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 暉
1968 - 
昆明‧中國
我想扮演上帝   
     
人類以是否擁有模仿物象的技能劃分出「藝術家」和「普通人」;又以這種技能的高低不同細分為「寫實主義」或「超級寫實」;再以模仿目的的不同分為「現實主義」或「象徵主義」或者其他什麼「主義」。
所謂「現實主義」也好、「寫實主義」也好、甚至「超級寫實」,都只不過是一堆泥巴捏出來的,或者是一張畫布上虛構出來的,表面抹了些顏料的東西。藝術家變得越來越不安分,不滿足於僅僅把手放在事物的表面,而在嘗試著摸索事物的內部,所做的工作儼然進入了科研領域及其他領域。看來藝術家不再甘心只扮演「藝術家」的角色。受天生的表演欲驅使,在嘗試新的角色,比如哲學家,比如科學家,比如醫生,工程師,等等。在我看來,其實藝術家最想扮演的角色是上帝,想竭盡全力製造一個自我認可的「真實」。先做出來騙騙自己,有可能的話再騙騙別人。有時候我挺懷疑:這種並不真實的自欺伎倆,究竟能對同樣心知肚明的旁觀者的神經造成多大的刺激?
但無論如何,騙自己是一件頭等重要大事。讓自己相信,不但知曉了事物的表面,還能洞察其內在。於是一切表裡關係似乎有了一個圓滿的邏輯,可以用我們固有的「知識」來解釋。於是就開始騙別人,用一套一套的理論解釋給別人聽。結果聽到了笑聲—往往還沒等到上帝發笑,就先把自己給逗樂了。
簡述 | 年表
作品
可視的體溫 - 手套
可視的體溫 - 箱
可視的體溫 - 皮衣
揭開你 - 豬二號
可視的體溫 - 沙發三號
可視的體溫 - 沙發二號
可視的體溫 - 沙發一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