當代被原子化後的個體處境。影片的製作方法,延續陳界仁一貫與來自不同背景的諸眾合作,並通過集體搭建場景的工作過程,將拍片現場轉換成被原子化後的不同個體可以相互認識與彼此協助的臨時社群,以及完成這部詩學辯證式的影片。
 
《幸福大廈Ι》講述公寓被拆除改建前,居住其中的失業者、無家人的年輕女子、父親因長期失業而自殺的女同志…等人,陸續準備搬離,而同時公寓外則有因長期抗議「派遣法」以致疲憊不堪的單身女性、長期參與「靜默行動」的身障小劇場演員、因不滿學校教育而於退學後從事「樂生療養院史」資料整理工作的女生…等人。這些互不相識的個體,在公寓即將被拆除前的下午,不約而同地聚集在一起至公寓中庭……。影片中以字幕形式出現的無聲獨白皆擷取、改編自當事者的自述,而參與演出者除真實案例中的當事人,其它因不同因素而無法現身者,則由小劇場演員、學生代替演出。
陳界仁|被流放者的臨時集會
日期:2012|12.15 - 01.20
酒會:2012|12.15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臺北
大未來林舍畫廊-「被流放者的臨時集會——關於《幸福大廈I》的文件與紀錄」 

現正於台北雙年展展出的台灣藝術家陳界仁,將自12月15日起於大未來林舍畫廊舉辦個展「被流放者的臨時集會——關於《幸福大廈I》的文件與記錄」,完整呈現錄像作品《幸福大廈Ι》及其創作理念,包括工作關係圖、構想圖以及攝影照片。此次創作計劃更首次開放片場參觀,參觀者置身現場觀看影片的同時,亦成為影片中之個體。
 
《幸福大廈I》探討當代社會中「在地流放」的生命處境;不同於過去國家將罪犯放逐至邊遠地區的流放刑罰,當代的「在地流放」則是國家以每個個體是否符合降低勞動成本、加速資本積累等需要,而被經濟政策決定是否該驅逐於經濟生產體系之外的日常治理狀態。個體被「在地流放」也意謂著人不再有任何可真正依歸的社群、家庭與家族,只是社會原子化後被孤立的在地漂流者。
 
在拍攝《幸福大廈I》之前,陳界仁邀請不同身分背景和無固定工作的年輕朋友,以詩或散文寫下其對個人生命史的片段感想,之後再以虛構的敘事形式,將這些案例串連成映射當代被原子化後的個體處境。影片的製作方法,延續陳界仁一貫與來自不同背景的諸眾合作,並通過集體搭建場景的工作過程,將拍片現場轉換成被原子化後的不同個體可以相互認識與彼此協助的臨時社群,以及完成這部詩學辯證式的影片。
 
《幸福大廈Ι》講述公寓被拆除改建前,居住其中的失業者、無家人的年輕女子、父親因長期失業而自殺的女同志…等人,陸續準備搬離,而同時公寓外則有因長期抗議「派遣法」以致疲憊不堪的單身女性、長期參與「靜默行動」的身障小劇場演員、因不滿學校教育而於退學後從事「樂生療養院史」資料整理工作的女生…等人。這些互不相識的個體,在公寓即將被拆除前的下午,不約而同地聚集在一起至公寓中庭……。影片中以字幕形式出現的無聲獨白皆擷取、改編自當事者的自述,而參與演出者除真實案例中的當事人,其它因不同因素而無法現身者,則由小劇場演員、學生代替演出。
陳界仁|被流放者的臨時集會
日期:2012|12.15 - 01.20
酒會:2012|12.15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臺北
大未來林舍畫廊-「被流放者的臨時集會——關於《幸福大廈I》的文件與紀錄」 

現正於台北雙年展展出的台灣藝術家陳界仁,將自12月15日起於大未來林舍畫廊舉辦個展「被流放者的臨時集會——關於《幸福大廈I》的文件與記錄」,完整呈現錄像作品《幸福大廈Ι》及其創作理念,包括工作關係圖、構想圖以及攝影照片。此次創作計劃更首次開放片場參觀,參觀者置身現場觀看影片的同時,亦成為影片中之個體。
 
《幸福大廈I》探討當代社會中「在地流放」的生命處境;不同於過去國家將罪犯放逐至邊遠地區的流放刑罰,當代的「在地流放」則是國家以每個個體是否符合降低勞動成本、加速資本積累等需要,而被經濟政策決定是否該驅逐於經濟生產體系之外的日常治理狀態。個體被「在地流放」也意謂著人不再有任何可真正依歸的社群、家庭與家族,只是社會原子化後被孤立的在地漂流者。
 
在拍攝《幸福大廈I》之前,陳界仁邀請不同身分背景和無固定工作的年輕朋友,以詩或散文寫下其對個人生命史的片段感想,之後再以虛構的敘事形式,將這些案例串連成映射當代被原子化後的個體處境。影片的製作方法,延續陳界仁一貫與來自不同背景的諸眾合作,並通過集體搭建場景的工作過程,將拍片現場轉換成被原子化後的不同個體可以相互認識與彼此協助的臨時社群,以及完成這部詩學辯證式的影片。
 
《幸福大廈Ι》講述公寓被拆除改建前,居住其中的失業者、無家人的年輕女子、父親因長期失業而自殺的女同志…等人,陸續準備搬離,而同時公寓外則有因長期抗議「派遣法」以致疲憊不堪的單身女性、長期參與「靜默行動」的身障小劇場演員、因不滿學校教育而於退學後從事「樂生療養院史」資料整理工作的女生…等人。這些互不相識的個體,在公寓即將被拆除前的下午,不約而同地聚集在一起至公寓中庭……。影片中以字幕形式出現的無聲獨白皆擷取、改編自當事者的自述,而參與演出者除真實案例中的當事人,其它因不同因素而無法現身者,則由小劇場演員、學生代替演出。
陳界仁|被流放者的臨時集會
日期:2012|12.15 - 01.20
酒會:2012|12.15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臺北
大未來林舍畫廊-「被流放者的臨時集會——關於《幸福大廈I》的文件與紀錄」 

現正於台北雙年展展出的台灣藝術家陳界仁,將自12月15日起於大未來林舍畫廊舉辦個展「被流放者的臨時集會——關於《幸福大廈I》的文件與記錄」,完整呈現錄像作品《幸福大廈Ι》及其創作理念,包括工作關係圖、構想圖以及攝影照片。此次創作計劃更首次開放片場參觀,參觀者置身現場觀看影片的同時,亦成為影片中之個體。
 
《幸福大廈I》探討當代社會中「在地流放」的生命處境;不同於過去國家將罪犯放逐至邊遠地區的流放刑罰,當代的「在地流放」則是國家以每個個體是否符合降低勞動成本、加速資本積累等需要,而被經濟政策決定是否該驅逐於經濟生產體系之外的日常治理狀態。個體被「在地流放」也意謂著人不再有任何可真正依歸的社群、家庭與家族,只是社會原子化後被孤立的在地漂流者。
 
在拍攝《幸福大廈I》之前,陳界仁邀請不同身分背景和無固定工作的年輕朋友,以詩或散文寫下其對個人生命史的片段感想,之後再以虛構的敘事形式,將這些案例串連成映射當代被原子化後的個體處境。影片的製作方法,延續陳界仁一貫與來自不同背景的諸眾合作,並通過集體搭建場景的工作過程,將拍片現場轉換成被原子化後的不同個體可以相互認識與彼此協助的臨時社群,以及完成這部詩學辯證式的影片。
 
《幸福大廈Ι》講述公寓被拆除改建前,居住其中的失業者、無家人的年輕女子、父親因長期失業而自殺的女同志…等人,陸續準備搬離,而同時公寓外則有因長期抗議「派遣法」以致疲憊不堪的單身女性、長期參與「靜默行動」的身障小劇場演員、因不滿學校教育而於退學後從事「樂生療養院史」資料整理工作的女生…等人。這些互不相識的個體,在公寓即將被拆除前的下午,不約而同地聚集在一起至公寓中庭……。影片中以字幕形式出現的無聲獨白皆擷取、改編自當事者的自述,而參與演出者除真實案例中的當事人,其它因不同因素而無法現身者,則由小劇場演員、學生代替演出。
陳界仁|被流放者的臨時集會
日期:2012|12.15 - 01.20
酒會:2012|12.15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臺北
大未來林舍畫廊-「被流放者的臨時集會——關於《幸福大廈I》的文件與紀錄」 

現正於台北雙年展展出的台灣藝術家陳界仁,將自12月15日起於大未來林舍畫廊舉辦個展「被流放者的臨時集會——關於《幸福大廈I》的文件與記錄」,完整呈現錄像作品《幸福大廈Ι》及其創作理念,包括工作關係圖、構想圖以及攝影照片。此次創作計劃更首次開放片場參觀,參觀者置身現場觀看影片的同時,亦成為影片中之個體。
 
《幸福大廈I》探討當代社會中「在地流放」的生命處境;不同於過去國家將罪犯放逐至邊遠地區的流放刑罰,當代的「在地流放」則是國家以每個個體是否符合降低勞動成本、加速資本積累等需要,而被經濟政策決定是否該驅逐於經濟生產體系之外的日常治理狀態。個體被「在地流放」也意謂著人不再有任何可真正依歸的社群、家庭與家族,只是社會原子化後被孤立的在地漂流者。
 
在拍攝《幸福大廈I》之前,陳界仁邀請不同身分背景和無固定工作的年輕朋友,以詩或散文寫下其對個人生命史的片段感想,之後再以虛構的敘事形式,將這些案例串連成映射當代被原子化後的個體處境。影片的製作方法,延續陳界仁一貫與來自不同背景的諸眾合作,並通過集體搭建場景的工作過程,將拍片現場轉換成被原子化後的不同個體可以相互認識與彼此協助的臨時社群,以及完成這部詩學辯證式的影片。
 
《幸福大廈Ι》講述公寓被拆除改建前,居住其中的失業者、無家人的年輕女子、父親因長期失業而自殺的女同志…等人,陸續準備搬離,而同時公寓外則有因長期抗議「派遣法」以致疲憊不堪的單身女性、長期參與「靜默行動」的身障小劇場演員、因不滿學校教育而於退學後從事「樂生療養院史」資料整理工作的女生…等人。這些互不相識的個體,在公寓即將被拆除前的下午,不約而同地聚集在一起至公寓中庭……。影片中以字幕形式出現的無聲獨白皆擷取、改編自當事者的自述,而參與演出者除真實案例中的當事人,其它因不同因素而無法現身者,則由小劇場演員、學生代替演出。
陳界仁|被流放者的臨時集會
日期:2012|12.15 - 01.20
酒會:2012|12.15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臺北
大未來林舍畫廊-「被流放者的臨時集會——關於《幸福大廈I》的文件與紀錄」 

現正於台北雙年展展出的台灣藝術家陳界仁,將自12月15日起於大未來林舍畫廊舉辦個展「被流放者的臨時集會——關於《幸福大廈I》的文件與記錄」,完整呈現錄像作品《幸福大廈Ι》及其創作理念,包括工作關係圖、構想圖以及攝影照片。此次創作計劃更首次開放片場參觀,參觀者置身現場觀看影片的同時,亦成為影片中之個體。
 
《幸福大廈I》探討當代社會中「在地流放」的生命處境;不同於過去國家將罪犯放逐至邊遠地區的流放刑罰,當代的「在地流放」則是國家以每個個體是否符合降低勞動成本、加速資本積累等需要,而被經濟政策決定是否該驅逐於經濟生產體系之外的日常治理狀態。個體被「在地流放」也意謂著人不再有任何可真正依歸的社群、家庭與家族,只是社會原子化後被孤立的在地漂流者。
 
在拍攝《幸福大廈I》之前,陳界仁邀請不同身分背景和無固定工作的年輕朋友,以詩或散文寫下其對個人生命史的片段感想,之後再以虛構的敘事形式,將這些案例串連成映射當代被原子化後的個體處境。影片的製作方法,延續陳界仁一貫與來自不同背景的諸眾合作,並通過集體搭建場景的工作過程,將拍片現場轉換成被原子化後的不同個體可以相互認識與彼此協助的臨時社群,以及完成這部詩學辯證式的影片。
 
《幸福大廈Ι》講述公寓被拆除改建前,居住其中的失業者、無家人的年輕女子、父親因長期失業而自殺的女同志…等人,陸續準備搬離,而同時公寓外則有因長期抗議「派遣法」以致疲憊不堪的單身女性、長期參與「靜默行動」的身障小劇場演員、因不滿學校教育而於退學後從事「樂生療養院史」資料整理工作的女生…等人。這些互不相識的個體,在公寓即將被拆除前的下午,不約而同地聚集在一起至公寓中庭……。影片中以字幕形式出現的無聲獨白皆擷取、改編自當事者的自述,而參與演出者除真實案例中的當事人,其它因不同因素而無法現身者,則由小劇場演員、學生代替演出。
陳界仁|被流放者的臨時集會
日期:2012|12.15 - 01.20
酒會:2012|12.15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臺北
大未來林舍畫廊-「被流放者的臨時集會——關於《幸福大廈I》的文件與紀錄」 

現正於台北雙年展展出的台灣藝術家陳界仁,將自12月15日起於大未來林舍畫廊舉辦個展「被流放者的臨時集會——關於《幸福大廈I》的文件與記錄」,完整呈現錄像作品《幸福大廈Ι》及其創作理念,包括工作關係圖、構想圖以及攝影照片。此次創作計劃更首次開放片場參觀,參觀者置身現場觀看影片的同時,亦成為影片中之個體。
 
《幸福大廈I》探討當代社會中「在地流放」的生命處境;不同於過去國家將罪犯放逐至邊遠地區的流放刑罰,當代的「在地流放」則是國家以每個個體是否符合降低勞動成本、加速資本積累等需要,而被經濟政策決定是否該驅逐於經濟生產體系之外的日常治理狀態。個體被「在地流放」也意謂著人不再有任何可真正依歸的社群、家庭與家族,只是社會原子化後被孤立的在地漂流者。
 
在拍攝《幸福大廈I》之前,陳界仁邀請不同身分背景和無固定工作的年輕朋友,以詩或散文寫下其對個人生命史的片段感想,之後再以虛構的敘事形式,將這些案例串連成映射當代被原子化後的個體處境。影片的製作方法,延續陳界仁一貫與來自不同背景的諸眾合作,並通過集體搭建場景的工作過程,將拍片現場轉換成被原子化後的不同個體可以相互認識與彼此協助的臨時社群,以及完成這部詩學辯證式的影片。
 
《幸福大廈Ι》講述公寓被拆除改建前,居住其中的失業者、無家人的年輕女子、父親因長期失業而自殺的女同志…等人,陸續準備搬離,而同時公寓外則有因長期抗議「派遣法」以致疲憊不堪的單身女性、長期參與「靜默行動」的身障小劇場演員、因不滿學校教育而於退學後從事「樂生療養院史」資料整理工作的女生…等人。這些互不相識的個體,在公寓即將被拆除前的下午,不約而同地聚集在一起至公寓中庭……。影片中以字幕形式出現的無聲獨白皆擷取、改編自當事者的自述,而參與演出者除真實案例中的當事人,其它因不同因素而無法現身者,則由小劇場演員、學生代替演出。
陳界仁|被流放者的臨時集會
日期:2012|12.15 - 01.20
酒會:2012|12.15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臺北
大未來林舍畫廊-「被流放者的臨時集會——關於《幸福大廈I》的文件與紀錄」 

現正於台北雙年展展出的台灣藝術家陳界仁,將自12月15日起於大未來林舍畫廊舉辦個展「被流放者的臨時集會——關於《幸福大廈I》的文件與記錄」,完整呈現錄像作品《幸福大廈Ι》及其創作理念,包括工作關係圖、構想圖以及攝影照片。此次創作計劃更首次開放片場參觀,參觀者置身現場觀看影片的同時,亦成為影片中之個體。
 
《幸福大廈I》探討當代社會中「在地流放」的生命處境;不同於過去國家將罪犯放逐至邊遠地區的流放刑罰,當代的「在地流放」則是國家以每個個體是否符合降低勞動成本、加速資本積累等需要,而被經濟政策決定是否該驅逐於經濟生產體系之外的日常治理狀態。個體被「在地流放」也意謂著人不再有任何可真正依歸的社群、家庭與家族,只是社會原子化後被孤立的在地漂流者。
 
在拍攝《幸福大廈I》之前,陳界仁邀請不同身分背景和無固定工作的年輕朋友,以詩或散文寫下其對個人生命史的片段感想,之後再以虛構的敘事形式,將這些案例串連成映射當代被原子化後的個體處境。影片的製作方法,延續陳界仁一貫與來自不同背景的諸眾合作,並通過集體搭建場景的工作過程,將拍片現場轉換成被原子化後的不同個體可以相互認識與彼此協助的臨時社群,以及完成這部詩學辯證式的影片。
 
《幸福大廈Ι》講述公寓被拆除改建前,居住其中的失業者、無家人的年輕女子、父親因長期失業而自殺的女同志…等人,陸續準備搬離,而同時公寓外則有因長期抗議「派遣法」以致疲憊不堪的單身女性、長期參與「靜默行動」的身障小劇場演員、因不滿學校教育而於退學後從事「樂生療養院史」資料整理工作的女生…等人。這些互不相識的個體,在公寓即將被拆除前的下午,不約而同地聚集在一起至公寓中庭……。影片中以字幕形式出現的無聲獨白皆擷取、改編自當事者的自述,而參與演出者除真實案例中的當事人,其它因不同因素而無法現身者,則由小劇場演員、學生代替演出。
1
1
1
1
1
1
1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