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嘉寧|那些 (不)被留下的
日期:2012|08.11-09.02
酒會:2012|08.1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大未來林舍畫廊將8月11日至9月2日推出黃嘉寧個展-

「那些  (不)被留下的 」Something Left, or Not,為其近年創作進行梳理,為其脫骨於傳統寫實的個人繪畫發聲。
 
取材於自己偶然、不刻意擺弄的隨手快照,黃嘉寧對於繪畫題材的選擇,並不具有一定的故事預設,或者理想系列的規則,她以個人為載體,處理各種「觀看的經驗」。也許是正在進食中的便當、路旁草地成群的麻雀,甚至是廚房水槽中的廚餘濾桶,觀者總能從作品窺見其生活的靜止片段與個人風格的諧趣。
 
黃嘉寧從成堆的「經驗」中,將有所感觸者,以油畫手繪成一幅幅靜態作品。並非拘泥於照片影像的如實呈現,黃嘉寧更為關注影像如何透過顏料與畫筆觸感產生的視覺體驗。與照片等比放大的油畫作品中,被手繪強化或者模糊的物體輪廓與光影景深,將觀者引入不同於照片的視點與焦距。例如新作「鈴鐺」,黃嘉寧刻意節制地不過分追求細節重現,而以細膩的光影與顏色堆疊,強調出其作品不同於照片的繪畫性。正如她自述所謂一個「中介者」的角色,在素材(照片)與生成物(作品)之間,不僅是影像的反轉與重製,更是以傳播者的身分,重新對觀者反映著藝術家自我的官能感受,同時建構起當代數位資訊與現代繪畫的對話。
 
在當代寫實繪畫的路徑中,黃嘉寧成為一種明顯而確實的例外。相異於擬真或重現,轉繪照片之於她而言,更趨近於一種「再閱讀」的感知處理。其充滿個人生活感的選材與作品繪畫性的強調,在在顯示著藝術家對於視覺經驗的論述與挑戰。
 
黃嘉寧,1979年生於台北,現生活與工作於台中。2006年獲高雄獎,更曾兩次入選台北美術獎,於2007年獲得優勝及台北市立美術館作品典藏。為台灣當代藝術中,最受策展人與美術館矚目的青年藝術家之一。其作品廣受各地邀展,更屢獲國際藏家關注與收藏。
黃嘉寧|那些 (不)被留下的
日期:2012|08.11-09.02
酒會:2012|08.1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大未來林舍畫廊將8月11日至9月2日推出黃嘉寧個展-

「那些  (不)被留下的 」Something Left, or Not,為其近年創作進行梳理,為其脫骨於傳統寫實的個人繪畫發聲。
 
取材於自己偶然、不刻意擺弄的隨手快照,黃嘉寧對於繪畫題材的選擇,並不具有一定的故事預設,或者理想系列的規則,她以個人為載體,處理各種「觀看的經驗」。也許是正在進食中的便當、路旁草地成群的麻雀,甚至是廚房水槽中的廚餘濾桶,觀者總能從作品窺見其生活的靜止片段與個人風格的諧趣。
 
黃嘉寧從成堆的「經驗」中,將有所感觸者,以油畫手繪成一幅幅靜態作品。並非拘泥於照片影像的如實呈現,黃嘉寧更為關注影像如何透過顏料與畫筆觸感產生的視覺體驗。與照片等比放大的油畫作品中,被手繪強化或者模糊的物體輪廓與光影景深,將觀者引入不同於照片的視點與焦距。例如新作「鈴鐺」,黃嘉寧刻意節制地不過分追求細節重現,而以細膩的光影與顏色堆疊,強調出其作品不同於照片的繪畫性。正如她自述所謂一個「中介者」的角色,在素材(照片)與生成物(作品)之間,不僅是影像的反轉與重製,更是以傳播者的身分,重新對觀者反映著藝術家自我的官能感受,同時建構起當代數位資訊與現代繪畫的對話。
 
在當代寫實繪畫的路徑中,黃嘉寧成為一種明顯而確實的例外。相異於擬真或重現,轉繪照片之於她而言,更趨近於一種「再閱讀」的感知處理。其充滿個人生活感的選材與作品繪畫性的強調,在在顯示著藝術家對於視覺經驗的論述與挑戰。
 
黃嘉寧,1979年生於台北,現生活與工作於台中。2006年獲高雄獎,更曾兩次入選台北美術獎,於2007年獲得優勝及台北市立美術館作品典藏。為台灣當代藝術中,最受策展人與美術館矚目的青年藝術家之一。其作品廣受各地邀展,更屢獲國際藏家關注與收藏。
黃嘉寧|那些 (不)被留下的
日期:2012|08.11-09.02
酒會:2012|08.1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大未來林舍畫廊將8月11日至9月2日推出黃嘉寧個展-

「那些  (不)被留下的 」Something Left, or Not,為其近年創作進行梳理,為其脫骨於傳統寫實的個人繪畫發聲。
 
取材於自己偶然、不刻意擺弄的隨手快照,黃嘉寧對於繪畫題材的選擇,並不具有一定的故事預設,或者理想系列的規則,她以個人為載體,處理各種「觀看的經驗」。也許是正在進食中的便當、路旁草地成群的麻雀,甚至是廚房水槽中的廚餘濾桶,觀者總能從作品窺見其生活的靜止片段與個人風格的諧趣。
 
黃嘉寧從成堆的「經驗」中,將有所感觸者,以油畫手繪成一幅幅靜態作品。並非拘泥於照片影像的如實呈現,黃嘉寧更為關注影像如何透過顏料與畫筆觸感產生的視覺體驗。與照片等比放大的油畫作品中,被手繪強化或者模糊的物體輪廓與光影景深,將觀者引入不同於照片的視點與焦距。例如新作「鈴鐺」,黃嘉寧刻意節制地不過分追求細節重現,而以細膩的光影與顏色堆疊,強調出其作品不同於照片的繪畫性。正如她自述所謂一個「中介者」的角色,在素材(照片)與生成物(作品)之間,不僅是影像的反轉與重製,更是以傳播者的身分,重新對觀者反映著藝術家自我的官能感受,同時建構起當代數位資訊與現代繪畫的對話。
 
在當代寫實繪畫的路徑中,黃嘉寧成為一種明顯而確實的例外。相異於擬真或重現,轉繪照片之於她而言,更趨近於一種「再閱讀」的感知處理。其充滿個人生活感的選材與作品繪畫性的強調,在在顯示著藝術家對於視覺經驗的論述與挑戰。
 
黃嘉寧,1979年生於台北,現生活與工作於台中。2006年獲高雄獎,更曾兩次入選台北美術獎,於2007年獲得優勝及台北市立美術館作品典藏。為台灣當代藝術中,最受策展人與美術館矚目的青年藝術家之一。其作品廣受各地邀展,更屢獲國際藏家關注與收藏。
黃嘉寧|那些 (不)被留下的
日期:2012|08.11-09.02
酒會:2012|08.1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大未來林舍畫廊將8月11日至9月2日推出黃嘉寧個展-

「那些  (不)被留下的 」Something Left, or Not,為其近年創作進行梳理,為其脫骨於傳統寫實的個人繪畫發聲。
 
取材於自己偶然、不刻意擺弄的隨手快照,黃嘉寧對於繪畫題材的選擇,並不具有一定的故事預設,或者理想系列的規則,她以個人為載體,處理各種「觀看的經驗」。也許是正在進食中的便當、路旁草地成群的麻雀,甚至是廚房水槽中的廚餘濾桶,觀者總能從作品窺見其生活的靜止片段與個人風格的諧趣。
 
黃嘉寧從成堆的「經驗」中,將有所感觸者,以油畫手繪成一幅幅靜態作品。並非拘泥於照片影像的如實呈現,黃嘉寧更為關注影像如何透過顏料與畫筆觸感產生的視覺體驗。與照片等比放大的油畫作品中,被手繪強化或者模糊的物體輪廓與光影景深,將觀者引入不同於照片的視點與焦距。例如新作「鈴鐺」,黃嘉寧刻意節制地不過分追求細節重現,而以細膩的光影與顏色堆疊,強調出其作品不同於照片的繪畫性。正如她自述所謂一個「中介者」的角色,在素材(照片)與生成物(作品)之間,不僅是影像的反轉與重製,更是以傳播者的身分,重新對觀者反映著藝術家自我的官能感受,同時建構起當代數位資訊與現代繪畫的對話。
 
在當代寫實繪畫的路徑中,黃嘉寧成為一種明顯而確實的例外。相異於擬真或重現,轉繪照片之於她而言,更趨近於一種「再閱讀」的感知處理。其充滿個人生活感的選材與作品繪畫性的強調,在在顯示著藝術家對於視覺經驗的論述與挑戰。
 
黃嘉寧,1979年生於台北,現生活與工作於台中。2006年獲高雄獎,更曾兩次入選台北美術獎,於2007年獲得優勝及台北市立美術館作品典藏。為台灣當代藝術中,最受策展人與美術館矚目的青年藝術家之一。其作品廣受各地邀展,更屢獲國際藏家關注與收藏。
黃嘉寧|那些 (不)被留下的
日期:2012|08.11-09.02
酒會:2012|08.1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大未來林舍畫廊將8月11日至9月2日推出黃嘉寧個展-

「那些  (不)被留下的 」Something Left, or Not,為其近年創作進行梳理,為其脫骨於傳統寫實的個人繪畫發聲。
 
取材於自己偶然、不刻意擺弄的隨手快照,黃嘉寧對於繪畫題材的選擇,並不具有一定的故事預設,或者理想系列的規則,她以個人為載體,處理各種「觀看的經驗」。也許是正在進食中的便當、路旁草地成群的麻雀,甚至是廚房水槽中的廚餘濾桶,觀者總能從作品窺見其生活的靜止片段與個人風格的諧趣。
 
黃嘉寧從成堆的「經驗」中,將有所感觸者,以油畫手繪成一幅幅靜態作品。並非拘泥於照片影像的如實呈現,黃嘉寧更為關注影像如何透過顏料與畫筆觸感產生的視覺體驗。與照片等比放大的油畫作品中,被手繪強化或者模糊的物體輪廓與光影景深,將觀者引入不同於照片的視點與焦距。例如新作「鈴鐺」,黃嘉寧刻意節制地不過分追求細節重現,而以細膩的光影與顏色堆疊,強調出其作品不同於照片的繪畫性。正如她自述所謂一個「中介者」的角色,在素材(照片)與生成物(作品)之間,不僅是影像的反轉與重製,更是以傳播者的身分,重新對觀者反映著藝術家自我的官能感受,同時建構起當代數位資訊與現代繪畫的對話。
 
在當代寫實繪畫的路徑中,黃嘉寧成為一種明顯而確實的例外。相異於擬真或重現,轉繪照片之於她而言,更趨近於一種「再閱讀」的感知處理。其充滿個人生活感的選材與作品繪畫性的強調,在在顯示著藝術家對於視覺經驗的論述與挑戰。
 
黃嘉寧,1979年生於台北,現生活與工作於台中。2006年獲高雄獎,更曾兩次入選台北美術獎,於2007年獲得優勝及台北市立美術館作品典藏。為台灣當代藝術中,最受策展人與美術館矚目的青年藝術家之一。其作品廣受各地邀展,更屢獲國際藏家關注與收藏。
黃嘉寧|那些 (不)被留下的
日期:2012|08.11-09.02
酒會:2012|08.1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大未來林舍畫廊將8月11日至9月2日推出黃嘉寧個展-

「那些  (不)被留下的 」Something Left, or Not,為其近年創作進行梳理,為其脫骨於傳統寫實的個人繪畫發聲。
 
取材於自己偶然、不刻意擺弄的隨手快照,黃嘉寧對於繪畫題材的選擇,並不具有一定的故事預設,或者理想系列的規則,她以個人為載體,處理各種「觀看的經驗」。也許是正在進食中的便當、路旁草地成群的麻雀,甚至是廚房水槽中的廚餘濾桶,觀者總能從作品窺見其生活的靜止片段與個人風格的諧趣。
 
黃嘉寧從成堆的「經驗」中,將有所感觸者,以油畫手繪成一幅幅靜態作品。並非拘泥於照片影像的如實呈現,黃嘉寧更為關注影像如何透過顏料與畫筆觸感產生的視覺體驗。與照片等比放大的油畫作品中,被手繪強化或者模糊的物體輪廓與光影景深,將觀者引入不同於照片的視點與焦距。例如新作「鈴鐺」,黃嘉寧刻意節制地不過分追求細節重現,而以細膩的光影與顏色堆疊,強調出其作品不同於照片的繪畫性。正如她自述所謂一個「中介者」的角色,在素材(照片)與生成物(作品)之間,不僅是影像的反轉與重製,更是以傳播者的身分,重新對觀者反映著藝術家自我的官能感受,同時建構起當代數位資訊與現代繪畫的對話。
 
在當代寫實繪畫的路徑中,黃嘉寧成為一種明顯而確實的例外。相異於擬真或重現,轉繪照片之於她而言,更趨近於一種「再閱讀」的感知處理。其充滿個人生活感的選材與作品繪畫性的強調,在在顯示著藝術家對於視覺經驗的論述與挑戰。
 
黃嘉寧,1979年生於台北,現生活與工作於台中。2006年獲高雄獎,更曾兩次入選台北美術獎,於2007年獲得優勝及台北市立美術館作品典藏。為台灣當代藝術中,最受策展人與美術館矚目的青年藝術家之一。其作品廣受各地邀展,更屢獲國際藏家關注與收藏。
黃嘉寧|那些 (不)被留下的
日期:2012|08.11-09.02
酒會:2012|08.1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大未來林舍畫廊將8月11日至9月2日推出黃嘉寧個展-

「那些  (不)被留下的 」Something Left, or Not,為其近年創作進行梳理,為其脫骨於傳統寫實的個人繪畫發聲。
 
取材於自己偶然、不刻意擺弄的隨手快照,黃嘉寧對於繪畫題材的選擇,並不具有一定的故事預設,或者理想系列的規則,她以個人為載體,處理各種「觀看的經驗」。也許是正在進食中的便當、路旁草地成群的麻雀,甚至是廚房水槽中的廚餘濾桶,觀者總能從作品窺見其生活的靜止片段與個人風格的諧趣。
 
黃嘉寧從成堆的「經驗」中,將有所感觸者,以油畫手繪成一幅幅靜態作品。並非拘泥於照片影像的如實呈現,黃嘉寧更為關注影像如何透過顏料與畫筆觸感產生的視覺體驗。與照片等比放大的油畫作品中,被手繪強化或者模糊的物體輪廓與光影景深,將觀者引入不同於照片的視點與焦距。例如新作「鈴鐺」,黃嘉寧刻意節制地不過分追求細節重現,而以細膩的光影與顏色堆疊,強調出其作品不同於照片的繪畫性。正如她自述所謂一個「中介者」的角色,在素材(照片)與生成物(作品)之間,不僅是影像的反轉與重製,更是以傳播者的身分,重新對觀者反映著藝術家自我的官能感受,同時建構起當代數位資訊與現代繪畫的對話。
 
在當代寫實繪畫的路徑中,黃嘉寧成為一種明顯而確實的例外。相異於擬真或重現,轉繪照片之於她而言,更趨近於一種「再閱讀」的感知處理。其充滿個人生活感的選材與作品繪畫性的強調,在在顯示著藝術家對於視覺經驗的論述與挑戰。
 
黃嘉寧,1979年生於台北,現生活與工作於台中。2006年獲高雄獎,更曾兩次入選台北美術獎,於2007年獲得優勝及台北市立美術館作品典藏。為台灣當代藝術中,最受策展人與美術館矚目的青年藝術家之一。其作品廣受各地邀展,更屢獲國際藏家關注與收藏。
黃嘉寧|那些 (不)被留下的
日期:2012|08.11-09.02
酒會:2012|08.1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大未來林舍畫廊將8月11日至9月2日推出黃嘉寧個展-

「那些  (不)被留下的 」Something Left, or Not,為其近年創作進行梳理,為其脫骨於傳統寫實的個人繪畫發聲。
 
取材於自己偶然、不刻意擺弄的隨手快照,黃嘉寧對於繪畫題材的選擇,並不具有一定的故事預設,或者理想系列的規則,她以個人為載體,處理各種「觀看的經驗」。也許是正在進食中的便當、路旁草地成群的麻雀,甚至是廚房水槽中的廚餘濾桶,觀者總能從作品窺見其生活的靜止片段與個人風格的諧趣。
 
黃嘉寧從成堆的「經驗」中,將有所感觸者,以油畫手繪成一幅幅靜態作品。並非拘泥於照片影像的如實呈現,黃嘉寧更為關注影像如何透過顏料與畫筆觸感產生的視覺體驗。與照片等比放大的油畫作品中,被手繪強化或者模糊的物體輪廓與光影景深,將觀者引入不同於照片的視點與焦距。例如新作「鈴鐺」,黃嘉寧刻意節制地不過分追求細節重現,而以細膩的光影與顏色堆疊,強調出其作品不同於照片的繪畫性。正如她自述所謂一個「中介者」的角色,在素材(照片)與生成物(作品)之間,不僅是影像的反轉與重製,更是以傳播者的身分,重新對觀者反映著藝術家自我的官能感受,同時建構起當代數位資訊與現代繪畫的對話。
 
在當代寫實繪畫的路徑中,黃嘉寧成為一種明顯而確實的例外。相異於擬真或重現,轉繪照片之於她而言,更趨近於一種「再閱讀」的感知處理。其充滿個人生活感的選材與作品繪畫性的強調,在在顯示著藝術家對於視覺經驗的論述與挑戰。
 
黃嘉寧,1979年生於台北,現生活與工作於台中。2006年獲高雄獎,更曾兩次入選台北美術獎,於2007年獲得優勝及台北市立美術館作品典藏。為台灣當代藝術中,最受策展人與美術館矚目的青年藝術家之一。其作品廣受各地邀展,更屢獲國際藏家關注與收藏。
黃嘉寧|那些 (不)被留下的
日期:2012|08.11-09.02
酒會:2012|08.1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大未來林舍畫廊將8月11日至9月2日推出黃嘉寧個展-

「那些  (不)被留下的 」Something Left, or Not,為其近年創作進行梳理,為其脫骨於傳統寫實的個人繪畫發聲。
 
取材於自己偶然、不刻意擺弄的隨手快照,黃嘉寧對於繪畫題材的選擇,並不具有一定的故事預設,或者理想系列的規則,她以個人為載體,處理各種「觀看的經驗」。也許是正在進食中的便當、路旁草地成群的麻雀,甚至是廚房水槽中的廚餘濾桶,觀者總能從作品窺見其生活的靜止片段與個人風格的諧趣。
 
黃嘉寧從成堆的「經驗」中,將有所感觸者,以油畫手繪成一幅幅靜態作品。並非拘泥於照片影像的如實呈現,黃嘉寧更為關注影像如何透過顏料與畫筆觸感產生的視覺體驗。與照片等比放大的油畫作品中,被手繪強化或者模糊的物體輪廓與光影景深,將觀者引入不同於照片的視點與焦距。例如新作「鈴鐺」,黃嘉寧刻意節制地不過分追求細節重現,而以細膩的光影與顏色堆疊,強調出其作品不同於照片的繪畫性。正如她自述所謂一個「中介者」的角色,在素材(照片)與生成物(作品)之間,不僅是影像的反轉與重製,更是以傳播者的身分,重新對觀者反映著藝術家自我的官能感受,同時建構起當代數位資訊與現代繪畫的對話。
 
在當代寫實繪畫的路徑中,黃嘉寧成為一種明顯而確實的例外。相異於擬真或重現,轉繪照片之於她而言,更趨近於一種「再閱讀」的感知處理。其充滿個人生活感的選材與作品繪畫性的強調,在在顯示著藝術家對於視覺經驗的論述與挑戰。
 
黃嘉寧,1979年生於台北,現生活與工作於台中。2006年獲高雄獎,更曾兩次入選台北美術獎,於2007年獲得優勝及台北市立美術館作品典藏。為台灣當代藝術中,最受策展人與美術館矚目的青年藝術家之一。其作品廣受各地邀展,更屢獲國際藏家關注與收藏。
黃嘉寧|那些 (不)被留下的
日期:2012|08.11-09.02
酒會:2012|08.11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大未來林舍畫廊將8月11日至9月2日推出黃嘉寧個展-

「那些  (不)被留下的 」Something Left, or Not,為其近年創作進行梳理,為其脫骨於傳統寫實的個人繪畫發聲。
 
取材於自己偶然、不刻意擺弄的隨手快照,黃嘉寧對於繪畫題材的選擇,並不具有一定的故事預設,或者理想系列的規則,她以個人為載體,處理各種「觀看的經驗」。也許是正在進食中的便當、路旁草地成群的麻雀,甚至是廚房水槽中的廚餘濾桶,觀者總能從作品窺見其生活的靜止片段與個人風格的諧趣。
 
黃嘉寧從成堆的「經驗」中,將有所感觸者,以油畫手繪成一幅幅靜態作品。並非拘泥於照片影像的如實呈現,黃嘉寧更為關注影像如何透過顏料與畫筆觸感產生的視覺體驗。與照片等比放大的油畫作品中,被手繪強化或者模糊的物體輪廓與光影景深,將觀者引入不同於照片的視點與焦距。例如新作「鈴鐺」,黃嘉寧刻意節制地不過分追求細節重現,而以細膩的光影與顏色堆疊,強調出其作品不同於照片的繪畫性。正如她自述所謂一個「中介者」的角色,在素材(照片)與生成物(作品)之間,不僅是影像的反轉與重製,更是以傳播者的身分,重新對觀者反映著藝術家自我的官能感受,同時建構起當代數位資訊與現代繪畫的對話。
 
在當代寫實繪畫的路徑中,黃嘉寧成為一種明顯而確實的例外。相異於擬真或重現,轉繪照片之於她而言,更趨近於一種「再閱讀」的感知處理。其充滿個人生活感的選材與作品繪畫性的強調,在在顯示著藝術家對於視覺經驗的論述與挑戰。
 
黃嘉寧,1979年生於台北,現生活與工作於台中。2006年獲高雄獎,更曾兩次入選台北美術獎,於2007年獲得優勝及台北市立美術館作品典藏。為台灣當代藝術中,最受策展人與美術館矚目的青年藝術家之一。其作品廣受各地邀展,更屢獲國際藏家關注與收藏。
1
1
1
1
1
1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