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國際藝術展|陳界仁
日期:2011|05.24 - 05.29
酒會:
地點:香港會議展覽中心 3E05

帝國邊界II─西方公司
 

2010年

35mm轉藍光DVD‧黑白‧有聲‧三頻道錄影裝置
﹝70分5秒的單頻道錄影+5分44秒的雙頻道錄影裝置﹞

 

背景說明與作品簡介
 
1950年韓戰爆發後,原本在國共內戰時已放棄支持國民黨的美國政府,為了圍堵共產主義在東亞的擴張,轉而重新支持敗退至臺灣的國民黨,並於1951年由CIA在臺灣成立了「西方公司」,與國民黨合作訓練突擊中國大陸的「反共救國軍」,以及進行將臺灣改造為東亞反共基地的計畫。
 
CIA使用「西方公司」這個名稱雖然只有5年﹝1951─1955﹞的歷史,隨後即在「中美共同防禦條約」﹝1954─1979﹞下,改以其它名稱繼續其在臺灣的任務。就如同「西方公司」這個充滿象徵意義的命名,不僅已明示美國準備對臺灣進行長期宰製的「帝國」計畫,也預告了美國對台政策一系列演變的目地──通過支持獨裁政權對左翼人士與異議者的殘酷鎮壓和全面性的洗腦教育,把臺灣塑造為親美/反共的基地,以及隨著資本主義不同階段的發展,將臺灣逐步納入其全球帝國「公司」階層化的治理結構中。
 
《帝國邊界II─西方公司》是陳界仁以父親過世後所留下的遺物為出發點,而拍攝的影片。他的父親當年曾是「反共救國軍」的一員,其留下的遺物包含了一本半虛構的自傳,一份「反共救國軍」突擊中國大陸時,突擊艦在海上被解放軍擊沉的陣亡名單,以及一本空的相簿,和一件老舊的軍服。
 
陳界仁在創作自述中寫到,「我大哥說:父親告訴過他,那些『反共救國軍』跟他一樣都是窮人的小孩,在那個時代,他們除了當兵,沒有其它的路可走,甚至連薪餉都拿不到。那本自傳也只是為了給上級的忠誠檢查所寫的報告,並不是真的,而相簿上的照片,很早以前就被他燒掉了。小時候,我偷翻過那本相簿,我記得上面貼了很多父親和『反共救國軍』接受『西方公司』訓練時的照片。」﹝注一﹞
 
陳界仁並不清楚出身貧窮漁村的父親,是否想過他們在「保衛」的是什麼?是否知道當反共救國軍在突擊中國大陸時,臺灣島內也正在進行著一場對左翼人士與異議者的鎮壓行動?以及他是怎麼看待冷戰/戒嚴下的「中﹝台﹞美共同防禦條約」、美國對臺灣所謂的「經濟援助」和在臺灣內部長期進行的「文化冷戰」?而這些與當下全球的新自由主義,又存在著什麼樣的連續性關係?
 
他的父親與那個時代許多的「父親」一樣,在冷戰/戒嚴體制的監控機制下,對他們的人生經歷選擇了「緘默」,然而「父親們」的集體「緘默」,不僅在臺灣當代社會留下一個巨大的歷史空白和集體精神上的黑洞,同時使臺灣成為一個去歷史的「無檔案化社會」﹝注二﹞。
 
影片以父親忌日時,「兒子」在重新審視父親遺留下無法見證歷史現場的空白相簿、無法呈現真實經歷的半虛構自傳、真實卻又無從考據的陣亡名單、以及父親肉體消亡後所留下的軍服後,在焚燒銀紙祭拜父親的煙霧繚繞中,「兒子」穿上父親遺留的軍服,在想像中開始了一場進入「西方公司」內的旅程。
 
在恍如是「西方公司」的廢墟裡,在殘留著「美軍顧問團」的標誌與「美援時期」建立的化工廠遺跡中,在迷宮般的大樓內,「兒子」與回來尋找自身檔案的「反共救國軍」、以及從未能離開過這棟大樓亦無檔案紀錄的「白色恐怖受難者」﹝注三﹞、和被解雇的當代失業勞工們,在不同的房間內陸續地相遇……。
 
然而,這部虛構的影片並非為了對「西方公司」進行另一種「實證式」的歷史考據;對陳界仁而言,更重要的是如何在被「西方公司」改造為「無檔案化的社會」與「集體記憶空白化」的臺灣當代社會中,被改造區域內的人民,可以如何從個人與群體的歷史經驗出發,通過往返於歷史和當代現實的連結中,藉由「再想像」、「再書寫」和「再身體化」的拍攝行動,進行自我療愈和自我重建的可能性。
 
陳界仁在創作自述中提到,「拍攝這部影片,是為了在『西方公司』製造的『集體記憶空白化』的場域內,一次除魅與自我治療的行動,一次在『無檔案化的社會』裡對人民記憶進行的『再書寫』,以及與『被消音者』的再次相聚。
 
「這個想像的旅程,不是為了走向過去,而是為了重新建構『家』的未來意義。」
 
注一:前「反共救國軍」尚存之老兵,曾長期努力希望臺灣政府補償國民黨當年所積欠的5年薪餉,唯至目前為止,臺灣國防部以查無案卷資料為由,繼續擱置此案。
注二:此處所談的「無檔案化的社會」,不僅指過去國家對人民的治理檔案,已被國家機器銷毀或持續地遮蔽;同時指在長期被宰制的狀態下,臺灣當代社會失去了通過「人民書寫」與「自我脈絡化」的過程,建構「人民記憶」的歷史。
注三:戒嚴時期白色恐怖受難者的檔案,從1987年解嚴至今,依舊有大量關鍵檔案尚未被公佈。

香港國際藝術展|陳界仁
日期:2011|05.24 - 05.29
酒會:
地點:香港會議展覽中心 3E05

帝國邊界II─西方公司
 

2010年

35mm轉藍光DVD‧黑白‧有聲‧三頻道錄影裝置
﹝70分5秒的單頻道錄影+5分44秒的雙頻道錄影裝置﹞

 

背景說明與作品簡介
 
1950年韓戰爆發後,原本在國共內戰時已放棄支持國民黨的美國政府,為了圍堵共產主義在東亞的擴張,轉而重新支持敗退至臺灣的國民黨,並於1951年由CIA在臺灣成立了「西方公司」,與國民黨合作訓練突擊中國大陸的「反共救國軍」,以及進行將臺灣改造為東亞反共基地的計畫。
 
CIA使用「西方公司」這個名稱雖然只有5年﹝1951─1955﹞的歷史,隨後即在「中美共同防禦條約」﹝1954─1979﹞下,改以其它名稱繼續其在臺灣的任務。就如同「西方公司」這個充滿象徵意義的命名,不僅已明示美國準備對臺灣進行長期宰製的「帝國」計畫,也預告了美國對台政策一系列演變的目地──通過支持獨裁政權對左翼人士與異議者的殘酷鎮壓和全面性的洗腦教育,把臺灣塑造為親美/反共的基地,以及隨著資本主義不同階段的發展,將臺灣逐步納入其全球帝國「公司」階層化的治理結構中。
 
《帝國邊界II─西方公司》是陳界仁以父親過世後所留下的遺物為出發點,而拍攝的影片。他的父親當年曾是「反共救國軍」的一員,其留下的遺物包含了一本半虛構的自傳,一份「反共救國軍」突擊中國大陸時,突擊艦在海上被解放軍擊沉的陣亡名單,以及一本空的相簿,和一件老舊的軍服。
 
陳界仁在創作自述中寫到,「我大哥說:父親告訴過他,那些『反共救國軍』跟他一樣都是窮人的小孩,在那個時代,他們除了當兵,沒有其它的路可走,甚至連薪餉都拿不到。那本自傳也只是為了給上級的忠誠檢查所寫的報告,並不是真的,而相簿上的照片,很早以前就被他燒掉了。小時候,我偷翻過那本相簿,我記得上面貼了很多父親和『反共救國軍』接受『西方公司』訓練時的照片。」﹝注一﹞
 
陳界仁並不清楚出身貧窮漁村的父親,是否想過他們在「保衛」的是什麼?是否知道當反共救國軍在突擊中國大陸時,臺灣島內也正在進行著一場對左翼人士與異議者的鎮壓行動?以及他是怎麼看待冷戰/戒嚴下的「中﹝台﹞美共同防禦條約」、美國對臺灣所謂的「經濟援助」和在臺灣內部長期進行的「文化冷戰」?而這些與當下全球的新自由主義,又存在著什麼樣的連續性關係?
 
他的父親與那個時代許多的「父親」一樣,在冷戰/戒嚴體制的監控機制下,對他們的人生經歷選擇了「緘默」,然而「父親們」的集體「緘默」,不僅在臺灣當代社會留下一個巨大的歷史空白和集體精神上的黑洞,同時使臺灣成為一個去歷史的「無檔案化社會」﹝注二﹞。
 
影片以父親忌日時,「兒子」在重新審視父親遺留下無法見證歷史現場的空白相簿、無法呈現真實經歷的半虛構自傳、真實卻又無從考據的陣亡名單、以及父親肉體消亡後所留下的軍服後,在焚燒銀紙祭拜父親的煙霧繚繞中,「兒子」穿上父親遺留的軍服,在想像中開始了一場進入「西方公司」內的旅程。
 
在恍如是「西方公司」的廢墟裡,在殘留著「美軍顧問團」的標誌與「美援時期」建立的化工廠遺跡中,在迷宮般的大樓內,「兒子」與回來尋找自身檔案的「反共救國軍」、以及從未能離開過這棟大樓亦無檔案紀錄的「白色恐怖受難者」﹝注三﹞、和被解雇的當代失業勞工們,在不同的房間內陸續地相遇……。
 
然而,這部虛構的影片並非為了對「西方公司」進行另一種「實證式」的歷史考據;對陳界仁而言,更重要的是如何在被「西方公司」改造為「無檔案化的社會」與「集體記憶空白化」的臺灣當代社會中,被改造區域內的人民,可以如何從個人與群體的歷史經驗出發,通過往返於歷史和當代現實的連結中,藉由「再想像」、「再書寫」和「再身體化」的拍攝行動,進行自我療愈和自我重建的可能性。
 
陳界仁在創作自述中提到,「拍攝這部影片,是為了在『西方公司』製造的『集體記憶空白化』的場域內,一次除魅與自我治療的行動,一次在『無檔案化的社會』裡對人民記憶進行的『再書寫』,以及與『被消音者』的再次相聚。
 
「這個想像的旅程,不是為了走向過去,而是為了重新建構『家』的未來意義。」
 
注一:前「反共救國軍」尚存之老兵,曾長期努力希望臺灣政府補償國民黨當年所積欠的5年薪餉,唯至目前為止,臺灣國防部以查無案卷資料為由,繼續擱置此案。
注二:此處所談的「無檔案化的社會」,不僅指過去國家對人民的治理檔案,已被國家機器銷毀或持續地遮蔽;同時指在長期被宰制的狀態下,臺灣當代社會失去了通過「人民書寫」與「自我脈絡化」的過程,建構「人民記憶」的歷史。
注三:戒嚴時期白色恐怖受難者的檔案,從1987年解嚴至今,依舊有大量關鍵檔案尚未被公佈。

香港國際藝術展|陳界仁
日期:2011|05.24 - 05.29
酒會:
地點:香港會議展覽中心 3E05

帝國邊界II─西方公司
 

2010年

35mm轉藍光DVD‧黑白‧有聲‧三頻道錄影裝置
﹝70分5秒的單頻道錄影+5分44秒的雙頻道錄影裝置﹞

 

背景說明與作品簡介
 
1950年韓戰爆發後,原本在國共內戰時已放棄支持國民黨的美國政府,為了圍堵共產主義在東亞的擴張,轉而重新支持敗退至臺灣的國民黨,並於1951年由CIA在臺灣成立了「西方公司」,與國民黨合作訓練突擊中國大陸的「反共救國軍」,以及進行將臺灣改造為東亞反共基地的計畫。
 
CIA使用「西方公司」這個名稱雖然只有5年﹝1951─1955﹞的歷史,隨後即在「中美共同防禦條約」﹝1954─1979﹞下,改以其它名稱繼續其在臺灣的任務。就如同「西方公司」這個充滿象徵意義的命名,不僅已明示美國準備對臺灣進行長期宰製的「帝國」計畫,也預告了美國對台政策一系列演變的目地──通過支持獨裁政權對左翼人士與異議者的殘酷鎮壓和全面性的洗腦教育,把臺灣塑造為親美/反共的基地,以及隨著資本主義不同階段的發展,將臺灣逐步納入其全球帝國「公司」階層化的治理結構中。
 
《帝國邊界II─西方公司》是陳界仁以父親過世後所留下的遺物為出發點,而拍攝的影片。他的父親當年曾是「反共救國軍」的一員,其留下的遺物包含了一本半虛構的自傳,一份「反共救國軍」突擊中國大陸時,突擊艦在海上被解放軍擊沉的陣亡名單,以及一本空的相簿,和一件老舊的軍服。
 
陳界仁在創作自述中寫到,「我大哥說:父親告訴過他,那些『反共救國軍』跟他一樣都是窮人的小孩,在那個時代,他們除了當兵,沒有其它的路可走,甚至連薪餉都拿不到。那本自傳也只是為了給上級的忠誠檢查所寫的報告,並不是真的,而相簿上的照片,很早以前就被他燒掉了。小時候,我偷翻過那本相簿,我記得上面貼了很多父親和『反共救國軍』接受『西方公司』訓練時的照片。」﹝注一﹞
 
陳界仁並不清楚出身貧窮漁村的父親,是否想過他們在「保衛」的是什麼?是否知道當反共救國軍在突擊中國大陸時,臺灣島內也正在進行著一場對左翼人士與異議者的鎮壓行動?以及他是怎麼看待冷戰/戒嚴下的「中﹝台﹞美共同防禦條約」、美國對臺灣所謂的「經濟援助」和在臺灣內部長期進行的「文化冷戰」?而這些與當下全球的新自由主義,又存在著什麼樣的連續性關係?
 
他的父親與那個時代許多的「父親」一樣,在冷戰/戒嚴體制的監控機制下,對他們的人生經歷選擇了「緘默」,然而「父親們」的集體「緘默」,不僅在臺灣當代社會留下一個巨大的歷史空白和集體精神上的黑洞,同時使臺灣成為一個去歷史的「無檔案化社會」﹝注二﹞。
 
影片以父親忌日時,「兒子」在重新審視父親遺留下無法見證歷史現場的空白相簿、無法呈現真實經歷的半虛構自傳、真實卻又無從考據的陣亡名單、以及父親肉體消亡後所留下的軍服後,在焚燒銀紙祭拜父親的煙霧繚繞中,「兒子」穿上父親遺留的軍服,在想像中開始了一場進入「西方公司」內的旅程。
 
在恍如是「西方公司」的廢墟裡,在殘留著「美軍顧問團」的標誌與「美援時期」建立的化工廠遺跡中,在迷宮般的大樓內,「兒子」與回來尋找自身檔案的「反共救國軍」、以及從未能離開過這棟大樓亦無檔案紀錄的「白色恐怖受難者」﹝注三﹞、和被解雇的當代失業勞工們,在不同的房間內陸續地相遇……。
 
然而,這部虛構的影片並非為了對「西方公司」進行另一種「實證式」的歷史考據;對陳界仁而言,更重要的是如何在被「西方公司」改造為「無檔案化的社會」與「集體記憶空白化」的臺灣當代社會中,被改造區域內的人民,可以如何從個人與群體的歷史經驗出發,通過往返於歷史和當代現實的連結中,藉由「再想像」、「再書寫」和「再身體化」的拍攝行動,進行自我療愈和自我重建的可能性。
 
陳界仁在創作自述中提到,「拍攝這部影片,是為了在『西方公司』製造的『集體記憶空白化』的場域內,一次除魅與自我治療的行動,一次在『無檔案化的社會』裡對人民記憶進行的『再書寫』,以及與『被消音者』的再次相聚。
 
「這個想像的旅程,不是為了走向過去,而是為了重新建構『家』的未來意義。」
 
注一:前「反共救國軍」尚存之老兵,曾長期努力希望臺灣政府補償國民黨當年所積欠的5年薪餉,唯至目前為止,臺灣國防部以查無案卷資料為由,繼續擱置此案。
注二:此處所談的「無檔案化的社會」,不僅指過去國家對人民的治理檔案,已被國家機器銷毀或持續地遮蔽;同時指在長期被宰制的狀態下,臺灣當代社會失去了通過「人民書寫」與「自我脈絡化」的過程,建構「人民記憶」的歷史。
注三:戒嚴時期白色恐怖受難者的檔案,從1987年解嚴至今,依舊有大量關鍵檔案尚未被公佈。

香港國際藝術展|陳界仁
日期:2011|05.24 - 05.29
酒會:
地點:香港會議展覽中心 3E05

帝國邊界II─西方公司
 

2010年

35mm轉藍光DVD‧黑白‧有聲‧三頻道錄影裝置
﹝70分5秒的單頻道錄影+5分44秒的雙頻道錄影裝置﹞

 

背景說明與作品簡介
 
1950年韓戰爆發後,原本在國共內戰時已放棄支持國民黨的美國政府,為了圍堵共產主義在東亞的擴張,轉而重新支持敗退至臺灣的國民黨,並於1951年由CIA在臺灣成立了「西方公司」,與國民黨合作訓練突擊中國大陸的「反共救國軍」,以及進行將臺灣改造為東亞反共基地的計畫。
 
CIA使用「西方公司」這個名稱雖然只有5年﹝1951─1955﹞的歷史,隨後即在「中美共同防禦條約」﹝1954─1979﹞下,改以其它名稱繼續其在臺灣的任務。就如同「西方公司」這個充滿象徵意義的命名,不僅已明示美國準備對臺灣進行長期宰製的「帝國」計畫,也預告了美國對台政策一系列演變的目地──通過支持獨裁政權對左翼人士與異議者的殘酷鎮壓和全面性的洗腦教育,把臺灣塑造為親美/反共的基地,以及隨著資本主義不同階段的發展,將臺灣逐步納入其全球帝國「公司」階層化的治理結構中。
 
《帝國邊界II─西方公司》是陳界仁以父親過世後所留下的遺物為出發點,而拍攝的影片。他的父親當年曾是「反共救國軍」的一員,其留下的遺物包含了一本半虛構的自傳,一份「反共救國軍」突擊中國大陸時,突擊艦在海上被解放軍擊沉的陣亡名單,以及一本空的相簿,和一件老舊的軍服。
 
陳界仁在創作自述中寫到,「我大哥說:父親告訴過他,那些『反共救國軍』跟他一樣都是窮人的小孩,在那個時代,他們除了當兵,沒有其它的路可走,甚至連薪餉都拿不到。那本自傳也只是為了給上級的忠誠檢查所寫的報告,並不是真的,而相簿上的照片,很早以前就被他燒掉了。小時候,我偷翻過那本相簿,我記得上面貼了很多父親和『反共救國軍』接受『西方公司』訓練時的照片。」﹝注一﹞
 
陳界仁並不清楚出身貧窮漁村的父親,是否想過他們在「保衛」的是什麼?是否知道當反共救國軍在突擊中國大陸時,臺灣島內也正在進行著一場對左翼人士與異議者的鎮壓行動?以及他是怎麼看待冷戰/戒嚴下的「中﹝台﹞美共同防禦條約」、美國對臺灣所謂的「經濟援助」和在臺灣內部長期進行的「文化冷戰」?而這些與當下全球的新自由主義,又存在著什麼樣的連續性關係?
 
他的父親與那個時代許多的「父親」一樣,在冷戰/戒嚴體制的監控機制下,對他們的人生經歷選擇了「緘默」,然而「父親們」的集體「緘默」,不僅在臺灣當代社會留下一個巨大的歷史空白和集體精神上的黑洞,同時使臺灣成為一個去歷史的「無檔案化社會」﹝注二﹞。
 
影片以父親忌日時,「兒子」在重新審視父親遺留下無法見證歷史現場的空白相簿、無法呈現真實經歷的半虛構自傳、真實卻又無從考據的陣亡名單、以及父親肉體消亡後所留下的軍服後,在焚燒銀紙祭拜父親的煙霧繚繞中,「兒子」穿上父親遺留的軍服,在想像中開始了一場進入「西方公司」內的旅程。
 
在恍如是「西方公司」的廢墟裡,在殘留著「美軍顧問團」的標誌與「美援時期」建立的化工廠遺跡中,在迷宮般的大樓內,「兒子」與回來尋找自身檔案的「反共救國軍」、以及從未能離開過這棟大樓亦無檔案紀錄的「白色恐怖受難者」﹝注三﹞、和被解雇的當代失業勞工們,在不同的房間內陸續地相遇……。
 
然而,這部虛構的影片並非為了對「西方公司」進行另一種「實證式」的歷史考據;對陳界仁而言,更重要的是如何在被「西方公司」改造為「無檔案化的社會」與「集體記憶空白化」的臺灣當代社會中,被改造區域內的人民,可以如何從個人與群體的歷史經驗出發,通過往返於歷史和當代現實的連結中,藉由「再想像」、「再書寫」和「再身體化」的拍攝行動,進行自我療愈和自我重建的可能性。
 
陳界仁在創作自述中提到,「拍攝這部影片,是為了在『西方公司』製造的『集體記憶空白化』的場域內,一次除魅與自我治療的行動,一次在『無檔案化的社會』裡對人民記憶進行的『再書寫』,以及與『被消音者』的再次相聚。
 
「這個想像的旅程,不是為了走向過去,而是為了重新建構『家』的未來意義。」
 
注一:前「反共救國軍」尚存之老兵,曾長期努力希望臺灣政府補償國民黨當年所積欠的5年薪餉,唯至目前為止,臺灣國防部以查無案卷資料為由,繼續擱置此案。
注二:此處所談的「無檔案化的社會」,不僅指過去國家對人民的治理檔案,已被國家機器銷毀或持續地遮蔽;同時指在長期被宰制的狀態下,臺灣當代社會失去了通過「人民書寫」與「自我脈絡化」的過程,建構「人民記憶」的歷史。
注三:戒嚴時期白色恐怖受難者的檔案,從1987年解嚴至今,依舊有大量關鍵檔案尚未被公佈。

香港國際藝術展|陳界仁
日期:2011|05.24 - 05.29
酒會:
地點:香港會議展覽中心 3E05

帝國邊界II─西方公司
 

2010年

35mm轉藍光DVD‧黑白‧有聲‧三頻道錄影裝置
﹝70分5秒的單頻道錄影+5分44秒的雙頻道錄影裝置﹞

 

背景說明與作品簡介
 
1950年韓戰爆發後,原本在國共內戰時已放棄支持國民黨的美國政府,為了圍堵共產主義在東亞的擴張,轉而重新支持敗退至臺灣的國民黨,並於1951年由CIA在臺灣成立了「西方公司」,與國民黨合作訓練突擊中國大陸的「反共救國軍」,以及進行將臺灣改造為東亞反共基地的計畫。
 
CIA使用「西方公司」這個名稱雖然只有5年﹝1951─1955﹞的歷史,隨後即在「中美共同防禦條約」﹝1954─1979﹞下,改以其它名稱繼續其在臺灣的任務。就如同「西方公司」這個充滿象徵意義的命名,不僅已明示美國準備對臺灣進行長期宰製的「帝國」計畫,也預告了美國對台政策一系列演變的目地──通過支持獨裁政權對左翼人士與異議者的殘酷鎮壓和全面性的洗腦教育,把臺灣塑造為親美/反共的基地,以及隨著資本主義不同階段的發展,將臺灣逐步納入其全球帝國「公司」階層化的治理結構中。
 
《帝國邊界II─西方公司》是陳界仁以父親過世後所留下的遺物為出發點,而拍攝的影片。他的父親當年曾是「反共救國軍」的一員,其留下的遺物包含了一本半虛構的自傳,一份「反共救國軍」突擊中國大陸時,突擊艦在海上被解放軍擊沉的陣亡名單,以及一本空的相簿,和一件老舊的軍服。
 
陳界仁在創作自述中寫到,「我大哥說:父親告訴過他,那些『反共救國軍』跟他一樣都是窮人的小孩,在那個時代,他們除了當兵,沒有其它的路可走,甚至連薪餉都拿不到。那本自傳也只是為了給上級的忠誠檢查所寫的報告,並不是真的,而相簿上的照片,很早以前就被他燒掉了。小時候,我偷翻過那本相簿,我記得上面貼了很多父親和『反共救國軍』接受『西方公司』訓練時的照片。」﹝注一﹞
 
陳界仁並不清楚出身貧窮漁村的父親,是否想過他們在「保衛」的是什麼?是否知道當反共救國軍在突擊中國大陸時,臺灣島內也正在進行著一場對左翼人士與異議者的鎮壓行動?以及他是怎麼看待冷戰/戒嚴下的「中﹝台﹞美共同防禦條約」、美國對臺灣所謂的「經濟援助」和在臺灣內部長期進行的「文化冷戰」?而這些與當下全球的新自由主義,又存在著什麼樣的連續性關係?
 
他的父親與那個時代許多的「父親」一樣,在冷戰/戒嚴體制的監控機制下,對他們的人生經歷選擇了「緘默」,然而「父親們」的集體「緘默」,不僅在臺灣當代社會留下一個巨大的歷史空白和集體精神上的黑洞,同時使臺灣成為一個去歷史的「無檔案化社會」﹝注二﹞。
 
影片以父親忌日時,「兒子」在重新審視父親遺留下無法見證歷史現場的空白相簿、無法呈現真實經歷的半虛構自傳、真實卻又無從考據的陣亡名單、以及父親肉體消亡後所留下的軍服後,在焚燒銀紙祭拜父親的煙霧繚繞中,「兒子」穿上父親遺留的軍服,在想像中開始了一場進入「西方公司」內的旅程。
 
在恍如是「西方公司」的廢墟裡,在殘留著「美軍顧問團」的標誌與「美援時期」建立的化工廠遺跡中,在迷宮般的大樓內,「兒子」與回來尋找自身檔案的「反共救國軍」、以及從未能離開過這棟大樓亦無檔案紀錄的「白色恐怖受難者」﹝注三﹞、和被解雇的當代失業勞工們,在不同的房間內陸續地相遇……。
 
然而,這部虛構的影片並非為了對「西方公司」進行另一種「實證式」的歷史考據;對陳界仁而言,更重要的是如何在被「西方公司」改造為「無檔案化的社會」與「集體記憶空白化」的臺灣當代社會中,被改造區域內的人民,可以如何從個人與群體的歷史經驗出發,通過往返於歷史和當代現實的連結中,藉由「再想像」、「再書寫」和「再身體化」的拍攝行動,進行自我療愈和自我重建的可能性。
 
陳界仁在創作自述中提到,「拍攝這部影片,是為了在『西方公司』製造的『集體記憶空白化』的場域內,一次除魅與自我治療的行動,一次在『無檔案化的社會』裡對人民記憶進行的『再書寫』,以及與『被消音者』的再次相聚。
 
「這個想像的旅程,不是為了走向過去,而是為了重新建構『家』的未來意義。」
 
注一:前「反共救國軍」尚存之老兵,曾長期努力希望臺灣政府補償國民黨當年所積欠的5年薪餉,唯至目前為止,臺灣國防部以查無案卷資料為由,繼續擱置此案。
注二:此處所談的「無檔案化的社會」,不僅指過去國家對人民的治理檔案,已被國家機器銷毀或持續地遮蔽;同時指在長期被宰制的狀態下,臺灣當代社會失去了通過「人民書寫」與「自我脈絡化」的過程,建構「人民記憶」的歷史。
注三:戒嚴時期白色恐怖受難者的檔案,從1987年解嚴至今,依舊有大量關鍵檔案尚未被公佈。

香港國際藝術展|陳界仁
日期:2011|05.24 - 05.29
酒會:
地點:香港會議展覽中心 3E05

帝國邊界II─西方公司
 

2010年

35mm轉藍光DVD‧黑白‧有聲‧三頻道錄影裝置
﹝70分5秒的單頻道錄影+5分44秒的雙頻道錄影裝置﹞

 

背景說明與作品簡介
 
1950年韓戰爆發後,原本在國共內戰時已放棄支持國民黨的美國政府,為了圍堵共產主義在東亞的擴張,轉而重新支持敗退至臺灣的國民黨,並於1951年由CIA在臺灣成立了「西方公司」,與國民黨合作訓練突擊中國大陸的「反共救國軍」,以及進行將臺灣改造為東亞反共基地的計畫。
 
CIA使用「西方公司」這個名稱雖然只有5年﹝1951─1955﹞的歷史,隨後即在「中美共同防禦條約」﹝1954─1979﹞下,改以其它名稱繼續其在臺灣的任務。就如同「西方公司」這個充滿象徵意義的命名,不僅已明示美國準備對臺灣進行長期宰製的「帝國」計畫,也預告了美國對台政策一系列演變的目地──通過支持獨裁政權對左翼人士與異議者的殘酷鎮壓和全面性的洗腦教育,把臺灣塑造為親美/反共的基地,以及隨著資本主義不同階段的發展,將臺灣逐步納入其全球帝國「公司」階層化的治理結構中。
 
《帝國邊界II─西方公司》是陳界仁以父親過世後所留下的遺物為出發點,而拍攝的影片。他的父親當年曾是「反共救國軍」的一員,其留下的遺物包含了一本半虛構的自傳,一份「反共救國軍」突擊中國大陸時,突擊艦在海上被解放軍擊沉的陣亡名單,以及一本空的相簿,和一件老舊的軍服。
 
陳界仁在創作自述中寫到,「我大哥說:父親告訴過他,那些『反共救國軍』跟他一樣都是窮人的小孩,在那個時代,他們除了當兵,沒有其它的路可走,甚至連薪餉都拿不到。那本自傳也只是為了給上級的忠誠檢查所寫的報告,並不是真的,而相簿上的照片,很早以前就被他燒掉了。小時候,我偷翻過那本相簿,我記得上面貼了很多父親和『反共救國軍』接受『西方公司』訓練時的照片。」﹝注一﹞
 
陳界仁並不清楚出身貧窮漁村的父親,是否想過他們在「保衛」的是什麼?是否知道當反共救國軍在突擊中國大陸時,臺灣島內也正在進行著一場對左翼人士與異議者的鎮壓行動?以及他是怎麼看待冷戰/戒嚴下的「中﹝台﹞美共同防禦條約」、美國對臺灣所謂的「經濟援助」和在臺灣內部長期進行的「文化冷戰」?而這些與當下全球的新自由主義,又存在著什麼樣的連續性關係?
 
他的父親與那個時代許多的「父親」一樣,在冷戰/戒嚴體制的監控機制下,對他們的人生經歷選擇了「緘默」,然而「父親們」的集體「緘默」,不僅在臺灣當代社會留下一個巨大的歷史空白和集體精神上的黑洞,同時使臺灣成為一個去歷史的「無檔案化社會」﹝注二﹞。
 
影片以父親忌日時,「兒子」在重新審視父親遺留下無法見證歷史現場的空白相簿、無法呈現真實經歷的半虛構自傳、真實卻又無從考據的陣亡名單、以及父親肉體消亡後所留下的軍服後,在焚燒銀紙祭拜父親的煙霧繚繞中,「兒子」穿上父親遺留的軍服,在想像中開始了一場進入「西方公司」內的旅程。
 
在恍如是「西方公司」的廢墟裡,在殘留著「美軍顧問團」的標誌與「美援時期」建立的化工廠遺跡中,在迷宮般的大樓內,「兒子」與回來尋找自身檔案的「反共救國軍」、以及從未能離開過這棟大樓亦無檔案紀錄的「白色恐怖受難者」﹝注三﹞、和被解雇的當代失業勞工們,在不同的房間內陸續地相遇……。
 
然而,這部虛構的影片並非為了對「西方公司」進行另一種「實證式」的歷史考據;對陳界仁而言,更重要的是如何在被「西方公司」改造為「無檔案化的社會」與「集體記憶空白化」的臺灣當代社會中,被改造區域內的人民,可以如何從個人與群體的歷史經驗出發,通過往返於歷史和當代現實的連結中,藉由「再想像」、「再書寫」和「再身體化」的拍攝行動,進行自我療愈和自我重建的可能性。
 
陳界仁在創作自述中提到,「拍攝這部影片,是為了在『西方公司』製造的『集體記憶空白化』的場域內,一次除魅與自我治療的行動,一次在『無檔案化的社會』裡對人民記憶進行的『再書寫』,以及與『被消音者』的再次相聚。
 
「這個想像的旅程,不是為了走向過去,而是為了重新建構『家』的未來意義。」
 
注一:前「反共救國軍」尚存之老兵,曾長期努力希望臺灣政府補償國民黨當年所積欠的5年薪餉,唯至目前為止,臺灣國防部以查無案卷資料為由,繼續擱置此案。
注二:此處所談的「無檔案化的社會」,不僅指過去國家對人民的治理檔案,已被國家機器銷毀或持續地遮蔽;同時指在長期被宰制的狀態下,臺灣當代社會失去了通過「人民書寫」與「自我脈絡化」的過程,建構「人民記憶」的歷史。
注三:戒嚴時期白色恐怖受難者的檔案,從1987年解嚴至今,依舊有大量關鍵檔案尚未被公佈。

香港國際藝術展|陳界仁
日期:2011|05.24 - 05.29
酒會:
地點:香港會議展覽中心 3E05

帝國邊界II─西方公司
 

2010年

35mm轉藍光DVD‧黑白‧有聲‧三頻道錄影裝置
﹝70分5秒的單頻道錄影+5分44秒的雙頻道錄影裝置﹞

 

背景說明與作品簡介
 
1950年韓戰爆發後,原本在國共內戰時已放棄支持國民黨的美國政府,為了圍堵共產主義在東亞的擴張,轉而重新支持敗退至臺灣的國民黨,並於1951年由CIA在臺灣成立了「西方公司」,與國民黨合作訓練突擊中國大陸的「反共救國軍」,以及進行將臺灣改造為東亞反共基地的計畫。
 
CIA使用「西方公司」這個名稱雖然只有5年﹝1951─1955﹞的歷史,隨後即在「中美共同防禦條約」﹝1954─1979﹞下,改以其它名稱繼續其在臺灣的任務。就如同「西方公司」這個充滿象徵意義的命名,不僅已明示美國準備對臺灣進行長期宰製的「帝國」計畫,也預告了美國對台政策一系列演變的目地──通過支持獨裁政權對左翼人士與異議者的殘酷鎮壓和全面性的洗腦教育,把臺灣塑造為親美/反共的基地,以及隨著資本主義不同階段的發展,將臺灣逐步納入其全球帝國「公司」階層化的治理結構中。
 
《帝國邊界II─西方公司》是陳界仁以父親過世後所留下的遺物為出發點,而拍攝的影片。他的父親當年曾是「反共救國軍」的一員,其留下的遺物包含了一本半虛構的自傳,一份「反共救國軍」突擊中國大陸時,突擊艦在海上被解放軍擊沉的陣亡名單,以及一本空的相簿,和一件老舊的軍服。
 
陳界仁在創作自述中寫到,「我大哥說:父親告訴過他,那些『反共救國軍』跟他一樣都是窮人的小孩,在那個時代,他們除了當兵,沒有其它的路可走,甚至連薪餉都拿不到。那本自傳也只是為了給上級的忠誠檢查所寫的報告,並不是真的,而相簿上的照片,很早以前就被他燒掉了。小時候,我偷翻過那本相簿,我記得上面貼了很多父親和『反共救國軍』接受『西方公司』訓練時的照片。」﹝注一﹞
 
陳界仁並不清楚出身貧窮漁村的父親,是否想過他們在「保衛」的是什麼?是否知道當反共救國軍在突擊中國大陸時,臺灣島內也正在進行著一場對左翼人士與異議者的鎮壓行動?以及他是怎麼看待冷戰/戒嚴下的「中﹝台﹞美共同防禦條約」、美國對臺灣所謂的「經濟援助」和在臺灣內部長期進行的「文化冷戰」?而這些與當下全球的新自由主義,又存在著什麼樣的連續性關係?
 
他的父親與那個時代許多的「父親」一樣,在冷戰/戒嚴體制的監控機制下,對他們的人生經歷選擇了「緘默」,然而「父親們」的集體「緘默」,不僅在臺灣當代社會留下一個巨大的歷史空白和集體精神上的黑洞,同時使臺灣成為一個去歷史的「無檔案化社會」﹝注二﹞。
 
影片以父親忌日時,「兒子」在重新審視父親遺留下無法見證歷史現場的空白相簿、無法呈現真實經歷的半虛構自傳、真實卻又無從考據的陣亡名單、以及父親肉體消亡後所留下的軍服後,在焚燒銀紙祭拜父親的煙霧繚繞中,「兒子」穿上父親遺留的軍服,在想像中開始了一場進入「西方公司」內的旅程。
 
在恍如是「西方公司」的廢墟裡,在殘留著「美軍顧問團」的標誌與「美援時期」建立的化工廠遺跡中,在迷宮般的大樓內,「兒子」與回來尋找自身檔案的「反共救國軍」、以及從未能離開過這棟大樓亦無檔案紀錄的「白色恐怖受難者」﹝注三﹞、和被解雇的當代失業勞工們,在不同的房間內陸續地相遇……。
 
然而,這部虛構的影片並非為了對「西方公司」進行另一種「實證式」的歷史考據;對陳界仁而言,更重要的是如何在被「西方公司」改造為「無檔案化的社會」與「集體記憶空白化」的臺灣當代社會中,被改造區域內的人民,可以如何從個人與群體的歷史經驗出發,通過往返於歷史和當代現實的連結中,藉由「再想像」、「再書寫」和「再身體化」的拍攝行動,進行自我療愈和自我重建的可能性。
 
陳界仁在創作自述中提到,「拍攝這部影片,是為了在『西方公司』製造的『集體記憶空白化』的場域內,一次除魅與自我治療的行動,一次在『無檔案化的社會』裡對人民記憶進行的『再書寫』,以及與『被消音者』的再次相聚。
 
「這個想像的旅程,不是為了走向過去,而是為了重新建構『家』的未來意義。」
 
注一:前「反共救國軍」尚存之老兵,曾長期努力希望臺灣政府補償國民黨當年所積欠的5年薪餉,唯至目前為止,臺灣國防部以查無案卷資料為由,繼續擱置此案。
注二:此處所談的「無檔案化的社會」,不僅指過去國家對人民的治理檔案,已被國家機器銷毀或持續地遮蔽;同時指在長期被宰制的狀態下,臺灣當代社會失去了通過「人民書寫」與「自我脈絡化」的過程,建構「人民記憶」的歷史。
注三:戒嚴時期白色恐怖受難者的檔案,從1987年解嚴至今,依舊有大量關鍵檔案尚未被公佈。

香港國際藝術展|陳界仁
日期:2011|05.24 - 05.29
酒會:
地點:香港會議展覽中心 3E05

帝國邊界II─西方公司
 

2010年

35mm轉藍光DVD‧黑白‧有聲‧三頻道錄影裝置
﹝70分5秒的單頻道錄影+5分44秒的雙頻道錄影裝置﹞

 

背景說明與作品簡介
 
1950年韓戰爆發後,原本在國共內戰時已放棄支持國民黨的美國政府,為了圍堵共產主義在東亞的擴張,轉而重新支持敗退至臺灣的國民黨,並於1951年由CIA在臺灣成立了「西方公司」,與國民黨合作訓練突擊中國大陸的「反共救國軍」,以及進行將臺灣改造為東亞反共基地的計畫。
 
CIA使用「西方公司」這個名稱雖然只有5年﹝1951─1955﹞的歷史,隨後即在「中美共同防禦條約」﹝1954─1979﹞下,改以其它名稱繼續其在臺灣的任務。就如同「西方公司」這個充滿象徵意義的命名,不僅已明示美國準備對臺灣進行長期宰製的「帝國」計畫,也預告了美國對台政策一系列演變的目地──通過支持獨裁政權對左翼人士與異議者的殘酷鎮壓和全面性的洗腦教育,把臺灣塑造為親美/反共的基地,以及隨著資本主義不同階段的發展,將臺灣逐步納入其全球帝國「公司」階層化的治理結構中。
 
《帝國邊界II─西方公司》是陳界仁以父親過世後所留下的遺物為出發點,而拍攝的影片。他的父親當年曾是「反共救國軍」的一員,其留下的遺物包含了一本半虛構的自傳,一份「反共救國軍」突擊中國大陸時,突擊艦在海上被解放軍擊沉的陣亡名單,以及一本空的相簿,和一件老舊的軍服。
 
陳界仁在創作自述中寫到,「我大哥說:父親告訴過他,那些『反共救國軍』跟他一樣都是窮人的小孩,在那個時代,他們除了當兵,沒有其它的路可走,甚至連薪餉都拿不到。那本自傳也只是為了給上級的忠誠檢查所寫的報告,並不是真的,而相簿上的照片,很早以前就被他燒掉了。小時候,我偷翻過那本相簿,我記得上面貼了很多父親和『反共救國軍』接受『西方公司』訓練時的照片。」﹝注一﹞
 
陳界仁並不清楚出身貧窮漁村的父親,是否想過他們在「保衛」的是什麼?是否知道當反共救國軍在突擊中國大陸時,臺灣島內也正在進行著一場對左翼人士與異議者的鎮壓行動?以及他是怎麼看待冷戰/戒嚴下的「中﹝台﹞美共同防禦條約」、美國對臺灣所謂的「經濟援助」和在臺灣內部長期進行的「文化冷戰」?而這些與當下全球的新自由主義,又存在著什麼樣的連續性關係?
 
他的父親與那個時代許多的「父親」一樣,在冷戰/戒嚴體制的監控機制下,對他們的人生經歷選擇了「緘默」,然而「父親們」的集體「緘默」,不僅在臺灣當代社會留下一個巨大的歷史空白和集體精神上的黑洞,同時使臺灣成為一個去歷史的「無檔案化社會」﹝注二﹞。
 
影片以父親忌日時,「兒子」在重新審視父親遺留下無法見證歷史現場的空白相簿、無法呈現真實經歷的半虛構自傳、真實卻又無從考據的陣亡名單、以及父親肉體消亡後所留下的軍服後,在焚燒銀紙祭拜父親的煙霧繚繞中,「兒子」穿上父親遺留的軍服,在想像中開始了一場進入「西方公司」內的旅程。
 
在恍如是「西方公司」的廢墟裡,在殘留著「美軍顧問團」的標誌與「美援時期」建立的化工廠遺跡中,在迷宮般的大樓內,「兒子」與回來尋找自身檔案的「反共救國軍」、以及從未能離開過這棟大樓亦無檔案紀錄的「白色恐怖受難者」﹝注三﹞、和被解雇的當代失業勞工們,在不同的房間內陸續地相遇……。
 
然而,這部虛構的影片並非為了對「西方公司」進行另一種「實證式」的歷史考據;對陳界仁而言,更重要的是如何在被「西方公司」改造為「無檔案化的社會」與「集體記憶空白化」的臺灣當代社會中,被改造區域內的人民,可以如何從個人與群體的歷史經驗出發,通過往返於歷史和當代現實的連結中,藉由「再想像」、「再書寫」和「再身體化」的拍攝行動,進行自我療愈和自我重建的可能性。
 
陳界仁在創作自述中提到,「拍攝這部影片,是為了在『西方公司』製造的『集體記憶空白化』的場域內,一次除魅與自我治療的行動,一次在『無檔案化的社會』裡對人民記憶進行的『再書寫』,以及與『被消音者』的再次相聚。
 
「這個想像的旅程,不是為了走向過去,而是為了重新建構『家』的未來意義。」
 
注一:前「反共救國軍」尚存之老兵,曾長期努力希望臺灣政府補償國民黨當年所積欠的5年薪餉,唯至目前為止,臺灣國防部以查無案卷資料為由,繼續擱置此案。
注二:此處所談的「無檔案化的社會」,不僅指過去國家對人民的治理檔案,已被國家機器銷毀或持續地遮蔽;同時指在長期被宰制的狀態下,臺灣當代社會失去了通過「人民書寫」與「自我脈絡化」的過程,建構「人民記憶」的歷史。
注三:戒嚴時期白色恐怖受難者的檔案,從1987年解嚴至今,依舊有大量關鍵檔案尚未被公佈。

香港國際藝術展|陳界仁
日期:2011|05.24 - 05.29
酒會:
地點:香港會議展覽中心 3E05

帝國邊界II─西方公司
 

2010年

35mm轉藍光DVD‧黑白‧有聲‧三頻道錄影裝置
﹝70分5秒的單頻道錄影+5分44秒的雙頻道錄影裝置﹞

 

背景說明與作品簡介
 
1950年韓戰爆發後,原本在國共內戰時已放棄支持國民黨的美國政府,為了圍堵共產主義在東亞的擴張,轉而重新支持敗退至臺灣的國民黨,並於1951年由CIA在臺灣成立了「西方公司」,與國民黨合作訓練突擊中國大陸的「反共救國軍」,以及進行將臺灣改造為東亞反共基地的計畫。
 
CIA使用「西方公司」這個名稱雖然只有5年﹝1951─1955﹞的歷史,隨後即在「中美共同防禦條約」﹝1954─1979﹞下,改以其它名稱繼續其在臺灣的任務。就如同「西方公司」這個充滿象徵意義的命名,不僅已明示美國準備對臺灣進行長期宰製的「帝國」計畫,也預告了美國對台政策一系列演變的目地──通過支持獨裁政權對左翼人士與異議者的殘酷鎮壓和全面性的洗腦教育,把臺灣塑造為親美/反共的基地,以及隨著資本主義不同階段的發展,將臺灣逐步納入其全球帝國「公司」階層化的治理結構中。
 
《帝國邊界II─西方公司》是陳界仁以父親過世後所留下的遺物為出發點,而拍攝的影片。他的父親當年曾是「反共救國軍」的一員,其留下的遺物包含了一本半虛構的自傳,一份「反共救國軍」突擊中國大陸時,突擊艦在海上被解放軍擊沉的陣亡名單,以及一本空的相簿,和一件老舊的軍服。
 
陳界仁在創作自述中寫到,「我大哥說:父親告訴過他,那些『反共救國軍』跟他一樣都是窮人的小孩,在那個時代,他們除了當兵,沒有其它的路可走,甚至連薪餉都拿不到。那本自傳也只是為了給上級的忠誠檢查所寫的報告,並不是真的,而相簿上的照片,很早以前就被他燒掉了。小時候,我偷翻過那本相簿,我記得上面貼了很多父親和『反共救國軍』接受『西方公司』訓練時的照片。」﹝注一﹞
 
陳界仁並不清楚出身貧窮漁村的父親,是否想過他們在「保衛」的是什麼?是否知道當反共救國軍在突擊中國大陸時,臺灣島內也正在進行著一場對左翼人士與異議者的鎮壓行動?以及他是怎麼看待冷戰/戒嚴下的「中﹝台﹞美共同防禦條約」、美國對臺灣所謂的「經濟援助」和在臺灣內部長期進行的「文化冷戰」?而這些與當下全球的新自由主義,又存在著什麼樣的連續性關係?
 
他的父親與那個時代許多的「父親」一樣,在冷戰/戒嚴體制的監控機制下,對他們的人生經歷選擇了「緘默」,然而「父親們」的集體「緘默」,不僅在臺灣當代社會留下一個巨大的歷史空白和集體精神上的黑洞,同時使臺灣成為一個去歷史的「無檔案化社會」﹝注二﹞。
 
影片以父親忌日時,「兒子」在重新審視父親遺留下無法見證歷史現場的空白相簿、無法呈現真實經歷的半虛構自傳、真實卻又無從考據的陣亡名單、以及父親肉體消亡後所留下的軍服後,在焚燒銀紙祭拜父親的煙霧繚繞中,「兒子」穿上父親遺留的軍服,在想像中開始了一場進入「西方公司」內的旅程。
 
在恍如是「西方公司」的廢墟裡,在殘留著「美軍顧問團」的標誌與「美援時期」建立的化工廠遺跡中,在迷宮般的大樓內,「兒子」與回來尋找自身檔案的「反共救國軍」、以及從未能離開過這棟大樓亦無檔案紀錄的「白色恐怖受難者」﹝注三﹞、和被解雇的當代失業勞工們,在不同的房間內陸續地相遇……。
 
然而,這部虛構的影片並非為了對「西方公司」進行另一種「實證式」的歷史考據;對陳界仁而言,更重要的是如何在被「西方公司」改造為「無檔案化的社會」與「集體記憶空白化」的臺灣當代社會中,被改造區域內的人民,可以如何從個人與群體的歷史經驗出發,通過往返於歷史和當代現實的連結中,藉由「再想像」、「再書寫」和「再身體化」的拍攝行動,進行自我療愈和自我重建的可能性。
 
陳界仁在創作自述中提到,「拍攝這部影片,是為了在『西方公司』製造的『集體記憶空白化』的場域內,一次除魅與自我治療的行動,一次在『無檔案化的社會』裡對人民記憶進行的『再書寫』,以及與『被消音者』的再次相聚。
 
「這個想像的旅程,不是為了走向過去,而是為了重新建構『家』的未來意義。」
 
注一:前「反共救國軍」尚存之老兵,曾長期努力希望臺灣政府補償國民黨當年所積欠的5年薪餉,唯至目前為止,臺灣國防部以查無案卷資料為由,繼續擱置此案。
注二:此處所談的「無檔案化的社會」,不僅指過去國家對人民的治理檔案,已被國家機器銷毀或持續地遮蔽;同時指在長期被宰制的狀態下,臺灣當代社會失去了通過「人民書寫」與「自我脈絡化」的過程,建構「人民記憶」的歷史。
注三:戒嚴時期白色恐怖受難者的檔案,從1987年解嚴至今,依舊有大量關鍵檔案尚未被公佈。

1
1
1
1
1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