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嘉寧 
1979 -
台北‧台灣
我的創作方式是對著4×6吋或更小的照片寫生,將照片的資訊引述成為我的繪畫內容。我想忠實描繪圖像中的訊息,但由於照片很小張,於是無法看清楚。這樣的看不清楚則是我在繪畫中想要表現的重點之一。為何如此做?我想知道被我認為是很完美的照片圖象,再次透過繪畫表達之後會是什麼模樣?那些差異將是關於視覺感受當中不同範疇、階段的交互影響與理解…我想憑藉這已知小照片去探索如何能夠發展出我理想中的繪畫性,所以我畫。並且試著透過我的手眼去呈現出她。

照片僅是已知?相較於現實中的事物,我更感興趣的是當她們被拍攝成為像素(pixel)之後的狀態。因為她們擁有的不只是真實。檢視這些日常生活照的同時,可以反映出自己觀看的慣習,也能夠審視感知如何運作與生產,以及它們如何顯現的方式。除此之外,當瀏覽所有(更多的)照片影像的這個觀看當刻,照片不也正好就是個小型媒體的意義,正以它的影響力介入到感官感覺之中,進行按摩與刺激嗎?因此照片對我而言不只是照片。透過照片這個觀景窗,我試圖去串接關係意義,尋訪蛛絲馬跡,然後從中撿拾自己想要的。我想照片本身就是一個主題,是讓自己能夠再次認識世界的可行指引。

那麼我如何選擇照片的主題?選擇的動機都是在觀看照片當下,與我相呼應的某些感受,因此被選出的照片圖象成為私人情狀的記號,而繪畫則標示出這些曾經伴隨觀看所尋獲到的細微感受。或許關於選擇,正是自己回應這個世界的某種積極行動。另外也讓我感到好奇的是:自己會被哪些照片圖象吸引?以及自己為何選擇某張照片的原因。因此選擇照片的意義,其實是讓我能夠回過頭來反身自省,並且試著追問自我如何形塑與建構,進而思考自我與他人與世界的關連性的一種方式。
簡述 | 年表
作品
對焦
火鶴
鈴鐺
那些 (不)被留下的
碎蝸牛
魚
路邊小花
路邊小鴿子
紅色燈泡
六甲肉包
烏山頭一瞥
小麻雀