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層真實
日期:2011|07.16 - 08.14
酒會:2011|07.16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參展藝術家:曹暉、瞿廣慈

真實,在資本結構的社會中,往往只有表層的真實被看見,被查覺。但傳統華人文化美學中「意在畫外」的哲觀創作理念,卻不斷的促使藝術家們去探討與思考底層的真實。大未來林舍畫廊7月推出「潛層真實」-曹暉‧瞿廣慈雙人雕塑展。藝術家透過表象的視覺體驗與內在的精神體驗,創造出真實的各種樣貌與風景。
 
在曹暉的創作中,我們可以看見藝術家不滿足於僅僅把手放在事物的表面,而在嘗試著摸索事物的內部,並製造出一個個赤裸血色的人事場景,乍看下是我們所熟悉的生活物件,但就近一看卻是剝皮露骨,更深一層地將現實表皮撕裂,創造出另一層直觀真實,揭開現世的各色寓言批判。
 
瞿廣慈在《鳥兒問答》這個系列中,過去一個關於政治話題的悖論已消退,更多的是一種對自己存在的體驗。藝術家認為鳥的表情是一種最正常的原生狀態,它沒有憤怒,也沒有喜悅。在《煙》和《鳥兒問答》中全部是這種半醒半夢的狀態。面對這一種「感覺不到生的一種生活狀態」,重要的不是答案,而是體驗的過程。人文就是人的一種體驗的自我生長物。藝術家希望觀者最終能夠感知到這種內在的複雜性,是人文的,是詩意。
 
世界隨著生活經驗的積累不斷擴大,真正的真實已不再顯而易見。透過藝術家們不同角度的詮釋,拉扯出許多不同深淺大小的縫隙與夾層,所謂的真實,不再只是表面的感知,延伸擴張後,另有潛層的新視界。

潛層真實
日期:2011|07.16 - 08.14
酒會:2011|07.16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參展藝術家:曹暉、瞿廣慈

真實,在資本結構的社會中,往往只有表層的真實被看見,被查覺。但傳統華人文化美學中「意在畫外」的哲觀創作理念,卻不斷的促使藝術家們去探討與思考底層的真實。大未來林舍畫廊7月推出「潛層真實」-曹暉‧瞿廣慈雙人雕塑展。藝術家透過表象的視覺體驗與內在的精神體驗,創造出真實的各種樣貌與風景。
 
在曹暉的創作中,我們可以看見藝術家不滿足於僅僅把手放在事物的表面,而在嘗試著摸索事物的內部,並製造出一個個赤裸血色的人事場景,乍看下是我們所熟悉的生活物件,但就近一看卻是剝皮露骨,更深一層地將現實表皮撕裂,創造出另一層直觀真實,揭開現世的各色寓言批判。
 
瞿廣慈在《鳥兒問答》這個系列中,過去一個關於政治話題的悖論已消退,更多的是一種對自己存在的體驗。藝術家認為鳥的表情是一種最正常的原生狀態,它沒有憤怒,也沒有喜悅。在《煙》和《鳥兒問答》中全部是這種半醒半夢的狀態。面對這一種「感覺不到生的一種生活狀態」,重要的不是答案,而是體驗的過程。人文就是人的一種體驗的自我生長物。藝術家希望觀者最終能夠感知到這種內在的複雜性,是人文的,是詩意。
 
世界隨著生活經驗的積累不斷擴大,真正的真實已不再顯而易見。透過藝術家們不同角度的詮釋,拉扯出許多不同深淺大小的縫隙與夾層,所謂的真實,不再只是表面的感知,延伸擴張後,另有潛層的新視界。

潛層真實
日期:2011|07.16 - 08.14
酒會:2011|07.16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參展藝術家:曹暉、瞿廣慈

真實,在資本結構的社會中,往往只有表層的真實被看見,被查覺。但傳統華人文化美學中「意在畫外」的哲觀創作理念,卻不斷的促使藝術家們去探討與思考底層的真實。大未來林舍畫廊7月推出「潛層真實」-曹暉‧瞿廣慈雙人雕塑展。藝術家透過表象的視覺體驗與內在的精神體驗,創造出真實的各種樣貌與風景。
 
在曹暉的創作中,我們可以看見藝術家不滿足於僅僅把手放在事物的表面,而在嘗試著摸索事物的內部,並製造出一個個赤裸血色的人事場景,乍看下是我們所熟悉的生活物件,但就近一看卻是剝皮露骨,更深一層地將現實表皮撕裂,創造出另一層直觀真實,揭開現世的各色寓言批判。
 
瞿廣慈在《鳥兒問答》這個系列中,過去一個關於政治話題的悖論已消退,更多的是一種對自己存在的體驗。藝術家認為鳥的表情是一種最正常的原生狀態,它沒有憤怒,也沒有喜悅。在《煙》和《鳥兒問答》中全部是這種半醒半夢的狀態。面對這一種「感覺不到生的一種生活狀態」,重要的不是答案,而是體驗的過程。人文就是人的一種體驗的自我生長物。藝術家希望觀者最終能夠感知到這種內在的複雜性,是人文的,是詩意。
 
世界隨著生活經驗的積累不斷擴大,真正的真實已不再顯而易見。透過藝術家們不同角度的詮釋,拉扯出許多不同深淺大小的縫隙與夾層,所謂的真實,不再只是表面的感知,延伸擴張後,另有潛層的新視界。

潛層真實
日期:2011|07.16 - 08.14
酒會:2011|07.16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參展藝術家:曹暉、瞿廣慈

真實,在資本結構的社會中,往往只有表層的真實被看見,被查覺。但傳統華人文化美學中「意在畫外」的哲觀創作理念,卻不斷的促使藝術家們去探討與思考底層的真實。大未來林舍畫廊7月推出「潛層真實」-曹暉‧瞿廣慈雙人雕塑展。藝術家透過表象的視覺體驗與內在的精神體驗,創造出真實的各種樣貌與風景。
 
在曹暉的創作中,我們可以看見藝術家不滿足於僅僅把手放在事物的表面,而在嘗試著摸索事物的內部,並製造出一個個赤裸血色的人事場景,乍看下是我們所熟悉的生活物件,但就近一看卻是剝皮露骨,更深一層地將現實表皮撕裂,創造出另一層直觀真實,揭開現世的各色寓言批判。
 
瞿廣慈在《鳥兒問答》這個系列中,過去一個關於政治話題的悖論已消退,更多的是一種對自己存在的體驗。藝術家認為鳥的表情是一種最正常的原生狀態,它沒有憤怒,也沒有喜悅。在《煙》和《鳥兒問答》中全部是這種半醒半夢的狀態。面對這一種「感覺不到生的一種生活狀態」,重要的不是答案,而是體驗的過程。人文就是人的一種體驗的自我生長物。藝術家希望觀者最終能夠感知到這種內在的複雜性,是人文的,是詩意。
 
世界隨著生活經驗的積累不斷擴大,真正的真實已不再顯而易見。透過藝術家們不同角度的詮釋,拉扯出許多不同深淺大小的縫隙與夾層,所謂的真實,不再只是表面的感知,延伸擴張後,另有潛層的新視界。

潛層真實
日期:2011|07.16 - 08.14
酒會:2011|07.16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參展藝術家:曹暉、瞿廣慈

真實,在資本結構的社會中,往往只有表層的真實被看見,被查覺。但傳統華人文化美學中「意在畫外」的哲觀創作理念,卻不斷的促使藝術家們去探討與思考底層的真實。大未來林舍畫廊7月推出「潛層真實」-曹暉‧瞿廣慈雙人雕塑展。藝術家透過表象的視覺體驗與內在的精神體驗,創造出真實的各種樣貌與風景。
 
在曹暉的創作中,我們可以看見藝術家不滿足於僅僅把手放在事物的表面,而在嘗試著摸索事物的內部,並製造出一個個赤裸血色的人事場景,乍看下是我們所熟悉的生活物件,但就近一看卻是剝皮露骨,更深一層地將現實表皮撕裂,創造出另一層直觀真實,揭開現世的各色寓言批判。
 
瞿廣慈在《鳥兒問答》這個系列中,過去一個關於政治話題的悖論已消退,更多的是一種對自己存在的體驗。藝術家認為鳥的表情是一種最正常的原生狀態,它沒有憤怒,也沒有喜悅。在《煙》和《鳥兒問答》中全部是這種半醒半夢的狀態。面對這一種「感覺不到生的一種生活狀態」,重要的不是答案,而是體驗的過程。人文就是人的一種體驗的自我生長物。藝術家希望觀者最終能夠感知到這種內在的複雜性,是人文的,是詩意。
 
世界隨著生活經驗的積累不斷擴大,真正的真實已不再顯而易見。透過藝術家們不同角度的詮釋,拉扯出許多不同深淺大小的縫隙與夾層,所謂的真實,不再只是表面的感知,延伸擴張後,另有潛層的新視界。

潛層真實
日期:2011|07.16 - 08.14
酒會:2011|07.16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參展藝術家:曹暉、瞿廣慈

真實,在資本結構的社會中,往往只有表層的真實被看見,被查覺。但傳統華人文化美學中「意在畫外」的哲觀創作理念,卻不斷的促使藝術家們去探討與思考底層的真實。大未來林舍畫廊7月推出「潛層真實」-曹暉‧瞿廣慈雙人雕塑展。藝術家透過表象的視覺體驗與內在的精神體驗,創造出真實的各種樣貌與風景。
 
在曹暉的創作中,我們可以看見藝術家不滿足於僅僅把手放在事物的表面,而在嘗試著摸索事物的內部,並製造出一個個赤裸血色的人事場景,乍看下是我們所熟悉的生活物件,但就近一看卻是剝皮露骨,更深一層地將現實表皮撕裂,創造出另一層直觀真實,揭開現世的各色寓言批判。
 
瞿廣慈在《鳥兒問答》這個系列中,過去一個關於政治話題的悖論已消退,更多的是一種對自己存在的體驗。藝術家認為鳥的表情是一種最正常的原生狀態,它沒有憤怒,也沒有喜悅。在《煙》和《鳥兒問答》中全部是這種半醒半夢的狀態。面對這一種「感覺不到生的一種生活狀態」,重要的不是答案,而是體驗的過程。人文就是人的一種體驗的自我生長物。藝術家希望觀者最終能夠感知到這種內在的複雜性,是人文的,是詩意。
 
世界隨著生活經驗的積累不斷擴大,真正的真實已不再顯而易見。透過藝術家們不同角度的詮釋,拉扯出許多不同深淺大小的縫隙與夾層,所謂的真實,不再只是表面的感知,延伸擴張後,另有潛層的新視界。

潛層真實
日期:2011|07.16 - 08.14
酒會:2011|07.16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參展藝術家:曹暉、瞿廣慈

真實,在資本結構的社會中,往往只有表層的真實被看見,被查覺。但傳統華人文化美學中「意在畫外」的哲觀創作理念,卻不斷的促使藝術家們去探討與思考底層的真實。大未來林舍畫廊7月推出「潛層真實」-曹暉‧瞿廣慈雙人雕塑展。藝術家透過表象的視覺體驗與內在的精神體驗,創造出真實的各種樣貌與風景。
 
在曹暉的創作中,我們可以看見藝術家不滿足於僅僅把手放在事物的表面,而在嘗試著摸索事物的內部,並製造出一個個赤裸血色的人事場景,乍看下是我們所熟悉的生活物件,但就近一看卻是剝皮露骨,更深一層地將現實表皮撕裂,創造出另一層直觀真實,揭開現世的各色寓言批判。
 
瞿廣慈在《鳥兒問答》這個系列中,過去一個關於政治話題的悖論已消退,更多的是一種對自己存在的體驗。藝術家認為鳥的表情是一種最正常的原生狀態,它沒有憤怒,也沒有喜悅。在《煙》和《鳥兒問答》中全部是這種半醒半夢的狀態。面對這一種「感覺不到生的一種生活狀態」,重要的不是答案,而是體驗的過程。人文就是人的一種體驗的自我生長物。藝術家希望觀者最終能夠感知到這種內在的複雜性,是人文的,是詩意。
 
世界隨著生活經驗的積累不斷擴大,真正的真實已不再顯而易見。透過藝術家們不同角度的詮釋,拉扯出許多不同深淺大小的縫隙與夾層,所謂的真實,不再只是表面的感知,延伸擴張後,另有潛層的新視界。

潛層真實
日期:2011|07.16 - 08.14
酒會:2011|07.16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參展藝術家:曹暉、瞿廣慈

真實,在資本結構的社會中,往往只有表層的真實被看見,被查覺。但傳統華人文化美學中「意在畫外」的哲觀創作理念,卻不斷的促使藝術家們去探討與思考底層的真實。大未來林舍畫廊7月推出「潛層真實」-曹暉‧瞿廣慈雙人雕塑展。藝術家透過表象的視覺體驗與內在的精神體驗,創造出真實的各種樣貌與風景。
 
在曹暉的創作中,我們可以看見藝術家不滿足於僅僅把手放在事物的表面,而在嘗試著摸索事物的內部,並製造出一個個赤裸血色的人事場景,乍看下是我們所熟悉的生活物件,但就近一看卻是剝皮露骨,更深一層地將現實表皮撕裂,創造出另一層直觀真實,揭開現世的各色寓言批判。
 
瞿廣慈在《鳥兒問答》這個系列中,過去一個關於政治話題的悖論已消退,更多的是一種對自己存在的體驗。藝術家認為鳥的表情是一種最正常的原生狀態,它沒有憤怒,也沒有喜悅。在《煙》和《鳥兒問答》中全部是這種半醒半夢的狀態。面對這一種「感覺不到生的一種生活狀態」,重要的不是答案,而是體驗的過程。人文就是人的一種體驗的自我生長物。藝術家希望觀者最終能夠感知到這種內在的複雜性,是人文的,是詩意。
 
世界隨著生活經驗的積累不斷擴大,真正的真實已不再顯而易見。透過藝術家們不同角度的詮釋,拉扯出許多不同深淺大小的縫隙與夾層,所謂的真實,不再只是表面的感知,延伸擴張後,另有潛層的新視界。

潛層真實
日期:2011|07.16 - 08.14
酒會:2011|07.16 4pm
地點: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
參展藝術家:曹暉、瞿廣慈

真實,在資本結構的社會中,往往只有表層的真實被看見,被查覺。但傳統華人文化美學中「意在畫外」的哲觀創作理念,卻不斷的促使藝術家們去探討與思考底層的真實。大未來林舍畫廊7月推出「潛層真實」-曹暉‧瞿廣慈雙人雕塑展。藝術家透過表象的視覺體驗與內在的精神體驗,創造出真實的各種樣貌與風景。
 
在曹暉的創作中,我們可以看見藝術家不滿足於僅僅把手放在事物的表面,而在嘗試著摸索事物的內部,並製造出一個個赤裸血色的人事場景,乍看下是我們所熟悉的生活物件,但就近一看卻是剝皮露骨,更深一層地將現實表皮撕裂,創造出另一層直觀真實,揭開現世的各色寓言批判。
 
瞿廣慈在《鳥兒問答》這個系列中,過去一個關於政治話題的悖論已消退,更多的是一種對自己存在的體驗。藝術家認為鳥的表情是一種最正常的原生狀態,它沒有憤怒,也沒有喜悅。在《煙》和《鳥兒問答》中全部是這種半醒半夢的狀態。面對這一種「感覺不到生的一種生活狀態」,重要的不是答案,而是體驗的過程。人文就是人的一種體驗的自我生長物。藝術家希望觀者最終能夠感知到這種內在的複雜性,是人文的,是詩意。
 
世界隨著生活經驗的積累不斷擴大,真正的真實已不再顯而易見。透過藝術家們不同角度的詮釋,拉扯出許多不同深淺大小的縫隙與夾層,所謂的真實,不再只是表面的感知,延伸擴張後,另有潛層的新視界。

1
1
1
1
1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