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冰川 | 至素樸
日期:2012| 04.07-04.29
酒會:2012| 04.07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冷冰川,曾以刀痕繁複綺艷的黑白墨刻作品聞名於東西各界,旅歐十數載的他,如候鳥般旅渡西班牙與中國,跨度於東西文化斷層之間,近年轉焦架上繪畫,以綜合媒材的再造與新用,開拓出一個發源於傳統根柢,醇厚華滋的新中華美學意象。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4月推出其首次在台北個展-「至素樸」,發表藝術家近年精華之作與最新系列作品。
 
入繁就簡,至於素樸,是內在反覆深究精研而析出的精華氣息,至所謂大象無形。
 
如同使用一種全新的語言,冷冰川以極富東方詩意的自然媒材,如枯荷、茶葉、麻絲,藥材等,調和油彩顏料,畫布之上層巒疊嶂,形塑成一個個淵穆幽深的文人意境。細看各色媒材交會成峰,所產生的特殊肌理,構築出誘人深探的立體空間,更改變了油彩精緻而鮮艷的媒材特性,轉化為質樸而沉靜的山水氣韻。神靜如山的畫布底層,則是採自宋畫技法,經過無數次茶湯與淡墨交替浸漬,並反覆打磨,終凝聚為內斂而深邃的濃厚色調,變化於可見與不可見之間游移。積累,成為藝術家最深層的靈性表現,精深而極致。
 
體用一源,綜合媒材的實驗,以及長時的積染工夫,不僅展示藝術家對於物質的敏銳感知與技藝的精熟運籌,更是在在自然地體現出藝術家個人深層內化的文化歷程,以及紮根於骨的傳統追求。惚兮恍兮,其中有象。冷冰川爬梳於中國傳統,形山水園林,形花果琴瑟。在虛實有無的形象描繪之上,文化相得圓融,有著強烈鮮明的本我記號。絲麻纏繞,悠悠轉轉,如同冷冰川自言,「創作於我就是返鄉」,以藝術為載體,映射出一個源於中華傳統精神和道趣,革命化新的宏觀美學。
 
冷冰川,一九六一年生於中國南通,一九九六年獲荷蘭格羅寧根Groningen 大學繪畫藝術學院碩士學位。1997赴巴賽隆納大學美術學院博士班就讀。自八O年代起,積極活躍於中國當代藝術舞臺,影響至深,曾先後出版十數本藝術圖文集作品。近年旅居與創作於西班牙,以其精煉深厚的中國傳統文化背景,汲取西方當代藝術的革新與精隨,成為東西各界皆無法忽視,特出變異的東方語言。

冷冰川 | 至素樸
日期:2012| 04.07-04.29
酒會:2012| 04.07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冷冰川,曾以刀痕繁複綺艷的黑白墨刻作品聞名於東西各界,旅歐十數載的他,如候鳥般旅渡西班牙與中國,跨度於東西文化斷層之間,近年轉焦架上繪畫,以綜合媒材的再造與新用,開拓出一個發源於傳統根柢,醇厚華滋的新中華美學意象。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4月推出其首次在台北個展-「至素樸」,發表藝術家近年精華之作與最新系列作品。
 
入繁就簡,至於素樸,是內在反覆深究精研而析出的精華氣息,至所謂大象無形。
 
如同使用一種全新的語言,冷冰川以極富東方詩意的自然媒材,如枯荷、茶葉、麻絲,藥材等,調和油彩顏料,畫布之上層巒疊嶂,形塑成一個個淵穆幽深的文人意境。細看各色媒材交會成峰,所產生的特殊肌理,構築出誘人深探的立體空間,更改變了油彩精緻而鮮艷的媒材特性,轉化為質樸而沉靜的山水氣韻。神靜如山的畫布底層,則是採自宋畫技法,經過無數次茶湯與淡墨交替浸漬,並反覆打磨,終凝聚為內斂而深邃的濃厚色調,變化於可見與不可見之間游移。積累,成為藝術家最深層的靈性表現,精深而極致。
 
體用一源,綜合媒材的實驗,以及長時的積染工夫,不僅展示藝術家對於物質的敏銳感知與技藝的精熟運籌,更是在在自然地體現出藝術家個人深層內化的文化歷程,以及紮根於骨的傳統追求。惚兮恍兮,其中有象。冷冰川爬梳於中國傳統,形山水園林,形花果琴瑟。在虛實有無的形象描繪之上,文化相得圓融,有著強烈鮮明的本我記號。絲麻纏繞,悠悠轉轉,如同冷冰川自言,「創作於我就是返鄉」,以藝術為載體,映射出一個源於中華傳統精神和道趣,革命化新的宏觀美學。
 
冷冰川,一九六一年生於中國南通,一九九六年獲荷蘭格羅寧根Groningen 大學繪畫藝術學院碩士學位。1997赴巴賽隆納大學美術學院博士班就讀。自八O年代起,積極活躍於中國當代藝術舞臺,影響至深,曾先後出版十數本藝術圖文集作品。近年旅居與創作於西班牙,以其精煉深厚的中國傳統文化背景,汲取西方當代藝術的革新與精隨,成為東西各界皆無法忽視,特出變異的東方語言。

冷冰川 | 至素樸
日期:2012| 04.07-04.29
酒會:2012| 04.07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冷冰川,曾以刀痕繁複綺艷的黑白墨刻作品聞名於東西各界,旅歐十數載的他,如候鳥般旅渡西班牙與中國,跨度於東西文化斷層之間,近年轉焦架上繪畫,以綜合媒材的再造與新用,開拓出一個發源於傳統根柢,醇厚華滋的新中華美學意象。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4月推出其首次在台北個展-「至素樸」,發表藝術家近年精華之作與最新系列作品。
 
入繁就簡,至於素樸,是內在反覆深究精研而析出的精華氣息,至所謂大象無形。
 
如同使用一種全新的語言,冷冰川以極富東方詩意的自然媒材,如枯荷、茶葉、麻絲,藥材等,調和油彩顏料,畫布之上層巒疊嶂,形塑成一個個淵穆幽深的文人意境。細看各色媒材交會成峰,所產生的特殊肌理,構築出誘人深探的立體空間,更改變了油彩精緻而鮮艷的媒材特性,轉化為質樸而沉靜的山水氣韻。神靜如山的畫布底層,則是採自宋畫技法,經過無數次茶湯與淡墨交替浸漬,並反覆打磨,終凝聚為內斂而深邃的濃厚色調,變化於可見與不可見之間游移。積累,成為藝術家最深層的靈性表現,精深而極致。
 
體用一源,綜合媒材的實驗,以及長時的積染工夫,不僅展示藝術家對於物質的敏銳感知與技藝的精熟運籌,更是在在自然地體現出藝術家個人深層內化的文化歷程,以及紮根於骨的傳統追求。惚兮恍兮,其中有象。冷冰川爬梳於中國傳統,形山水園林,形花果琴瑟。在虛實有無的形象描繪之上,文化相得圓融,有著強烈鮮明的本我記號。絲麻纏繞,悠悠轉轉,如同冷冰川自言,「創作於我就是返鄉」,以藝術為載體,映射出一個源於中華傳統精神和道趣,革命化新的宏觀美學。
 
冷冰川,一九六一年生於中國南通,一九九六年獲荷蘭格羅寧根Groningen 大學繪畫藝術學院碩士學位。1997赴巴賽隆納大學美術學院博士班就讀。自八O年代起,積極活躍於中國當代藝術舞臺,影響至深,曾先後出版十數本藝術圖文集作品。近年旅居與創作於西班牙,以其精煉深厚的中國傳統文化背景,汲取西方當代藝術的革新與精隨,成為東西各界皆無法忽視,特出變異的東方語言。

冷冰川 | 至素樸
日期:2012| 04.07-04.29
酒會:2012| 04.07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冷冰川,曾以刀痕繁複綺艷的黑白墨刻作品聞名於東西各界,旅歐十數載的他,如候鳥般旅渡西班牙與中國,跨度於東西文化斷層之間,近年轉焦架上繪畫,以綜合媒材的再造與新用,開拓出一個發源於傳統根柢,醇厚華滋的新中華美學意象。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4月推出其首次在台北個展-「至素樸」,發表藝術家近年精華之作與最新系列作品。
 
入繁就簡,至於素樸,是內在反覆深究精研而析出的精華氣息,至所謂大象無形。
 
如同使用一種全新的語言,冷冰川以極富東方詩意的自然媒材,如枯荷、茶葉、麻絲,藥材等,調和油彩顏料,畫布之上層巒疊嶂,形塑成一個個淵穆幽深的文人意境。細看各色媒材交會成峰,所產生的特殊肌理,構築出誘人深探的立體空間,更改變了油彩精緻而鮮艷的媒材特性,轉化為質樸而沉靜的山水氣韻。神靜如山的畫布底層,則是採自宋畫技法,經過無數次茶湯與淡墨交替浸漬,並反覆打磨,終凝聚為內斂而深邃的濃厚色調,變化於可見與不可見之間游移。積累,成為藝術家最深層的靈性表現,精深而極致。
 
體用一源,綜合媒材的實驗,以及長時的積染工夫,不僅展示藝術家對於物質的敏銳感知與技藝的精熟運籌,更是在在自然地體現出藝術家個人深層內化的文化歷程,以及紮根於骨的傳統追求。惚兮恍兮,其中有象。冷冰川爬梳於中國傳統,形山水園林,形花果琴瑟。在虛實有無的形象描繪之上,文化相得圓融,有著強烈鮮明的本我記號。絲麻纏繞,悠悠轉轉,如同冷冰川自言,「創作於我就是返鄉」,以藝術為載體,映射出一個源於中華傳統精神和道趣,革命化新的宏觀美學。
 
冷冰川,一九六一年生於中國南通,一九九六年獲荷蘭格羅寧根Groningen 大學繪畫藝術學院碩士學位。1997赴巴賽隆納大學美術學院博士班就讀。自八O年代起,積極活躍於中國當代藝術舞臺,影響至深,曾先後出版十數本藝術圖文集作品。近年旅居與創作於西班牙,以其精煉深厚的中國傳統文化背景,汲取西方當代藝術的革新與精隨,成為東西各界皆無法忽視,特出變異的東方語言。

冷冰川 | 至素樸
日期:2012| 04.07-04.29
酒會:2012| 04.07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冷冰川,曾以刀痕繁複綺艷的黑白墨刻作品聞名於東西各界,旅歐十數載的他,如候鳥般旅渡西班牙與中國,跨度於東西文化斷層之間,近年轉焦架上繪畫,以綜合媒材的再造與新用,開拓出一個發源於傳統根柢,醇厚華滋的新中華美學意象。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4月推出其首次在台北個展-「至素樸」,發表藝術家近年精華之作與最新系列作品。
 
入繁就簡,至於素樸,是內在反覆深究精研而析出的精華氣息,至所謂大象無形。
 
如同使用一種全新的語言,冷冰川以極富東方詩意的自然媒材,如枯荷、茶葉、麻絲,藥材等,調和油彩顏料,畫布之上層巒疊嶂,形塑成一個個淵穆幽深的文人意境。細看各色媒材交會成峰,所產生的特殊肌理,構築出誘人深探的立體空間,更改變了油彩精緻而鮮艷的媒材特性,轉化為質樸而沉靜的山水氣韻。神靜如山的畫布底層,則是採自宋畫技法,經過無數次茶湯與淡墨交替浸漬,並反覆打磨,終凝聚為內斂而深邃的濃厚色調,變化於可見與不可見之間游移。積累,成為藝術家最深層的靈性表現,精深而極致。
 
體用一源,綜合媒材的實驗,以及長時的積染工夫,不僅展示藝術家對於物質的敏銳感知與技藝的精熟運籌,更是在在自然地體現出藝術家個人深層內化的文化歷程,以及紮根於骨的傳統追求。惚兮恍兮,其中有象。冷冰川爬梳於中國傳統,形山水園林,形花果琴瑟。在虛實有無的形象描繪之上,文化相得圓融,有著強烈鮮明的本我記號。絲麻纏繞,悠悠轉轉,如同冷冰川自言,「創作於我就是返鄉」,以藝術為載體,映射出一個源於中華傳統精神和道趣,革命化新的宏觀美學。
 
冷冰川,一九六一年生於中國南通,一九九六年獲荷蘭格羅寧根Groningen 大學繪畫藝術學院碩士學位。1997赴巴賽隆納大學美術學院博士班就讀。自八O年代起,積極活躍於中國當代藝術舞臺,影響至深,曾先後出版十數本藝術圖文集作品。近年旅居與創作於西班牙,以其精煉深厚的中國傳統文化背景,汲取西方當代藝術的革新與精隨,成為東西各界皆無法忽視,特出變異的東方語言。

冷冰川 | 至素樸
日期:2012| 04.07-04.29
酒會:2012| 04.07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冷冰川,曾以刀痕繁複綺艷的黑白墨刻作品聞名於東西各界,旅歐十數載的他,如候鳥般旅渡西班牙與中國,跨度於東西文化斷層之間,近年轉焦架上繪畫,以綜合媒材的再造與新用,開拓出一個發源於傳統根柢,醇厚華滋的新中華美學意象。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4月推出其首次在台北個展-「至素樸」,發表藝術家近年精華之作與最新系列作品。
 
入繁就簡,至於素樸,是內在反覆深究精研而析出的精華氣息,至所謂大象無形。
 
如同使用一種全新的語言,冷冰川以極富東方詩意的自然媒材,如枯荷、茶葉、麻絲,藥材等,調和油彩顏料,畫布之上層巒疊嶂,形塑成一個個淵穆幽深的文人意境。細看各色媒材交會成峰,所產生的特殊肌理,構築出誘人深探的立體空間,更改變了油彩精緻而鮮艷的媒材特性,轉化為質樸而沉靜的山水氣韻。神靜如山的畫布底層,則是採自宋畫技法,經過無數次茶湯與淡墨交替浸漬,並反覆打磨,終凝聚為內斂而深邃的濃厚色調,變化於可見與不可見之間游移。積累,成為藝術家最深層的靈性表現,精深而極致。
 
體用一源,綜合媒材的實驗,以及長時的積染工夫,不僅展示藝術家對於物質的敏銳感知與技藝的精熟運籌,更是在在自然地體現出藝術家個人深層內化的文化歷程,以及紮根於骨的傳統追求。惚兮恍兮,其中有象。冷冰川爬梳於中國傳統,形山水園林,形花果琴瑟。在虛實有無的形象描繪之上,文化相得圓融,有著強烈鮮明的本我記號。絲麻纏繞,悠悠轉轉,如同冷冰川自言,「創作於我就是返鄉」,以藝術為載體,映射出一個源於中華傳統精神和道趣,革命化新的宏觀美學。
 
冷冰川,一九六一年生於中國南通,一九九六年獲荷蘭格羅寧根Groningen 大學繪畫藝術學院碩士學位。1997赴巴賽隆納大學美術學院博士班就讀。自八O年代起,積極活躍於中國當代藝術舞臺,影響至深,曾先後出版十數本藝術圖文集作品。近年旅居與創作於西班牙,以其精煉深厚的中國傳統文化背景,汲取西方當代藝術的革新與精隨,成為東西各界皆無法忽視,特出變異的東方語言。

冷冰川 | 至素樸
日期:2012| 04.07-04.29
酒會:2012| 04.07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冷冰川,曾以刀痕繁複綺艷的黑白墨刻作品聞名於東西各界,旅歐十數載的他,如候鳥般旅渡西班牙與中國,跨度於東西文化斷層之間,近年轉焦架上繪畫,以綜合媒材的再造與新用,開拓出一個發源於傳統根柢,醇厚華滋的新中華美學意象。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4月推出其首次在台北個展-「至素樸」,發表藝術家近年精華之作與最新系列作品。
 
入繁就簡,至於素樸,是內在反覆深究精研而析出的精華氣息,至所謂大象無形。
 
如同使用一種全新的語言,冷冰川以極富東方詩意的自然媒材,如枯荷、茶葉、麻絲,藥材等,調和油彩顏料,畫布之上層巒疊嶂,形塑成一個個淵穆幽深的文人意境。細看各色媒材交會成峰,所產生的特殊肌理,構築出誘人深探的立體空間,更改變了油彩精緻而鮮艷的媒材特性,轉化為質樸而沉靜的山水氣韻。神靜如山的畫布底層,則是採自宋畫技法,經過無數次茶湯與淡墨交替浸漬,並反覆打磨,終凝聚為內斂而深邃的濃厚色調,變化於可見與不可見之間游移。積累,成為藝術家最深層的靈性表現,精深而極致。
 
體用一源,綜合媒材的實驗,以及長時的積染工夫,不僅展示藝術家對於物質的敏銳感知與技藝的精熟運籌,更是在在自然地體現出藝術家個人深層內化的文化歷程,以及紮根於骨的傳統追求。惚兮恍兮,其中有象。冷冰川爬梳於中國傳統,形山水園林,形花果琴瑟。在虛實有無的形象描繪之上,文化相得圓融,有著強烈鮮明的本我記號。絲麻纏繞,悠悠轉轉,如同冷冰川自言,「創作於我就是返鄉」,以藝術為載體,映射出一個源於中華傳統精神和道趣,革命化新的宏觀美學。
 
冷冰川,一九六一年生於中國南通,一九九六年獲荷蘭格羅寧根Groningen 大學繪畫藝術學院碩士學位。1997赴巴賽隆納大學美術學院博士班就讀。自八O年代起,積極活躍於中國當代藝術舞臺,影響至深,曾先後出版十數本藝術圖文集作品。近年旅居與創作於西班牙,以其精煉深厚的中國傳統文化背景,汲取西方當代藝術的革新與精隨,成為東西各界皆無法忽視,特出變異的東方語言。

冷冰川 | 至素樸
日期:2012| 04.07-04.29
酒會:2012| 04.07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冷冰川,曾以刀痕繁複綺艷的黑白墨刻作品聞名於東西各界,旅歐十數載的他,如候鳥般旅渡西班牙與中國,跨度於東西文化斷層之間,近年轉焦架上繪畫,以綜合媒材的再造與新用,開拓出一個發源於傳統根柢,醇厚華滋的新中華美學意象。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4月推出其首次在台北個展-「至素樸」,發表藝術家近年精華之作與最新系列作品。
 
入繁就簡,至於素樸,是內在反覆深究精研而析出的精華氣息,至所謂大象無形。
 
如同使用一種全新的語言,冷冰川以極富東方詩意的自然媒材,如枯荷、茶葉、麻絲,藥材等,調和油彩顏料,畫布之上層巒疊嶂,形塑成一個個淵穆幽深的文人意境。細看各色媒材交會成峰,所產生的特殊肌理,構築出誘人深探的立體空間,更改變了油彩精緻而鮮艷的媒材特性,轉化為質樸而沉靜的山水氣韻。神靜如山的畫布底層,則是採自宋畫技法,經過無數次茶湯與淡墨交替浸漬,並反覆打磨,終凝聚為內斂而深邃的濃厚色調,變化於可見與不可見之間游移。積累,成為藝術家最深層的靈性表現,精深而極致。
 
體用一源,綜合媒材的實驗,以及長時的積染工夫,不僅展示藝術家對於物質的敏銳感知與技藝的精熟運籌,更是在在自然地體現出藝術家個人深層內化的文化歷程,以及紮根於骨的傳統追求。惚兮恍兮,其中有象。冷冰川爬梳於中國傳統,形山水園林,形花果琴瑟。在虛實有無的形象描繪之上,文化相得圓融,有著強烈鮮明的本我記號。絲麻纏繞,悠悠轉轉,如同冷冰川自言,「創作於我就是返鄉」,以藝術為載體,映射出一個源於中華傳統精神和道趣,革命化新的宏觀美學。
 
冷冰川,一九六一年生於中國南通,一九九六年獲荷蘭格羅寧根Groningen 大學繪畫藝術學院碩士學位。1997赴巴賽隆納大學美術學院博士班就讀。自八O年代起,積極活躍於中國當代藝術舞臺,影響至深,曾先後出版十數本藝術圖文集作品。近年旅居與創作於西班牙,以其精煉深厚的中國傳統文化背景,汲取西方當代藝術的革新與精隨,成為東西各界皆無法忽視,特出變異的東方語言。

冷冰川 | 至素樸
日期:2012| 04.07-04.29
酒會:2012| 04.07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冷冰川,曾以刀痕繁複綺艷的黑白墨刻作品聞名於東西各界,旅歐十數載的他,如候鳥般旅渡西班牙與中國,跨度於東西文化斷層之間,近年轉焦架上繪畫,以綜合媒材的再造與新用,開拓出一個發源於傳統根柢,醇厚華滋的新中華美學意象。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4月推出其首次在台北個展-「至素樸」,發表藝術家近年精華之作與最新系列作品。
 
入繁就簡,至於素樸,是內在反覆深究精研而析出的精華氣息,至所謂大象無形。
 
如同使用一種全新的語言,冷冰川以極富東方詩意的自然媒材,如枯荷、茶葉、麻絲,藥材等,調和油彩顏料,畫布之上層巒疊嶂,形塑成一個個淵穆幽深的文人意境。細看各色媒材交會成峰,所產生的特殊肌理,構築出誘人深探的立體空間,更改變了油彩精緻而鮮艷的媒材特性,轉化為質樸而沉靜的山水氣韻。神靜如山的畫布底層,則是採自宋畫技法,經過無數次茶湯與淡墨交替浸漬,並反覆打磨,終凝聚為內斂而深邃的濃厚色調,變化於可見與不可見之間游移。積累,成為藝術家最深層的靈性表現,精深而極致。
 
體用一源,綜合媒材的實驗,以及長時的積染工夫,不僅展示藝術家對於物質的敏銳感知與技藝的精熟運籌,更是在在自然地體現出藝術家個人深層內化的文化歷程,以及紮根於骨的傳統追求。惚兮恍兮,其中有象。冷冰川爬梳於中國傳統,形山水園林,形花果琴瑟。在虛實有無的形象描繪之上,文化相得圓融,有著強烈鮮明的本我記號。絲麻纏繞,悠悠轉轉,如同冷冰川自言,「創作於我就是返鄉」,以藝術為載體,映射出一個源於中華傳統精神和道趣,革命化新的宏觀美學。
 
冷冰川,一九六一年生於中國南通,一九九六年獲荷蘭格羅寧根Groningen 大學繪畫藝術學院碩士學位。1997赴巴賽隆納大學美術學院博士班就讀。自八O年代起,積極活躍於中國當代藝術舞臺,影響至深,曾先後出版十數本藝術圖文集作品。近年旅居與創作於西班牙,以其精煉深厚的中國傳統文化背景,汲取西方當代藝術的革新與精隨,成為東西各界皆無法忽視,特出變異的東方語言。

冷冰川 | 至素樸
日期:2012| 04.07-04.29
酒會:2012| 04.07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冷冰川,曾以刀痕繁複綺艷的黑白墨刻作品聞名於東西各界,旅歐十數載的他,如候鳥般旅渡西班牙與中國,跨度於東西文化斷層之間,近年轉焦架上繪畫,以綜合媒材的再造與新用,開拓出一個發源於傳統根柢,醇厚華滋的新中華美學意象。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於4月推出其首次在台北個展-「至素樸」,發表藝術家近年精華之作與最新系列作品。
 
入繁就簡,至於素樸,是內在反覆深究精研而析出的精華氣息,至所謂大象無形。
 
如同使用一種全新的語言,冷冰川以極富東方詩意的自然媒材,如枯荷、茶葉、麻絲,藥材等,調和油彩顏料,畫布之上層巒疊嶂,形塑成一個個淵穆幽深的文人意境。細看各色媒材交會成峰,所產生的特殊肌理,構築出誘人深探的立體空間,更改變了油彩精緻而鮮艷的媒材特性,轉化為質樸而沉靜的山水氣韻。神靜如山的畫布底層,則是採自宋畫技法,經過無數次茶湯與淡墨交替浸漬,並反覆打磨,終凝聚為內斂而深邃的濃厚色調,變化於可見與不可見之間游移。積累,成為藝術家最深層的靈性表現,精深而極致。
 
體用一源,綜合媒材的實驗,以及長時的積染工夫,不僅展示藝術家對於物質的敏銳感知與技藝的精熟運籌,更是在在自然地體現出藝術家個人深層內化的文化歷程,以及紮根於骨的傳統追求。惚兮恍兮,其中有象。冷冰川爬梳於中國傳統,形山水園林,形花果琴瑟。在虛實有無的形象描繪之上,文化相得圓融,有著強烈鮮明的本我記號。絲麻纏繞,悠悠轉轉,如同冷冰川自言,「創作於我就是返鄉」,以藝術為載體,映射出一個源於中華傳統精神和道趣,革命化新的宏觀美學。
 
冷冰川,一九六一年生於中國南通,一九九六年獲荷蘭格羅寧根Groningen 大學繪畫藝術學院碩士學位。1997赴巴賽隆納大學美術學院博士班就讀。自八O年代起,積極活躍於中國當代藝術舞臺,影響至深,曾先後出版十數本藝術圖文集作品。近年旅居與創作於西班牙,以其精煉深厚的中國傳統文化背景,汲取西方當代藝術的革新與精隨,成為東西各界皆無法忽視,特出變異的東方語言。

1
1
1
1
1
1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