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春 
1974-
北京‧中國
歐陽春於1974 年出生在北京,1994 年畢業於西安美術學院美術教育系,現於北京從事創作。多次應邀國際展覽,甫結束於奧地利國家美術館與德國柏林收藏家美術館的個展【王Ouyang Chun—Painting the King】,更曾於韓國濟州島舉辦個展【遭遇】;德國舉辦【歐陽春「2007─2009」作品展】;南韓首爾舉辦【捕鯨記】個展;參與日本東京群展【手+實驗】等,為時下媒體所關注眾多「70後」新星代表之一。
 
歐陽春的靈感主要來源於當代中國的自相矛盾和不和諧,他著迷於真相,以及有時伴隨其間的殘酷的滑稽。
 
他中學輟學,從家裡跑出來靠自己來認識這個社會。過早經歷了恐怖的世界後,讓他轉向藝術,透過油彩和畫布,發現繪畫才是他真正的使命,最終把自己塞進了藝術學校。在那裡,被負罪感、後悔和重新面對複雜的世界及其敗類的需要所驅使,他開始帶著無堅不摧的投入,長時間的作畫。
 
藝術是他的救贖。他的畫帶著民間傳說的美感,有時他畫關於暴力和貪婪的寓言,有時是喜悅和悲傷。每一張都厚厚的堆積著混雜的油彩。可能整個創作過程中最長的環節是等待厚厚的、糊霜狀的表面乾燥。歐陽避免「風格」,雖然混亂的畫面和看起來長期幼稚的構圖已經成為了他的標識,但他從未在自己的作品中尋求傳統意義上的美學。
 
70後藝術家的崛起,建立在自我表達的潛質上,這也同樣是迄今為止歐陽成功的緣由。「大多數時間我是在畫畫來表達我自己,不單單是畫畫。」當他同輩的藝術家拋棄政治題材轉而開始試驗個人心理學的時候,他依然沒有怎麼出離理想主義的觀念,認為藝術應該有教育意義,服務於更高的公共道德。他畫中的力量和資訊可以被任何非專家的觀眾所解讀。從某種意義上說,這一點使他成為了傳統意義上的革命英雄。僅僅是從歐陽春畫室裡出來的畫的數量,就足以見證他對於民族發展步伐的適應。儘管畫得很快,這並不是說它們沒有經過數月,甚至是數年的醞釀。而且當中國的年輕藝術家經常因為在藝術實踐中迎合國際市場而遭到的批評的時候,歐陽春力爭要在每一幅畫裡有新意:「我的畫有它們自己的生命,不像有些人總是一遍又一遍的畫同一個標誌。它們是活的。」
 
節錄自安靜《鯨魚、海盜和善意》
簡述 | 年表
作品
純潔
世界波
傳奇
毛片
狂熱的繪畫之車每晚回到家鄉
教室
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